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盛世荣宠

第36章

盛世荣宠 | 作者:飞翼 | 更新时间:2015-07-07 03:13:5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肃王其实很想表现一下拂袖而去,不过看着肃王妃自己欢欢喜喜地抱着同情地回看美人儿爹爹那张气急败坏的脸的闺女走了,还是觉得好男不跟女斗来着,抹了一把脸,默默地诅咒了一下无处不在的城阳伯夫妇,这才亦步亦趋地跟上了媳妇儿,往里屋去作怪了。

    阿元听肃王妃多少提过城阳伯夫人的事迹,只觉得这才是个牛人。

    靠着身份高贵,嫁给有能力有爵位的丈夫算什么呢?城阳伯夫人的前半生简直就是一桩女子励志史。小小年纪,家里穷,叫亲娘给卖到了英国公府里做丫头,多凄凉?就这么个卑贱的出身,愣是能得了英国公府太夫人的宠爱,小姐一样地跟着英国公府的几位姑娘一同长大,顺便攒了一笔银子供着自己的亲兄长读书中举,自己年纪到了,迷得当时年轻的城阳伯晕头转向,连丫头身份都顾不得了,硬生生地娶回了家里来供着,独宠一生不说,据说在家中说一不二,很有分量。

    顺手再帮自己的高中了的兄长娶了一位宗室郡君,生生地结了皇亲。

    阿元深深地敬佩这位叫自己亲娘念念不忘的牛人,想到城阳伯那般刻板的模样,脑海里便出现了一个很美貌很妖娆,很能迷惑人的女子的模样。

    一般这样的男子,都喜欢狐狸精似的美人儿。

    然而这形象,却在阿元第二日,见到笑盈盈上门的城阳伯夫人后,完全地颠覆了。

    美貌,可是却十分温柔,眉眼之间的平和安宁,叫阿元看了一眼,心里的杂念便全都消散了。这样沉静的女子,叫阿元的心里生出了一个词来。

    岁月静好。

    竟是这样娴静舒雅的女子,且瞧着十分的年轻,不过二十多岁的模样,显然日子过得很舒心,方才这样。

    “你可算回来了。”肃王妃只顿足,上前拉着城阳伯夫人的手,在后者温柔的笑容里抱怨道,“你走了,大姐姐二姐姐,几个姐姐都不在京中,我想念的不行,你们却统未有书信与我。”见城阳伯只微笑听着,她便叹道,“当年咱们在一处,何等的快活,如今竟是不知多年不见,我只恐生分了。”

    “心在一处,何来生分呢?”城阳伯夫人只笑着摊手,温和地安抚道,“我知娘娘心里的想念,何尝不是如此的心情?只是到底山高水长,只在心中记挂罢了。”见肃王妃如小女孩儿一般扭着自己的手不放,只脸上露出了包容的笑容,温声道,“这一次回京,我家伯爷只怕就要在京中当值,十年之内,我只恐娘娘厌了我,不然是不能出京了。”言罢,便将目光落在了好奇地看着自己的阿元的身上,看着火红小的肉球儿圆滚滚的,面容似乎有瞬间的扭曲,极快地恢复了平静,只笑道,“见着了公主,倒叫我想到了另外一个。”

    肃王妃的表情也有些诡异,小声说道,“是六弟?”

    六舅舅?阿元耳朵扑棱扑棱地竖起来。

    城阳伯夫人却笑而不答,只与肃王妃笑道,“昨儿刚进京,我便去给太夫人请安了,我瞧着太夫人精神还好,这才放下心来。”城阳伯夫人乃是太夫人膝下被抚养长大,太夫人当年为了能叫她嫁给城阳伯,费尽了心思,较之亲女也不差什么了,因此城阳伯夫人一直对她心中如同生母般敬爱,此时只念佛道,“我如今,只望太夫人无病无灾,叫我能承欢膝下。”

    说完,便只使丫头上来,端上了一个描金小匣子,与肃王妃笑道,“这是我在寺中供奉了十年香烟的平安符,只得了三枚,两个给了我婆婆与太夫人,这一枚我自己个儿留着无用,便给了公主,叫她戴着,就是我的心意了。”说完,便将这匣子打开,露出了一枚小小的白玉平安扣来,阿元探头看了一眼,不知为何竟似乎真的感觉到一股宁静的气息,却听肃王妃在一旁坏笑道,“你这个,可是给儿媳妇儿的见面礼?”

    “这话,也是姑娘……”城阳伯夫人无奈地看了肃王妃一眼,低声道,“也是娘娘该说的?需为着公主的声誉着想呢。”

    “我也只敢与你这样说,旁人面前,我嘴巴闭得比海蚌都严实呢。”似乎叫城阳伯夫人这么说教惯了,肃王妃有些心虚地辨了一下,这才推了城阳伯夫人一把问道,“你应是不应呢?”

    “这是他们自己的缘法,我们何苦插手呢?”城阳伯夫人出人意料地豁达,只含笑说道,“若是有缘,自然能够相聚。”

    “我只看中了你,只放心叫阿元在你的身边罢了。”肃王妃低声叹道,“这个小天魔星,我心里很是不安,想着女子不易,虽心里喜欢女孩儿,可也不敢有女孩儿。”见城阳伯夫人敛目,侧耳倾听,她便叹息道,“如今她还算得宠,有个公主的封号,几个哥哥也能做她的靠山,可是我却想着,那些为着咱们家声势而来的男子,对阿元又能有多少真心呢?”

    “不管真心如何,总是要做出真心的模样,不叫公主吃了委屈,这就足够了。”城阳伯夫人劝道,“真心假意,谁又能分辨呢?索性快活地过日子,不去想他。”

    “我就是放不开这个。”肃王妃摸着阿元的小脸儿,低声道,“我把她托付给你,也就放心了。”

    “既如此,我有三个儿子,娘娘瞧中了哪一个,尽管要去就是。”城阳伯夫人不过是逗肃王妃欢喜,并未一定放在心上。

    她眼看着阿元还小,日后未必没有自己的打算,何苦在此时定要做个决定呢?然而阿元却觉得心中一动。

    城阳伯夫人与肃王妃之间,并没有血缘关系,她的儿子,便不是自己的表哥,就叫她心里能够接受。况别看肃王妃单纯,可是却也不是好糊弄的,城阳伯夫人能与她交好这么多年,可见是真好人,这样的婆婆,岂不是与母亲无异?想到城阳伯夫人美貌,阿容也是美人,只怕另两个也定是很好看,又想起肃王妃说过,城阳伯家从老一辈儿就从不纳妾,这么一想,阿元就觉得这是天作之合了,扭着小身子就爬到了诧异的城阳伯夫人的面前,扒着她的胳膊就往怀里钻,小屁股一扭一扭地哼哼。

    未来的婆婆,一定要对阿元可好可好呀!

    “这是……”城阳伯夫人哪里见过这么赖皮的孩子呢?竟看着哈哈大笑的肃王妃说不出话来,许久,自己抿嘴笑了,只将阿元拥在怀里,温柔地说道,“公主这是喜欢我么?”

    城阳伯夫人的怀里又暖又香,阿元幸福地在她的怀里打了一个滚儿,娇气地叫了一声。

    这么温柔的婆婆,阿元以后一定会孝敬您的!

    “瞧瞧,瞧瞧我家的阿元,这就知道讨好婆婆了。”肃王妃对着哭笑不得的城阳伯夫人说道。

    城阳伯夫人却只一边笑一边给怀里的阿元顺着嫩嫩的小脊背来回地磨搓,叫阿元舒服得眯起了眼睛,蹬着小腿儿往她的怀里依偎而去,顺便听肃王妃旁敲侧击地问道,“对了,你回京,阿容的婚事,可有定论了?”问完,便屏住了呼吸,听城阳伯夫人回话。后者却只轻轻地抚摸着阿元软乎乎的小身子,低声叹道,“我何尝不想叫他成家呢?只是当年白马寺的高僧曾言他命中有姻缘天注定,不宜早娶,我如今也不知这姻缘在何处了。”

    “天注定。”肃王妃目光漂移了一下。

    若是赐婚,可不是天注定么。

    坏阿容连媳妇都娶不上,阿元听得快活极了,恨不能现在就往阿容的面前耀武扬威。

    “娘娘也知道,当年高僧曾给阿容算了几卦,其余的皆一一应验,我哪里敢在这上头胡乱行事呢?”城阳伯夫人便低声道,“如今,我只想着随缘二字,随他自己的心意就是。”

    “我瞧着,那大师断的极准,既云不宜早娶,便放着吧。”肃王妃不怀好意地建议道。

    城阳伯夫人用信任的目光看着她,只叫后者低咳了一声,坚决不去看那张温柔的脸。

    坏阿容未来的媳妇,一定是这世上最可怜的媳妇儿,没准儿就要天天被戳小肚皮什么的。阿元猛地打了一个冷战,愈发地往城阳伯夫人的怀里依偎而去,眼珠子转了转,觉得很应该见见阿容的两个弟弟,挑一个好好培养,最好从娃娃抓起,养成个听媳妇儿话的好夫君,自己方才能过幸福的日子,便抱着城阳伯夫人的胳膊,努力地吊在她的身上,预备一会儿跟着她出去见见两个“备胎”。

    肃王妃心里装着坏主意,此时哪里还敢与城阳伯夫人再说这些呢?只岔开了话题,皱着眉头与她说道,“我听三哥说,二姐姐把自己的闺女嫁给了姐夫同僚家中,这是不是有些仓促了?”她低声道,“二姐夫不曾纳妾,二姐姐又是个温柔的性子,我只恐我那外甥女儿没见过后院的争斗,再吃了什么亏。”说完便抱怨道,“大姐姐还曾与她说过,若是担心闺女,便两家结亲,这亲上做亲,姨妈做婆婆,总不会亏待了外甥女儿吧?”

    肃王妃的二姐是她的庶姐,秉性温软,姐妹几个中,最叫肃王妃上心的。

    “二姑太太虽想如此,无奈上有公婆,哪里是自己能做主的呢?”城阳伯夫人只安抚道,“只是我听说那家里也是与二姑太太婆家交好的,想必性情相投,看着世交的情分,也不会叫表姑娘吃亏。”

    “世交?”肃王妃只扣着自己的胸口问道,“世交能比亲姐姐还要省心么?!”

    “况我怎么听说,那家家道中落了?”肃王妃便咬着嘴唇担忧地说道,“只怕叫外甥女儿吃委屈呢。”

    “高门嫁女,低门娶妇。”城阳伯夫人的心中,却自有丘壑,悠然地说道,“家道中落?我只盼着那家里要靠着表姑娘过日子呢。只要掐住了银子,谁敢与表姑娘如何呢?”见肃王妃张大了嘴看着她,城阳伯夫人只温婉一笑,嘴里说出的话可就不是那么一回事儿了,“表姑娘出嫁,我嫂子家里的女兵叫我讨出来两位,最是武艺高强的,又有嬷嬷在,那家人老实过日子也就罢了,若是不老实,要文要武,随他喜欢。”

    说完,眼角眉梢便蹦出了几分厉害来。

    阿元张着自己的小嘴,和亲娘一起呆呆地看住了说着彪悍的话,笑得很温柔的城阳伯夫人,许久,用力地揉了揉眼睛。

    这个……未来的婆婆,似乎有哪里不对呀?

    “原来如此。”肃王妃在这里头只当了个听众,此时便低着头小声说道,“想必嬷嬷,是六姐姐送的?”这里头的六姐姐,便是蒋舒云的生母,英国公的亲妹,很是个厉害人物,一张嘴念着规矩便能将人坑死的角色,肃王妃从小与这位六姐并城阳伯夫人一同长大,只知道开开心心过日子,也不过是待万事平息,才知道身边的姐妹都不是吃素的,此时便生出失落的心来,撅着嘴说道,“我平白为这些担心,竟是完全没用!”

    “娘娘念着表姑娘,谁会不欢喜呢?”城阳伯夫人似乎惯会哄着肃王妃一般,如同对婴孩儿一般温柔地说道,“娘娘这样的心,叫我心中感怀极了。”

    正说着话,肃王妃见阿元不老实,便探身过来点着阿元肉呼呼的大脑门儿说道,“阿元是在看为娘的笑话么?”觉得触感肉呼呼的,便觉得有趣,还要在阿元无奈的目光里再点点,就叫城阳伯夫人含笑按住了,看着后者低下了头,在阿元泪眼汪汪的目光里给闺女揉着头,温柔地说道,“娘娘喜欢与公主玩耍,却也要想着不能自得其乐呢。”见阿元用力地点着自己的脑袋,便一笑,与肃王妃说道,“娘娘如今有了公主,可是得偿所愿了?”

    肃王妃与城阳伯夫人,都不知是命好还是命歹,连生了几个都是儿子,盼着闺女盼得眼睛发红,如今肃王妃如愿,便叫城阳伯夫人心里生出淡淡的嫉妒。

    “阖该我儿女双全呢。”肃王妃眉开眼笑地看着闺女恨恨地看了自己一眼,就扑进了好友的怀里,哼哼唧唧地撒娇,便只笑道,“若是你羡慕我,只将阿元带回家去养着,我必不会叫你失望的。”又将阿元素日里的趣事说了,听得城阳伯夫人目中异彩连连,便心满意足地停嘴,看着阿元被夸奖得在好友的怀中得意洋洋,越发地撒娇打滚儿,便眨着眼睛,做出了与阿元一般的娇气模样问道,“阿容几个呢?”

    “在前头与王爷回话儿呢。”城阳伯夫人摸着阿元的小身子,温和地说道,“昨日在宫里,王爷为我家伯爷说了几句好话儿,伯爷心里也感激。”他们夫妻在关外经营许多年,在军中颇有影响力,若是叫圣人忌讳,只怕连家里的几个孩子的前程都要受阻,因此肃王的好话,便十分珍贵。

    “都是一家人,何谈这些。”肃王妃见好友眉目惬意,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便忍不住低声问道,“你刚回京,便去见了大伯娘,今日又来见我,这整日里不在家里,你家的那弟妹,可说了什么好听的话没有?”见好友微微一笑,便冷笑道,“那是个什么东西,敢在我们的面前这样张狂!当年凭她的家世,给我提鞋都不配!不过是出了几个做官的长辈,便将她能成这样?!”

    这里的弟妹,便说的是城阳伯夫人的三弟妹,仗着娘家是清流出身,很是看不上城阳伯夫人做过丫鬟,整日里折腾。

    “她不过是担心我的身份,牵连了她的亲女罢了。”城阳伯夫人并不以为意,只淡笑道,“她只想着分家,或是挤兑了我出伯爵府,也不想一想,这京中,是她识得的人多些,还是我多些。”况且京中都是势利眼。城阳伯如今正受帝宠,此时分家,便是城阳伯的错,旁人说起,也只会说是这三弟妹不知轻重分寸。只冷眼旁观,便能叫这弟妹的名声低落,何苦城阳伯夫人自己动手呢?

    “我只可怜我那侄女儿,是个好孩子,只是……”城阳伯夫人说到此时,便摇头笑道,“罢了,走一步算一步。若是她待我恭敬,我为她寻一个好人家又有何难?”若是不恭敬……城阳伯夫人只怜惜地抚摸着阿元,嘴角的笑容,却叫阿元觉得凉飕飕的,“若是与她娘一样,虽不落井下石,我也只好冷眼旁观了。”若不是城阳伯的三弟与她从小一同长大,城阳伯夫人如何会这样轻轻放过!

    阿元只觉得被这温柔的手拍得好生舒服,竟昏昏欲睡,却还是抱着未来婆婆的胳膊不撒手。见她困倦,城阳伯夫人急忙将她哄了哄,看着她闭上眼睛,这才将阿元放在一旁的床上,自己对含笑看着她的肃王妃竖起了一根手指,两个人往外间去,说这些年的一些心里话。一时间里屋静悄悄的,阿元忍不住困倦睡了一会儿,再醒来,就见屋里只有个丫头靠在一旁绣花,不时地回头看自己一眼,两位长辈的声音便在外间隐隐传来。

    阿元蹬着小腿儿醒了醒神儿,正要叫几声,叫那丫头把自己抱出去与婆婆玩耍,冷不丁就见到自己所在的床上,正放着一盘子雪白的点心,想到这大概是方才肃王妃携着好友出去,忘了叫丫头收拾,目中便一亮,吞了吞口水,阿元小心地看着那丫头还在绣花,便一骨碌坐了起来,小心地爬到了这点心的旁边,且看着这点心上头一层雪白的糖霜,内里却是带着几片嫣红的花瓣儿,闻着还有一股子玫瑰花儿的香甜气,阿元肉嘟嘟的小脸儿上,就露出了幸福的表情,仰着小脖子默默地感谢了一下上天。

    天可怜见,小阿元,已经很久没有吃到甜甜的点心了。

    搓了搓自己的小爪子,阿元只笑得连口水都流出来了,见了这么可爱的点心一时竟有些舍不得吃,只绕着这点心盘子爬了几圈儿,使劲儿地抽动了几下小鼻子,这才一边傻笑一边向着点心伸出了热情的小肥爪,眼看着就能将点心抓在手里,便听到自己的背后,传来了一声轻笑声来,如同春风一般温润,却叫阿元陡然浑身汗毛直竖,一转身,就见到风仪秀美的少年,正对自己露出了一个温润的笑容来,侧头问道,“阿元这是在做什么?”

    眼见竟然是坏阿容,阿元嗷嗷叫了两声,一屁股坐在床上,冲着阿容蹬起了小脚丫,叫他离自己远些,然而见这少年一点儿都不害怕公主殿下这么可怕的威胁,反而上前坐在了自己的身边,顿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只冲着那急忙上来给阿容请安的丫头叫了两声,见这丫头半点儿都没有想过自家小主人的安全问题,竟然默默地退了出去,心中悲愤,对着阿容再次叫了两声,便撅着小屁股飞快地往床里爬去。

    阿容只是看着那小婴孩儿气哼哼地扭着小身子爬走,目光落在了手边的点心盘子上,便一挑眉,探身过去便把嗷嗷直叫的阿元抱在了怀里,知道这小婴孩儿对美色最是没有办法抵抗,便将自己的一张秀美的脸凑近了阿元,果然见她的眼珠子都看直了,心里只觉得有趣,却知道若是此时笑出来,这孩子又要恼羞成怒,便只抿着嘴温柔地说道,“阿元这样不喜我,叫我好生难过。”说完,秀眉微皱,竟有捧心之态。

    阿元看着这少年颦眉的姿态,下意思地捂住了自己发热的小鼻子。

    阿容正留意她的动静,见阿元已经开始对着自己流口水了,便觉得十分满意,摸了摸阿元的头,这才温和地问道,“阿元方才,在做些什么?”见这小婴孩儿心虚地扭头不理,便慢悠悠地问道,“是觉得点心很可口么?其实,”在阿元诧异转过来看着自己的目光里,他便低声笑道,“虽然阿元年纪小,不能多吃,可是只尝一些甜甜嘴儿,还是可以的,对不对?”

    知己呀!

    小阿元觉得阿容这么看,也不是那么讨厌了,顿时含着热泪期盼地看着这个开明的哥哥,眼见这少年低头含笑,伸出了细长白皙的手,捏起了一块点心来,急忙张开了自己的小嘴巴,目光炯炯,要求投喂。

    “果然很甜。”阿元殷切的目光里,这少年却只一笑,悠然地将这点心,送进了自己的嘴里,这才对傻眼了的阿元温声道,“阿元感觉到没有?”

    被坏阿容再次欺负了的公主殿下的回答,就是奋力扑来,啊呜一口,狠狠地啃在了这未想到阿元爆发,呆住了的少年的嘴角,将少年嘴角那点点的糖霜舔到自己的嘴里,这才一边吧嗒嘴儿一边抖着浑身的小肥肉满意地点头,心里想着。

    果然很甜!

    作者有话要说:公主殿下,您,您真的知道您做了什么么?!【惊呆脸】

    感谢一下各位亲的霸王票呀哇咔咔~~

    云轻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8-25 14:06:37

    loveless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8-25 08:55:02

    demeter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8-25 01:18:16

    爱吃佳佳奶糖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8-25 00:36:20

    双鱼座的王小晶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8-25 00:22:58

    爱吃佳佳奶糖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8-25 00:12:21
盛世荣宠最新章节http://fahao.reyoo.net/shengshirongcho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