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食色生香

第124章 来者不善

食色生香 | 作者:紫苏落葵 | 更新时间:2015-08-12 05:43:3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陈秋娘知道陈文正在试探她。并且朱文康送来的信明显不止一页,因为她看到了信纸上还沾了别的纸页上的墨迹,应该是与眼前这一页一起折叠的。

    “朱家掌门人的玉戒,曾经是朱文康与我的订婚的信物,是我退婚时拿回去的。”陈秋娘很平静地说。

    “这——,那么这玉戒是专门给你看的?”陈文正脸上很是惊讶。

    陈秋娘扯出一个笑,说:“大哥何必如此呢。朱文康送来这些,指名道姓送给你,必然是告诉过你这玉戒是给我看的,说我看了就明白了,对吧?”

    “我。”陈文正被看穿,脸上一阵阵的尴尬之色,连眼神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陈秋娘依旧是淡淡的语气,说:“其实还有一页信纸吧。”

    “嗯,在这里。”陈文正一边回答,一边就快速从衣袖里拿出来,像是那信纸会烫手似的。

    陈秋娘摆摆手,说:“不必看了,如今这形势,你是这饭店的掌门人,你看着办吧。”

    “丹枫,是大哥不好,不应该做这种小肚鸡肠的事。你别这样,好么?”陈文正语气软下来。

    陈秋娘垂了眸,说:“大哥,不是我不管,是如今我们明里是没靠山的,他们定然是查清楚了江航只是江航个人的行为,并没有张家的介入,所以,这么个聚宝盆,凭朱家的作风,怎么可能放过?何况,他们这么久才出现,就是做了完全的准备而来,目的不是成为我们的合作者,而是想控制我们,最终将我们吞并。”

    “唉。”陈文正叹息一声,有些自言自语地说,“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么?”

    “先不要想了,你就按照规定约见他们。听听他们的条件再说吧。”陈秋娘站起身来,理了理衣衫。

    “他们指名道姓说,明日午后,上门拜访你和我。你——。需要回避么?”陈文正连忙问。

    “人家戒指都送上门了,我有的选择?”陈秋娘自嘲一笑,随即折扇一开,说,“累死了,还是去睡觉吧。明日事,明日再。”

    陈文正还想说什么,陈秋娘却不再管了,只想立刻躺到床上睡一觉,然后明天便是新的一天。要重新规划人生。

    她快步回了屋,打热水泡了脚,尔后洗漱一番,便死狗一样躺倒床上,一动不动。

    她今天真的是很累了。不仅仅因为赶路回柳村然后又回来去豪门盛宴上班的身体累。更重要的是她得知了自己的复杂身世。

    花蕊夫人的女儿!以前与戴元庆说起花蕊夫人时,戴元庆说那女子美得没边了。如今,她却就成了这个女子的女儿,也是美得没边了,才九岁,这粗布衣衫、面黄肌瘦就已看出美人端倪,男装一穿。便是女子争相要看的翩翩贵公子。

    可是这个身份很棘手啊。后蜀已经灭了,花蕊夫人已被宋军带到了汴京,按照历史,她正在赵匡胤兄弟的夹缝中努力求生,并且好像也蹦跶不了多久了。历史上说她深得赵匡胤喜爱,但由于涉及太子人选。触犯赵光义的利益,被赵光义射杀。

    这是一个绝世美女,是前朝后妃,现任帝王的宠妃。因为美得没有边了,记得她那张脸的人就太多。而陈秋娘作为她的女儿跟她必定很相似,不然罗皓不会看到她就惊讶得不得了。还有那王娘子以及追杀张赐的黑衣人,似乎看到她的刹那都有些反常的表现。

    起初她不明白,如今,知道自己的身世,她就明白 那些人必然是怀疑她跟花蕊夫人有关。只是现在那些人应该还不能百分百确定。

    不过,有陈全忠在,那些人若要确定也就是抬抬腿的事。

    后蜀亡国后,赵匡胤曾下令后蜀皇族必须迁往汴京,违者为抗旨,斩立决。陈秋娘记得历史上有这一条。而今,她是花蕊夫人的女儿,无论是不是孟昶的女儿,她都得沾上抗旨的罪名。

    “那么,可以威胁我的人太多了。”陈秋娘不由得自语,顿时觉得前路黑了一大片。她从没有一刻觉得自己的处境如此艰难。

    这一晚,她累得很,却睡意全无,辗转反侧到天明。天微亮,她就把选拔的好厨师都叫了来,说让他们这一阵子跟方大厨学习传统菜肴,每天酉时一刻,她会准时过去教他们一些东西即可。若有别的心得体会,可以到后宅来找她讨论。她前阵子累得太凶,身子有些不适合。

    众人应了声,她便让陈默、周铭、李恺三人留下来,交代了他们三人一些事。其中主要是方老先生年事已高,来传授厨艺着实不易,要他们三人全权组织,虚心学习,尊敬方老先生,不能让人受累。

    三人满口答应,但在陈秋娘让他们退下时,陈默忽然问:“江公子是不是遇见什么事了?”

    陈秋娘一愣,抬眸审视他们。陈默面色无波,很平静地说:“我们三人的理想是为了厨艺,成为名厨,另一方面来这里,也是受了大当家所托,必要时候,保护江公子。若公子是遇见什么棘手的事,尽管吩咐。”

    “是的。我们下山时,大当家再三交代,说公子乃人中龙凤,即便尽力掩饰,亦不可能掩其光芒,其间必定会遇见不少的凶险,要我们三人在此,竭力保护协助公子的。”周铭补充。

    三人站得笔直,就那么与陈秋娘对视,仿若士兵等待将军的命令,似乎她一声令下,他们就可以为她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从罗皓第一次见到陈秋娘的表现来看,他认识花蕊夫人,而且应该还很熟识,毕竟他曾是成都府护卫队长之一,可以出入宫闱。要不然,他那种位置的人不至于见到她时,大惊失色。如今,罗皓将这三人派到这里保护她。那么,从表面上,罗皓应该不是敌人。

    但谁又说得清楚呢?现在每一个可能知道她身世的人,都应该要防着。所以。她轻轻一笑,说:“大当家真是太仗义了。若有机会,得向他当面道谢。”

    “大当家说了,公子于竹溪山有大恩。竹溪山所有的人都会铭记于心的。这点小事,何足挂齿。”李恺拱手道。

    “你们太客气了。”陈秋娘说着站起身来,伸手打开一扇窗户,瞧着满院细碎金黄的日光,说,“我没什么事,只是这一阵子太忙,累得慌,想休息一阵子罢了。你们若真想帮我,就认真学习。撑起豪门盛宴那边的大梁,等过一阵子,再招聘厨者,就要你们几个去授徒了。以后,全国各地有了分店。你们可能一年都要在出差的路上,检查各大分店了。”

    “我们一定竭尽所能。只是怕天赋不足,辜负公子厚爱。”三人异口同声。

    陈秋娘挥挥手,说:“套话不要多说了。我相信我的眼光,你们也要相信自己的实力,尽心学习,不要害怕。不要畏首畏尾,这世上不同味的搭配会出无穷的变化,不同的工序、不同的刀工、不同的火候都能造就各种美味,你们要善于发现。”

    “谨遵教诲。”三人向陈秋娘鞠躬。

    她摆了摆手,示意三人下去。尔后,就让小青帮她取来了笔墨纸砚。开始写讲课内容。从味觉的变化,火候的掌控,刀工的练习,滋味的搭配,食物的储存、食材器具的选择等。她都一一列出。

    这边厢才写了五次讲课的内容,陈文正就急匆匆从推门进来,说:“丹枫,朱家来人了,在好梦盛宴,点名要你做主厨。”

    “哦。”陈秋娘站起身,将晾干的课程折叠起来,盖上墨盘,说,“那就走一趟吧。”

    豪门盛宴二楼临溪的大包间兰溪苑,几盆兰花正幽然盛放,满室盈香,六扇山水写意的屏风隔出多层的空间意境。转过屏风,正是包间的外间,大片的竹榻前置放了黒木的茶几,白瓷杯子,身着工作服的服务员正跪坐煮茶。那主位之上,正是一袭白衣长袍的朱文康,斜靠在软垫之上,而右手边的位置,侧身对着陈秋娘的是一袭玄色衣衫的念奴,头发只是随意地用红色发带束了几缕容易垂落的在脑后。

    朱文康看到陈秋娘进来,脸上露出玩味的笑,略略眯起了眼,像是一只打望猎物的猛虎,仿若下一刻就会一跃而起,扑过狠狠咬人。

    “朱公子,这便是我表弟江丹枫。”陈文正不卑不亢,语气拿捏得当。

    “是么?”朱文康一脸笑意,轻描淡写地扫了陈文正一眼。

    “正是。他也是豪门盛宴目前的厨师指导。”陈文正又介绍。

    朱文康这才坐正了身子,说:“早听闻江公子名气,没想到这么年轻,就对厨艺有这么高的领悟。真让朱某佩服。”

    “朱公子过奖,我父辈皆喜欢吃食,各方搜罗,先前家里厨子不少,耳濡目染,便处处都讲究了,对于吃食窥得一二精髓。如今家道中落,便在我表哥店里装模作样做个厨师指导,混两口饭吃而已。”陈秋娘举止得体,神色平静,就像是从没有见过朱文康似的。

    “江公子过谦了。不过,江公子难道忘记我们曾见过么?”朱文康玩味地说。

    陈秋娘一脸惊讶地“哦”了一声, 问:“真的?我这人记性向来不太好,对于印象不深刻的事或者人,我总是记不得的。”

    “那么柴瑜的死活呢?”朱文康忽然怪笑两声。

    陈秋娘的心一沉,他拿柴瑜来威胁她,想必当初柴瑜放火带她走的事,这人全知道了。她早听闻朱家人行事诡秘狠毒,如今柴瑜落在他手上,即便还有命在,也定然是受尽折磨。

    那个少年身世坎坷,因她又多次陷入险境。陈秋娘只觉得心里细细密密的疼,然而这种时候,却需要保持冷静,千万不能有一丝一毫的烦乱。朱文康这样说,原本就是想要扰乱她的心神,扼住她的软弱,将她彻底击溃。

    不能乱,不能露出一丝的颓势。一旦乱,一旦颓势,就意味着她输了。若是她输了,柴瑜的性命也会不保。

    “柴瑜是何人?”陈秋娘面不改色,语气亦平静,就像是从不曾认识柴瑜似的。

    朱文康唇边露出玩味儿的笑,也不继续说,只是对旁边的念奴无限细声低语地说:“念奴,既然豪门夜宴的首席厨师指导来了,你就瞧瞧想吃些什么吧。”

    陈秋娘知道朱文康说了一句柴瑜的事,立马就打住不说,这是想给她的心理造成压力,让她自乱阵脚。

    千万不能乱。陈秋娘再一次告诫自己。随即便折扇一合,敲打在手上,与此同时喊了一声:“翠花,上菜谱给两位爷瞧瞧。”

    那门外专门捧菜谱的服务员便低头迈着小碎步走了进来,将厚厚的几本菜谱放到了朱文康与念奴手上,柔声说:“请两位爷过目。”

    “嗯。”朱文康接了菜谱,示意翠花退下。

    那翠花亦是通透之人,立马就退到了屏风之后。朱文康与念奴两人就开始翻开菜谱。这豪门盛宴的菜谱都是陈秋娘撰写、陈文正誊写、亲笔画的工笔画,做工可谓十分的精巧。

    “配图精致,想必是出自陈掌柜之手,这小楷亦漂亮,看起来还是陈掌柜的手笔。只不过,菜谱配图、还配了主要介绍与功用,我家走南闯北,这倒是头一遭见着。看来陈掌柜这豪门盛宴倒确实做得够档次。”朱文康随意翻看了菜谱,做了几句点评,就将菜谱搁到茶几上,对陈秋娘说:“选菜之事,就让念奴去吧。我的口味,他知道。”

    “行,翠花,来带念公子到选菜房去,好生伺候,将菜定下来,再来报给我。”陈秋娘朗声喊道。

    等在屏风后的翠花立刻就踩着小碎步跑出来,对念奴九十度鞠躬,说:“念公子,请随我来。”

    那念奴悠闲起身,理了理玄色长袍,便跟了翠花往外走,经过陈秋娘身边时,他扫了陈秋娘一眼,唇边挂了幸灾乐祸的浅笑,像是捕猎之人看着笼中猎物时那种笑。
食色生香最新章节http://fahao.reyoo.net/shiseshengxia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