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木兰无长兄

第380章 圣人木兰

木兰无长兄 | 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 | 更新时间:2015-05-21 14:12:1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后世的高金龙是梁郡的游侠首领,贺穆兰搭救崔琳的时候起了很大的作用,后来贺穆兰曾经撞见过他偷贩私盐,对他便有了更深刻的印象。

    最近被盗文欺负的很惨,所以又要做个防盗,麻烦到大家十分抱歉,请十分钟后移步再看。

    。

    但这个时候的高金龙不过是二十出头的小伙子,贺穆兰却已经有了中年人的稳重和气度(喂),加上之前那一撞让高金龙心里极为震撼,所以贺穆兰连哄带骗,不过三两下的功夫就弄清楚了他为什么在这里。

    高金龙家世代居住在豫州,原本是宋国人,先帝打下南方时被侨居到梁郡,分了几十亩田耕种,也还算过的过去。

    他从小斗鸡走狗,不爱读书只爱习武,但习武也不算特别突出,因为打仗的缘故偌大的家族破败到无人的地步,唯有父母依旧健在,过的也算是安乐。

    得到魏国分下来的几十亩地以后,高金龙洗心革面,帮着父亲耕地种田,谁料前年夏天一场疟疾带走了他父亲的性命,他母亲也受不了打击病倒了,高金龙无法,只好卖了家中的耕牛为母亲治病。

    这样一来,家中几十亩地势必荒废,而雪上加霜的是,根据魏国的律法,但凡侨民无力耕种土地时,曾经的土地必须要收回国有,重新授予其他侨民。

    高金龙家原本是父子二人加一只牛,从南方迁到魏国的汉人,十五岁以上的男丁二十亩地,十一岁到十五岁之间的是十亩,牛也是二十亩,这样一来高金龙家有五十亩地,可自他父亲一去,牛又被卖掉,地就会没了大半。

    他阿母为了保住家中的田地,拖着病躯重新改嫁,招赘了一个男人回家种田,然而高金龙和这个男人根本处不好,两人三天两头就为了琐事打架,其母的病症越来越厉害,高金龙为了母亲,最后只好忍气吞声,任凭那男人怎么动手也不敢回手。

    到了去年,那男人越发变本加厉,高金龙的母亲毕竟是向着儿子的,又怕儿子正值血气方刚的脾气闹出人命,便向官府提出“休夫”,将那个入赘的男人给休了。

    被休的男人得了十亩田地以作补偿,算是“协议离婚”。

    高金龙原本以为这一切到此就结束了,谁想到这个男人居然卑鄙到去官府举报,说是他家的牛和男丁都已经没了,按照律法应该将田地收回,仅仅留下成年男丁该有的二十亩。

    “授田”这种事属于“移民”后的奖励,向来是民不举官不究,尤其高金龙家每年该交的赋税从来没有少过。

    可惜是高金龙家自从招赘了这个男人回来之后,这男人经常往自己家里私运一些粮食,加上两个男人五十亩地也种不完,一直是花费粮食请乡里的壮丁“帮耕”,耕牛也没了,赋税就远没有其父在时交的那么准时。

    因为这一场官司,高家只剩下了二十亩地,高金龙年轻气盛跑去那男人家大闹了一顿,将那男人揍了个半死,揍完之后心中又惊又慌,不知道到底是不是闹出了人命,只能逃回家中。

    高金龙的母亲知道儿子可能闹出人命,连夜收拾包袱让他儿子先逃,于是乎高金龙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背上包袱出了梁郡,开始了四处流浪的日子。

    他原本就做过游侠儿,和一干游侠儿朋友混的不错,后来辗转打听到那男人没死,但是右腿废了,因为听说高金龙去做了游侠,害怕他真的杀人,也不敢报官。

    他母亲的病从春天过去后就好了,家里的地也有母亲请的“帮耕”打理,似乎有他没他都一样。

    高金龙一面觉得自己实在是不孝不敢回去见母亲,一面又觉得那男人家怕的就是他成了“游侠”,不闯出些名头都不好再回乡去,就在外面这么蹉跎至今。

    这实在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浪荡子的故事,却让听了的人不胜唏嘘。

    至少贺穆兰知道了高金龙日后的“名声”,更觉得世事弄人。

    所谓游侠儿,不过是一群小混混罢了,混的好的是“侠”,混不好的是“游子”,薛安都那样的能成事,概因身后有着大族的家庭支撑。

    更多的都像是高金龙这样,坑蒙拐骗偷,能混一顿是一顿,住的是破庙山洞,睡的是幕天席地,吃着糠喝着稀。

    但高金龙好歹还有着一腔侠情,能在自己像是“打劫”和尚时愤然出手,能顾及人命改用木弹,在七八年后还能带着一帮游侠儿试图挽救梁郡,而不是因为梁郡当年的旧事迁怒别人……

    上天让她再见高金龙一定是有所原因,所以贺穆兰稍微想了想,就和躺在地上的无赖小子说道:“我知道你,是因为我父母也刚刚侨居梁郡不久。不知你听没听过我的名字,我是怀朔的花木兰。”

    高金龙原本被贺穆兰用各种手段制的服服帖帖,躺倒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听到贺穆兰的自我介绍后惊得“哎哟”一声,整个脖子僵直着像是乌龟一般往上直伸,简直可笑至极。

    他就保持着这样可笑至极的姿势伸着头在地上看他。

    “您是虎威将军花木兰?哎呀难怪您这么强!花将军收不收徒弟?我一定跟在你后面好好学武!”

    这高金龙也算是有趣,抓到杆子就往上爬,就连一旁听着的慈心都笑了。

    “那你阿母怎么办。”

    贺穆兰没有笑,反倒正色问他。

    高金龙整个人顿时颓然地又躺倒地面。

    “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你现在有方了吗?所谓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你可有薛安都一般济世安民的本事?”

    贺穆兰又接着追问。

    “花将军您不是鲜卑人吗?怎么汉话说的比我还溜,还拽文!”高金龙龇了龇牙,“我哪能跟薛大侠比,薛大侠振臂一呼,上万游侠儿齐齐回应,像我们这样的小喽啰,连凑都凑不上前去……”

    他心中没了希望,反倒破罐子破摔。

    “今日冒犯了将军是我有眼无珠,要杀要剐,您看着办吧!”

    这个时代的人十分朴实,朴实到贺穆兰有时候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的地步。

    如果搁在后世,有一个人站在你面前告诉你“我是中/央/军/委的某某某”,你第一个反应一定不是“久仰大名”,而是“真的假的?身份证拿出来看看,□□呢?其他证有没有”之类。

    至于“要杀要剐”这种话更是没弄清对方是谁之前更是提都不会提。

    然而贺穆兰曾经很多次报过自己的名号,从未有人怀疑过其中的真假,除了有一次地方闭塞不知道花木兰是谁,其余时候都得到了让人满意的效果。

    这是一个还相信“千金一诺”的时代,也是一个注重荣誉,不会随便拿自己的名声开玩笑的时代。

    也许这个世道确实有很多让人不尽人意的地方,但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却比后世要大的多。

    大约就是这种人和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让贺穆兰每每感到沮丧之时,又能迅速的振作起来。

    听到高金龙的嘀咕后,贺穆兰忍不住一笑,用脚尖踢了这个惫懒的家伙一下。

    “我阿爷阿母都随我回到京中去住了,我家是军户,因为迁徙到南方耕种荒田有功,被赐了一百亩地,我长期在军中打仗,家里的田地都是我阿爷请乡人帮耕的,如今阿爷也去了京中,恐家中的田地就这么荒芜……”

    贺穆兰看着眼神里突然闪耀起不敢置信之色的高金龙,带着笑意说道:“你家田少,我家田多,你我两家又都是侨居梁郡之人,合该互相照顾。我给你写上一封书信,你拿着我的书信回到乡里,和当地的鲜卑大人报备,便替我家照顾那百亩良田吧。”

    “此话当真?我……我种不了这么多的地啊!”

    贺穆兰点了点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愿意救大和尚,可知心眼不坏。我和你在此结识也是缘分……”

    慈心闻言微笑着摸了摸胡须。

    他不知道后世“我们有缘”都已经被用烂了,在这个时代,除了出家人和信佛之人,还是很少有人用“缘法”这样的句子。

    然而慈心的笑容还没有维持多久,就被贺穆兰伸到面前的一双手给弄的僵硬住了。

    “我知道你种不了这么多地,我有办法。”

    贺穆兰一边说一边对着慈心伸手。

    “大师,还我钱,我有正经事。”

    其色严肃无比,再无笑闹可言。

    慈心摇了摇头,从内衫的口袋里掏出散碎的金银,满脸可惜地道:“你们这些罪根啊,我还没有能渡化了你们,你们就要被这凶神恶煞给拿回去了。须知人间多少烦恼都是由你们而起……”

    贺穆兰劈手将钱袋抢走,戏谑地说:“我是凶神恶煞,所以不怕这罪根,慈心大师德高望重,更不该被这些罪根沾染才是。”

    “贫僧不过是想要把市集里那些奴隶买下给放了,为施主做一场善事,添些功德。阿弥陀佛,是我和他们缘浅。”

    贺穆兰闻言笑意更甚。

    “那正好,这场善事还是我亲手去做吧!”

    高金龙莫名其妙地看了看贺穆兰,又莫名其妙的看了看慈心大师,似乎觉得这两个人都怪怪的,从地上坐了起来,满脸迷茫。

    贺穆兰低头望向高金龙,眯着眼说道:

    “你跟我来,等会儿我们还要立个契约。”

    ***

    贺穆兰带着慈心大师和高金龙去了秀安县的市集,找到了那个卖奴隶的陆牙人。“

    牙人”便是官府报备过可以进行“和卖”人口的贩子,收益的一成要交给官府,属于贱役。

    那陆牙人原本已经对贺穆兰会回来不抱希望,猛然间看到她带着白天来过的一个僧人和一个浪荡儿去而复返,心中就升起了不少的希望。

    他殷勤的招呼他们,尤其是贺穆兰,指了指身后的七八个高壮汉子,试图让他们知道现在这些男人有多热销,早上还有二十个人,现在卖的就剩七八个了。

    “这些都是被挑剩下的吧……”高金龙不以为然地咂了砸嘴,惹得陆牙子一僵,不知道该回什么话才好。

    而他身后的那些男人跪了大半天,有些已经支撑不住了,换成各种姿势困顿在那里,显得更加落魄而没精神。

    “这八个我都要了。”

    贺穆兰却没有管这些,直接从怀里掏出所有的金银。

    她没准备出门太久,身上带的金银不多,否则也不会被慈心“敲诈”走后只是开玩笑的抬杠了。

    果不其然,陆牙子看到她手中的金银,忍不住露出为难的表情:“就算他们不是最强壮的,但也是年富力强的男丁,这些金银……若我卖了,那就是大大的亏卖了。”

    贺穆兰点了点头。

    “我知道,这是定钱,还要麻烦陆牙子随我回去一趟,我身上带的钱不够。”

    慈心在一旁已经露出惊喜的表情。

    他讹了贺穆兰的钱,原本是准备能买几个买几个的,最好是卖剩下的那几个。这些人都是走投无路的汉子,但凡给一点周转的钱粮,说不得又是一条好汉。

    这些钱对于别人来说很多,对于这位虎威将军来说却没有多少,慈心“劫富济贫”,本打算这一趟的佣金不要了,权当是“借款”,却没想到又有意外之喜。

    陆牙子听到贺穆兰的话,立刻点了点头。

    “那倒是可以,阁下买了他们是要用来打仗吗?”

    贺穆兰和陆牙这个时候都是用汉话在对话,有几个夏人闻言顿时抬起头,眼神中充满恐惧。

    好在贺穆兰摇了摇头,“不,我家中田地多,要买人耕种。”

    陆牙点了头,“我明白了,因为是剩下的,你买的又多,我便再少你一成。我们先去官府订下契约、将他们的契纸转手给你,我再跟你去住处领钱。不知阁下住在哪儿?”

    “住在三十里外的军营里。”

    陆牙一愣。

    “不是说,不是买来打仗……”

    “你这人好没意思,你既然是人牙,那我们买了就买了,你管我们买来做什么!”高金龙游侠儿的习气发作,加之世人皆瞧不起人贩子,更甚于奴隶,所以口气也有些不好。

    贺穆兰心中也是好奇,却见陆牙脸色慢慢变了,脊梁也挺直了起来。

    “诸位,我是夏人。”

    他指了指地上那些夏国的士卒。

    “他们虽败了,可当年去打仗的时候,并没有想过败了之后会有这样的结局。对于魏国来说,他们是微不足道的败军……”

    他说了一半,突然想到面前这位说不定就是魏**中的某位将领,话竟说不下去,后背又佝偻了起来。

    “罢了,败了就是败了……”

    贺穆兰只不过是怔了一怔,就明白了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对于魏国人来说,打胜了仗自然是普天同庆,将战败国的人口掠夺到自己的国家,将战败国的牛羊布帛夺走,都是属于战胜者的权利。

    可对于这些夏人来说,当年抵抗魏国的战争,是一场“卫国战争”,凡是去打仗的汉子,都是抱着保家卫国,不沦于奴隶的目的去的。

    也许他们是被强征的民夫、也许他们是士卒的后代,但他们拼命过、抵抗过,最终还是败了,成为了他们最不想成为的那种人。

    这并非他们的过错,而是战争的过错,是天下未定四方征伐不定的必然结果,所以这个人牙子才会说“当年去打仗的时候,并没有想过败了之后会有这样的结局。”

    因为每个去打仗的人,都是抱着“我要去胜”的想法拼命的。

    贺穆兰如今就是一个职业军人,顿时陷入了沉默。高金龙也是发愣,他便是宋国战败之后从南方侨居过来的汉人,所以脸皮通红地对陆牙拱了拱手,“抱歉,是我多管闲事,对不住……”

    陆牙显然是个圆滑的商人,虽然内心还坚持一些东西,却不会真因为这个对高金龙有什么不悦,当即互相应和一番,气氛又回到了当时的融洽。

    陆牙安排几个手下暂时留在棚子里,又和那八个壮汉说了什么,那八个壮汉立刻对着陆牙磕了几个头,复又对远处的贺穆兰磕了磕。

    贺穆兰微微躬了躬身算是回礼,她知道自己直接避开或者正儿八经的回礼都会吓坏这些汉子。

    陆牙也是麻利人,能在秀安县做这样的买卖也是和官府有关系,趁天没黑领了他们去了官府不过片刻的功夫,就在县丞的帮助下把买奴的签约立好,约定了定钱之外的钱交付的时间、交付奴隶的时间等等。

    这个时代的人普遍不识字,所以订立契约才要去官府,给官府“契花”钱。尤其涉及到买卖人口,就更加慎重。

    官府一般都要纪录“奴籍”,大部分奴隶的名册各地都有收录,贺穆兰买了他们是要送去梁郡种田,所以奴籍是要持着卖身契在梁郡上的。

    签订契约时,那县丞和陆牙都对着贺穆兰署下的“花木兰”三字发了半天呆,约莫过了一炷香的时间,那县丞才吞吞吐吐地问道:

    “莫……莫非是……正在出使的那位虎威将军?”

    其余人不知道,沿路的县衙却是知道使团的详细,毕竟一旦大军粮草出现短缺就要在当地的官服就地征收。

    虎威将军领着虎贲军护着使团刚过秀安县不过一天,这位将军就擅离职守来了这里……

    他他他,他好像知道了一个好大的秘密!

    贺穆兰闻言一笑,点了点头:“天在下雨,无法行军,恰巧出来散心,散到了此处。”

    县丞已经吓了个半死,拼命回想最近县令老爷和其他衙役有没有做出什么欺男霸女的事情,或是有没有做出什么混账事,否则给这位天子身边的近臣知道了,快马书信一封小命都没了。

    好在此地的县令只是不爱管事,还没到那种混账的地步,天天负责干活的县丞心中只是惶恐,还没到恐惧的地步。

    贺穆兰见他那样子就知道他害怕什么,轻声安抚:“贵地民风不错,连一个人牙都颇有义气。”

    县丞松了一口气,把手中的事情加快速度办好,又说今日天色已晚,恐花木兰回不了军中,诚惶诚恐地邀请她在县衙住下。

    贺穆兰哪里愿意和地方官府结交,婉言谢绝了这位县丞的好意之后,跟着陆牙出了府衙。

    因为贺穆兰三人如今真的是身无分文,陷入赤贫,陆牙笑着邀请他们去他们住的地方暂时安顿一晚,明日骑马和他们一起回军营拿钱。

    陆牙并不是秀安之人,他原本是在夏地的牙人,夏国战败后,出现许多因战争产生的人口买卖,夏国人口众多,各族杂居,魏国的人贩子来了以后往往语言不通,又容易被当地的人贩打压,所以统万大将军拓跋素就命令贩卖夏奴的依旧以夏国当地的人贩子为主。

    陆牙姓陆,祖祖辈辈都操着牙子的贱役,他还有两个兄弟,都是做这个差事的。陆牙曾经机缘巧合半卖半送了此地的县令几个美貌的奴婢,所以和当地的官府关系不错,这里又是夏魏交界之处,陆牙便从夏地买了人,再到这里来卖。

    他是好几次在战场上死里逃生之人,因为和世上其他行业不同,人贩子是哪里最乱、最穷、最像是地狱,才越能买到便宜的人口。

    正因为他良心未泯,赚的钱就远比其他人牙子少,费的功夫也比其他的人牙子多,加上干的是这样的贱役,故而已经三十出头,都没有娶妻。

    但也许是因为他的为人不错,这一行的人都很敬重他,他也没受过什么刁难。遇到实在卖不出去的,就留下来当个帮手,所以手下也不少,虽然都只能混到糊口而已。

    这一群夏国士卒是他手上最好的“货”,正因为是最好的“货”,他总想给他们找个好一点的主顾,不管怎么说,陆牙敬重他们也曾是保家卫国的英雄,若让人买去当了炮灰实在是可叹。

    花木兰是当世的猛将,她买回家去种田自然算是安宁,加之贺穆兰隐隐透露出并不想让他们一辈子当奴隶的意思,陆牙更是十分感激,当夜好酒好菜,整齐干净的床铺,将他们招待的妥帖无比。

    到了第二日,陆牙亲自放下手中的所有差事,骑了一匹还算不错的马,跟着贺穆兰他们一起回返大营。

    高金龙没马,原本想要和贺穆兰共骑,谁料大红极为抵触生人靠近,只好跟慈心大师骑了一匹马。

    他们赶了大约小半天的路才回到军营,此时军营里守卫的虎贲军甚至谁也不知道贺穆兰离开了,待见到贺穆兰从营外回来,一个个揉眼睛的揉眼睛,慌慌张张去通报的去通报,很是鸡飞狗跳一般才回了营。

    “将军!将军!您总算是回来了!”

    闻讯赶过来的陈节简直是手足并用地奔跑过来。

    “您再不回来我就要出去找您了!”

    高金龙还在震惊于虎贲军的威武,好奇地东张西望,一见来了这么个马屁精,忍不住扭过头偷偷做了个鬼脸。

    “花将军,原本多了那么多卢水胡人就已经够紧张的了,你怎么又往回捡人?”一句半埋怨半调笑的话语后,脸庞圆圆的袁放走了过来。

    “将军拍拍屁股走的容易,可想过被丢下的我们会有什么麻烦?”

    贺穆兰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嘴,笑而不语。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那罗浑连连点头,又看了看后面站着的高金龙和陆牙子。

    “这两位是?”

    “说来话长,我们回大帐说。”

    ***

    大帐。

    郑宗和盖吴这几日天天留在大帐里装作贺穆兰还在,郑宗还要伪造各种该写的文书,盖吴则是用来应付卢水胡人,所以贺穆兰回来的时候,他们是最后得到消息的。

    贺穆兰一回来,盖吴就跪倒在她身前认错,倒惹得贺穆兰连连好笑,将这个别扭的弟子搀扶了起来。

    郑宗因为那天被贺穆兰一阵猛摔,隐隐有些害怕贺穆兰。再加上他这几天伪造文书,虽是权宜之计,但无论怎么说这都是大错,他心中更是惊上加忧,见到贺穆兰回来了,反倒躲到小角落里,根本不敢出来拜见。

    贺穆兰对郑宗的态度也是复杂,他躲着正中贺穆兰的下怀,也不刻意问他,只坐在将座上,将高金龙和陆牙子的来历说出,又向袁放讨钱。

    “将军要买人口,居然也不问我这个主簿一声。”袁放冷哼着吐出一大段话:“身体如何?年纪几何?家里是不是还有人?死契还是活契?买的时候有没有还价,以后管不管娶妻生子……”

    “袁放!你又来了!”

    贺穆兰捂着脸。

    “你家主公欠债,先还钱再说!契约都立了!”

    “下次您将自己卖了,我都不奇怪。”袁放撇了撇嘴,下去开箱取布。他和贺穆兰不同,从不优先用金银,而是先把粮食和布匹之类占地方又容易损坏的东西用了,所以每到付账之时,所有人都要苦笑。

    搬东西都要搬的累死,更别说点货之人。

    陆牙子看到贺穆兰的主薄是一个看起来这么精明之人,心中原本已经提起了不安,如今才算是放下心来,跟着袁放后面去收余款。

    “将军怎么又带了个人回来?可信得过?”那罗浑见高金龙局促地站在大帐里,凑到贺穆兰耳边询问。

    “他并不是要跟我从军的。”贺穆兰摇了摇头,吩咐陈节拿来纸墨笔砚,又取来印鉴。

    她提笔准备写信的时候,猛然间看到案角有封写了一半的文书,顿时心中大惊,抓起那张纸惊疑地看向身后的那罗浑。

    “这是怎么回事!”

    “李使君急着要,没法子,只好让郑宗代了笔……”那罗浑压低了声音。“不过您放心,他写的时候陈节和袁放都看着,不敢乱写。”

    “你们实在是太大胆了!”贺穆兰的眼神像刀子一般向着角落的郑宗剜去,惊得他又瑟缩了一下。

    “这个等下再说……”

    她悬腕疾书,为高金龙写了一封“介绍信”,又落下自己的印鉴,这又取出两张绢帛,写了一模一样的两份契约,自己先盖了印落了名,这才递给高金龙去签。

    高金龙并不识字,只按了手印,从此便是贺穆兰的“管家”一流了。

    契约里写着高金龙替贺穆兰打理家中的土地,直到花家有人回家,或者花家人要收回自家土地的管理权,契约方可终止。每年土地的收益三分归高金龙所有,两分交给军府,剩下的三分换成财帛送于京里,最后的两成由耕种的奴隶平分。

    “这……那八人也有?”

    高金龙听到贺穆兰读的内容,忍不住一愣。

    “家奴只有赏赐,没有工钱啊!”

    “你带着他们回去之后,不必把他们的身契没入奴籍。”贺穆兰随口说道,“我家中并不缺家奴,就让他们做我的佃户吧。身契虽在我手中,但你可以告诉他们,若这几年收成都还好,我会考虑放他们回乡。”

    “原来将军是在做善事。”

    高金龙了然地点了头。

    “我明白了。”

    贺穆兰安排好一切,将所有文书和契约都整理好,又开自己的箱子拿了些路费给高金龙,还派了几个亲卫护送陆牙和高金龙带着余款和文书回秀安县去。

    高金龙会完成剩下的步骤,在陆牙那里提了人,然后一路风风光光的回梁郡去,他已经离家太久,简直有些迫不及待。

    出入军营都须报备,贺穆兰亲自送两人出营。临出营时,陆牙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对着贺穆兰行了半天礼,这才迸出一句:

    “将军若日后得了多余的奴隶想要卖出去,要是没有信得过的人,可以找我。只要您送一封信,我便会赶去。”

    此时各国征战多有人口,鲜卑人打仗时还保持着部落时的大部分规矩,其中就包括赏赐俘虏和平民给功臣作为奴隶。

    然而贺穆兰却从来没有得过这样的赏赐,拓跋焘从来都是给她换成钱财赐下来。她那六十多个柔然军奴,还是库莫提赐的。

    “蒙陛下隆恩,我还没有用得上你的时候。”贺穆兰如释重负地笑了笑,“做这种事,我总是过不了自己这一关,我毕竟只是个普通的军户出身。”

    她笑的大方,显然不已自己的出身羞耻。

    陆牙子瞬间就明白了贺穆兰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显然这位将军并不赞同劫掠平民为奴隶,也从未买卖过人口。

    像是“虎威将军”这样一位赫赫有名的将军,又是鲜卑人,居然没有卖过人,已经可以算得上是奇谈了。

    陆牙子脸上露出复杂的表情,脸上神色更加郑重,一字一句地说道:

    “那么,祝将军武运昌隆,战无不胜。”

    愿您和您的将士永远都不用见到我们这样的人啊。

    贺穆兰笑着微微颔首。

    “承你吉言。”

    陆牙子和像是被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砸中的高金龙一起回去了,贺穆兰和慈心大师站在营门前伫立了一会儿,相视一笑,返回大帐。

    两人一进大帐,顿时一愣。

    袁放、那罗浑、陈节、蛮古、盖吴,包括郑宗,一个个瞪大了眼睛,虎视眈眈地望着两人,脸上都是“磨刀霍霍向猪羊”的表情。

    刚刚有外人在,他们还给两人一些面子,如今外人都走了,说不得撒泼打滚训斥样样都要来了。

    贺穆兰突然有种面对百万大军的感觉。

    “慈心大师,您别走啊!”

    袁放见慈心要溜,冷不防开口挽留。

    蛮古嘿嘿一笑,拦住了帐篷的出口。

    “阿弥陀佛……”

    慈心冷汗淋漓,心中直感慨这青衣的年轻人简直和他的二徒弟有的一拼,冷笑起来嘴角扬起的角度都是一般无二。

    贺穆兰正琢磨着应该怎么解释自己的“心路历程”,忽见得那罗浑的身子抖动了几下,脸上竟然落下了两行泪来。

    这一下莫说贺穆兰,就连陈节等人都惊了个半死。

    那罗浑的性格比较阴沉,并不如阿单志奇那么沉稳温和,也不像狄叶飞敏感细心,他站在那里时,你甚至觉得他随时会暴起杀人的样子。

    他家传的功夫需要磨练“杀气”,是以诸人之中,除了开了挂的贺穆兰,就属他杀人的本事最高,但除此之外,几乎没有表现出什么过人的本事。

    自从那罗浑做了贺穆兰的左卫率,率领着一百人的亲卫队伍,几乎是没有一天不忙的脚不沾地,他虽然是朝中有着实职的官员,但比起在黑山时手下率着一千多人的副将,其实威风已经大不如前。
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http://fahao.reyoo.net/mulanwuchangxio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