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木兰无长兄

第193章 王将军的好意

木兰无长兄 | 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 | 更新时间:2015-04-07 11:58:12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贺穆兰在军中的日子一日过的比一日顺遂。

    除了陈节那小子见了她绕道走。

    照理说她手撕皮铠之后,陈节应该会跑来单独和她效忠,然后哭着求着要当她的亲兵才是……

    可是现在陈节每次一见到她,拔腿跑的比兔子还快。

    “这不对啊……”贺穆兰还准备先把陈节收到帐下,等回头自己高升也让他做个副将什么的,然后渐渐独立出去的。

    结果这剧本完全不按照她想的走。

    如果是勉强的话,陈节一定会很反感她,那她得到了他的人又没得到他的心,想起来也没什么意思。

    “什么得到了她的人又没得到她的心……”

    王将军带着笑意走进军帐,问早在帐内等待的贺穆兰。

    “你已经有了心上人了?”

    贺穆兰露出一副“你在看什么玩笑”的表情,连连摆手:“我哪里有什么心上人,想都不敢想。”

    “为什么不敢想?就算是陛下,也不拘着将士们成亲啊。”王将军好笑的看着他。“若是有喜欢的姑娘家,趁早派人去提亲,如今好姑娘一下子就被人抢走了,别等别人成了孩子娘了才去讨论终身大事。”

    贺穆兰万万没想到王将军也有这么八卦的一面,忍不住扶额哀叹:“哎哟,王将军你能不说这事吗?我真是没心上人。”

    鲜卑军户呈两极分化趋势,一部分普遍早婚,刚刚成人就有了老婆,再大点就有了孩子,因为鲜卑人的传统便是早婚,代表人物便是拓跋晃和阿单志奇他们这一群。

    一部分则是晚婚晚育,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接到军贴,也不知道会不会战死沙场,或者等着功成名就娶更好的妻室,所以拖到好大年纪。

    军府也不愿意军户的数量越来越少,当军户到二十多岁都没有成婚的时候,便会和当地的官府联系,安排官媒说亲,为老光棍们许配姑娘,甚至还支付彩礼的钱。

    花木兰的父亲就是这么娶到她阿母的。

    军中会给服役的士兵一个月婚假,若是无战事的时候,每半年也可以回家一趟,所以军中也还是有人结婚生子,留下后代。黑山大营里有不少将军就把妻小安置在黑山城里,休沐就回城中和妻儿团聚,也算是一种生活。

    王将军见贺穆兰却是不像是想女人的样子,也就不再提这个话题,转而开始传授她排兵布阵、变阵之中的各种诀窍。

    他是护军,经常负责驰援做救兵,便把柔然人容易下的圈套和陷阱和她一一说来。贺穆兰对柔然的了解全来自于花木兰的记忆,而王将军却已经几乎和柔然人打了一辈子的仗,对柔然的局势无比了解。

    很多贺穆兰无法理解的东西,只是因为王将军随意点拨的几句话,她就立刻明白了过来,并且举一反三,提出许多的疑问。

    这让王将军也十分惊喜,这花木兰表现出的浑然不似新人,倒像是和柔然打过许久交道的宿将似的!

    这比他的武艺更加惊人!

    “是的,蠕蠕虽以劫掠为主,但人人都很惜命,因为部落主赐予他们的土地和牛羊是按人头算的,一个部落里男丁变少以后,就会合并,女人和小孩都会变成别人的……”

    王将军也知道很多人对于蠕蠕的一战既逃都很头疼:“他们即使是输了,只要不死,回到族中,第二年依然会被接纳。柔然就是这样的国家,对于他们来说,荣誉、尊严都不重要,能活下去,给部落里增添人丁才是最重要的。”

    “不过话说回来,最近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蠕蠕人出击的次数越来越多,而且大部分是只围不攻,像是要等什么一样。他们以前根本不留活口的。”

    王将军纳闷地说道:“现在是春天,应该回去放牧才对,结果除了一些已经死了主人的部落兵以外,还是有大批蠕蠕骑兵在北方出没。”

    只围不攻?

    等人?

    贺穆兰想到了一件事。

    一件因为自己渐渐融入这个世界,常常把记忆和现实分不开后,抛之于脑后的事情。

    当年素和君和她是同袍,也曾被夏将军召集过去商议此事,夏将军是担心三月皇帝真来黑山大营,这些蠕蠕又想了什么法子想要拦下御驾,所以才不停刺探,想知道魏帝御驾到来的时间。

    那时候,素和君用了诱敌深入之计,以自己为饵,让花木兰等将军围点打援,一举生擒了柔然封号“鬼方将军”的左帐大将。

    鬼方的佩剑,便是磐石。

    这把得自魏国云中城的名剑,成为无数鲜卑人的耻辱,一直佩挂在他的腰间。直至鬼方被花木兰生擒,军中无人想要这把重剑,嫌它累赘,最后才被赐予了花木兰,一直用到解甲归田。

    如今素和君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她也几乎把这件事忘了。

    鬼方确实一直没有回柔然王帐,而是带着大批的蠕蠕骑兵伺机准备俘虏魏国的重要将军。

    他们需要得到皇帝来黑山大营的准确时间。

    这么说……

    “陛下马上要驾临黑山了?”

    “你怎么知道的?”

    王将军脱口而出。

    这件事王将军也是刚刚从镇军将军那里得知,在三军之中还属于秘密,只有少数将军知道。

    自从皇帝上次朔州外遇险以后,皇帝出巡的时间、路线都不再通报沿路的官府,只有快到某地之前才会快马飞奔前去报讯,准备住宿之处。

    “我是觉得,蠕蠕一定在我们的朝中有内应,而且地位还不低,否则不会对陛下的行踪了如指掌。像上次陛下去朔州,蠕蠕和夏国人居然能准确的推断出他到朔州附近的时间,这已经不是‘恰巧’能解释的了。”

    贺穆兰做了素和君应该做的事情,现在她这只蝴蝶翅膀扇的太彻底,已经把许多事情扇没了。

    “我觉得这些蠕蠕,应该是提早知道了陛下要来黑山的事情,又想把朔州之外的事情重演一次。将军你说的围而不攻,怕是对方想要等待我们的救援,好找到地位更高一些的将军审讯。”

    “毕竟小兵是不知道这件事的。”

    王将军一脸震惊地听完了贺穆兰所说的话,喃喃道:“蠕蠕们是怎么了,越来越疯狂?不是倾举国之力,怎么可能再碰到我们的陛下?这又不是冬天,黄河结冰可以穿越……”

    “因为夏国已经灭了,全天下的人都在猜测我们什么时候动柔然吶。”贺穆兰知道这次征柔然至少让柔然在十年内都无法恢复元气,直到十年后再有异动,彻底被打压个干净,所以她回答的也十分肯定。

    “蠕蠕也怕了,想兵行险招了吧。毕竟朔州城外,只要再多几万人,陛下肯定已经遭了不测了。”

    王将军开始在帐内踱来踱去。

    “这种大事,参军帐里不该一点消息都没有啊?鬼方到底带了多少人南下?鬼方南下了,吴提有没有南下?”

    他抚了抚胡须。

    “花木兰,你这话一说,让我的心也乱起来了。”

    王猛虽然只是镇军将军麾下的一员主将,但他在右军多年,几乎是智囊和管家一般的人物,贺穆兰成功让他警觉,也就几乎等同于让右军警觉了。

    贺穆兰听到王将军的话,突然想起几个月前陪库莫提在参军帐中议事,李参军所说的话。

    “我们在柔然王庭也有人,而且地位不低?”

    能够准确告诉参军帐中东西两线有蠕蠕的部落主进军魏国了,这人自然应该地位不低,而且对柔然各地的势力分配了如指掌。

    柔然可不是一个完整的国家,谁知道到底走没走人,走了多少?

    “这不是你该关心的事情,连我都不知情,只知道有这么一个人。”王将军语气严肃地制止了贺穆兰的打探,接着对她说道:“这事我要立刻禀报镇军将军,你不介意吧?”

    他问的不介意,是指贺穆兰明明察觉到了这件事,却是由他去禀报夏将军的事情。

    贺穆兰知道王将军不是这种私吞功劳之人,自然是不介意,笑着点了点头。

    他几乎是立刻出了门。

    鬼方,磐石,陈节,军功……

    贺穆兰托腮在帐中想着,这样的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才到头。

    她都有许久没有出战过了,也一直找不到机会接触寇谦之。

    崔浩走哪都带着寇谦之,而他们住在黑山城,只有来高车人的地方时,会住在中军的帐中。

    贺穆兰很想问问寇谦之,他要让她找的答案到底是什么。

    鬼方来了,吴提也许也来了,如今没有了素和君,右军到底要用谁来争这个军功,谁做诱饵,谁也不知道。

    但素和君当年做诱饵的人是八百,几乎和她现在正在练兵的人数一致……

    太巧了,巧到她都不得不往“天意”上去想。

    寇谦之到底是神仙还是妖人,到底要改变什么?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神色自若的王将军回了帐中,和贺穆兰说了夏将军明日下午会在帐中召集诸将,让她也记得过去。

    从他的神色上来看,想来夏将军也忧虑蠕蠕的异动很久了,王将军一说,应该就不谋而合的想到阴谋上去了。

    贺穆兰和王将军说了最近准备从黑营填补新人的事情,王将军不以为意地点点头,“这事你早该做了,明早你就拿着将牌去军帐要人吧,新兵分你五百,应该没什么问题。”

    若是昨日,贺穆兰肯定高高兴兴的去把黑营陈节那五百人都纳入帐下了,可如今也许很快就要和蠕蠕作战,陈节又不再是亲兵了,贺穆兰不知为何的,突然想等这件事了了再去收他。

    “这不急,明天后天都是一样的。”

    贺穆兰回王将军。

    “现在是不急,等一旦减员严重,新兵就要被各路将军争抢了。”王将军突然说了这么一句,就闭口不谈,反神来一笔地问她:“你说你没有心上人,有没有婚约呢?”

    “咦?卑职没有……”

    “我家中有一侄女,长得颇为美貌,如今正是豆蔻之年,你若有意,我可以做个媒人……”

    夭寿啊!

    豆蔻之年才十三四岁啊,怎么下得去手?

    不对,她是女人啊,怎么下得去手!

    “我大约我家中阿爷阿母,婚事交由他们相看的……”贺穆兰随口搪塞了一句,“而且我如今才刚刚建功立业,要做的事情还多,实在是无心想这些问题。”

    “战场刀剑无眼,早日留后才是正事,再说……”

    “王将军说的极是,您到现在还么有娶妻,该娶一个了……”

    “我说你这小子!”

    贺穆兰见再说下去,真要娶啥侄女了,连忙假托帐中还有事情,匆匆忙忙离开了王将军的军帐。

    要知道狄叶飞前世就是被主将看重,硬塞了女儿才闹出悲剧的。狄叶飞好歹还能给女人“性/福”,她就只能让女人干瞪眼了,更是胆颤心惊。

    我的个神咧,前世花木兰到底是怎么挡掉婚事的?她三十了还没娶妻不会有人怀疑吗?

    贺穆兰胆颤心惊的回了帐,当夜一夜没有睡好云云,不再赘言。

    第二日一早,贺穆兰起了身,练过武,去校场练兵,路上竟然偶遇不少同军的“将军”。

    要知道她这段时间以来,天天从这条路走,也没遇见几个同僚。

    这些将军的年纪见到她,都很客气的上来寒暄,说到后来,话风便是一转:“花木兰,听王将军说,你没有婚约也没有心上人?我家中有一女儿/妹妹/侄女/外甥女,长得是貌美如花,性格温柔……”

    啥?

    王将军和别人说啥了?

    到了下午,贺穆兰被伯鸭官请去夏将军的大帐,又是那个上次被逼问的伯鸭官,一路低头只顾走,根本不敢看她。

    贺穆兰不免有些好笑,待还未进帐中,便听得帐中一片欢笑,不知道在聊什么。

    等她掀开营帐迈步进去,正见到夏将军和王将军在说笑,见她来了,笑容更盛。

    “哎呀,花木兰来了,来的正好,刚刚说到你。王将军说你无心终身大事,这怎么行?就凭着你这身好武艺,无数将门人家也会青睐于你……”

    若是谁遗传了他的那个神力,可真是了不得。

    “老夫家中也有一个女儿,我早年丧妻,全靠家中母亲和嫂嫂将她带大,虽然性格有些娇惯,不过还算得体,花木兰……”

    贺穆兰呆立帐中,泪流满面。

    王将军误我!

    我不举还不行吗我?--1570896608239252695+dsguoo+192-->
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http://fahao.reyoo.net/mulanwuchangxio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