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苗疆蛊事

第十一章 泰纹瞬破,法师斗法

苗疆蛊事 |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 更新时间:2015-04-06 06:27:0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这汉子与这些天来我们所见到的缅甸当地人并不同,他身高足有一米八,在这普遍矮小的缅甸当地人中,显得有些鹤立鸡群。临近深秋,然而因为属于热带地区,这缅甸的傍晚倒也还是有些炎热,所以这个汉子**着上身,硬生生露出了一身精美绝伦的纹身来。

    我瞧这纹身,上面有佛像,有符文,小腹间还盘踞着一头吊睛斑白恶虎,那蝎子、蛇、蜘蛛、蜈蚣和蟾蜍等五毒,更是环绕其间,我越看越熟悉,倏然想起来,也是上一次茶楼讲数,吴萃君从泰国清迈契迪龙寺请来了一位名字叫做巴剃的白巫僧人,身上纹得有相差不离的青黛色纹身,瞧这手法和画技,倒是有几分神似。

    此为泰纹,起初的纹身图案只有佛像和佛经,据说是13世纪时由高棉(即柬埔寨)传入泰国的,16世纪欧洲人到达泰国的时候,纹身已在当地流行起来,人们相信纹身能够带来勇气和毅力,以及达到改运善势、广增善缘、护佑健康等非凡作用。

    到了后来,纹身图案渐渐增多,逐渐扩展到神灵、符咒及一些动物和神兽,每种图案都代表不同的含义——它开始发展成为一种专门的符刺文化,刺符师需要经过“龙波”或“阿赞”这种高僧的祷告验证,方能执业。

    我当日便曾经见过巴剃将一身的符刺纹身炼制成鬼降之物,心随意动,竟然能够驱使身上的刺符纹身下来,直接作用于实体,致人性命。

    瞧见这个壮汉从斜侧里冲出来,比那梁山好汉九纹龙还要拉风的刺符纹身之上,隐隐散发着一股氤氲的光华,我便知道这人应该跟巴剃修行的方向差不多,都是走的纹身唤灵的路子。这人应该是华裔,说的是有些类似于白话的中文,几乎没有一刻停留,便抡直拳头,朝着我砸来。

    我心中郁闷,还没有跟正主撞上,便被他的“脑残粉”给缠住了,明明就是一个华人,却偏偏做了人家的狗腿,当下我也是有些心恼,左脚后撤一点,气沉丹田,将劲气全部都凝结于腰胯之间,见这人没头没脑地直冲我的面前,我一不犹豫,二不闪避,将拳头绷得挺直,朝着这人的拳头砸去。

    砰——

    硬碰硬,刚对刚,针锋相对!

    这人是个壮汉,捏紧的拳头几乎有我的一个半大,然而我根本就不怵,迎击上前,只听到咔嚓一声,那人哀嚎着往后退,回手来瞧了一眼自己的右拳,但见又青又肿,仿佛砸在了钢管上面一样。我寸步不让,收回拳头来,瞧着这个叫做姚谦书的壮汉脸色憋得铁青,显然是在刚才的那一击中伤到了筋骨。

    不过他也是一个硬汉子,这十指连心的痛苦说忍他也就忍了,踉跄地后退两步,双手一展,如若那白鹤晾翅,但见他浑身上下那纹得密密麻麻的刺青陡然间就活了过来,如同那显示屏一般闪动着,接着并不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他那一股由刺符纹身组成的气息,正在疯狂地攀升。

    我感觉这个家伙应该是被我强硬的对抗能力给吓到了,回过身之后,并没有着急着攻击,而是后退两步,大叫了一声:“好汉子!”

    这一声大吼仿佛是一句咒诀,他的脸陡然间变得有些陌生,那冷若冰霜的表情让他看起来更多的像是一个机器人,眼睛中闪现出了红芒,我瞧得仔细,他身上那些青黛色的刺符纹身果然光芒流转,开始往他的体内灌注。

    果然,他平日里不断对自己身上的刺符纹身进行祈祷祝愿,积蓄愿力,而到了此刻,他对于这刺符纹身的所有修行,都开始反哺至自己的身体中来。

    吼——

    姚谦书陡然间像野兽一样狂吼一声,堂中围观的人纷纷往后退开,不过却也没有人急着离开,不知道是因为这些人见惯了大场面,还是闲着无事,渴望瞧点儿热闹。

    伴随着这吼声,姚谦书浑身肌肉绷起,再次朝着我冲来。

    此人应该是有些泰拳的基础,攻击颇为狠厉,而且手肘和膝盖用得有些频繁,显然是学过些套路。

    不过看他的动作虽然凶猛狠厉,反应也迅捷,但是瞧着悍不畏死的模样,显然他此刻的神智也是被身上那加持的泰纹给影响邪恶了,我当下也是不急不慢地应付着他暴风骤雨般的攻击,时而后退,将他给引到了人少的地方。瞧见他这打得虎虎生风的直拳勾拳,我在退避了大约一分钟的时间里,陡然加速,将劲力灌足与右腿之上,迅猛而果断地拼力朝前一踹。

    这一脚,穿过所有的虚招,直接踢在了姚谦书的肚子上,他整个人都往着天空停滞几秒钟,然后往地上滚了两圈之后才勉强翻爬了起来,刚要张口,结果一口黑红色的血块就喷了出来。

    我收回脚,刚想说两句场面话镇场,结束这小辈的挑衅,然而我感觉左耳一阵“呼”的风响,下意识地往左边一偏,便感觉到一股阴森寒冷的气息有绕在了我的身后。当下我也是随意往后一抓,恶魔巫手也下意识地启动了一下,立即听到一声惨烈的虎吼,回头一看,却是从对方腹中纹身上面所化鬼降,正视图偷袭我呢。

    我对这类降头之物素来不喜,刚才那一下鬼降虽然有人没有什么感觉,但是对于我来说,却是一种极大的挑衅,当时便也不做他谈,右手使劲一掐,将那鬼东西给死死掐住,不得动弹。

    抓紧之后,我拿到前面来瞧了一眼,还真的是一头可怜巴拉的灵性猛虎,纹身愿力所化,我心中默默念了一句超度咒诀,然后直接嘲笑道:“想试我的斤两,却忘记了自己的屁股不干净,跟我还有这天差与地别——我可不想跟你们来一个车轮战式的大循环,要上,一起抓紧时间,不上,何必这般扭捏纠缠?”

    我也是心中恼恨,当下劲气一顿吞吐,竟然就将手上这东西给直接弄死无疑,一阵激烈的颤动过后,那东西消失于我的手中,离我四五米远的姚谦书则滚倒在地,嘴巴里有大口大口的鲜血吐了出来,没有停歇,不多时,人便倒在了地上,受了重创。

    我瞧见地上那拥有着一身刺符纹身的家伙,浑身青黛之色似乎浅薄了几分,抬了头来,拳头被我攥得紧紧。

    果任在那徒弟的志气被我短瞬间破去,整个人如同去掉了骨头的蛇,瘫倒在地之后,整个人也变得黑雾缭绕起来,浑身“魔焰”,为了避免我对姚谦书的二次伤害,他嘶吼一声,直接朝着我冲了过来。我正在想办法对敌人产生最基本的震慑作用,下下狠手,便见果任法师如同一道离弦之箭,倏然朝着我连出四拳,那风声呼呼,却是凌厉之极,当下也是下意识地做了反抗,避开锋芒。

    身具降头奇术的果任法师,这速度十分迅疾,在几秒钟的时间里,与我交手十来个回合,那双手捏合如毒蛇吐信,一会儿在我的喉咙间,一会儿晃到个腋窝处,一会儿又飘忽到了胯间,在这短暂的时间里,暴风骤雨,无一处不停歇。

    静若处子,动若狡兔,对方的手段还真的是凌厉,而在旁人眼中,那浑身青黛泰纹的汉子与我一触即溃,三两下,人便狂吐鲜血,而受人敬畏的果任法师则化作了一团黑雾,围着我狂攻不下,这战况确实是十分激烈,让人心惊肉跳,触目惊心。

    说实话,果任还真的是无愧于据闻仰光附近最杰出的降头师之一这称号,别的不说,光这瞬间的爆发力和格斗水准,也着实让人侧目。

    不过正所谓降头师,擅长的东西并不是打打杀杀之间的手段,在与我形成了胶着僵持状态之后,果任倏然间人就闪到了东北角,这处几乎没有什么人,站在这个位置,果任法师身子半蹲着,犹如那蟾蜍蹲坐,眯着眼睛瞧我,说果然是从国内请来的年轻高手,真是好本事,竟然能够做到这般地步,只可惜,太过于年轻了,肝火气盛,则害了自己的性命。

    他身子轻微一动,手中立刻多了一串古铜色的铃铛来,轻轻一晃,我感觉双脚几乎都黏到了地上一般,脚下的土地如同那胶水,将我给紧紧粘连到,动弹不得。

    不过这紧紧只是一种炁场变化的陡然感觉,一秒钟过后,我开始感觉到身下的土地开始变得绵软,宛若泥潭,有无限的吸力从里面传出来,我低头一看,只见这原本只是木块的地板上裂开了一个大口子,从那口子处有密密麻麻蠕动的斑斓腹虫涌现,拇指大,朝着我的双脚之上攀爬而来。

    很快这些虫子就将我大半个腿部给包裹住,尖锐的口器开始撕咬着我的肌肤。

    蛊术迷幻么?我一声冷笑,这本事旁人会怕,我哪里能够被这玩意迷惑,当下一跺双腿,口吐真言,内狮子印结在胸口,朝着果任法师断然印去:“一切奸邪,破!”

    这一击而过之后,我发现漫天的血色已经开始在我的世界里面,蔓延开来。
苗疆蛊事最新章节http://fahao.reyoo.net/miaojianggush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