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穿越之逃妃

(4)挑簪子

穿越之逃妃 | 作者:沐沐的喵 | 更新时间:2015-10-03 12:53:4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高手时代现代妖怪录
    ;    残阳透过云霭的空隙,洒下一片迷离的光辉。

    刘思琪对镜换上一身干净的衣衫,随同丫鬟秋水前往玉麟堂。

    玉麟堂是傅家的会客之所,建得豪华气派,先别说其内镶于墙上的用黄金雕凿的麒麟有多么的恢弘壮观,那铺设于地面的华美地毯,更是如织锦般鲜艳夺目,面对着这阔大而明亮的厅堂,她不觉暗忖这傅家处处都透着奢华,这有钱的程度还是真的令人乍舌。

    随同秋水入了房间,她环顾了屋内一圈。

    中央漆金的椅子上,坐着一个手端茶盏的中年男子,男子生得圆头圆脑,腰圆膀粗,肚子也中年发福成了“将军肚”,但从他五官的轮廓来看,他年轻时不说是个美男子,也必然是器宇轩昂,风度翩翩。

    这个人应该就是傅浅衣的爹傅远山。

    刘思琪转目又看向傅远山的左边,在他左侧的位置上,坐着一个四十来岁的妇人。

    妇人的姿色寻常,圆脸粗眉,面相偏恶,右侧面颊下部还有一小块紫色的胎记,她的目光中透着一股阴狠劲儿,使人不寒而栗。

    虽然她长相一般,穿着打扮一点都不含糊,头上是夸张的簪花髻,发髻上除了艳色的鲜花,还堆满各种名贵的珠宝,一副想用全身的金饰掩去容颜缺失的模样。

    刘思琪的目光在她颊上的胎记上一扫,她应该就是傅远山的原配夫人蒋万仪,绿绮曾说过大夫人面上有胎记。

    这蒋万仪是二十年前富甲一方的富户蒋玉阶的千金,据说早年傅蒋两家会联姻,一部分的原因就是傅家想仰仗着蒋家的财势,挽救当时陷入财政危机的傅家,傅远山在父母的逼迫之下不得已才娶了她。

    刘思琪寻思到此处,又将目光挪到挨着蒋万仪而坐的另一位中年妇人面上。

    这中年妇人生得美艳妖娆,紫峭掐花翠纹衫华贵大方,捻金银丝灵芝纹长裙柔美飘逸,虽然她的服饰不像崔万仪那般金闪闪,但她每一件配饰都用得恰到好处,远比身边的蒋万仪还要夺人目光,再配上她雍容的气度,那气势何止把蒋万仪給抛了个十万八千里。

    这个女的应该就是傅远山的二夫人罗绣云。

    罗绣云当然也不是普通角色,她的哥哥在京中当一个小官,一次秦世修去他府邸送货时,罗绣云无意中撞见了他,对他一见倾心,执意要嫁给他。

    傅远山开始是以自己已有妻室婉拒,罗绣云却表示即使为妾也要嫁给他。在罗绣云哥哥的穿针引线之下,他终于答应聚她为妾。

    娶了罗绣云过门后,这一妻一妾明争暗斗争风吃醋,斗得是如火如荼,直到傅远山从京都带回妾室赵小怜,这两人才发觉傅远山对赵小怜是爱若至宝,这才调转矛头,共同联手一起对付赵小怜。

    也正因为如此,这两个人才会对作为赵小怜女儿的自己,是那般的憎恶,是那般的仇视。

    这些都是下午去沫湖的路上绿绮告诉她的,她真的没想到像古代这么一个富庶的家庭,还真如电视上演的那样,天天吃饱了撑着的,没事就上演着勾心斗角的戏码。

    目光一转,她对上了两道不同的目光。

    一道来自罗绣云的女儿傅彩衣,她穿着一身玫瑰紫织彩百花纱裙,恶狠狠的瞪着她,另一道则是早上最后出现的那个美人姐姐,蒋万仪的女儿傅青衣,她依旧拿着个绣花扇,从扇子后在打量她。

    “浅衣,我的乖女儿!”傅远山看到站在门口张望的刘思琪,一下子腾的从椅子上站起来。

    “爹。”刘思琪款款上前,朝着傅远山盈盈一拜。

    这也是绿绮教她的,见了傅远山要行礼。

    傅远山已大步走到她的身边,上下打量她的脸蛋,皱了皱眉,“浅衣,你怎么瘦了很多?”

    “当然是想爹爹了。”

    这话让傅远山又是高兴又是心疼,握着她的手舍不得松开,“家里的几个孩子里,就数你最乖巧懂事,最知道心疼人,我知道你担心爹爹,不过,你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不然爹爹在京都也会对你放不下心来。”

    “爹爹,你走的这段时间,浅衣一切安好,您不用担心的。”刘思琪中规中矩的回答道。

    “来,坐下来慢慢说!”

    傅远山拉着她在右侧空出的椅子上坐下,转头吩咐丫鬟上茶。

    这一家人围桌畅谈,各自叙述别后情形,气氛变得很热烈。

    傅青衣依旧坐在将万仪的身边,摇着手中绣扇,一副端庄娴雅的模样,刘思琪不觉想起绿绮说过,她的这个姐姐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可是光看外表真的不太像,只是像个寻常的贵族千金而已,若真是照她说的,那就是一个深藏不露的角色了,

    至于那个打过她的傅彩衣,早已窜到傅远山身边,赖在他身边撒着娇,再加上那两个雍容的夫人时不时的插言几句,一副其乐融融的和美景象。

    这使得刘思琪想起现代的父母,自己突然出了意外身亡,父母一定承受不住这个打击,尤其是她的父亲,本来就患有很严重的肾病,也不知在得知自己的噩耗后,会不会加重他的病情。

    她寻思到这里,更是如坐针毡。

    不过现在着急也没有办法,只有等这废宅里那个男子苏醒过来,或许就能知道手头的这个东西是不是她能穿越回去的媒介。

    她的思绪不觉飘到那个昏迷的男子身上,现在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有没有醒过来?真想过去看一下。

    “浅衣,你在想什么啊,这么入神?”傅远山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刘思琪回过神,笑了笑,“没什么,我只是在想爹爹此次回来会待上几日?”

    “三四天吧,京都的玉器行所离不了人,目前都交给老蔡在帮忙打理着,说好三四日回去的。”

    “这么快就离开……”刘思琪做出依依不舍的表情。

    “爹会抽空常回来看你的。”傅远山说到这里,爱怜的摸了摸她的头发后,又看看依偎在身边的傅彩衣,轻哦了一声,“对了,爹这次从许都过来,给你们带了礼物。”

    陈思琪尚未说话,傅彩衣已抢着高兴的问:“爹,是什么礼物?”

    傅远山做了个手势,一个蓝衣小丫鬟捧着一个锦盒走入。

    锦盒是墨绿色的,以柔缎制成,闪着丝绸般的光。

    在傅远山的示意下,蓝衣小鬟打开了盒盖。

    盒子内,是三件流光溢彩的玉簪。

    这三件玉簪俱都华美无比,一件是四蝶穿花坠珠玉簪,一件是折梅缠枝吐翠玉簪,还一件是飞凤呈祥攒珠玉簪,这三件首饰都华贵无比,造型上也都是匠心独具,别具特色。

    傅远山含笑唤过三个女儿,笑吟吟的指着盒内饰品道:“这三件玉簪就是爹从许都的明月楼里特意为你们带回来礼物,你们自己挑拔。”

    “明月楼的?”傅彩衣激动的尖叫起来,几乎要高兴得手舞足蹈,“是那个名满天下的明月楼的簪子?太好了!”她叫完第一个冲到锦盒边,迫不及待的在里面挑起来。

    “明月楼的簪子据说是就算有钱也是一簪难求,据说这楼里的玉簪都是选用上好的羊脂白玉雕琢而成,楼里的每一件玉簪都是这世上独一无二的,也就是说是不会有重样的。爹爹实在太有心了!”傅青衣不慌不忙的也靠近锦盒,开始端详三只玉簪。

    刘思琪不知道以前的傅浅衣是怎么做的,正在犹豫要不要上去挑时,傅彩衣已经将三个簪子看了个遍,她从中挑出那支飞凤呈祥攒珠玉簪,欢喜的大叫道:“我喜欢这个,我要这个了!”

    刘思琪看了眼盒子里剩下的两个簪子,立刻被那两枚精美的簪子所吸引,她正看得出神,忽听傅青衣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浅衣妹妹,还是你先挑吧!”

    刘思琪愣了一下,她没想到傅青衣会让自己先挑。

    傅青衣温柔的一笑,“你是妹妹啊,当然要给你先挑。”

    刘思琪看着眼前的少女,越来越怀疑绿绮的话,眼前这个叫青衣的姐姐真的不错,还知道让比她年纪小的自己先挑,她不由对她生出些许好感。

    她对傅青衣谦让道:“姐姐,还是你先挑吧!”

    傅远山在桌边看着互相推让的两个女儿,不禁爽朗地笑起来,“好了,你们两个别推了,浅衣,你就先选吧。”

    刘思琪也不好再推却,她伸手拿起那支折梅缠枝吐翠玉簪,“我就要这支吧。”

    这三枚玉簪里,若论她最喜欢的,应该还是这枚折梅簪,它清雅的花纹,温润的玉色,简单的式样,还真叫她越看越喜欢。

    傅青衣这才拿出剩下的那支四蝶穿花坠珠玉簪,放于手中把玩着。

    三人各自欣赏着自己的簪子,一副爱不释手的模样。

    然而,紧接着谁也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冷不防的——

    一只手蓦地从旁伸出狠狠夺过陈思琪手中的簪子。

    刘思琪吓了一大跳,定睛一看,原来是傅彩衣劈手抢走了她手中的簪子,她看见刘思琪在看她,立刻装出一脸悻悻然的表情,“我还以为这簪子有多漂亮,怎么着细看样式也不如我这个飞凤呈祥的好看,好了,你不要用那种眼光看我,我还给你就是!”

    其实刘思琪也没用什么眼光,只是表情里带着一丝疑惑而已。

    “好了,你接好了!”傅彩衣将玉簪递于她。

    在簪子快要接近陈思琪手指的瞬间,傅彩衣忽然假装失手了。

    啪——

    一声清脆的玉碎声划空而过。

    玉簪落地裂成了好几截。

    所有的人都呆住了。

    片刻的震惊之后,傅远山忍不住责备了傅彩衣一句,“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小心?”

    “手滑了!”傅彩衣满不在乎的说。

    傅远山不是傻子,也不是瞎子,自然也看出傅彩衣根本就是故意的,他忍不住数落道:“彩衣,这簪子你们三姐妹是一人一个,你干嘛要故意摔断妹妹的簪子?”

    “谁说我是故意了?”傅彩衣不高兴的叫起来,“是她自己没接住,怪我做什么。”

    “那你抢她簪子做什么?”

    “我只是看下啊,难道看下也有错!”傅彩衣的口气很冲。

    “你这是什么态度!”傅远山的脸色晴转阴。

    瞧见父亲的脸色变得严厉起来。她犹如受了刺激般叫起来:“爹,我也是您的女儿,您为何每次都偏心只向着她,而不向着我?不过是摔了一支玉簪,你就要这样的凶我,爹,您偏心,就是偏心!”

    看到傅远山和傅彩衣要吵起来了,傅彩衣一副要闹情绪的样子,刘思琪连忙劝阻道:“爹,二姐,你们不要吵了,这玉簪碎了就碎了吧!”

    刘思琪一开口,屋内所有的目光都投射到她身上。

    她想了想后,又道:“对浅衣而言,玉簪碎不碎其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爹能够从京都平安的回来,看到爹能够平安的归来,这比任何礼物都能让浅衣感觉到开心和快乐。而这根玉簪对浅衣而言,重要的并不是它本身昂贵的价格,而是蕴含在里面那份爹爹疼爱浅衣的那片心意,因此,就算爹爹送的是支一点也不值钱的普通簪子,浅衣也会一样高兴的。”

    这番话说得傅远山很是感动,握住她的手赞道:“浅衣,你真是个乖孩子,小小年纪就如此的懂事,你娘若是在天有灵,一定会很高兴的!”

    一提起傅浅衣的娘,傅远山又是伤感又是难过,几乎忍不住快要欣慰的流泪。

    “爹,您别难过了。”刘思琪轻轻的道:“就算娘不在了,还有孩儿在啊!”她说完只是蹲下来,很小心的拾起地上碎裂成好几截的玉簪,放回锦盒里。

    她浅浅的笑着,“这玉簪虽然碎了,也并非不能使用,我想只要把它外面用薄金包裹一层,将玉簪断裂处重新接续起来,一样的能用。”

    傅彩衣原本还是一脸委屈之色的,但一听刘思琪说要将断掉的簪子重新镶好再用,她立刻露出一丝诡计得逞的神色,嘴角很得意的往上扬了扬。

    傅远山望着裂成几截的玉簪,摇头道:“浅衣,怎么可以给你用断裂的簪子呢?”

    傅远山说到这里,从怀里取出一个白玉盒子,递于刘思琪,“这颗雪珠送于你当做是补偿。”

    傅远山一说雪珠,屋内的其他四个女人立刻同时睁大了眸子。

    傅远山有一颗名为“雪珠”的夜明珠,整颗珍珠色碧如一汪清水,稍远处观望色泽又是白得透彻。

    最奇特的是,在黑暗处,它能发出美丽的莹光,照亮方寸之间的东西,堪比火烛,却又远比火烛要好,因为没有烟气。

    这样的一个奇妙的东西,自然是傅家人都想拥有的,但是傅远山一直对它爱不释手,连摸都不让别人摸,没想到他竟会拿出来送于最疼爱的小女儿,其余的几个女人都嫉妒不已,尤其是傅彩衣一张俏脸都气变了形。

    “爹,这么贵重的东西,女儿不能要。”刘思琪婉拒道。

    “浅衣,这颗雪珠本来就是十六年前我寻来想给你娘当做生辰礼物的,不想在我赶回来时,你娘就已经不在了,我一直都有这个遗憾,你还是代你娘收下吧。”凝望着浅衣那张与逝去爱妻一模一样的面孔,傅远山的声音充满了某种黯痛。

    如此珍贵的东西,本来刘思琪还是不想要,但是当她看到傅远山的目光,她心被蓦然触动了。

    那是怎样的一种目光,饱含着思念和痛楚,仿佛在透过她的脸在凝望着某个不存在的人,刘思琪这时才想起,绿绮说过,自己长得是和死去的赵小怜是一模一样。

    她点点头,伸手接过,“谢谢爹。”

    接过雪珠,她的心又是沉甸甸的。

    因为,她接过的是傅远山对亡妻的思念。
穿越之逃妃最新章节http://fahao.reyoo.net/chuanyuezhitaofe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