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我欲成神

第877章 备份药品

我欲成神 | 作者:我欲成神 | 更新时间:2019-04-16 11:02:2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旁边的高亮试着摸了摸她的额头,像发高烧一样滚烫,看来这已经到了相当严重的地步了。

  “是哪里疼?”高亮问着。

  秋馨月眼角带泪,楚楚动人。

  “这里……”秋馨月说话的声音低低的,眼光投shè到自己的右手背上。高亮立即看到那个被毒蛇咬过的伤口在流着清淤的脓血,二话没说,用左手托着秋馨月的右手,手背向上,深呼一口气,对准伤口,用力地shǔn吸着。

  这意外的动作让秋馨月惊呆了,想推开,但无力抗拒,因为被他这样shǔn吸,竟然疼痛减轻了许多。

  温暖的三分钟之后,高亮自觉地停止了shǔn吸。但是,秋馨月叫了起来:“好疼!好痛!”

  高亮看了一眼秋馨月,秋馨月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再一次shǔn吸着秋馨月的手,秋馨月有一种说不出的奇妙感觉。这种感觉不能用语言形容,只能在心里体会。

  车经过了一片施工区,车身抖晃得厉害,尤其是坐在后座的秋馨月和高亮两人,摇摆不定。

  “啊呀!”一声娇*叫,秋馨月的整个娇躯完完整整地撞在高亮的怀里,两人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因为两人直接来了个零距离的亲密接触。秋馨月两座傲人的圣女峰紧贴着高亮的胸膛,彼此都能感觉到对方的心跳,两人就像被电击了一下。秋馨月满脸通红,极力想离开,但没想到车身更加剧烈地抖晃了一下,秋馨月失去平衡,只能全身无力地倾倒在高亮的怀里。

  一副小鸟依人状,娇躯留芳,完全与那个冷傲自大,争强好胜的嫦娥公主判若两人。

  高亮看着怀中的秋馨月,想到了一直魂牵梦萦的高翠兰,一副温婉如yù,温柔如水的形象,于是,他情不自禁地说:“翠兰,我回来了,回来了!”

  说完,把一脸诧异的秋馨月搂抱的紧紧的,秋馨月没有反抗,因为,这样的拥抱很温暖,从在运动场被他抱起来的时候,她就有这种奇妙的感觉。

  咦!我为什么不再讨厌他了?相反还感激他呢?他属F4!我属五朵金花,我说过与他势不两立的。

  瀚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秋馨月被院方安置在与高若兰同一间特护病房。

  院长、张医师、王医师和护士们忙开了。

  他们对着玻璃容器中的大花蛇迟疑不决,因为这种蛇剧毒,如果按照医学的常规方法取胆,需要一定时间,而秋馨月和高若兰正发作的厉害,必须快速取胆。

  高若兰眉头紧蹙,口中气喘,秋馨月脸sè发白,全身抽搐。

  刻不容缓!高亮在F3、四朵金花、夏乐陶的关注下忙开了。

  只见他当众把大花蛇从玻璃容器中倒出,蛇很灵巧,在特护病房的地上快速爬行,许多人都惊叫出声。但是高亮以极快的动作,双脚踩住蛇头部和gāng门处,腹面向上,再从蛇的中段偏后处剪开3.3长的刀口,让蛇胆露出来,随后取出了两个碧绿sè的蛇胆,如玻璃珠那么大小。

  “拿酒来!”高亮向张医师和王医师说。张医师和王医师立即吩咐护士端来了一个装满酒的玻璃瓶,高亮把仍在垂死挣扎的大花蛇塞入瓶中,蛇被酒浸泡,浑身疼痛,在瓶里疯狂luàn舞。非常美的画面,众人都鼓起了掌。

  院长、张医师和王医师对高亮同时竖起了大拇指。

  四朵金花的眼睛就像钉子一样钉牢在高亮的身上,一刻也不愿意离开。赵美萱惊叫了起来:“偶像!偶像!”

  让所有人都侧目。

  幸好被一旁的许欣妍拉住了,轻声在她耳边说:“别忘了,我们是五朵金花,与F4势不两立!”

  “我才不管!我怎么觉得欧阳同学越来越酷!如果没有他,我们的嫦娥公主……”

  刚说到这里,秋馨月疼痛出声,哇地吐出一口血来,四朵金花看到血,很害怕,惊叫出声。

  张医师立马看过去,果断地说:“这是吐出来的毒血!”

  王医师也做了进一步的验证,说:“如果判断的没错,毒血已经侵入呼吸系统了,如果再晚一会,就会毒发身亡!”

  院长呆了一下,说:“怎么办?”

  “把用毒蛇浸泡的酒倒出两杯!”高亮果敢地说。

  很快,护士端来了刚才的酒,高亮把两个碧绿sè的蛇胆放入两个杯中,橙黄sè的酒和碧绿sè的蛇胆,在透明的玻璃杯中交相辉映,很是好看。

  高亮把杯子端到秋馨月嘴边时,秋馨月忍着疼痛,一扬脖子,一饮而尽。

  “啪啪啪!”众人鼓起了掌。

  之后,高亮把杯子端到高若兰嘴边时,高若兰一看,吓得目瞪口呆,她捂住鼻子,遮住眼睛,抿着嘴,死活也不喝下去。

  “喝!”高亮发怒了!

  “不,好恶心!我死也不喝!”高若兰一副倔强劲上来了。

  他们的争吵让所有人注目,F3没事在一边偷着乐。

  其中赵远航说:“这下有好戏看!”

  范伟泽来了句“what?”

  左天培笑了,说:“高亮行动了!”

  范伟泽和赵远航看过去。只见高亮很霸道地把高若兰的双手挪开,用左手拇指和食指托着高若兰的下巴,说:“张开嘴!”

  但是高若兰在众人的注视下仍然把嘴抿得紧紧的,高亮这会真的发怒了,他一把把高若兰从病床上拉了起来,高若兰当众有些不知所措,因为她根本不知道高亮想干什么,众人也很好奇。这高亮究竟要干什么啊?

  接下来的是高亮端起杯子,把蛇胆含在口中,趁着高若兰张口惊呼时,高亮的动作更快,他的唇早已对准了她的唇,高若兰在两唇接触之时,惊呆了。

  那个蛇胆已经到了自己的口中,竟然不知不觉地吞了下去。

  高若兰在众人的一片喝彩中羞得满脸通红,头垂得很低。秋馨月在另一病床上看到这样的场景,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滋味。

  四朵金花都曾经是F4的粉丝,都对高亮潇洒的举动投来欣赏的眼光。只是,赵美萱有些吃醋的意味。

  高亮旁若无人地离开,只剩下F3和四朵金花与夏乐陶。

  院长、张医师和王医师也准备离开,却听到秋馨月“啊”地一声惨叫,面sè苍白,秀目紧闭,全身抽搐着,看样子非常危险。

  张医师和王医师在院长的指示下忙碌了起来,发现这种以毒攻毒的蛇胆只能抵御体内的毒素进一步蔓延,不能彻底地根治这种蛇毒。

  “怎么办?”院长皱起了眉头,他看了一下疼痛不止的秋馨月,轻轻对身边的张医师和王医师说:“她可是神龙集团董事长秋正雄的女儿啊!刚才董事长已经打来了电话,要求我们医院必须尽全力拯救!”

  “只能用高若兰同学的那种抗蛇毒血清了!只是,那份血清已经用了,需要另一份,但遗憾的是,与美国雅培公司联系也来不及了!”张医师和王医师一脸的焦急。

  这时非常巧,一个EMS的快递员来了,把一个包装完好的包裹呈上,说:“谁签收一下!”

  左天培见货到了,于是站出来签字,欣喜地打开,没想到傻眼了,是个空盒子。

  “血清呢?血清呢?”左天培眼睛瞪得大大的,怎么对方会发个空盒子过来,这可是闻所未闻的事情啊!正要拨打越洋电话与美国雅培公司联系,没想到另一个快递员过来了,大家一看,是联邦快递公司的人员。他同样把几乎一样的包裹呈上,说:“谁签收一下!”

  左天培迟疑了,自己可是只向美国雅培公司邮购了一份啊!怎么又有一份呢?

  迟迟没有签字。联邦快递公司人员说开了:“这是一份加急备份药品!紧跟上一趟航班空运过来!”

  “可是我没有要备份药品啊?”左天培的话让众人都吃了一惊。

  左天培用眼睛瞅瞅身旁的范伟泽和赵远航,他们都伸伸舌头,摇摇头,示意不是自己做的。

  会是谁呢?当时就我们四人啊!

  左天培打了一个响指说:“高亮!高亮!我们的老大,真够细心的!他一定是不放心,偷偷地向美国又订了一份!我靠!看来,这下做得太完美了!太完美了!”

  F3喜不自胜,尽管以秋馨月为首的五朵金花与他们F4势不两立,但是,谁也不想闹得出格,毕竟,生命非同儿戏!

  救人要紧,这份珍贵的血清在院长的指示下,由张医师和王医师亲自动手,为秋馨月注shè血清。

  秋馨月身上有了抗蛇毒血清,身体康复的很快。

  同样,高若兰的肤sè几乎与中毒前一样。

  大家皆大欢喜。

  两个美女都康复了,她们都知道,能顺利康复,少不了一个人,那就是高亮。

  三天后,瀚海市老城区南三环稻香村18号,一家四合院的普通民居里。

  高若兰一家三口围着饭桌而坐,谈笑风生。

  三人都高高兴兴地吃着一顿可口大餐,大餐中有全家一直爱吃的鱼翅,还有好几样菜,如回锅牛ròu、鱼香ròu丝、特sè飘香财鱼。

  高财生看着这么多菜,笑得合不拢嘴,毫不客气地挽着袖子,拿出一瓶二锅头,大吃特吃,高若兰则右手托着下巴,对着一桌子丰盛的饭菜,问苗含芙:

  “妈,咱家条件不好!哪还能吃上这么好的饭菜呢?”

  高财生这才停下了吃回锅牛ròu的动作,他附和着说:“是呀!是呀!”

  苗含芙红光满面,说:“这都是托你那个欧阳同学的福,自从盘下这个nǎi茶店后,生意不错,昨天一天的收入竟然比我摆摊一个月挣得还多,照这样下去,用半年时间,就能扳本!”

  “真的耶!太好了!”高若兰喜不自胜。

  “只可惜人手不够,若兰,放学后帮妈打理打理!”高若兰点点头。“另外!”苗含芙转向高财生,说:“财生,你也来!”

  高财生一脸的苦愁说:“真不巧哟!我昨天刚刚与老板签了一个合同,必须得干2个月!哎!还是我们家若兰好!听你刚才的口气,高少爷对我们家若兰有意思?”

  说完嘻嘻地笑了起来。

  “爸!别瞎说!菜都凉了!”高若兰脸有些红了,招呼爸妈一起吃菜。

  三人吃着可口饭菜,心情特别舒畅,在这个普通的家庭可是少见的。

  圣朵玛丽商学院商业管理系一班,宋思安布置完作业,宣布下课,走出教室时,迎面见陈江流笑脸相迎地说:“宋老师,欧阳大小姐找你!晚上月明楼大酒店见!”

  说完,就离去了。

  宋思安一脸纳闷,不知找自己有什么事。

  晚上六点,宋思安到了月明楼大酒店。

  酒店二楼包厢,高晴雪一身很淑女装的白sè套裙,让她更显得青chūn靓丽,充满活力。而宋思安则穿着西装,很普通,不过,头发倒梳理的整整齐齐的。

  他们在服务生端来两杯咖啡和两份甜点后,谈开了。

  “高小姐,今天你请我,有何贵干?”宋思安在喝过一口咖啡后,问。

  高晴雪很优雅地一笑,让宋思安有些心动,不过,想到高晴雪是联创集团的执行总裁,也就在心底里按捺住了。

  高晴雪说:“宋老师,实不相瞒,今天我约你出来,有两件事需要你帮忙!”

  “请说!”宋思安说。

  高晴雪轻叹一口气,说:“第一,我们联创集团遇到了比新天集团强大一百倍的竞争对手——神龙集团。听说她要兼并新天集团,如果兼并成功的话,会在本土化的基础上进行国际化运作,而我们联创集团就显得更加被动!”

  “神龙集团?那不是秋正雄董事长领导的集团!”宋思安说这句话有些惊诧。

  “对!”高晴雪脸sè有些忧郁,说:“其实,自他成为圣朵玛丽商学院的校董后,我就知道他会是我们的商业对手,只是,希望你能站在我们这一边,帮我出出主意!”

  “这个,我得调查研究一下,才能拟出一个商业运作方案!”宋思安说。

  说完看到高晴雪凝思的样子,说:“高小姐,你的第二个问题没说呢?”

  “哦!不好意思!”高晴雪从思绪中清醒过来,说:“最近很忙,我也没时间管一下我弟弟,我弟弟家庭辅导的事,你看没有没有空,代劳一下!只要让他学习进步,我会付3倍薪水的!”

  “高小姐开金口,我当然乐意,只是不知高少爷怎么想?”宋思安说。

  “你试试吧!哎!这个弟弟最近总添luàn!”高晴雪轻叹一口气。

  明月山庄欧阳家的别墅。

  高亮自被学校开除后,一直被父母关在家里温习功课。

  这天,高亮看看没人,就偷偷地从别墅一楼卫生间的窗户翻窗想往外溜,没想到还是被陈江流发现了,说:“少爷,老爷昨天吩咐了,从今天起,让我跟着你!”

  “苍蝇,赶不走的苍蝇!”高亮一脸的不悦,吼了起来。

  陈江流颤微微地说:“少爷,这是老爷的意思,你就体谅体谅我吧!”说完,一副苦瓜脸,像是在求情。

  “高亮,别闹了!姐给你请了一位家教老师!你可要好好学!”高晴雪出现了,一本正经地对高亮说。

  “是,高若兰同学吗?”高亮仍然趴在窗户上,脸朝窗外,准备往下跳。急得陈江流汗都流出来了,连忙跑过去,拉着。

  “还想高若兰?上次代做作业nòng得整个学校都知道了,老爸昨天还对姐发脾气,说一定要找个好老师辅导你一下!”高晴雪说开了。

  “好吧!我试试看!”高亮甩开了陈江流的手,说:“你真是个甩不掉的苍蝇,你还真以为我跳下去啊!”

  一句话让旁边的高晴雪抿嘴笑了,只有陈江流木讷地站在一边。

  高亮的书房。

  宋思安正在津津有味地给高亮讲商业管理概论中的木桶理论:

  所谓“木桶理论”也即“木桶定律”,其核心内容为:一只木桶盛水的多少,并不取决于桶壁上最高的那块木块,而恰恰取决于桶壁上最短的那块。根据这一核心内容,“木桶理论”还有两个推论:其一,只有桶壁上的所有木板都足够高,那木桶才能盛满水。其二,只要这个木桶里有一块不够高度,木桶里的水就不可能是满的。

  “木桶理论”可以启发我们思考许多问题,比如企业团队精神建设的重要性。在一个团队里,决定这个团队战斗力强弱的不是那个能力最强、表现最好的人,而恰恰是那个能力最弱、表现最差的落后者。因为,最短的木板在对最长的木板起着限制和制约作用,决定了这个团队的战斗力,影响了这个团队的综合实力。也就是说,要想方设法让短板子达到长板子的高度或者让所有的板子维持“足够高”的相等高度,才能完全发挥团队作用,充分体现团队精神。

  高亮就像听天书一般,头都大了,他抱着头说:“老师,我头痛,头痛!”

  宋思安诧异了,说:“高亮同学,怎么我一讲,你就头痛!”
我欲成神最新章节http://fahao.reyoo.net/woyuchengshe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