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三国之无赖兵王

第2286章 干脆认命

三国之无赖兵王 | 作者:讳岩 | 更新时间:2019-02-14 12:09:52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高手时代现代妖怪录
  关羽来到前院,张飞已经等在那里。

  见他出来,张飞躬身一礼:“见过二哥。”

  “翼德怎么来了?”关羽回礼。

  “听说长公子请来了于吉,魏王又派了华佗前来为侄女治病,我是特意来问一问,侄女的病情怎样?”张飞向关羽问了一句。

  “于吉说了,宅中并无邪祟。”关羽说道:“华佗先生为小女诊治以后,她已是觉着爽快了不少。”

  “侄女能觉着好些,那是再好不过。”张飞问道:“我不是太明白,长公子怎么突然跑来二哥家?”

  “前来提亲。”关羽回道:“魏王看上了我家关凤……”

  “魏王看上了侄女?”张飞一愣,一脸错愕的说道:“虽然甘始炼制了丹药,让他看起来还像十七八岁,可他实际上的年纪却是不小……”

  张飞以为是曹铄要娶关凤,关羽顿时满头黑线:“魏王是要把我家关凤嫁给他的次子曹毅……”

  “原来如此。”张飞恍然:“曹毅与侄女年岁相当,他俩倒是天造地设。”

  “你也这么认为?”关羽向张飞问道。

  “二哥和我如今都在大魏治下,能攀上魏王,终究也是一件好事。”张飞话中有话的说道:“只可惜,大哥的坟以后却是少了个人去探视。”

  “大哥已经走了许久,三弟时常想念,我是可以理解。”曹恒亲自去请于吉,曹铄又令人把华佗请来为关凤治病。随后夫人也和关于与谈了不少,关羽对大魏的态度有了不小的转变:“可他毕竟已经不在,大汉也早已消亡。三地刚才也说了,我们如今是在大魏治下,倘若不在大魏成就功名,反倒把心思还放在过往,岂不是被世人耻笑?”

  “世人耻笑?”张飞冷笑:“我与长兄患难多年,如今还在记挂着他,世人有什么理由耻笑?”

  “不说其他,只说三弟这会和我说的话。”关羽说道:“要是换做别人,会不会容你?可魏王许久以来,有没有因为我俩还记挂着长兄而刻意刁难?”

  张飞被关羽一句话呛了个跟头,他本来是特意前来探望关凤,没想到居然听说关羽要和曹铄结为亲家。

  想到已经故去的刘备,张飞心中一阵悲怆。

  虽然刘备不是被曹铄杀死,却是大魏出征益州的时候死于法正之手。

  如今法正在大魏是风生水起,据说等到曹铄登基,他即便不是位列三公,至少也会是官居从一品。

  在张飞的认知里,法正是踏着刘备的尸体攀上高位。

  可惜这里是大魏,他还不敢在大魏的治下造次,否则法正早就不知已经死了多少回。

  本以为关羽会和他一样的心思,没想到如今连关羽都改变了对大魏的看法,甚至还要与魏王结为亲家。

  实在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张飞叹了一声说道:“想当年大哥带着我们四处征战,兄弟们本以为可以同声同死,连富贵都可以一同求索。没想到如今大哥不在了,二哥也将要与魏王结为亲家,当年的兄弟情义怕是一点也不会存留下去……”

  “三弟言重了。”关羽说道:“我并没有片刻忘记大哥,只是当年的事情已经过去,如今我们既是投效了大魏,而且魏王待我俩也是不薄。不说其他,魏王这几年对我俩的宽容,三弟应该也是清楚。长公子亲自前来提亲,我本打算回绝。让我没想到的是,为了小女的病情,魏王居然亲自下令让华佗先生来到这里。长公子也是不辞辛苦,特意去了一趟城外,把于吉给请了过来。要知道,早先我曾派人去请于吉,他是无论如何也不肯来这里为我看看宅院有没有邪祟。虽然最终的结果还是一样,于吉认为宅院里没有邪祟作怪,。推举了华佗。我还没来及派人去请,魏王却早我一步,令邓将军送华佗先生过来……“

  “二哥什么时候变的这么絮叨?”张飞皱眉打断了他:“魏王对你有恩,我已是知道,不用特意和我说的太明白。我只有一个心思,既然身在大魏,以后为他们立下一些功勋,等到年纪再长一些,随便找个取出养老也就是了。”

  “莫非三弟已经有了退隐之心?”关羽脸色微微一变:“以三弟的能耐,沙场之上建功立业并没有多少难处。趁着我们还在壮年,何不把浑身本事用在沙场上?不知三弟还记不记得,当年我们和大哥一同起事,为的是什么?”

  “当年起事,为的是匡扶汉室。”张飞说道:“我等兄弟仨人力同心,才有了后来的一场成就…”

  说到这里,张飞叹道:“要不是大魏实力过于强横,我们在这世上也是能有不小的建树……”

  “其实三弟说的不错。”关羽点头:“要不是大魏征讨益州,我们还真是能在这个世上有着不小的建树。可三弟有没有想过,天下已经乱的太久,百姓早已是苦不堪言。我们想要有一场建树,百姓会不会也那么想?”

  “二哥什么意思?”关羽这么一说,张飞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他瞪着关羽问了一句。

  “我并没有其他意思。”关羽回道:“我只是想问三弟,天下一直这么乱下去,究竟对谁更有好处?”

  “天下已经乱了,我们不过是在做该做的事情罢了……”张飞还在试图狡辩。

  关羽却说道:“三弟倘若非这么说,我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我能和三弟说的其实只有一句,魏王平定天下,对于当年的益州和大哥来说绝对不是好事,可对于全天下的百姓来说,却是再好不过的事情。如今天下一统,魏王也曾发兵讨伐异族,给中原带来无尽苦难的羯人甚至快要被长公子灭族。等到魏王登基称帝,我们也要与马孟起和赵子龙一道出兵西凉,而长公子则会继续进军河套,把匈奴也给赶尽杀绝。”

  关羽说的这些,张飞全都知道,也很清楚意味着什么。

  可他却想不明白,这些与他刚才说的兄弟情义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三弟是不是还没明白?”从他的脸上看出了迷茫,关羽又问了一句。

  “我确实不太明白。”张飞说道:“二哥说的这些,和我们当年在做的事情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大哥与我们一直致力于去做的,可都是被大魏给毁了……”

  “虽然大魏毁了我们当年一直全心去做的事情,却实现了全天下人的梦想。”关羽微微仰起脸望向天空:“从古以来,异族就没有少过袭扰中原。商周时期的犬戎、狄戎,后来的匈奴,再后来的羯人、羌人、鲜卑人以及东胡等等。他们每次来到中原,必定会给中原带来不少苦难。秦始皇讨伐过匈奴,汉武帝讨伐过匈奴,大汉明帝也讨伐过匈奴。仗打了这么多年,匈奴人依然还在,中原仍然还在遭受异族袭扰。如今的魏王与他们都不同,魏王要的并不是把异族打服。我俩追随他也是有了不少日子,三弟应该看的出来,魏王对待异族,从来都是以灭族为根本,丝毫不会顾及大国礼数。”

  “二哥好似对魏王的这一做派很是推崇。”张飞问道:“难道二哥就没想过,魏王征伐异族以至于白骨累累杀戮太重?要是长兄,他一定会与异族和谈,以求彼此相安无事。”

  “相安无事?”关羽笑了:“秦始皇令汉明帝讨伐匈奴,三十万秦军击破匈奴,把匈奴人打服打怕,可他们后来做了什么?大秦亡了以后,匈奴人进军中原。汉高祖出兵迎战,于白登败于敌手,以至于武帝之前,大汉只能通过送去贡赋以及和亲送女人来求得安稳。到了武帝时期,再度与匈奴开战。卫青、霍去病何等勇武,匈奴在他们的进攻之下丝毫没有还手之力。然而常年与匈奴开战以至于国库空虚国力衰弱,到最后也是没有把匈奴给灭了。王莽篡权,光武中兴,匈奴人再次作乱。光武隐忍,等到明帝继位,窦固、窦宪再伐匈奴,把匈奴人打成了南北两部。始终与中原作对的北匈奴被赶走,而南匈奴却定居河套,装出一副顺从的样子。两百多年过去,大汉衰落,匈奴人又做了什么?曾经顺从的匈奴人突然反目,大举来到中原,从中原抢掠了多少财货和女人?难道三弟都给忘了?”

  关羽闲暇的时候,最喜欢做的就是捧着一本《春秋》去读。

  除了《春秋》之外,他还会读一些其他的书籍,因此对过往的事情可以做到如数家珍。

  张飞与关羽的喜好不同。

  他在闲暇的时候,最喜欢做的就是作画。

  张飞模样生的粗鲁,可他的画却是做的极好,尤其是仕女图,其上仕女栩栩如生,让人不得不钦佩他的才情。

  关羽说的这些,张飞也是明白。

  他点了点头,对关羽说道:“二哥说的我都明白,可……”

  轻轻拍了拍张飞的手臂,关羽问道:“你家侄女康复,难不成你不欢喜?”

  已经被关羽这些话给说的不知该怎么回应,张飞叹了一声说道:“侄女康复,我当然欢喜,只是想到大哥,心中不免有些悲凉。”

  “三弟完全不必如此。”关羽说道:“魏王并不反对我们祭奠大哥,也从没有因此而训诫过我们。以后该怎么祭奠还是怎么祭奠,倘若魏王插手,我俩再和他说道理不迟。”

  “二哥将要成为他的亲家,和他还是有些道理去说。”张飞回道:“我人微言轻,岂敢与魏王说理?”

  “魏王膝下三十余位公子。”关羽说道:“你也有两个女儿,等到将来有了时机,我再为之女保媒,嫁给魏王的公子,你不也成了魏王的亲家?”

  张飞摇头:“二哥说笑了,我可不敢有攀附魏王的心思……”

  “以三弟的本事,怎么能说是攀附?”关羽问道:“三弟膝下两位侄儿都已成人,魏王登基以后,长公子就会出兵关外,不如把他俩推举给长公子……”

  “长子张苞倒是有几分像我。”张飞说道:“论起勇武也是可以,次子张绍自幼身子羸弱,只是看了些闲书,说起道理还成,要他领兵上阵……”

  “魏王膝下的二公子也是不通武艺,以后还不是要追随长公子前往关外?”关羽说道:“趁着长公子还在长安,把他们兄弟送过去做个随从,等到将来建立了功勋,三弟也可光耀门楣。”

  “我与长公子并不熟悉。”张飞迟疑着说道:“贸然把儿子举荐过去,只怕他是不肯收留。”

  “倘若三弟认为可行,我愿陪你走这一趟。”关羽说道:“都是自家侄儿,我这做伯父的,理应费些心思才是。”

  “那就有劳二哥了。”张飞躬身向关羽行了一礼。

  他先前还在与关羽理论,说关羽是忘记了大哥刘备。

  关羽一番话把他说的动了心思,于是也就考虑到了两个儿子的前程。

  张飞并不是个蠢人,这么多年追随刘备,也是和关羽一样,都是怀着一腔忠义。

  然而刘备已经死了,要是把心思总放在一个死去的人身上,反倒会耽搁了他自己甚至还会牵连到家人……

  两个儿子如今早已长大,也到了应当立些功名的时候。

  要是因为自己还记挂着过往,而耽误了儿子的前程,张飞害怕真是会觉着心中有些过意不去。

  关羽提起要把张苞和张绍介绍给曹恒,跟在他身边做个随从,以后再追随曹恒到关外建功立业,张飞虽然内心还是有些纠结,却也没有更好的法子。

  “长公子回去没有多会。”关羽对张飞说道:“我来这会过去,应该是能见到他。”

  “既然如此,我就把犬子也给叫来。”张飞说道:“二哥也知道我这人嘴笨,到了那里,还得二哥多费些心思,为你的两个侄儿说几句好话。”

  “你我兄弟,哪来这么些外道的话说。”关羽说道:“三弟还不令人把两位侄儿请来?我俩就在这里等着他们。”

  张飞应了一声,向跟在身后的一名随从说道:“去把两位公子请来。”

  随从应了,转身离开。

  张飞见关羽的时候,曹恒带着华佗和于吉去见曹铄。

  派人请华佗去了关羽家里,曹铄也一直在等待着曹恒带回的消息。

  见到曹恒,他劈头就问:“关将军家的小姐怎样了?”

  “华佗先生已经诊治。”曹恒回道:“关将军家的小姐应该没了大碍。”

  曹铄看向跟着曹恒一同来到的华佗:“先生辛苦了。”

  “魏王指派,我理应竭尽全力。”华佗躬身应了。

  “先生最近在医道上,有没有新的研究?”曹铄问道。

  “多亏魏王给予扶持。”华佗说道:“近来在医道上,确实是有不少精进。”

  “医道能有精进,可是大魏之福。”曹铄微微一笑,对华佗说道:“以后先生但有所需,只管向我开口。只要是对医道精进有好处的事情,我绝对会鼎力扶持。”

  “能有魏王这句话,我就放心多了。”华佗回道:“我手上还有许多事情需要操办,就不在这里叨扰魏王,先行告退了。”

  “邓将军。”曹铄向站在一旁的邓展吩咐:“替我送华佗先生回去。”

  邓展答应了一声,对华佗说道:“华佗先生,请!”

  华佗躬身向曹铄一礼:“我先告退。”

  等到邓展领着华佗离去,曹铄又向曹恒问道:“向关将军提亲的事情怎样了?:”

  “回禀父亲,关将军已是一口答应。”曹恒回道:“他请父亲定个吉日,就可以为二弟完婚。”

  “毅儿与关将军家的小姐完婚意义不小。”曹铄说道:“既然红媒是你去做的,这件事就交给你全权办理好了。”

  “父亲放心,我一定会把事情办的稳妥。”曹恒当即答应了。

  有看向于吉,曹铄微微一笑:“听说你的翠华山里的住处,都是长公子置办,是不是这样?”

  “回禀魏王话,正是如此。”于吉回道:“其实我只是想要两间草舍,长公子却给置办了数间大房,让我觉着十分惶恐。”

  “想要草舍还不容易?”曹铄对曹恒说道:“回头你派些人过去,把于吉先生的房舍给拆了,重新建造两间草房。”

  曹铄要把于吉的房舍给拆了,重新给他建造草房,于吉的脸色顿时变得很是尴尬。

  “父亲,我觉着房舍既是已经建好,拆了也是麻烦。”曹恒说道:“先生早先为父亲寻到财宝,也是立下一场不小的功劳。正因如此,我才令人给他建造了大些的房舍。已经建成的房屋,要是再给拆掉,说出去也是不太好听。倒不如就让先生住着,等到房舍老了,再更换的时候,换成草房就好。”

  “以后办事不要自作主张,要懂得别人的心思。”曹铄看着于吉,话却是对曹恒说道:“先生喜欢草房,你却偏偏给他建造大房舍,岂不是会惹他不高兴?”

  “父亲吩咐的,孩儿谨记。”曹恒应了。

  父子俩对话的时候,于吉脸上的表情是极其尴尬。

  虽然是修道之人,他又怎么可能不喜欢看起来颇为奢华的大宅子,而偏偏喜欢草房?

  只不过是当着曹铄的面,说一句看似不食人间烟火的话,却被曹铄给呛了个跟头。

  看来以后在魏王面前,说话办事还是得稳重一些才好,以免又被抓住了把柄。

  与曹铄相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于吉对他的脾气还算是了解。

  曹铄要是动真格的,还真会把他的房子给拆了,让人给建两间草房。

  站在曹铄面前,于吉是不敢再多说一句,心里却是十分感激曹恒。

  要不是长公子替他说话,今天这件事,说不准真的会有些麻烦……

  “请你过来,你应该已经知道是为了什么。”曹铄对于吉说道:“我膝下次子与关将军家的小姐定了婚事,与其让别人选个良辰吉日,倒不如让你来办。”

  “魏王交代的事情,我必定竭尽全力。”于吉说道:“其实与长公子来见魏王的路上,我就已经推算过,良辰吉日就是三天以后。”

  “三天?”曹铄微微皱眉,随后点了点头,向曹恒问道:“给你三天,你能不能把婚事操办稳妥?”

  “千军万马都带过了,操办一场婚事又算什么。”曹恒回道:“父亲放心,二弟的婚事我必定给操办的风光。只不过关将军家的小姐大病初愈,是不是适合此时完婚,还请父亲定夺。”

  “于吉先生能不能推算出来,关将军家的小姐三天以后可不可以完婚?”曹铄又给于吉出了个难题。

  于吉苦着脸回道:“魏王明鉴,要我铲除邪祟倒是可以,让我推算良臣吉日也是可行。然而要我推算一个人能不能在三天以后适合完婚,我却真的没有这样的本事。”

  “修仙之人,连这点能耐都没有?”曹铄撇了撇嘴:“先生以后可是还得好生努力。”

  “魏王说的是。”于吉回道:“我的道行浅薄,要想达到魏王需要的程度,少说还得再修炼三五十年。”

  “三五十年不过弹指一挥。”曹铄站起来,从于吉身边走过,来到门口站住说道:“早先我与你们相识,你也不过就是会一些药理,没想到如今却有了驱散邪魅的本事。”

  他转过身,看着于吉问道:“你说长安城内再无邪祟,我倒是想问一句,王允他们究竟去了哪里?”

  “魏王垂询,我也不敢瞒着。”于吉回道:“王允先前曾找到我,想要我给他寻个复活的法子。”

  “复活的法子?”曹铄眉头微微一皱,向于吉问道:“你还有这样的本事?”

  “我要是有这样的本事,刚才魏王要我推算的,也是能够推算出来了。”于吉回道:“正是没有这些本事,所以我要他寻南华去了。”

  “南华?”曹铄愣了一下,向于吉问道:“你说的可是当年给张角天书,以至于天下大乱的南华老仙?”

  “说是老仙也不冤枉,不过南华生的俊俏,看起来也不过是个十七八岁的俏丽女子……”于吉的回复让曹铄有些没回过神。

  他一直认为南华老仙是个白胡子老头,没想到于吉居然会说是个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的姑娘……

  曹铄觉得整个认知都被颠覆了……

  南华老仙居然是个成仙多年依然保持着少女形态的妹子……

  “他去见南华做什么?”曹铄向于吉问道:“是对大魏有利,还是对大魏无利。”

  “我也不是很清楚。”于吉回道:“只有问了南华,才会知道。不过魏王可以放心,当年南华所以给张角天书,不过是要他祸乱大汉,动摇大汉根基而已。如今大魏运势正盛,即便王允企图对魏王不利,南华也是不会理他。”

  曹铄倒也没有担心王允会对大魏不利。

  他要是真的想不利于大魏,绝对不会把藏着宝物的地方说出来,只要寻到一位能让他复活的仙家,然后再把这些宝物找到,筹措起一支大军与大魏为敌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虽然大魏才一统天下没有多久,世上人有千千万,总会有一些为了钱财敢于挑战天命的亡命之徒。

  王允献出了宝物,摆明了他根本不打算与大魏为敌的态度。

  死后多年,他对大汉的执着应该已经淡了不少……

  “王允为什么想要复活,他有没有和你说过?”虽然自我宽慰,可还是不太放心的曹铄向于吉追问了一句。

  于吉回道:“王允怨念不化,不愿进入轮回。所以才会萦绕于世间而不肯离去。至于他为什么想要复活,我不清楚,在长安的另两位也不会清楚。唯一能看穿他心思的,或许只有南华。”

  “我想见到南华老仙,得用什么法子?”曹铄向于吉问了一句。

  “魏王还是觉着王允会给大魏带来祸患?”于吉反问。

  “并不是。”曹铄说道:“他把宝物献给大魏,我对此十分感激,当然不肯与他为敌。可他一旦真的想要祸乱大魏,当年李和郭汜可以让他死一回,我就可以让他再死第二回。我要见南华老仙,不过是问问大魏的运道。问一问大魏的江山究竟可以延伸到什么地方。”

  “大魏的江山没有边界。”于吉说道:“有人的地方,早晚就会成为大魏的疆土,魏王要做的,只是保重而已。”

  “有人的地方才能被称之为天下。”曹铄说道:“我的有生之年很短,而天下却很大。我可没敢想过,在我活着的时候能把整个天下都给拿下来。”

  于吉躬身说道:“别人或许做不到,魏王却是可以。”

  “你未免太看得起我。”曹铄哈哈一笑,对于吉说道:“不过先生说的话,倒是十分中听。”

  “魏王应该知道,我并非溜须拍马之徒。”于吉说道:“只要魏王珍重,总有一天可以一统四海,成为真正的天下之主!”

  “先生说的话果真是中听。”曹铄哈哈一笑,对于吉说道:“我也不耽搁先生修道,这就派人送你回去。”

  他向门外喊道:“来人!”

  邓展送华佗去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只有祝奥走进房间。

  “送于吉先生返回翠华山。”曹铄吩咐:“一直送进山谷,亲眼看着先生回到住处,你再回来。”

  祝奥应了,随后对于吉说道:“先生,请!”

  于吉先是向曹铄躬身一个大礼,随后又朝祝奥拱了拱手,跟着他退了出去。

  房间里只剩下曹铄和曹恒父子俩人。

  “向关将军提亲的时候,你有没有觉着他有什么不同?”曹铄向曹恒问了一句。

  曹恒想了一下回道:“回禀父亲,起初关将军好似并不情愿接受这门亲事,在华佗先生和于吉去了以后,态度才有所转变。”

  “他一直都在记挂着刘玄德。”曹铄说道:“关羽、张飞二人,都是忠贞之辈,要他们背弃旧主,实在是难如登天。”

  “父亲说的与孩儿所想相差不多。”曹恒回道“不过孩儿认为,有了这次之后,关将军对大魏应该是有了几分忠诚。”

  “不仅仅是几分。”曹铄说道:“而是他已经彻底的转投了大魏,以后有他在的地方,我也能放心不少。”

  “父亲说的是。”曹恒应了,随后向曹铄问道:“关将军对大魏的态度有了转变,张飞那边要不要也做些什么?”

  “什么都不用做。”曹铄说道:“他会先来找你。无论他提出什么条件,你都应承下来。关羽和张飞都是要脸面的人,我们对他们宽容,能够容忍他们的一些做法和说法,他们早晚不会让我们失望。”

  “孩儿谨记父亲嘱咐。”曹恒又一次应了。

  “大魏事务繁多,毅儿的婚事我是无暇操办。”曹铄对曹恒说道:“你是他的兄长,有些事情你去办与我去办并没什么区别。只是要记着,他毕竟是大魏公子,婚事不要操办的太草率了。”

  “我先前还在寻思着,父亲眼看将要登基,二弟的婚事是不是应遵循皇子礼仪?”曹恒问了一句。

  曹铄点头:“天下已经是我们的了,无论遵循什么礼仪,也不会有人敢说什么。你只管去办好了,除非无法抉择的事情,否则不用特意前来向我禀报。”

  “父亲的话,孩儿记下了。”曹恒说道:“那我就不耽误父亲操劳,先退下了。”

  摆了摆手,曹铄示意曹恒退下。

  抱拳躬身,曹恒退了下去。

  等到曹恒也退下,曹铄来到窗口。

  窗外是一片葱翠的花木,初夏时分,正是花草翻毛的时节,眼前的绿意盎然让人卸去了不少疲惫,多了几分闲适的感觉。

  就在曹铄望着窗外的时候,门口传来一个卫士的声音:“启禀主公,望月楼总管事求见。”

  卫玉求见,无非是为望月楼讨些好处。

  很清楚他的来意,曹铄吩咐道:“请他进来说话。”
三国之无赖兵王最新章节http://fahao.reyoo.net/sanguozhiwulaibingwa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