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苗疆蛊事

第四十三章 蚀功蛊虫,敌人闯阵

苗疆蛊事 |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 更新时间:2015-04-05 11:16:2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这处缺口迷雾遮绕,之前根本就瞧不出来,而此刻却露出一个狭长的甬道口,里面有神奇的云纹波动。

    当二毛将我们这一干人等都驼起来,我抓着这貔貅猛兽的尾巴,纵身一跃,也上了去,朝着最前面的尘清真人喊道:“前辈,劳烦引路!”

    尘清真人道了一声好,手一招,那条气势如山的蟠龙冲到我们近前,身子一拱,便将这缺口的迷雾驱散,而那九头身躯残破的蛟龙阵灵将我们左右护翼,朝着缺口冲过去。

    时间就在这短短几秒钟,树的影人的名,传功长老的决死一击实在恐怖,岷山老母和刀疤龙等人正惊慌地朝着后面没命一般地跑去,却不曾想那个老家伙根本没有节操,纯粹是在忽悠人,虚张声势一番之后,竟然灰溜溜地逃进了林海迷踪之中,让他们根本就没有应对的时间,想要追上来的时候,我们早就没有了踪影。

    且不谈岷山老母等人被晃悠的恼怒和愤恨,在一干蛟龙阵灵的护翼下,身骑二毛与众人一起冲入广场之后的缺口处,左右都是灰蒙蒙的一片迷雾,地下杂草纵横,跟平常的山间小道,却也没有什么不同,惟有那风似乎强劲了几分,刮得我头上浸湿汗水的头发嗖嗖发凉,一阵飞扬而起。

    走了几十米,我陡然感觉周遭的林木似乎多了起来,而且也高,左右的林木怕不得有上百米,比我们在缅北瞧见的那足有八十米的望天树还要高大,树皮褐色或深褐色,上部纵裂,下部呈块状或不规则剥落,根部则尽是青苔,不知道是什么品种,让人叹为观止。

    尘清真人在前领路,然而他从进来之后便一直没有说话,双手紧紧抓住二毛脖子处的鬃毛,忽左忽右,倒是也能够指引一些道路。

    转过几道岔弯口,又行了百米,到了一片空地处,突然他使劲一拉那棕色鬃毛,二毛吃痛,整个身子都竖直站立起来,所有人都人仰马翻,跌倒在了齐膝的草地上,好是一阵慌乱。

    我这一路都是精神高度集中,此刻翻倒在地,却也能够迅速爬了起来,将跌下来的包子和小姑给接住,然而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事情是,本来应该还处于清醒当中的传功长老竟然像一包面口袋一样,重重跌落在草地上,一声不吭,而且也没有爬起来,吓得包子一声尖叫道:“师父……”

    她跑上前去,将自家师父扶了起来,使劲摇晃,可怜的尘清真人本已昏迷,却被这莽撞徒儿一番摇晃,倒也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来。

    他脸色灰白,摸着包子的可爱脸蛋笑了一下,说师父没事,然后又将目光投向了我。

    迎着尘清真人的目光,我蹲在了他的前面,由衷地敬佩道:“前辈,果然好手段,竟然将他们给支使得团团转。不过这林中不知道是否安全,倘若是敌人追踪而来,那可如何是好?”

    “不是我想虚晃一招,而是实在发不得力,弄不死对方,反倒将自己这条小命给搭了,这可不好,咳咳……”

    尘清真人话说到一半,便是一阵咳嗽,连忙将包子推开,朝下吐出了几口浓稠如脓痰的鲜血来,这才接着说道:“这地方你莫看着风平浪静,但是想要从这里摸进来又摸出去,这世上却没有几个人可以做到这一点。”

    他这话语说得艰难,我闻到他吐出来的那一滩鲜血里腥臭无比,眉头紧皱,说前辈,你刚才那举动,可是在燃烧自己的生命力啊……

    他笑了,说陆左,我听人说你是一个蛊师,而且还是一个罕见的金蚕蛊蛊师,不知道能不能够帮我解这个蛊毒呢?

    我点头,说自当如此,乐意奉劳,不过就是不知道我这几把刷子,能不能瞧个明白。

    尘清真人轻叹,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倘若我病重无救,这也是我该有的劫难,好了,不多说,我的命就拜托给你了,陆左……

    他还未说完,包子便将脸上的鼻涕揩在了我的衣襟上面:“陆左哥哥,哇哇,你一定要救好我师父啊,千万别有事啊,呜呜……”我苦笑,拍了一下胸口怀木牌,将朵朵和小妖叫出来给我护法,然后摸着这可爱女孩的脑袋说道:“唉,噤声,再哭小心把狼引来!”

    这儿狼是没有,不过邪灵教一堆高手却都在外面,包子也是个机灵鬼儿,立刻停止了哭泣。

    我将尘清真人给放平在地,将双手搓热,右手搭在这老头儿的左手手腕上把脉,左手则按住他的脖子大动脉处,紧紧不放松。

    其实即使尘清真人不让我解蛊,我也会主动要求的,除了要治病救人,还因为我心中有所好奇——要知道,道门对防止巫蛊降头之术是早已形成了一个系统的,如肥虫子这样的顶级灵蛊都近不得他的身,只能下药蛊,然而已尘清长老的修为,寻常药蛊又怎么能够弄得翻他呢?

    当我将尘清真人脖子的大动脉给压制住,立刻感觉到里面传来一阵灼热之意,从他的脉象来看,邪郁于里,气血阻滞阳气不畅,邪气亢盛,气机不利,肝失疏泄,如波涛汹涌,气息多如乱麻,确实是那中蛊之相。

    正捏着,我的左手一痛,却见从尘清长老脖子处竟然钻出三四条细微的节肢小虫来。

    这些虫儿小若蜉蝣,浑身赤红,头部背面具一条暗黑色纵带,向后渐扩宽,延伸至前胸背板后缘,上面细密鞭毛无数,正张牙舞爪地朝着我咬来,试图钻进我的手指中。

    瞧见这东西,我豁然开朗,原来是蚀功蛊。

    何谓蚀功蛊?这东西是用一种学名叫作比尔锥尾螽的虫子炼制而成,《镇压山峦十二法门》中有载,此乃滇西白河蛊苗之法,当年明朝中叶三苗叛乱,朝廷请了龙虎山供奉天师征讨镇压,大败而归,便吃的是这蛊的苦头。

    据闻此蛊无色无味,下蛊手法诡异,具体无人知晓,更为奇特的地方在于它是药,入了常人身体,能够帮忙化血清淤,治疗瘴气,而后虫蛊随翔排出,无病无害;而入了这修行之人身体,却能摄取营养,化作无数蛊虫而盘踞于气海之中,使其昏昏而睡,一旦凝聚气息,立刻全身刺痛,仿佛骨头上面都有着千万只虫子爬行。

    此蛊乃山阁老所记载,具体制法不得闻,那白河蛊苗虽败龙虎山天师,然而却终因实力不足,在第二次围剿中被大军伏击,死的死伤的伤,剩余的四处逃散,不知踪影——远在缅北的蚩丽妹、蚩丽花一族,便是白河遗脉。

    《镇压山峦十二法门》虽然没有讲到蚀功蛊的炼法,但是洛十八却在备注中尝试着写了其解法,说来倒也简单,需得煎服姜半夏、蒲黄、桑寄生、山慈姑等药物,期间不得运气,由那药物诱发气机倾泻,再服茱萸水,一日三餐饮用,将体内的诸虫灌醉,最后川楝子、黄药子、蓖麻子、雷公藤、八角茴香、花椒、硝石、朱砂等辛辣之物煎剂吞服,吸引体内蛊虫集聚于大肠处,随翔排出即可。

    即便如此,也需得小半个月,尔后方才无恙。

    我心中为那谋划此事的小佛爷叹服,即使这老爷子身旁有人懂蛊,其间也不能动气,发挥不得作用。

    此法简单,最主要的就是利用茱萸水灌醉蚀功蛊,让其不得危害,然而麻烦的事情是,尘清真人为了防守住这门户,最终还是赶了过来,而且还在刚才的虚张声势中动了气,如此一来,那些蚀功蛊已经随着他的行气经脉遍布全身,达到了心房之处,倘若不加阻止,只怕就会有生命危险了。

    此刻倘若能够与肥虫子意识勾连,我并不担忧,因为这金蚕蛊乃万蛊之王,解蛊只是小事,可惜现在它已经联络不上,我在沉默了数秒钟之后,决定将血液中蕴含的金蚕蛊精元逼出,暂且缓解尘清真人的病情。

    这边一决定,我将左手处的几条蚀功蛊给碾碎,然后咬开中指,在这个邋遢老道的脸上画出四道相对的血痕,最后在额头位置,划上了一个深刻的“卐”字。

    此法一完,我立刻从口中念诵起脍炙人口的油茶歌,将这血液之上的灵体逼透进入体内。

    不多时,从尘清真人的口中爬出了超过一千条模样丑陋的黑色小虫,密密麻麻,小妖得我吩咐,早有准备,弄了一个紧密的布袋,将这些小虫子收起来。我揩干这邋遢道人口中的残留之物,他呕的一下,吐出许多黄色的胆汁,这里面还有着许多残尸虫子,迎风臭翻天。

    直至此刻,尘清道人因为憔悴而显得猥琐的脸终于出现了一丝红润,他睁开了眼,久久地看着我,好一会儿,才起身拱手说道:“多谢救命之恩!”

    见他说得如此郑重,我连忙扶起,推辞道:“且莫说这个,危急时刻,理应相互帮助,况且你并没有痊愈,此后的一个多月内,你都不能动气,而且还需谨遵我的药方调养才行。老前辈,我已闻这林海迷踪的险恶,也知道这里面的路径和规律,只有你和陶掌门得以知晓,如何出去,还请指教。”

    尘清真人眉毛一掀,说这是自然,他在包子的搀扶下站了起来,手摸着那两丈蟠龙从天上垂下来的修长胡须,谁知刚刚一摸,他的脸色大变:“天啊,他们居然敢进这林海迷踪过来……他们怎么会这么大胆?啊,原来是有这破阵蜂鸟在啊……”
苗疆蛊事最新章节http://fahao.reyoo.net/miaojianggush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