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苗疆蛊事

第十九章 狗血剧情,历史重现

苗疆蛊事 |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 更新时间:2015-04-06 08:35:2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果任胸口处的黑色佛牌如同小孩儿手掌一般大小,用朱砂染红的粗麻绳捆制,我伸头咬住,猛力一拽,那绳子末端受不住力,崩然断裂,而我也挣脱出手,将那佛牌给紧紧抓在右手上,上面有一种诡异的力量在左冲右突,那气息与祥和宁静的佛陀之力有些类似,然而更加激进、更加邪门一些。

    我手握着黑色佛牌,冰冰凉凉,竟然能够压制住我胳膊伤口处的尸毒,昏昏沉沉的脑袋为之一清。

    果任法师佛牌被夺,脸色倏然一变,伸手来夺,我微微撇开,屈膝拱起,朝着这个家伙的下身一顶,然后全身游鱼一般扭动,逃脱了这个家伙的掌控,意念沟通,潜伏在果任体内的蛊毒立刻与我热烈呼应,浑身黑雾缭绕的果任法师“啊”的一声惨叫,浑身的黑雾暴涨一倍,挥掌朝着我猛拍而来。

    “你这可恶的家伙,快解除我体内的降头,要不然,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果任法师利用灌注于身上的强体自降之术,以毒攻毒,暂且压制住了这体内蛊毒的发作,瞧见我爬将起来,低头去找鬼剑,便伸出手中的铁梨木法杖,朝我捅来。

    我躲开他的这一击,发现鬼剑已经被淹没在拥挤上来的婴尸群中,当下也是一声大喝,九字真言念出,伸手一招,意念凝聚蔓延,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那跟随我接近一年的鬼剑居然发出了一声轻微的鸣叫,从混乱的尸群中弹出,朝着我的手中跌落而来。

    佛牌换左手,右手则紧紧抓着鬼剑麻绳缠绕的剑柄,我的心中一阵激动,这莫不是人剑合一的前奏吧?

    这惊喜让我短暂忘记了肥虫子迟迟未归的不快,当下也是积聚小腹之中的气息,一面压制尸毒蔓延心肺,一面流转至鬼剑之上,劲气注入,鬼剑陡然涨了一倍有余,化作了名副其实的大剑。我陆左学剑,时间不长,那精妙绝伦的剑技离我遥远,然而这般杀场之上的大开大阖,却甚合心意,当下也是将情绪攀起,鬼剑一转,划出一个大圈,逼退汹涌而上的婴尸,然后朝着果任法师冲去。

    瞧见手持黑色鬼剑的我陡然间意气风发,势不可挡,果任法师也不敢迎上来硬拼,朝着旁边退开,不过手中那铁梨木法杖不时飞出些许粉末,意图下降于我。

    我并不是要跟这个穷途末路、必死无疑的家伙拼命,见他让开道路,当下便也不作计较,一边挥舞着鬼剑逼开围攻上前来的陶罐婴尸,一边夺路而走。

    说句不客气的话,除了与我相当的果任法师之外,山谷之内并没有出现能够力压全场的高手,手持变异鬼剑的我与朵朵一左一右,往前冲击,竟有些势不可挡的风范,那些婴尸倒也不怕死,纷纷飞扑而来,被那鬼剑轰的一阵扫,轻则跌飞一边,重则一剑两段,命丧当场。

    然而我再厉害,也挡不住成百上千的婴尸横空扑来,这些小东西大部分都是不满周岁而死,本来纯净的心灵被阴风洗涤,最容易变质,一旦邪恶歹毒起来,绝对是让人头皮发麻,很快我又陷入了寸步难行的苦战之中,几乎每挪一步,都会有两三头婴尸死去,而又有数十头婴尸涌上来,将我和朵朵给团团围住。

    即将被这些种在地里面的婴尸狂潮给淹没的时候,久唤不来的肥虫子终于驾到了。

    这家伙并不是一个人前来,它是被虎皮猫大人给救过来的,身处于肥母鸡精钢一般的利爪之下的它,与三转刚出现时的造型一模一样,疯狂挣扎着,身上那十来双眼睛不断地扩张和收缩,发射出五光十色的光芒来,将大半个空间都给照耀得变幻迷离。

    肥母鸡倒是有老大风范,一边用坚硬的鸟喙啄动这不听话的小东西,一边朝着我大声吩咐:“小毒物,我记得你镇压山峦十二法门里面有一段镇压蛊毒的口诀,可曾还记得?”

    我这法门曾经向虎皮猫大人请教过,它也能够知晓一些,而我自然是烂熟于胸,知道它说的是育蛊中小功德汤的熬药法诀,当下一阵念诵,然后配合着九字真言中内狮子印和金刚萨埵降魔咒,一起快速喝念而出,肥虫子当时便是一震,浑身那恐怖的光芒一顿收敛,暗金色皮肤上面的眼睛,也微微眯了起来。

    虎皮猫大人感应极灵敏,当下也是松开爪子,放肥虫子放到了我的头顶,那小东西振翅扇动,一股无形的气势陡然生出,然后朝着两边绽放。

    苗疆蛊毒,盛名曾经威震南中国,乃至整个东南亚,而作为其中王者,三转过后的本命金蚕蛊,它的这气势或许没有朵朵刚才的那一招佛光普照来得底蕴深厚,然后却让所有往前冲击的婴尸都停下了脚步,僵直当场,没有一个动弹,而就在这倏然间的宁静中,一个痛苦的叫声响彻山谷:“啊……”

    就在肥虫子钻入我体内排解尸毒,而我带着朵朵和虎皮猫大人离去的时候,一直嚣张到了极点的果仁法师终于扛不住体内爆炸性的蛊毒喷发,跪倒在了地上。

    肥虫子也是恨他胆敢染指雪瑞的龌龊行为,于是将二十四日子时和午时发作的痛苦给他全部叠加,催速爆发出来——这在原来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所谓蛊毒,它不是毒药,而是一种细微的小生物,必须要有一段培养发育的时间,循序渐进才行,然而如此快速,这也是三转之后的肥虫子才能催发。

    我曾经拿二十四日子午断肠蛊爆发的痛苦,用分娩来比喻,那么此刻果仁法师所面临的痛苦,便相当于同时生出了近五十个小孩——是同时哦,这……呃,反正果仁法师像个被父母抛弃的小孩子,在地上翻来滚去,放声地哭嚎着。

    没有人嘲笑这个地位尊崇的降头师,因为他们都感受到了未知的恐惧,在几秒钟之后,浑身黑雾缭绕的果任法师整个人瘫软在地,身体宛若燃烧过后的蜡烛一般柔软,不多时,这个让我恨得牙齿痒痒的奥斯卡影帝肚子突然噗的一声炸开,散落出一大篷花花绿绿的虫子来。

    这些虫子奇形怪状,密密麻麻地爬满了果仁的整个身体,在他的嘴巴、鼻孔以及眼睛处钻来钻去,直至此刻,这位著名降头师依然还有意识,他不甘地仰天大叫着,说怎么会,我还有好多手段都没有使出来呢,你赶紧将我身上这降头解开,我们再斗一场!

    然而我哪里还有时间理会整个天真的家伙,几步冲到潭水边,小妖背着浑身虚弱的雪瑞,在此等待了许久,见我过来,问我是拼是跑?

    这黑漆漆的夜里,敌人不知多少,光那一大片密密麻麻的婴尸,倘若再次恢复过来,只怕我们也扛不住,而且要是那个行脚僧达图上师折回,我对付起来也有些困难。此行前来,为的就是解救雪瑞,而此刻雪瑞急需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救治,我还是见好就收。

    如此思虑,我抚摸起怀中天吴珠,说走,我们先撤。

    潜入水中之后,我们往东行走一截路,忽觉身后潭水浑浊,才发现那些婴尸已经脱离了肥虫子的震慑,再次追了上来,有的直接跳入水里。我瞧不作声地从边角的黑暗处爬出水面,借着岩壁上垂落的藤条树枝遮掩,离开了那深潭。

    刚刚走开几步,便听到一声剧烈的爆炸声,水花腾空四溅,要不是天吴珠作用没消,只怕我就要被洒个落汤鸡了。我扭过头来,火光中,看见十来个衣着不一的男女站在了潭边,有两个壮汉端着自动步枪,在朝潭水里面死命扫射,也有人悲愤地嚷嚷着,似乎在为果任法师的陨落而悲伤。

    我藏身的这个地方隐秘,他们一时间还没有发现,而开启遁世环之后的我也没有给婴尸盯上,那些陶罐中养育的黑巫尸灵暂时失去了目标,正在潭水里面扑腾着,密密麻麻,挤满了潭面。

    瞧着那些火力凶猛的家伙,一点儿也不顾忌影响,我心中有些跃跃欲试,倘若把肥虫子驱出,给这些家伙都种上蛊毒,岂不妙哉?

    然而这个念头一说出,虎皮猫大人就否定了:“肥肥现在心性很混乱,倘若造就太多杀孽,只怕大人我也治不住,你确定要这么做?”想到肥虫子刚才那狰狞模样,我叹了一口气,然后遗憾地说道:“得,其实弄死果任那个大奸似忠的演技派,我已经心满意足了,那我们回去吧!”

    说罢我扶着雪瑞,按着原路,悄然离开,朝着山谷外走去。

    悬崖攀爬,其实颇为不易,更何况是还带着雪瑞这个浑身无力的萌妹子,出了山谷之后,我并没有进山的道路走,因为此时的我尸毒方消,而且又战得浑身酸然,一身是伤,害怕撞上那个马来西亚的行脚僧人,自投罗网,于是让小妖故布疑阵,在山里面绕了几圈,然后找到一处背风的凹口处,停了下来。

    将雪瑞小心放在一片干草地上面,瞧见她脸色红润迷离,我问她雪瑞你怎么了?

    雪瑞紧紧咬着嘴唇,一双明亮得宛若星空的眼睛里仿佛要滴出水来,声音儿发颤:“陆左哥,那老家伙好像给我下了药,啊……”

    她忍不住呻吟起来,那一声,荡人心魄,无比**。
苗疆蛊事最新章节http://fahao.reyoo.net/miaojianggush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