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三国之无赖兵王

第2400章 天助我成的道

三国之无赖兵王 | 作者:讳岩 | 更新时间:2019-02-15 00:44:1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曹恒从河套出发,没过多久,他班师回朝的消息就传到了长安。

  散留早朝,曹铄返回后宫。

  袁芳差宫女来说,她最近弄到一些缎子,要给皇子和公主每人做一套衣裳,派宫女来请曹铄。

  示意宫女领路,曹铄来到了袁芳的寝宫。

  才进院子,袁芳就和甄宓、步练师一道迎了出来:“陛下来了?”

  三位后妃与曹铄见了礼,袁芳对他说道:“前些日子,我让人特意到江东寻了些上好的缎子,拿回来之后觉着很是不错。只不过办事的人才和宫里打交道不久,一次采办的多了。我本打算给他退回去,他是求着宫里的管事来我这哭诉,一时心软我只好收下了。”

  “你一时心软给收了,下一回他还这么办,看你得收几次。”曹铄笑着说道:“我说怎么突然想到要让我来看缎子,还要给每一个皇子和公主都做一身上好的衣裳。”

  “我也让人和采办的人说了,再有下回,他送来多少,取了我要的,剩下全给他送回去。”袁芳回道:“一次犯错我倒是可以原谅,要是两次犯同样的错,我只能说这个人盘算的太精明。越是精明的人,往往越是要吃大亏。”

  “皇后现在不仅后宫管的好,连人性都摸的熟络了。”曹铄笑着说道:“让人去请我来,我到了,却把人拦在庭院里。皇后和两位皇妃究竟什么意思?”

  曹铄开口埋怨了,袁芳才恍然说道:“陛下来了,我和两位妹妹欢喜的一时居然忘记请陛下进屋。”

  在袁芳和甄宓、步练师的陪同下走进屋。

  看到摆放在墙角桌子上的缎子,曹铄就觉着头大。

  缎子堆成了小山,哪里是多了一些,简直是多到了令人发指。

  曹铄向袁芳问道:“操办此事的是谁?我让人去和他说一下,以后皇宫里的东西就不用他送了。”

  “留都留下了,陛下也不用和他计较。”袁芳脸上满是笑容,指着那些缎子说道:“我本来也是恼的很,不过见了缎子,觉着还是不错,也就没那么恼了。”

  “女人都喜欢这些。”走到缎子前,曹铄捻起其中一匹的边角:“这些缎子质料细腻,看起来确实是不错。只不过皇后弄了这么多,每个皇子和公主都做上三套,也还有富余。”

  “皇子、公主每人只有一套。”甄宓在旁边说道:“只有太子和二皇子,他俩倒是一人两套。”

  “为什么他俩和别人不同?”曹铄说道:“都是我的儿女,你们这样偏心,我可是不会答应。”

  曹恒是袁芳所出,曹毅是甄宓所出,曹铄当然是在说她俩偏心。

  俩人都不好回应,于是也就都没言语。

  步练师在一旁帮衬着说道:“陛下要是这么说,可就错怪两位姐姐了。”

  “错怪她们?”曹铄说道:“你倒是给我说个错怪的理由,我看看哪里错了?其他皇子和公主一人一件,只有他俩每人两件,而且他俩已经成人,耗费的布料也要比兄弟姐妹们更多。我说偏心,可没有冤枉了皇后和甄皇妃。”

  “陛下又不知道具体的情况。”步练师说道:“给太子和二皇子每人两套。其中一套当然是和兄弟姐妹们一起置办,另一套则是他俩出兵关外讨伐匈奴,皇后特意给他俩的犒赏。”

  “要是这么说,还算说的过去。”曹铄点了点头,向仨人问道:“你们不觉着他俩领军征战这么久,只是犒赏一套缎子面料的衣裳,确实是有些说不过去了。”

  “多的赏赐,当然是陛下给他们。”甄宓回道:“难不成给功臣的赏赐,还要后宫一并赏了?”

  “也没有什么不可以。”曹铄说道:“别的功臣也就罢了,他俩都是皇子,也是你们的儿子。你们帮我赏了,岂不是省得我从府库再调拨犒赏?”

  “陛下倒是盘算的精明。”步练师笑着说道:“我们倒是不觉得怎样,只是太子和二皇子,他俩心中会不会觉着不爽快,那可就难说了。”

  “他们贵为皇子,如今也是有了各自的宅子。”曹铄说道:“尤其是太子,上回来了长安,让人去宅子里寻他也是寻不到,整天也不知道是往哪里胡跑。”

  “长安被陛下治理的井井有条,街市上也是繁华热闹的很。”步练师回道:“不说太子和二皇子,就连我们也是想要出去走走,只可惜身在后宫,哪有那么清闲。”

  “如今很多事情也不用你们操办,你们还不清闲?”曹铄说道:“要说你们忙,也就只是帮着皇后处置一些妇人的事情。这些事情,随意派个小官都能做的顺手,怎么我大魏的皇后和皇妃们,却认为没有清闲了?”

  “陛下哪里知道,这个世上最难办的就是女人的事情。”甄宓微微一笑,摇了摇头,对曹铄说道:“世上女人千千万,形形色色的都有。有恭顺贤良的,有逆来顺受的,也有那泼辣蛮横的。更有一些女人,心思的歹毒,居然比男人还要阴狠。”

  “人的品行只是看在各人。”曹铄说道:“这个也不分男人和女人。只不过女人的心思细腻,很多简单的事情,放在女人这里,可就变的复杂了。”

  “所以陛下把女人的事情都推给了皇后。”步练师说道:“要我说,整个后宫最清闲的也就是陛下了。”

  “可别这么说。”曹铄摆着手说道:“你们这些话要是被母后听了去,那可不得了。她要是知道我清闲下来,还不赶紧派人给我召去?最近母后召我,我都是能躲则躲,躲不过再硬着头皮过去。”

  “陛下这么说,倒像是被太后欺负了一样。”袁芳笑着说道:“太子和二皇子出征这么久,别说太后,就连我们每天也是心悬在嗓子眼里。一天没有他们的消息,就一天也过不安稳。如今倒是好了,他们已经在班师的路上,倒是让人放心不少。”

  “班师回来,我也不会让他们闲着。”曹铄对袁芳和甄宓还有步练师说道:“先前太子曾给我送来书信,请我封二皇子为淮南王。他们还没有回来,所以这件事我一直压着。如今他俩即将领兵返回长安,太子必定会重提这件事。我倒是想问问你们的意思,觉着应不应等他们回道长安就封二皇子。”

  “封了淮南王,他岂不是要去淮南?”甄宓说道:“二皇子是我所生,我对他最为了解。看他这次是跟着太子出征关外,我觉着他一定起不到什么作用。以往他也只是看些闲书,本事还真没有多少。要不是太子带着他,别说去关外,就算是去宫外,我都不太放心。”

  “你是做他母亲的,在你眼里,他当然一直都是长不大的孩子。”曹铄说道:“出关之前他是一个模样,等他回来你们再看。必定和以往有了很多不同。有了这些历练,他才能算得上是个真正的男人,才能对得起他二皇子的称号。”

  “我的意思,他的资历太浅。”甄宓说道:“封王也还太早。陛下还不如再等一等,等他再有了新的功勋,再给封王不迟。”

  “当年父亲共生养了二十五个儿子。”曹铄对甄宓等人说道:“其中长大成人的寥寥可数。其实我不说,你们也都明白为什么会这样。我比父亲生养的多一些,到如今有了三十二个儿子。多半还都年幼,只有他俩已经成年。等他们这次返回长安,再休整两年,三皇子和四皇子也就到了成年的年纪。到时太子还得带着他们一同出外历练。大汉封王,各地藩王会有兵权。我决定大魏不走他们那条路,大魏封王只是个称号。给二皇子封了淮南王,他也没有必要去淮南,因为我根本没想过让他手中握有兵权。所有皇子封王之后,都要留在朝中助太子监国。”

  “陛下要是真打算不给藩王兵权,早先那些兄弟手中的兵权是不是……”袁芳向曹铄问了一句。

  曹铄回道:“他们的兵权当然要给收回来。要是让他们手中握有重兵,我在的时候他们还不敢怎样。一旦我不在了,他们就会和太子还有其他皇子作对。大魏立国也有两个年头,前两年很多规矩都是遵循汉制。如今边关也多半平定,只有乌桓人和鲜卑人、氐人还不是和我们大魏真的一条心。用不了两三个月,呼厨泉会从河套起兵讨伐他们,大魏的将士在这两年里倒是不用再受征伐之苦。”

  话锋一转,曹铄接着说道:“数百年前,汉高祖击败项羽得了天下。可高祖毕竟只是个亭长出身,他的眼界不宽,说的直白一些,他不过是个流氓混混。流氓混混得了天下,当然是想把天下牢牢的握着,所以他分封诸刘为王。还说了一句非刘姓者要是封王,天下共讨。他的这句话,可是被大汉坚定不移的执行了多年。然而到头来又能怎样?汉室衰微,刘姓宗亲有几个真的和汉室站在一起?各人都在谋划着自家的好处,都在想着怎样壮大势力,让自己的地盘和地位更加稳固。我打算把封王作为一个封号,从此往后再也不给兵权,也是考虑到即便是同姓封王,其实对朝廷来说也没什么用处。等到大军返回,我就要与臣僚们商议,废黜大汉遗留下来的分封、州牧等制度,改为郡县制。各刺史部更名为道或者军,道府或者军府不再像过去的刺史或者州牧,有着征募享用的职权。但凡私自征募乡勇者,一律以谋逆论处。大魏各地实行相应比例的赋税制,各地也没有决定赋税高低的权限。倘若发现巧立名目克扣盘剥,也是要一律治以重罪。”

  “陛下是要把大魏以往传承下来的不少东西都给改了。”袁芳说道要是把这些都给推行下去,不知上下官员会有什么反应。”

  “官员当然希望约束越少越好,权力越大越好。”曹铄说道:“天下太大,选拔官员不可能每一个人都衡量到品行。品行低劣的官员,给了他们太多权势,让他们过的逍遥了,百姓可就要遭殃。历朝历代,最终夺取政权的往往不是平民起事。可平民起事,却可以让原本就千疮百孔的朝廷风雨飘摇,最终被新的朝廷替代。百姓从来要的都不多,他们要的无非是生活下去,无非是衣食住行。让他们吃饱穿暖,还能把日子越过越滋润,除了少数几个天生反骨不安于现状,总是唯恐天下不乱的,更多的人是会选择安稳。”

  “这些是不是陛下最近几日想到的?”一直在聆听着曹铄的讲述,等他说完,甄宓问了一句。

  “也不仅仅只是最近几日。”曹铄说道:“其实我一直都在想,要用什么样的法子,才能让大魏的江山更加稳固,才能让大魏长治久安,让百姓安居乐业,我们也能落个安宁。”

  “很多事情并不是陛下想要怎样就能怎样。”甄宓悠悠的说道:“就像当年的桓灵二帝,先前的汉家皇帝要是知道出了这么两个,必定会在他们才出生的时候就给摔死。一个朝代,气运究竟有多久,并不是人力可以决定。很多时候,还得看天道。”

  “天道!”曹铄笑着摇头:“所谓天道,不过是那些没本事的,给自己的失败找了个借口罢了。我也信天道,不过却只信一条,天助我成的道!”

  曹铄和袁芳等人正说到兴头上,一名宫女来到门口:“太后请陛下移驾,说是有要紧的是与陛下商议。”

  “要紧的事?”曹铄无奈的撇了撇嘴,对袁芳等人说道:“母后找我,除了他的两个孙儿,也没其他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母后请陛下过去,陛下就不要在这里耽搁了。”袁芳催道:“可不要让母后知道陛下是在这儿和我们说话,以后又要责怪。”
三国之无赖兵王最新章节http://fahao.reyoo.net/sanguozhiwulaibingwa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