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奇门药典录

第二百二十四章 真相(下)

奇门药典录 | 作者:六道 | 更新时间:2019-03-15 15:38:32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法神典悟玄记无上霸天无上武尊谢红尘位面监狱管理员极品保镖末世神之战
  风真是被服务生通知才过来的,他没想到杜小凤居然会来,这些日子他收到过一些消息,关于杜小凤的消息,他很忙,忙到快成了陀螺。可是在这个忙到他根本无法脱身的时候,居然来到了风真的酒吧,风真还是真切的为自己的妹妹感到开心和高兴的。

  杜小凤一见风真居然出现了,急忙将风真拉到一边,指了指坐在吧台上的两个肌肉男说道:“风兄,帮我盯好那两个男人!说过什么话,做过什么事,在他们离开之前,能记多少是多少。”

  风真先是一愣,接着笑骂道:“小凤,搞了半天,你不是来找我妹妹的?”

  杜小凤苦笑:“我是来找宁宁的没错啊!可凑巧碰上了,我出面不太方便,你帮我盯好了,我先去楼上等着,对了,风兄,帮我通知一下宁宁,就说我在楼上等她。”

  风真刚想了解情况,就看到杜小凤已经闪身进入人群中,随即几个不着痕迹的转身,就这么上了楼。风真苦笑,看来,既然杜小凤要自己监视的人,恐怕不会是什么好鸟,风真打架够狠,看人也够准,那两人一身的肌肉,捏酒杯的时候,身体肌肉的起伏和协调,他大约就能判断出对方到底有多大的爆力和破坏力。这两人,明眼看上去就不是好得罪的主,他也不知道杜小凤这到底是惹了哪路的神仙,要真惹恼了这两人,在不动刀子的情况下,把整个酒吧所有保安都叫上,恐怕都还不够这两人打的。

  但是,既然杜小凤不出面,看来对方就自然不会是什么善茬。反正不过是监视而已,让酒保和服务生多留意一下就可以了。自己这个妹妹找的男朋友,别的都好,就是有一点让风真哭笑不得,正义感太足,就好象自己是世界警察,国际人一样,哪里不平哪有他。

  风真苦笑摇头,拉过一个服务生吩咐了几句,然后静静的退到楼前,也跟着上了楼去……

  风宁上楼的时候,风真和杜小凤已经在楼上风真的办公室里坐下了。风宁本来一脸开心的样子,见到了杜小凤,却是立刻换了个面容,扁了扁嘴,满肚子的委屈一般。

  杜小凤见到风宁这个表情,顿时一头雾水,他就没闹明白,这女人的脸,怎么就能变得这么快呢?

  风宁走到杜小凤的跟前,提起高跟鞋就一脚踢到了杜小凤的鞋跟,边踢边说道:“你还知道出现?我还以为你失踪了呢!有你这么当人男朋友的吗?这都多少天了,你还记得我这个人啊?”

  杜小凤尴尬的笑道:“最近,很忙呢!再说了,我这部是来了吗?”

  风宁别的都好,就是大小姐脾气一起来,就能让人一个头两个大,可怜的杜小凤是不知道该是劝好还是说好,结巴了半天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倒让风真急了,咳嗽一声道:“你们两个慢慢聊,我到下面情况。”

  不等杜小凤说话,风真这个自认为二百五十瓦的电灯泡就立刻自动消失了。杜小凤苦笑,风宁手可没客气过,正在杜小凤的腰间寻找合适的机会,随时准备下“毒手”!

  杜小凤苦笑着解释道:“你听我解释啊!这些日子我的确是很忙才没过来,你也知道,现在有几个公司要收购,所以,这几天我一直和娜姐跑贷款的事,这不才刚办好事,我就过来了!”杜小凤没有把自己收购黑金的事情说出来,不怕别的,就怕风宁担心。

  风宁挺到李丽娜的名字,顿时准备下毒手的那只手,立刻揪住了杜小凤的腰间软肉,然后——三百六十度调频:“娜姐娜姐,你只记得和李丽娜鬼混,都快把我忘记了。”

  杜小凤虽然别的事情都精通,唯独对这事情不怎么开窍,在一个女人面前,提另一个女人,这简直就是老寿星吃砒霜的事。

  不过,见到风宁这亦娇亦嗔,面润如水的样子,他也大致是猜出来了,风宁吃醋了。

  将风宁扭过去的身体掰正了面对自己,杜小凤呵呵一笑道:“宁宁,你也该知道,我这些日子,都是办正事,真的没想过什么其他的念头,你吃的这是哪门子醋啊?”

  风宁被杜小凤看透了心思,脸色微微红润起来:“谁管你,爱谁谁去。对了,小凤,我同说最近城里好像出了什么事,挺乱的,我们这里警察都来查了好几次了,这几天生意也冷清了很多,到底生了什么事情啊?”

  杜小凤淡淡一笑,安慰道:“不用急,这些日子好象市里出了几个大案子,所以才查的紧,相信很快就会没事的。”

  风宁叹了口气道:“说是这么说,我总觉得有些不安,我哥这里可没少给上头塞红包,如果不是逼到某种地步了,他们肯定是不会上门来找我们的麻烦的。这连续几天,天天来查,就基本能看出来,这事恐怕不太简单,你以后在外面跑,要小心啊!”

  杜小凤有些感动,对着风宁轻声笑道:“快了,过些日子稳下来,到时候我一定抽时间好好陪陪你。”

  风宁虽然有时候有些耍小姐脾气,但是并不是那种完全不明白事理的人,她呵呵一笑道:“知道了,你是贵人事忙,对了小凤,我还有件事,不知道该不该说!”

  杜小凤见到风宁的表情,忽然变得很犹豫,他的心也随之有些不安起来,但是强打着笑脸说道:“有什么事就”

  风宁捏了半天衣角,才慢慢说道:“小凤,我最近总觉得有些不安,不知道为什么,这些日子我总觉得好象有什么事情要生了一样。小凤,我哥哥现在只是经营酒吧,和过去早没什么联系了,唯一就只有你还在外面跑,我这几天特别担心你会出什么事情。小凤,答应我,最近多小心一点,我真怕你出什么事!”

  杜小凤淡然道:“放心,我一定会注意的!”可其实他自己的心里却诡异的打了个突,女人的直觉,有时候真是够灵敏的了。难道,真是第六感不成?

  刚想说些什么,就听到了下面似乎有些吵杂的声音,风宁无奈的耸了耸肩膀,对着杜小凤说道:“看来今天的例行检查又来了。这么查下去,酒吧哪有什么好生意啊!我哥都快愁死了,小凤,你不是和那些警察挺熟悉的吗?帮我哥这么天天查,再好的生意都被查坏了啊!”

  杜小凤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不怕,过了今天,这里就安静了。你放心吧!过些日子,这里就会和过去一样了。”

  风宁有些不理解的看着杜小凤:“小凤,你有事瞒着我!”

  杜小凤心里都漏了半个节拍,勉强笑道:“放心吧!我也是听说的,最近有个犯罪团伙流窜到了d市,这些警察怕再出什么大事。所以,这几天才查的特别严。”

  风宁仔细的看着杜小凤,想看清楚杜小凤到底在想什么。结果,杜小凤依然如常,她才喘了口气道:“我有时候真怕你出什么事,这件事你没参与吧?”

  风宁虽然不是太清楚杜小凤过去在做什么,但是他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杜小凤过去经常做这种事,就算她不知道,也经常从风真那里听到关于杜小凤的一些事迹。从风真的口气中,是挺钦佩杜小凤的为人的,但是似乎又有些不满,风宁却不知道,风真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好歹也算个老江湖,知道混这行,想洗干净自己很难,就算自己本身再干净,在别人的眼中,始终还是不干净。而杜小凤恰恰就是这样,就是不碰那些不干净的,本身太干净,干净到黑不黑白不白,如果不是他和警察关系好,这样的社团,早不知道被其他社团吞掉多少次了。恐怕连骨头渣都剩不下多少。

  就在这个时候,风真忽然闯了进来,见到杜小凤和风宁距离连二十厘米都不到,顿时愣住了,接着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不好意思,打扰了,打扰了!”

  可是,风真似乎丝毫没有为自己的打扰而感到羞愧,只是呵呵一笑道:“小凤,刚警察临检,那两个家伙没跑掉,我和那几个警察挺熟悉的,把那两个家伙的身份证号码给抄下来了。对了,外面有个洋鬼子找你,我把他带到小隔间去了。”

  杜小凤一愣,外国人?自己可不人是什么外国人,他不想在这个时候出什么其他的问题,于是说道:“我不认识什么外国人,你帮我回绝吧!”

  风真笑的有些苦:“小凤,这个恐怕你不得不去,那家伙的证件我虽没见过,但是好像不是假的。”

  杜小凤一听,来了心思,随即问道:“什么身份?”

  “管地球的,管到咱们这片地了,我说小凤,你是不是犯了什么大事了?怎么国际刑警都找过来了?”风真的表情似乎有些幸灾乐祸,心里头特别舒坦,你杜小凤还说自己不沾那些不干净的,到了现在,总没话说了吧!比我们可牛多了,我们最多在d市扑腾,没想到才几个月你就搞起“国际贸易”了!

  杜小凤苦笑一声,虽然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可能,但是既然生了,总是要面对的,他对着风宁抱歉道:“小宁,看来我不能陪你了。”然后转身对着风真说道:“风兄,前面带路!”

  风真也不罗嗦,直接带着杜小凤过去。

  小隔间里,坐着一个褐色卷,蓝眼睛大鼻子的外国人,他见到杜小凤,急忙站起来,以一口极流利标准的普通话说道:“你好,杜先生,我是奥斯特洛夫斯基,国际刑警亚洲情报科的情报员,非常高兴见到你。”

  风真见到对方在自己的场子里,估计也闹不出个什么事来,知道接下来的事情不适合他知道,所以就抱歉一声,先退了出去。杜小凤坐到了奥斯特洛夫斯基的对面,淡然面对:“不知道国际刑警的情报员先生找我,到底是准备干什么!”

  奥斯特洛夫斯基直接进入主题:“最近,d市生一起重大的爆炸案,一颗价值三点七亿美金,四十七克拉的‘国王之心’在爆炸案中神秘消失。”

  三点七亿美金?杜小凤差点晕过以为是三点七亿人民币,结果居然是三点七亿美金,要知道美金和人民币的兑换比可是一比八。他只能镇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我知道爆炸案,也知道有珠宝被盗。但是,没想到这么值钱。”

  奥斯特洛夫斯基又接着说道:“杜先生,听说你最近接了一笔珠宝生意?”

  杜小凤并不惊讶,以国际刑警的力量,想查这么点事,根本就是轻松解决。他呵呵一笑,直接说到:“的确是接了一笔珠宝生意,不知道有什么问题呢?”

  奥斯特洛夫斯基见杜小凤没有一点忧色,以为杜小凤并不知道那些人的身份,沉默片刻后说道:“杜先生,你知道这么卖珠宝的人的身份么?”

  杜小凤先摇头,后点头:“知道的不多,但是也能猜到一点,奥斯特洛夫斯基先生有什么问题吗?”

  奥斯特洛夫斯基从衣服中拿出一个档案袋,扔给杜小凤,杜小凤微微一笑,并不意外:“这就是那几个人的资料?”

  奥斯特洛夫斯基点点头:“你先”

  杜小凤翻开档案袋,第一页上就贴着那个王老头的照片,王清扬,五十七岁,越南河内人,后随战ZHen入中国籍,改姓为王,原名阮云。曾服役于狼牙突击队,职业,爆破手。一九**年退役。后下落不明。

  沈铁,河南人,二十五岁,服役于狼牙突击队,职业,多面侦查手,一九九八年,因心理问题被迫提前退役,后下落不明。

  李亮,河南人,二十六岁,服役于狼牙突击队,职业,阻击手,一九九八年,与沈铁同日消失,后下落不明。

  阮晴,越南河内人,二十九岁,服役于三角洲特种部duI,第三突击小队海狗突击队队长,一九九五年在车臣武装冲突中下落不明。

  这档案不看就算了,看了还真够吓唬人的,四个人全部都是特种部duI出身。而且杜小凤怎么都没想到那个王老头居然是个炸弹狂人,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

  杜小凤有些疑惑道:“这个狼牙突击队到底是什么编制?”

  奥斯特洛夫斯基有些为难地说道:“这个我无法和你说明,你的保密等级不够,无权知道狼牙突击队的编制。但是,王青扬曾在九个月前出现,在俄罗斯车臣分子那里购买了价值五百万人民币的军火以及炸药,具体数量暂时还未查明,只知道有中量的原子裂变类爆破品在购买清单内。而后,沈铁,李亮,阮晴同时出现,三个月前,在s市极秘密的洗劫了几家珠宝行,然后下落不明,一个月前,又出现在c市,同样洗劫了几家金铺,这次是d市。而很凑巧,d市有珠宝展览,于是他们就制作了一个惊天爆炸案,并成功窃取了‘国王之心’!”

  杜小凤有一点想不通,于是问道:“既然那个‘国王之心’这么值钱,为什么他们还要在意和我的那笔交易呢?”

  奥斯特洛夫斯基笑道“他们现在需要大量金钱,进入国际黑市将‘国王之心’拍卖掉,这笔珠宝生意将是他们第一次交易,所以,他们肯定会以最快的逗度出售前在所洗劫的珠宝和金子。而你,杜先生,是第一个与他们进行过接触的。”

  杜小凤微微一笑,眼中却是精光闪烁道:“奥特洛夫斯基先生,那么你不去抓他们,却在这里和我聊天,有什么意义呢?”

  奥斯特洛夫斯基回答道:“我需要杜先生与我们配合,将这些人全部抓获。他们手里还有极大量的原子裂变炸药,一旦放他们离开,后果极不堪设想。”

  杜小凤是亲眼见过那炸弹一次,还差点被那东西震死,自然知道那东西的威力有多大,他心中暗想,国际刑警看重的恐怕不是那四个人,而是那四个人手中的炸药吧?他有些奇怪的问道:“那东西的威力到底有多大?”

  奥斯特洛夫斯基沉声道:“威力大到过想像,只要分布合理,恐怕能让半个d市化为废墟。”杜小凤惊讶莫名:“要怎么配合你们行动?”奥斯特洛夫斯基说道:“交易继续,但是我们会派人布下陷阱,交易时我们会以实际情况做出判断,这四个人都是特种部duI出身,尤其是狼牙出身的三人,极不好对付,他们学过一些硬气功,普通子弹在有效射程内对他们的伤害都极有限。而根据三角洲传来的资料。所以,到时候我们会以大量的狙击手为前提,将损失降到最低。而这,需要杜先生的配合!”

  杜小凤有些无奈的笑道:“配合?怎么个配合法?交易的时间,地点,都是由他们来定,更何况,我配合你们,如何合格证自己的安全?”

  奥斯特洛夫斯基答道:“请想念国际刑警的能力,我们会保证杜先生的安全。”

  杜小凤考虑片刻:“我该怎么配合你们?”

  奥斯特洛夫斯基将档案收起来,然后在杜小凤耳边说了几句,杜小凤点头,表示明白,两人再说了几句,奥斯特洛夫斯基就告辞离开。

  杜小凤不准备继续在风真这里留下,和风宁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风真的酒吧,既然连国际刑警都参与进来,看来事情并不简单。

  杜小凤在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偷工减料偷工减料离开酒吧,就在离开酒吧的当儿,他忽然感觉到背后,似乎有人在观察自己,他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回头,望了一眼,却是什么都没有现,笑了一声,以为自己疑神疑鬼神了。

  看来,最近生的事情的确良有些多了,多到让杜小凤也有些吃不消。
奇门药典录最新章节http://fahao.reyoo.net/qimenyaodianl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