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西门水浒

第29章 水泊梁山

西门水浒 | 作者:言东楼 | 更新时间:2015-04-22 10:04:42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西门庆四人策马立于一处缓坡之上,遥望右手边,一片无边无际的水泊在正午阳光下泛着点点粼光,靠近岸边的一大片密布芦苇,随着轻风微微摆动,水泊中不时跃起一两尾大鱼,落回水面时飞溅起无数莹白水珠,夺目耀眼。

    如此景象,哪有半分北地风貌,简直犹如江南水乡一般。在后世,由于河道改流,围湖造田等一系列原因,此地仅余下一处浅水洼地,哪有现在这般壮阔水域。

    果然是一处占山为王的绝好去处,若无强劲水师,纵然有十万大军,也难以荡平这片一眼望不到边的八百里水泊梁山。

    “大官人,有人来了!”

    时迁身法了得,身下马匹刚刚驻足而立,他就如同一只猴子般在马背上单腿直立,撑着一只手遮在眉上,四处瞭望,配上他那一副尖嘴猴腮的神态模样,活脱脱一个孙行者。

    此处缓坡距离朱贵开的野店不过两三里路程,以西门庆的眼力,只能模模糊糊瞧见店门外站了几个人,却瞧不清楚到底谁。

    “是谁?”

    “除了上次狮子楼来的那两位,还有一个黄须白脸汉子。”

    时迁的这双贼眼可是尖的很,以西门庆的猜测,这家伙的视力简直比后世招飞的标准都要强上许多,更为特异的是,在夜晚之际,寻常人的视力不免有所下降,这家伙却是如同狸猫一般,但凡有丁点亮光,都能看清周围的景物,纤毫毕现。此等夜眼,万中无一,对于时迁这贼祖宗,那还真算是如虎添翼。

    西门庆熟读《水浒传》,稍一思量,就知道那黄须白脸汉子正是“旱地忽律”朱贵。

    忽律一词,实际上就是后世的鳄鱼,此等凶物在这会儿的北方已经没了踪迹,也只有一些南方水域能够偶尔瞧见,至于后世,则又迁移去了更加靠近赤道的中南半岛和东南亚丛林地区。忽律在地面时,行动迟缓,可在水中,却极为隐蔽凶狠,不发则已,一发惊人,往往在瞬间就能致敌死命。

    其实朱贵此人同时迁也有些类似,不论在王伦时期,还是现在晁盖当家,都是被人忽略的一位,坐的尽是排名末位的交椅。乃至以后天罡地煞聚首,朱贵的座次也在百名左右。论起来,那林冲上山,若无朱贵前后照应,关键时刻出言相助,林教头恐怕未必能留在山上,其后晁盖等人上山,甚或李逵、戴宗等人,都有受其恩惠。可以说,朱贵其人是一位真正为梁山大业考量却不计较自身名位的好人,在梁山众多杀人如草芥,不分善恶的头领中,朱贵的人品堪称楷模。

    更为难得的是,此人乃是梁山情报系统的元老级人物,能够充任这等职务的,莫不是心细如发、眼神老辣之辈,绝对算是一个特殊人才。

    “大官人远来是客,里面请!”

    四人扬鞭策马赶至朱贵店外,吴用领着阮小二同朱贵两位山寨头领迎上前来,甚为热情。

    “劳烦朱头领几位手下啦!”

    朱贵店中尚有几位伙计,见着西门庆一行人下马后,纷纷上前接过缰绳,将马匹牵往后院马厩。

    吴用等人见西门庆如此谦逊,心中不由有些诧异,传言中的阳谷县一霸,似乎不该如此。

    “大官人,时近中午,晁大哥已经领着众兄弟在山寨等候,我们这就进水泊如何?”

    “客随主便,我等也好趁机见识一番梁山水泊的景致!”

    对于吴用的提议,西门庆笑意满面的应下,随即在朱贵的引领下,一行七八人穿过店铺后堂,只见一处长约四五米的木道径直延展到水泊之中。随着朱贵一声嘹亮口哨,不远处芦苇荡中惊起几只水鸟,不过三五分钟,两条小舟一前一后,从那芦苇掩映的水泊中划出,靠在了这处小码头上。

    吴用、阮小二同西门庆上了其中一条小船,时迁和马氏兄弟则上了另一条。

    这阮小二上船后随手接过船桨,将原先摇桨的喽啰赶了下去。

    “大官人坐好了,这兄弟俩打小在这水泊里厮混,这船速可不慢!”

    原来另一条小船上划桨的汉子也是山寨头领,乃是“短命二郎”阮小五。

    这石碣村的软氏三雄,在水浒中也算是大名鼎鼎的人物,家中老娘一共生了七个,结果也就他们兄弟三个成人,其余四个尽皆夭折。这等事对于现如今的穷苦人家也算寻常,即便是西门庆这等富户豪绅,因着医疗和卫生水平低下,幼儿的夭折率也是相当高的。

    “五弟,跟紧啦!”

    阮小二这边船上仅有三个,比阮小五那边少了一人,因此阮小二招呼了一声自家兄弟后,双臂猛一较劲,在船尾摇动船桨,不过片刻,小船就犹如离弦之箭般窜入芦苇荡中。

    “好能耐!”

    两条小舟在芦苇丛中劈波斩浪,穿梭纵横,极为敏捷,就仿佛鱼儿在水中游弋一般,没有半分凝滞阻碍,惹得西门庆情不自禁高声叫好。

    穿过十数里的芦苇丛,眼前景致突然为之一阔,一片宽广无边的水域呈现在面前,极目远眺,只见一道隐隐约约的黑影横更在水天相交的地方。

    “那可是梁山?”

    “正是!”

    吴用捋着额下一道寸须,脸上颇有几分得意。

    西门庆瞧着吴用这般模样,心里却很是鄙夷。说起来这位落第秀才,也就多了那么点机变之才。那智取生辰纲一事,瞧着计划颇为周密,实则破绽多多。

    黄泥岗地处济州和东平府交界处,对于晁盖、吴用等人那就是窝边草,这地点选择实在是个败笔。想晁盖这人乃是地方上的保正,兼且本人就是个坐地分赃的私商大佬,在这郓城县黑白两道都是大有名声的人,在周边县出了这等大事,即便白胜那家伙硬挺着没有招供,哪里就逃得过嫌弃。

    更为不智的是,晁盖这人还亲自带队,事后也仅是将金银一分了事,没有半分后手,若不是宋江、朱仝两人,只怕这伙人早进了大牢。最终被逼无奈,方才舍家弃业的上了梁山。至于上梁山后,若无林冲同那王伦有矛盾在先,这伙人下场定然更加凄惨。

    由始至终,这件事上,吴用等人都是见招拆招,没有半点预见和合理计划,最终能够在梁山上站住脚跟,只能说是三分实力,七分运气。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
西门水浒最新章节http://fahao.reyoo.net/ximenshuih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