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苗疆蛊事

第七十八章 杂毛杂毛,许生逞凶

苗疆蛊事 |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 更新时间:2015-04-07 15:29:5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这道剑光从黑暗中生出,划空射来,又快又疾,却是将许先生给吓了一跳,在瞬间就变换了两个身位,手一挥,立刻有一个脸若鹰鹫的猴子出现在他的身前,口中喷出一道黑气,将这横空飞来的剑光逼退开去。

    许先生一招结束,人已经退到了台阶之上,定睛瞧看石门处,却见一道灰色的影子从那儿跨越进来,伸手接住那道剑光,抖落几许力道之后,与自己遥遥相对。

    此人身着灰色宽敞衣襟,踩杏黄布鞋,小腿上面绑着一道纸甲马,头挽道髻,虽然长相并不算佳,但是脸颊清瘦,眼神发亮,瞧那整体气势,却是好一派剑仙风流。瞧见此人,许先生的眉头皱起,沉声说道:“来者何人?”

    许先生诧异非常,然而我却是欣喜过望,我万万没想到虎皮猫大人消失不见,却是去给杂毛小道领路去了。我心中激动,朝着这位久违好友打招呼,说嘿,你怎么来了?

    杂毛小道正观察着许先生,听得我言,不由摇头叹气道:“我就知道你们忒能惹祸,这老家伙可不比杨知修差上多少,便是我师父亲至,也未必敢说能够生擒下此人,没想到竟然给你招惹了,所幸我在湘湖旁边的时候左思右想,放心不下,直接就坐了飞机前来,紧赶慢赶,终究还算是赶到了正当口。怎么样,瞧你一副猪头模样,没有什么大问题吧?”

    杂毛小道这般说,其实我也很郁闷,摸着自己一头的鲜血和肿胀的脸颊,抱怨道:“靠,你以为我真想惹这些麻烦啊,我倒是想跑路,结果就像吸铁石,麻烦如铁屑,躲都躲不开,没办法,我也算是尽力了!”

    他点了点头,说一路赶过来的时候也瞧了大概,这次麻烦确实是有些大,不过放心,一切都会过去的。我手持鬼剑,走上台阶,问其余的援兵呢,多来些人,我们就能将这个为祸东南亚的幕后大鳄给宰杀了,也算是给我师门清理门户吧?

    “清理门户?什么个情况啊?”杂毛小道不知道这其中辛秘,不由得好奇地问。

    这大敌临头,我也不好跟他解释太多,因为许先生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他不再理会我们的寒暄,而是喋喋地笑了起来,深深吸了一口气,感觉人都庞大了一些,见我们将目光瞧向了他,他脸上不由露出了几分畅意,战意凛然地说道:“我听说当年善藏那个老秃驴,之所以会将萨库朗基地丢失,陆左和一个茅山道人在里面起到了重要作用。你就是那个茅山道人萧克明吧,我本来以为要很久才能够报得此仇,没曾想你竟然千里迢迢地赶了过来,还真的是让人惊讶啊,如此倒是让我少费了不少功夫呢。”

    许先生说着话,那只从虚空中诞生的鹰猴不断地在他的身边跳跃翻滚,瞧着左右围攻上来的我、杂毛小道、四娘子还有御兽女仓央,嗤牙咧嘴,吱吱直叫唤。许先生瞧着被蚩丽妹神识附身的仓央,凝声说道:“所有的一切,是不是都在你的计划当中?”

    央仓摇了摇头,平静地说道:“这是老天的意见,你的不老禅有违人伦,太过于邪恶,所以你不得不死!”

    “放屁!要说邪恶,你为何还能够还能够活到现在?少废话了,凡人的世界太过浅薄,我何必与你们分说,来吧,让你们瞧一瞧魔罗的手段吧。用你们的鲜血,来为它的重生作祭奠吧!”

    他大笑着,手朝着旁边的魔罗一挥舞,那被冻得僵直如冰雕的魔罗身上寒冰开始熔解,露出了这丑恶的面容来,杂毛小道一阵惊奇,说小毒物,这又是什么玩意,怎么这么大的魔气呢?

    我将鬼剑举起,跟他解释,说第六天魔王,魔罗,曾经能够跟佛祖打擂台的恐怖怪物,你说呢?

    我这边方才说完,旁边的仓央一声厉喝喊出:“不要说废话了,速杀许映智,不然到时候所有的人,都逃脱不出去!”她从我身边越过,手中的长鞭转了几个圈,朝着许先生甩去,与此同时出现的,则是四娘子,她直接就硬凭着异化之后的身体,朝着前方直冲。

    而杂毛小道的飞剑也已经出现了空中,死死盯住了许先生,只要一有机会,立刻就落下去。

    诸多攻击杂乱,我也没有凑趣上前,而是蹲下身来,在麻贵的尸身上好是一阵翻弄,终于摸到一块圆形铜镜子,却正是我的震镜,当我的手指一触及镜身,里面立刻传递过来一阵兴奋的意识,那是人妻镜灵的欢呼,除此之外,有一股黑色火焰从中冒出来,想要灼烧于我。

    我换了右手,放力一掐,那火焰立刻熄灭,至此,震镜总算是完全回归于我手。

    将震镜上面的神识抹擦干净之后,我这才抬起头来,却见四娘子戒备魔罗,而杂毛小道则与仓央与许先生战作了一团,场面混乱不堪,时值生死危机之刻,大家都放下了最后的一丝动摇,几乎都是在以命搏命的节奏。

    如此放手一搏,那许先生倒也没有展现出当日战达图的那种秒杀手段,轻描淡写地抵御住我们的攻击之后,他拍拍手,淡然说道:“魔罗,过来,将他们都给我收拾了!”

    冰封消解之后便一直默不作声的魔罗闻得许先生言,立刻身子一直,倏然朝着一直在小心翼翼试探自己的四娘子射去。

    魔罗面貌丑恶,一身都是攻击手段,而四娘子却也并不怯懦几分,腿法极好,不时与魔罗较力,竟然不处于下风。不过魔罗虽然年轻,但是手段却极为厉害,见到四娘子一身坚韧,而且身形又宛若鬼魅,久战不下之后便起了真火,从细齿密布的最里面吐出了几口血沫子来,那玩意见风即燃,散发出极高的火温,几经燃烧之后,那血沫子变幻出几朵交相叠映的花朵,层层密密,宛如寒冬腊梅。

    这高温火焰一出,算是将四娘子给克制住了,需知主导她战斗的并不是她本人,而是那团白色幽灵,其性属阴,对热源最是敏感不过,这般火力烘烤,却也让它十分难以靠近。

    我见杂毛小道和仓央勉强扛住了许先生,而四娘子这儿则呈现出一边倒的趋势,不由得着急起来,手提鬼剑,便朝着战团中冲了进来,与我一起的还有朵朵,她瞧见自己在旁边实在是很难力敌,于是钻身进入了鬼剑之中,使得那剑的气势和锋芒更盛,吞吐不定。

    我跨步上前,将那在玩火的魔罗一剑逼近,鬼剑朝着魔罗周身缠去,捅、削、转、停,诸般手法一起施出,倒也是有模有样,那些盛开的火梅在在空中悬浮,一旦沾染到了我的鬼剑,吸附其上,火力大盛,然而在我绵长气息的指引下,那些火焰之力都化作了黑雾,与鬼剑本身融为一体。

    我们战得疲累,然而许先生却是一脸的轻松,他仿佛在这儿郊游一般,在与杂毛小道、央仓战了数个回合之后,他多少也对两人的实力有了初步了解,于是将肩头的那鹰嘴猴扔上空中,防备杂毛小道时不时戳来的飞剑,而后则开始反守为攻,以碾压的态势,将杂毛小道和仓央逼退到了台阶之下。

    在这样的老家伙面前玩飞剑并不是一件容易的活计,在接连被那鹰嘴猴针对之后,杂毛小道将雷罚拿在手上,一套茅山入门剑诀抖落而出,这种经过前人智慧千锤百炼的剑法倒也是厉害,总算是将这极端的劣势给扳回来了。

    这战得憋屈,杂毛小道大声抱怨道:“小毒物,你到底惹到了哪路神仙,怎么这么厉害啊!”

    我与四娘子共战魔罗,也是步步惊心,一招见生死,容不得有太多分神,只是大声回应道:“这老家伙便是萨库朗最神秘的许先生,也是洛十八当年的弃徒!”

    来头竟然如此之大?杂毛小道一声惊呼,结果那许先生倒也狂暴起来,手臂陡然长了一节,倏然抓住了仓央手中的绳子,使劲儿一拉,那黑妹子便朝着他飞了过去,鹰嘴猴从空中落下,朝着脑袋抓去,杂毛小道回身去救,而我们这边的魔罗突然将三双手都指向了头顶的天空。

    头顶上,是弧形岩顶,上面有许多石刻的壁画,虽然瞧不出什么模样来,但总能够感受到其中的威严,魔罗手指头顶,立刻从虚无处,陡然出现了一瓢冰冷寒彻的水,淋在了我们身处的这一片区域,而随即而来的,则是蓝色的电芒,出现后迅速集聚在魔罗的手掌上。

    它突前好几步,避开我的鬼剑斩击,然后一掌印在了四娘子高耸的酥胸上。

    砰!胸口中掌,一道激烈的电流绞缠,四娘子浑身一震猛抖,那股白色幽灵尖叫着逃出,而就在这个时候,那头鹰嘴猴倏然出现在前端,张嘴朝着那白色幽灵咬去。

    我正好在旁边,瞄得机会,倏然出剑、收剑,那鹰嘴猴便被割破喉咙,喷着血落下。而一直在与许先生僵持的杂毛小道瞧见了这副场景,后撤几步,将雷罚高举过头,大声喊道:“三清祖师在上,三茅祖师返世……”
苗疆蛊事最新章节http://fahao.reyoo.net/miaojianggush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