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蛇蝎嫡女:邪王宠妻

第557章 【大结局】真相,止步于此

蛇蝎嫡女:邪王宠妻 | 作者:琉璃绿衣 | 更新时间:2019-04-14 17:14:5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全职死神天下称尊龙血鳞刀异界求道传六道至神无上进化超级聚魂幡无上圣主武啸阴阳急速蜕变
  李长卿已经派人通知了李府,到了听风阁,李饶早早就带了人远远迎接。

  “卿儿,这些年,你可好?”瞧见女儿,他的手几乎都颤抖起来。

  “姐。”不知何时,李饶身后探出一个窈窕身子,李长卿定睛一看,宛笑:“默燕。”

  原是她的弟媳,不再是多年那个灵动的小姑娘,转眼间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手上一左一右牵着两个孩子,比以前胖了,稳重了。

  显然,比她在轩辕的时候,轩辕默燕过得更好。

  轩辕默燕还想说什么话,李饶突然盯着叶曦看了半响,试探性的问道:“请问——是——水贵妃?”

  叶曦摇摇头,看着面前这个男子,心中泛起一丝旧时的记忆,然后,更多的是淡漠的回应。

  从那年,他和王如珍同谋的时候,真正的叶如冰就已经死去了。

  随后,李长卿带了几人进了听风阁。

  自从她结婚后,听风阁一直原样没动过。这其中和李长谋对下人的吩咐也脱不了干系。

  对于这位姐姐,李长谋更多的是爱慕大于亲情。

  叶曦进入听风阁,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沉思之中。

  而凌长子,虽说带了面纱,可面纱下若隐若现的可怖痕迹,还是令生人有种惧怕。

  听风阁,李长卿只吩咐几个人进来。

  “丫头,找几个人,将地面挖开。”一进院子,凌长子就吩咐李长卿。

  “师傅要干什么?”警惕性的问道。

  “挖开后你就知道了。”凌长子似乎在打哑谜。

  “以前这个院子里死过一个管家,也挖过一次,底下什么都没有。”

  “挖地三尺,你就知道了。”凌长子继续打哑谜。

  李长卿没在纠缠,找了几个下人就开始挖了起来。

  听风阁本就地基牢固,这一挖就大半天,挖到了黄昏。

  而宫里也拍了人过来请李长卿和轩辕祈进宫。说是老皇帝好久未见太子,甚为想念,请尽快入宫。

  怎知,轩辕祈并不理会,他不知在想什么,自从知道真相之后,就浑身散发着阴冷的气息,三寸内几乎冰冻三尺。

  众人没一个人休息,直到最下面现出巨大的亮光。

  犹如白昼,瞬间照亮了听风阁的院子。

  李长卿朝下探去,隐约中看到大颗的夜明珠闪晃着银色的光芒,四散开来。

  凌长子不说话,先行众人沿着挖出来的楼梯走了下去。

  随后,李长卿,叶曦,轩辕祈,甚至李饶都跟着走了下去。

  凌长子一路紧抿唇角,一句话都不说,只回身牵着叶曦的柔软无骨的手,盯着有光亮的地方一直往下走。

  而轩辕祈,也拉着李长卿的手,冰冷的手挨到李长卿手上,令她打了一个寒颤。

  旁边的人,周身散发的气息,令李长卿有些心疼。她紧了紧他的手,给他使了一记安心的眼神。

  轩辕祈转身,看着妻子亮如耀星的眸子,轻轻点了点头让她放心。

  而凌长子,一直朝前走,待走到一个巨大的似大厅的地方顿住,对李长卿说:“地图呢?”

  李长卿掏出地图递给了凌长子。

  他看了半响,低声对叶曦不知说了什么,叶曦脸色有些苍白,摇摇头,似乎不同意他的话。

  “这地方,到底有什么?”李长卿快步上前,看着母亲和凌长子,语气不容拒绝的问道。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凌长子沙哑的声音,此在回荡在地下,犹如警钟响起。

  “主子,皇上来了。”听歌忽然上前禀报。

  “嗯。”

  “主子,皇上进来了。”寒影紧接着急匆匆走进来禀报道。

  “还有谁?”

  “皇太后和萧贵妃都来了。”寒影如实回道。

  “来的好。”轩辕祈愕然后,变得冷酷无比,黑亮眸子,如深潭般探不到底。

  “看来父皇还是不死心,果真以为我们的母亲是活着的。”轩辕祈自嘲的笑了一声。

  “凌云曦死的时候,就说了水贵妃还活着,皇上能够得了消息过来,也是理所当然。毕竟,到了轩辕国境,我们的一举一动还不是掌握在皇上的手中,过来的早晚,也只是迟早的事情罢了。”

  “嗯。”

  李长卿快速走了几步,跟随叶曦说:“娘,轩辕皇帝要来了。”

  叶曦身子微微颤了两下,“迟早该来的。”

  地下并没有多长的路,因为到处都有夜明珠,连火折子都不用打只管沿着石阶往前走。

  一路大理石,一路几乎没什么,直到到了大厅后,之间巨大的八卦阵令李长卿晃了一下,阴阳八卦阵。似乎和地图最中心的那个标志一模一样。

  只觉浑身泛起一股阴冷气息,轩辕祈也感觉到了,一进到大厅,就犹如进入地狱里面,潮湿,寒冷,莫名的从其他地方传来一阵冷风,将人脸刮得生疼。

  “这是干什么的?”老皇帝一路追赶,待看到八卦阵时,急忙问道。

  未待别人回话,道是老皇帝身后的萧连城大惊道:“水月萦?!”

  “谁?”老皇帝被这个名字一下子吸引,慌忙转身看着萧连城质问。

  萧连城整个人脸都青了,看着凌长子身后的女子,嘴唇发青,几乎无法动弹。

  老皇帝似乎也发现了,顺着她的视线望去,果真见到一位绝世的女子,高贵典雅,就像一朵牡丹,安静的绽放。

  老皇帝的心里一下子升腾起无比的喜悦,盯着叶曦,一个箭步垮过去,想要抓住她的手仔仔细细的瞧一遍,怎知凌长子将叶曦往身后一拉,挡在了老皇帝的前面。

  “怎么了?”叶曦看着凌长子微微发颤的身子,有些紧张的问道。

  “没什么。”

  “给朕让开。”轩辕靖此时此刻,早就顾不得自己的身份,他只需一眼,就知道面前的女子,是他朝朝暮暮思念了几十年的女人。

  “这是我的妻子,轩辕皇帝这是要干什么?”凌长子语气冷肃,压根就不怕他的身份。

  “她是真的贵妃。”轩辕靖指着凌长子的身后肯定的回道。

  “怕是错了,她怎么会是你的什么贵妃。皇上三宫六院,还缺女人吗?”凌长子不屑的说道。

  轩辕靖有些气恼,扫了一圈,看到祈儿站在一旁,忙问道:“你说,她是不是你母妃?”

  “不是。”轩辕祈低头,看着宝石蓝的靴子,心中却是难受压抑。

  不是吗?他该如何对待那张有着母亲容颜的女子?

  灵魂是卿的母亲,容颜却是母妃。

  这种错乱,令他也感到无比的揪心。

  “朕不管,她就是我的月儿!”说完,朝身后命令:“速速给朕将月儿带到朕的身边。”轩辕靖指着叶曦说。

  凌长子怎么会给他这个机会,迅速朝身后看了一圈,待看到那个按钮时,将叶曦带到八卦阵的中心,冲李长卿说:“丫头,赶紧过来。”

  叶曦的手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你,放过她。”语气带了恳求,眼神中泪光摩挲。

  “不行,因为她我已经等的太久了。”

  “可是你已经让她前世死于非命,重生今世,却只是为了我那一魂,而害她,可到底,她是我的女儿。”

  “曦儿,我努力了这么久了,你以为她身上的桂花毒是哪里来的?还不是因为你前世桂花过敏导致。况且,古书说了,你缺少两魂六魄,这六魄已经归位,你身体中本身还是一魂,加上她身体内的一魂,你就是三魂六魄,是个完整的人了,你再也不需要回到二十一世纪而去吃中药,看西医了!”

  “可是,我还是于心不忍。”叶曦低头,看着腰间的还魂符,心中愧疚极了。

  凌长子顺着她的目光探去,伸手扯下她腰间的还魂符说:“我为了这个还魂符,请了决无和弘法,我不能前功尽弃的!不能!”

  “你让她前世非命,今世带了仇恨而来,让她两世活在痛苦之中,你这样做,已经剥夺了她生存的权利。若是你不给她无尽的怨气、怒气,不将她的魂魄放在还魂符中,她的灵魂也不会在死后一年不肯散去,不会带着巨大悲恸而重生,你已经害惨她了,就放手吧。”

  “曦儿,你别管,我们马上就可以回去了,只要她死,只要她死了,你的病就好了,我就可以直接将她的魂再收回还魂符中,会在穿越的过程中,将她给你归位的。”

  “我宁肯不要这样的生命!”叶曦低头拒绝。

  “来不及了……”

  凌长子说着,用脚将底部八卦阵中心的按钮触动,瞬间,整座大厅轰隆响动,瞬间地动山摇。

  而凌长子趁机拉住李长卿的胳膊,就要将她带到身边的时候,早就堤防的轩辕祈用内力使劲将李长卿拉回,却被凌长子死死抓住不放手。

  恰巧轩辕靖猛地冲上前,将李长卿和凌长子的胳膊生生的撞开,扑向叶曦,而萧连城和皇太后见状,也跟了过去。

  叶曦看到不断涌上前的众人,目光却盯着轩辕祈和李长卿的方向,只见她用了浑身的狠劲,将两人推开,一瞬间,八卦阵中心的黑洞越来越大,而李长卿和轩辕祈因为被叶曦猛然推开,一下就因惯性被地面的晃动甩到墙根,未来及看清,八卦阵周围的人都掉到了黑洞中。

  李长卿看到母亲脸上最后一抹绝美的笑容时,眼泪拼命的流了下来。

  而在轩辕祈未待施救援时,决无和弘法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猛地跟着跳了下去。

  只听到弘法跟下去的时候,朝着皇太后的飞向大喊:“玉儿,我来了。”毫不犹豫,纵身一跳,淹没在黑洞之中。

  而决无,手中拿了葫芦,摇晃两下,对着葫芦里面的轩辕熙说:“小子,我带你去另一个时空转转。”说着,也跳了下去。

  听歌和寒影都在大厅外站着,听到响动,慌忙进来,迅速带了主子和未来得及掉下去的李饶飞了出去。

  听风阁,只在一瞬,便化为灰烬。

  ……

  听风阁事件之后,一连丧生老皇帝,皇太后,萧贵妃三人,国丧办的极为隆重,而主事者就是当朝太子轩辕祈。

  随后,轩辕楚趁着国丧期间和北炫国的慕容世家慕容雄合伙想要推翻轩辕祈的太子之位,怎知被慕容雄的儿子慕容钦发现后,暗中禀报给轩辕祈,轩辕祈设计,将轩辕楚以及慕容雄一网打尽。

  很快的,轩辕楚被打入地牢。

  而侧妃林子涵,以及说春盈,事实上,就是李长馨,最终都被送往地牢和轩辕楚关在一起。

  因曾梦中对妻子李长卿的事情耿耿于怀。

  轩辕祈最终偷天换日,将轩辕楚三人压到揽月山庄的地牢中,给他喂了軟金散,并抽筋削骨,让他一生都无法行走自如,只能用手磨蹭着地面前行,而在他的身旁,两位美女陪伴。

  一人脸上疤痕可怖,浓水横流,每日都会新添伤痕,新伤旧伤令她苦不堪言,不多久就死在了地牢中,而另一位女子,体态轻盈,柔美无比,可再仔细瞧去,却是一脚跛着,手上爬满蝼蚁,细小的血洞中不断的流出污血。

  偶尔抹一把脸,却全是血,整张脸,几乎已经看不清楚是何等模样,只能从那娇美的身材想象出昔日的容颜。

  当李长卿看到这样的李长馨时,浑身却再也没有了那种仇恨感。

  一直以来,她都以为是轩辕楚和李长馨害自己落到了那种痛不欲生的死亡之中。可是,当母亲推开自己的那一瞬间,她清楚的醒悟:轩辕楚和李长馨,也不过是师傅手里的一颗棋子,前世今生,都是如此。

  “啊!”李长馨看到李长卿的一瞬间,整个人几乎要疯了。她一辈子都斗不过她!

  为什么!为什么啊!

  寒莺赶紧和寒征拉住了李长馨,以防她伤了主子。

  李长卿淡淡瞥了眼李长馨,却走到了轩辕楚的跟前。

  “知道我为什么那么恨你吗?”

  轩辕楚混浊的眼中,听到这话的时候,忽地闪过一丝光亮,犹如流星般很快的坠落。

  他干裂的青唇上,泛着白色的泡沫,嘴角流出浓烈的臭水沟的味道,蠕蠕几下,问:“为,为什么……?”

  “呵呵。”李长卿莫名其妙的笑了两声,明眸中却有一滴泪落了下来。

  “唉,你这样,也是报应。”

  她的锦宣,若是没死,此刻,该是和她享受着天伦之乐了。

  李长卿绝情的起身,连一丝留恋都没有,腥臭的空气中独独留下一丝的嘶哑的疑问:

  为什么……?

  轩辕楚伸出手,脑海在李长卿离开的那一瞬间,莫名其妙的闪现出一幕幕画面来:

  果园,污血,孩子,死亡……

  他只觉脑子炸裂开来似的,慌忙捂住头剧烈的疼痛起来,而一旁的李长馨,即便为了这个男人耗尽了一生的心血,可到了现在这种境地,她还是对他生有爱怜。

  轩辕楚只觉浑身难受,就好像那遭受嗜血蚁的人是他,伸出手就朝着身上乱抓起来,而李长馨,看到他这个样子,忙伸手要拉住他,却被他一把抓住她的头发,朝着她的脖子狠狠的咬了下去,鲜美的血如新鲜而甜美的果汁般如嘴,令他干裂的舔了舔,使劲的吮、吸起来。

  李长馨挣扎半响,却一点都使不上劲,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一点一点的将自己吸干,睁大了眼睛,绝望的死去……

  轩辕四十三年,立秋,本该登太子轩辕祈却留信一封,连同玉玺一同交给已经斑白头发的叶国公,并请丞相李饶,闲散王爷轩辕德,已经六书为证,留位八皇子轩辕杰。

  轩辕杰此时已过十八周岁的生辰,在十六岁那年,娶了兰秀芝为妻,虽说比他大两岁,然,两人却是恩爱有加,而轩辕杰也一直未曾再纳侧妃。

  众人对于轩辕杰这几年的变化也是有目共睹,加之先前,在轩辕祈的暗中帮助下,曾经成功的攻下东瀛国,彻底将当年东瀛国的太平长公主东海璇,也就是后来的德妃带来的耻辱给讨了回来。

  这令轩辕王朝的人都大快人心,从此之后,东瀛国不再是轩辕的友邦之国,而是他们的附属之国。

  轩辕杰登基之后,改国号轩辕为天启。

  应轩辕祈要求,还回其“毓德王”封号,并允许其可以在天启过境内自由出入,准其当个闲散王爷。

  而远在南鼎国的宁天临,因迫使决无助他登基,决无不同意的情况下放火烧了楼观台后,一到南鼎国就被太子宁天赐派人收押。

  郭慕蕾虽然对宁天临已经毫无夫妻之情,却依然冒死求情,希望宁天赐网开一面。

  而南帝因得知朝阳公主尸身全毁,在世上毫无留恋,便在某夜,雷雨交加之时故意站在树下,被雷电劈死,烧成灰烬。

  死之前,朝天大喊:“朝阳,我终于可以见到你了。”

  随后,宁天赐登基,越过太子妃端谷玉而直接封侧妃李桑榆为皇后,此后,遣散宫中所有妃嫔,只留李桑榆在身边,而端谷玉因不愿离去,一心向佛,宁天赐也不勉强,便将皇宫最大却最偏远的地方建了佛堂。

  此后一生,端谷玉都在那座佛堂里面度过。

  而宁天临,在被郭慕蕾接回寰王府后不久,就和他的父皇一样,在一个月高风黑夜的夜晚,疑似看到一女子,身着一袭长裙,容颜清秀明媚,目光犹如剪秋灼灼生辉。

  他口中喊了一声:“你终于肯来见我了”就掉进了池中,被人发现后,已经毫无知觉。

  再度醒来,却已经疯痴。

  见到来人,无论男女,皆对其说:“你终于来了!”

  众人都不解寰王说的“你”是谁,唯独郭慕蕾暗自神伤。

  他口中的“你”,除了远在天启王朝的毓德王妃,再无他人。

  慕容钦因助轩辕祈有功,轩辕杰在登基后,主动通过慕容钦和北帝达成了和平共处的协议,此后百年内,天启王朝和北炫国都是惺惺相惜,一路风雨患难。

  后,慕容钦被北帝重用,将最爱的明月公主嫁于他,后生一子,蓝眸,像极了慕容钦。

  而慕容钦一生最为不解的是:为何,当初站在黄鹤楼三楼,那个清秀平凡,却有一双世上无人可比的明眸的女子,为何第一次见到他,便会潸然泪下,哭的那么狠,那么疼……

  决无老家伙那日将轩辕熙带到了听风阁,被那巨大的黑洞吸进去后,就再也没出来过。

  有人谣传,他们是去了另一个地方;有人却说,他们已经死了。

  真相到底如何?

  是止步于此,还是继续进行?

  无人知晓。

  天启元年末,李长卿生下一女,小名平安。

  次年,李长卿再生一子,取名轩辕景睿。

  据熟悉的人内部谣传,王妃生产当天,皆是毓德王亲自接生,令众人羡慕不已。

  而在揽月山庄的地牢里面,铁窗周围,缠绕了一层又一层的蜘蛛网,外面阳光明媚,里面阴暗潮湿。斑驳血迹已经发黑,而那人分明是个俊俏哥儿,却已经显现了苍老的斑纹。

  唇角的干裂,指甲缝里的污血,衣服颜色早已无法辨别,口中偶尔会有涎水留下,眼神灰暗犹如死灰,只有偶尔脑中记起一人时,会猛地绽放出异样的神采来。

  他一直坐在窗前,盯着远方,期待那个清瘦的身影,有着淡淡的笑容,身上散发着特有的体香的女子,缓缓踏着金色光芒,朝他微笑而来……

  天启五年。

  揽月山庄。

  周围孩子的打闹声,清脆而欢快的传进两人的耳中。

  “明天就元宵节了。”轩辕祈突然出声说道。

  李长卿拿着手中的绣包,那是当年未绣完的,她前几日翻东西发现的,今天打算将它绣成。

  “嗯。”

  “有没有特别想吃的或者想做的事情?”轩辕祈抿抿唇角,随意问道。

  “这样挺好的,没什么特别的需求。”李长卿边说,手里的针线边飞速穿梭。

  轩辕祈好看的眉头微微弯起,起身,夺过她手中的针线,不满的说:“为夫都没有呢手中的东西吸引你么?”

  “啊……喏……”李长卿脸色泛起一抹红色,双手别扭的不知放在那里?

  “别动了,在动,为夫的衣服都被你扯掉了。”轩辕祈无奈的摇了摇头,喉咙却已经发紧,冲着暗处隔空传话:“看好三个小家伙。”

  听歌无奈的撇撇嘴,爷最近真是欲、火上身啊,大白天淫·虫发作了……

  “大哥,娘和爹爹又去嘘嘘了。”景睿朝着屋里努努嘴不满的说道。

  景仲拍了弟弟的头,“笨蛋,那不是嘘嘘,那是嘿咻。”说着,还仰着头,特自豪。

  “大哥三弟,你们知道个啥,爹和娘那是去生小弟弟小妹妹啊……”

  “谁给你说的?”

  “谁说的?”

  两个小包子立马异口同声的问道。

  平安摸了摸头,指着正迎面走来的听歌说:“那天,我找念姐儿玩耍,不小心在窗外听到听歌叔叔对青莲阿姨说的……”

  听歌上前的脚步一下子顿住,脸像打了鸡血一样红。

  真是羞死人了,这话都让小朋友听见了,这是闹哪样啊?

  ……

  天启六年元宵节。

  听说今年的元宵节有最大的烟花可以看。

  就连当今皇上都去了黄鹤楼观看烟花。

  轩辕祈将李长卿带到了香积寺,桃花源。

  当年,因为轩辕祈的怒气,烧毁了整个桃花源,以至于一直以来寸草不生。

  后来,轩辕祈命人重新找来土壤,重新埋了种子开花结果,直到现在成为新的桃花源。

  “为什么要来这里?”

  “咱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李长卿眼中闪过一丝了然,宛笑点头。

  牵起她的手,坐在草坪上,看着天上圆盘似的月亮发出银色光芒,透过树枝散落在草坪上,令两人般配的宛若神仙下凡。

  两人相拥,李长卿的头轻轻的搁在他宽厚的肩膀上,看着天上的星星,默然无语。

  忽然,天空亮了起来。

  五彩的烟花,不断地冲上云霄。

  瞬间在天际间绽放,泯灭,消失……

  李长卿从未见过这么美的烟花,她心中涌现出阵阵的感动,当看到红色心型的烟花绽放时,她整个人都激动起来。

  “卿,生辰快乐。”

  泛起的雾气隐忍在眼眶中,终于在这句话说出口后,她整个人几近奔溃。

  她这一生,从未想过会有这么一天,有个爱她如命的男子,会在有生之年,给她这么美好的一切。

  “哭花了脸,就不好看了。”轩辕祈宠溺的揉了揉她的青丝,伸出食指檫着她脸上的泪痕。

  “我为你准备这个生日,已经很多年了,却屡次没能如愿。每次,当要为你准备的时候,就出事。最让我奔溃的是那年,你被皇太后和萧贵妃逼得喝下了毒酒,我就发誓,若是你没死,有生之年,我一定要给陪你过一次真正的生辰。”

  “我很喜欢这个生日。”李长卿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对上轩辕祈黑而亮的深眸,探头,吻了上去。

  “等一下!”

  “嗯?”

  “过多少岁生辰?”

  “二十五。”想也不想的,李长卿就回道。

  “好。”轩辕祈邪魅一笑,伸手挑起她的下巴,低沉暗哑的声音响起:“我不介意你人老珠黄。”

  “然后呢?”李长卿眨了眨明眸。

  “要不,我们今晚在给包子们生个弟弟妹妹。这次最好是一对……”

  说完,轩辕祈迅速闪身,动作快如猎豹,待李长卿反应过来,脸一下子红透如苹果。

  “轩辕祈,你给我站住!”

  起身,紧追轩辕祈而去。

  夜色中,两人的身影轻快的奔跑在桃花源中……

  前世,李长卿惨死那年,正是二五年华。

  今世,二五年华,她有了一个可以宠她爱她溺她,到了最后肯陪她白首不相离的人。

  (全文完)

  岁的生辰,在十六岁那年,娶了兰秀芝为妻,虽说比他大两岁,然,两人却是恩爱有加,而轩辕杰也一直未曾再纳侧妃。

  众人对于轩辕杰这几年的变化也是有目共睹,加之先前,在轩辕祈的暗中帮助下,曾经成功的攻下东瀛国,彻底将当年东瀛国的太平长公主东海璇,也就是后来的德妃带来的耻辱给讨了回来。

  这令轩辕王朝的人都大快人心,从此之后,东瀛国不再是轩辕的友邦之国,而是他们的附属之国。

  轩辕杰登基之后,改国号轩辕为天启。

  应轩辕祈要求,还回其“毓德王”封号,并允许其可以在天启过境内自由出入,准其当个闲散王爷。

  而远在南鼎国的宁天临,因迫使决无助他登基,决无不同意的情况下放火烧了楼观台后,一到南鼎国就被太子宁天赐派人收押。

  郭慕蕾虽然对宁天临已经毫无夫妻之情,却依然冒死求情,希望宁天赐网开一面。

  而南帝因得知朝阳公主尸身全毁,在世上毫无留恋,便在某夜,雷雨交加之时故意站在树下,被雷电劈死,烧成灰烬。

  死之前,朝天大喊:“朝阳,我终于可以见到你了。”

  随后,宁天赐登基,越过太子妃端谷玉而直接封侧妃李桑榆为皇后,此后,遣散宫中所有妃嫔,只留李桑榆在身边,而端谷玉因不愿离去,一心向佛,宁天赐也不勉强,便将皇宫最大却最偏远的地方建了佛堂。

  此后一生,端谷玉都在那座佛堂里面度过。

  而宁天临,在被郭慕蕾接回寰王府后不久,就和他的父皇一样,在一个月高风黑夜的夜晚,疑似看到一女子,身着一袭长裙,容颜清秀明媚,目光犹如剪秋灼灼生辉。

  他口中喊了一声:“你终于肯来见我了”就掉进了池中,被人发现后,已经毫无知觉。

  再度醒来,却已经疯痴。

  见到来人,无论男女,皆对其说:“你终于来了!”

  众人都不解寰王说的“你”是谁,唯独郭慕蕾暗自神伤。

  他口中的“你”,除了远在天启王朝的毓德王妃,再无他人。

  慕容钦因助轩辕祈有功,轩辕杰在登基后,主动通过慕容钦和北帝达成了和平共处的协议,此后百年内,天启王朝和北炫国都是惺惺相惜,一路风雨患难。

  后,慕容钦被北帝重用,将最爱的明月公主嫁于他,后生一子,蓝眸,像极了慕容钦。

  而慕容钦一生最为不解的是:为何,当初站在黄鹤楼三楼,那个清秀平凡,却有一双世上无人可比的明眸的女子,为何第一次见到他,便会潸然泪下,哭的那么狠,那么疼……

  决无老家伙那日将轩辕熙带到了听风阁,被那巨大的黑洞吸进去后,就再也没出来过。

  有人谣传,他们是去了另一个地方;有人却说,他们已经死了。

  真相到底如何?

  是止步于此,还是继续进行?

  无人知晓。

  天启元年末,李长卿生下一女,小名平安。

  次年,李长卿再生一子,取名轩辕景睿。

  据熟悉的人内部谣传,王妃生产当天,皆是毓德王亲自接生,令众人羡慕不已。

  而在揽月山庄的地牢里面,铁窗周围,缠绕了一层又一层的蜘蛛网,外面阳光明媚,里面阴暗潮湿。斑驳血迹已经发黑,而那人分明是个俊俏哥儿,却已经显现了苍老的斑纹。

  唇角的干裂,指甲缝里的污血,衣服颜色早已无法辨别,口中偶尔会有涎水留下,眼神灰暗犹如死灰,只有偶尔脑中记起一人时,会猛地绽放出异样的神采来。

  他一直坐在窗前,盯着远方,期待那个清瘦的身影,有着淡淡的笑容,身上散发着特有的体香的女子,缓缓踏着金色光芒,朝他微笑而来……

  天启五年。

  揽月山庄。

  周围孩子的打闹声,清脆而欢快的传进两人的耳中。

  “明天就元宵节了。”轩辕祈突然出声说道。

  李长卿拿着手中的绣包,那是当年未绣完的,她前几日翻东西发现的,今天打算将它绣成。

  “嗯。”

  “有没有特别想吃的或者想做的事情?”轩辕祈抿抿唇角,随意问道。

  “这样挺好的,没什么特别的需求。”李长卿边说,手里的针线边飞速穿梭。

  轩辕祈好看的眉头微微弯起,起身,夺过她手中的针线,不满的说:“为夫都没有呢手中的东西吸引你么?”

  “啊……喏……”李长卿脸色泛起一抹红色,双手别扭的不知放在那里?

  “别动了,在动,为夫的衣服都被你扯掉了。”轩辕祈无奈的摇了摇头,喉咙却已经发紧,冲着暗处隔空传话:“看好三个小家伙。”

  听歌无奈的撇撇嘴,爷最近真是欲、火上身啊,大白天淫·虫发作了……

  “大哥,娘和爹爹又去嘘嘘了。”景睿朝着屋里努努嘴不满的说道。

  景仲拍了弟弟的头,“笨蛋,那不是嘘嘘,那是嘿咻。”说着,还仰着头,特自豪。

  “大哥三弟,你们知道个啥,爹和娘那是去生小弟弟小妹妹啊……”

  “谁给你说的?”

  “谁说的?”

  两个小包子立马异口同声的问道。

  平安摸了摸头,指着正迎面走来的听歌说:“那天,我找念姐儿玩耍,不小心在窗外听到听歌叔叔对青莲阿姨说的……”

  听歌上前的脚步一下子顿住,脸像打了鸡血一样红。

  真是羞死人了,这话都让小朋友听见了,这是闹哪样啊?

  ……

  天启六年元宵节。

  听说今年的元宵节有最大的烟花可以看。

  就连当今皇上都去了黄鹤楼观看烟花。

  轩辕祈将李长卿带到了香积寺,桃花源。

  当年,因为轩辕祈的怒气,烧毁了整个桃花源,以至于一直以来寸草不生。

  后来,轩辕祈命人重新找来土壤,重新埋了种子开花结果,直到现在成为新的桃花源。

  “为什么要来这里?”

  “咱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李长卿眼中闪过一丝了然,宛笑点头。

  牵起她的手,坐在草坪上,看着天上圆盘似的月亮发出银色光芒,透过树枝散落在草坪上,令两人般配的宛若神仙下凡。

  两人相拥,李长卿的头轻轻的搁在他宽厚的肩膀上,看着天上的星星,默然无语。

  忽然,天空亮了起来。

  五彩的烟花,不断地冲上云霄。

  瞬间在天际间绽放,泯灭,消失……

  李长卿从未见过这么美的烟花,她心中涌现出阵阵的感动,当看到红色心型的烟花绽放时,她整个人都激动起来。

  “卿,生辰快乐。”

  泛起的雾气隐忍在眼眶中,终于在这句话说出口后,她整个人几近奔溃。

  她这一生,从未想过会有这么一天,有个爱她如命的男子,会在有生之年,给她这么美好的一切。

  “哭花了脸,就不好看了。”轩辕祈宠溺的揉了揉她的青丝,伸出食指檫着她脸上的泪痕。

  “我为你准备这个生日,已经很多年了,却屡次没能如愿。每次,当要为你准备的时候,就出事。最让我奔溃的是那年,你被皇太后和萧贵妃逼得喝下了毒酒,我就发誓,若是你没死,有生之年,我一定要给陪你过一次真正的生辰。”

  “我很喜欢这个生日。”李长卿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对上轩辕祈黑而亮的深眸,探头,吻了上去。

  “等一下!”

  “嗯?”

  “过多少岁生辰?”

  “二十五。”想也不想的,李长卿就回道。

  “好。”轩辕祈邪魅一笑,伸手挑起她的下巴,低沉暗哑的声音响起:“我不介意你人老珠黄。”

  “然后呢?”李长卿眨了眨明眸。

  “要不,我们今晚在给包子们生个弟弟妹妹。这次最好是一对……”

  说完,轩辕祈迅速闪身,动作快如猎豹,待李长卿反应过来,脸一下子红透如苹果。

  “轩辕祈,你给我站住!”

  起身,紧追轩辕祈而去。

  夜色中,两人的身影轻快的奔跑在桃花源中……

  前世,李长卿惨死那年,正是二五年华。

  今世,二五年华,她有了一个可以宠她爱她溺她,到了最后肯陪她白首不相离的人。

  (全文完)
蛇蝎嫡女:邪王宠妻最新章节http://fahao.reyoo.net/shexiedinv_xiewangchongq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