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乱世仙侠

第六章川北大侠(第6回)

乱世仙侠 | 作者:月白 | 更新时间:2019-05-12 07:24:10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化龙升天无上武尊剑气凝神猎霄无限之猎杀无量宝珠重活之我欲为王西游龙族英雄联盟之我师父无敌法师的探索之旅
  这时,老庄头来向赖药王报告,说道:“你外侄儿还带了一个娘子,来投靠你。(.)”

  赖药王眉头争皱了一下,说道:“你去将他们安顿下来吧,我这儿一时走不掉!”

  老庄头于是来到客厅,笑眯眯地对李鸿飞与黎清明道:“你们随我来吧,赖老爷一时脱不了身。”

  “好吧,”李鸿飞道。

  老庄头将李鸿飞与黎清明引到位后面中天井的一间较宽敝的房间,这儿家具较为齐全。老庄头对李鸿飞说道:“你们暂时在这儿居住下来吧!”然后出去了。

  李鸿飞将行囊解了下来,放置一旁,黎清明坐在床边说道:“现在我终于有了一个自己的家了,不再过寺院那种枯燥无味的日子啦!”

  李鸿飞道:“娘子,咱们的路还长,我在想,我们要在龙门场经营一点儿什么,靠自己挣钱,养活自己,别想过寄人篱下的日子。”

  黎清明道:“好吧,我想夫君会不会打铁,俗话说,一敲(骟猪骟牛)二补(补锅),三打铁,这些活最来钱呀!”

  “我虽不会打铁,可是我可以学习惯呀!明日起,我就去拜访铁匠师傅呀!”

  当天晚上,吃过晚餐,赖药王来到李鸿飞的房间,李鸿飞与黎清明给他跪下拜了一拜,说道:“舅父,有礼了。”

  赖药王头花白,不胖不瘦,拖一条长大辫子,穿着青色绸缎,开口问道:“这位是你什么人?”

  李鸿飞道:“禀舅父,这是我娘子。”

  赖药王道:“你父亲怎么样啦?”

  李鸿飞于是将自己与父亲参加顺天军以及在顺庆府的遭遇说了一遍,最后说道:“不是我娘子和她母亲收留我,为我父亲埋葬了遗体,我不知还在哪儿流浪。”李鸿飞隐瞒了黎清明是尼姑庵居姑一事。

  赖药王道:“我一直反对你父亲参加顺天军,你想啊,那顺天军头领李永和与蓝大顺均为走私鸦片的烟帮领,他因物造反本不应该,而且李、蓝的顺天军本是乌合之众,哪里经得住骆秉张的湘军弹压。不过,外侄儿(外甥)一定要作一个守法的顺民,才会使家人安宁呀!”

  李鸿飞拱手道:“外侄谨遵舅父教诲。”

  “你们来我家,打算今后怎么过日子呀?”

  李鸿飞道:“外侄打算寻找一个行业,跟着师傅学艺,学好一门手艺,就靠手艺挣钱吃饭。”

  赖药王道:“有出息,我还以为你们是来靠舅父供养呢!”

  黎清明道:“这样的男人太没出息了。”

  “对,侄媳妇说得好呀!等到外侄儿学到手艺自立门户,我借五十两银子与你们起本吧!”于是李鸿飞与黎清明就暂住在舅父家。

  第二天吃了早饭,李鸿飞独自一人出门,在龙门镇上寻找自己一个合适职业。龙门镇是川北五大集镇之一,地处嘉陵江边,因为孽龙在洪乾山撞断了一个缺口,形成龙门而命名。这个集镇逢每个月(农历)三通、六、九这样日子当场,一当场远近方圆百里以内的百姓都来赶场。因此这儿热闹得很,街道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狭窄处异常拥挤,这时就要特别小心扒手,因为扒手趁人们拥挤不注意,将别人身上钱袋扒走。

  李鸿飞在街上走着走着,跨了五六条街道,终于在油房间现一家铁匠铺围了一大堆人,李鸿飞也去看热闹。原来是铁匠师傅正在跟一伙小流氓吵架。

  这一伙小流氓有五个人,为的叫王二,王二道:“唐铁匠,你打的这六把匕虽然锋利无比,但是匕柄夹了灰,分了层了,因此这六把匕休想给你工钱。”

  唐铁匠道:“老汉打了这么多年铁,还没遇着你们这样横的人,居然不给工钱。不给工钱你们就拿不走匕。”

  王二道:“哎,老子就是这么横,你一个下九流铁匠又怎么样?兄弟们拿着匕走路。”说罢,自己拿了两把匕,其余四人也拿了四把匕回头就走。

  这时,唐铁匠与两个徒弟上前伸手将王二抓住,喝道:“想走,没那么容易!”

  王二一反手,匕刺进唐铁匠臂膀,鲜血流了出来。

  唐铁匠两个徒弟手拿打铁锤,上来击打王二。王二用口吹了一下口哨,其余四个小流氓一齐围了上去,与两个徒弟对打。唐铁匠松了手,坐在地上,急得大哭,“天啊,这是什么世道,公开抢人呀!”

  李鸿飞走上前向唐铁匠一拱手,“唐师傅,我来与你止血。”说完便在唐铁匠肩上肩井、大推、天宗等大穴道点了几下。然后将自己的腰带取下来,撕了一个长条,给唐铁匠包扎上。不一会称,血便止住了。

  这时王二见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折过身来,问道:“你是什么人。敢来趟浑水?”

  李鸿飞笑道:“我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人。”

  王二道:“好,算你是好汉,我就让你尝尝好汉的滋味。”说罢,将匕往腰间一鹎,握着拳头一拳冲向李鸿飞。

  李鸿飞微笑道:“那我就拳头奉陪了。”

  他将两手紧握拳,骨卡卡作响,用胸部一迎,王二的一拳正好击在他胸部正中,王二立即像触了电似的,倒退了数十步。他顿时感到这只手麻木了,他的手掌背肿得像馒头,而且无力举起来了。

  这时李鸿飞一个箭步冲上去,用形象急五行拳,劈、崩、炮三式,很快将四个打手击翻在地,凡是被击着的地方,青而肿大。

  王二大喝道:“都是***一群蠢材,还不快撤。”实际上他也是一个蠢材。

  两个铁匠弟子向李鸿飞一拱手道:“请问好汉姓名?”

  “在下李鸿飞,路过此处,出手相助。”

  唐铁匠道:“好汉,请屋里说话。”李鸿飞跟着进了屋。唐铁匠将李鸿飞叫至后院内屋,说道:“今天全凭好汉出手相救,我十分感激好汉。”

  李鸿飞问道:“这个小流氓是哪个堂口的,为何这么嚣张?”

  唐铁匠道:“哎,一言难尽。不过,今天我留好汉吃一顿午饭,好汉一定赏光。”

  “我看你这门面写着唐记铁铺,想必师傅姓唐了。”

  “正是,正是。”

  “唐师傅,在下李鸿飞,愿意赏光,请讲一讲那个流氓的来历。”

  唐铁匠道:“这个流氓叫王二,是镇山社堂口王德兴的铁脚小老幺。”

  “啊,原来如此嚣张,这么说唐师傅的铁匠铺还需要一个保镖呀!”

  唐铁匠摇了摇头道:“我这铁铺小本生意,哪里请得起保镖呀!”

  李鸿飞笑道:“唐师傅,我来跟你当保镖,不要你一文钱的薪俸,如何?”

  唐铁匠惊疑地望着李鸿飞说道:“真有这样便宜的事,我太不相信了。”

  李鸿飞道:“唐师父,你听我说,我是七宝寺乡的人,来龙门镇投靠亲戚,想学一份手艺养家,我想一面给唐师傅保镖,一面学习打铁。学好了手艺也好养家呀!”

  唐铁匠道:“你来学打铁,可是打铁的事太辛苦了,你不怕吃苦吗?”

  “我也是庄稼汉出身,吃得了这个苦的,请唐师傅放心吧!”

  唐师傅深思了一会儿,他本不想将家传手艺传授外人,可是面临社会流氓捣乱,他只好权变,将自己的手艺传与李鸿飞。于是说道:“好吧,你回家去再想一个晚上,明日来写拜师傅文约吧!”

  李鸿飞回去将自己在铁匠铺打抱不平之事分别与娘子和舅父说了,黎清明道:“夫君呀,你不该出王二,我们惹得起王德兴的镇山社堂吗?”

  李鸿飞安慰妻子道:“娘子不必担忧,大不了我们离开龙门镇,回老家去也可以谋生呀!”然而赖药王道:“怕什么,王德兴那一伙人整天在龙门镇寻畔生事,我早就想惩治他了。不过,打铁是一件苦差事,你干得了吗?”

  “没关系,舅父,我会吃苦耐劳,不然我就养不活我娘子,那我还算男人吧?”

  “有种,像样,相公不愧为大丈夫!”赖药王笑道。

  第二天,李鸿飞与唐铁匠写个投师文约,表明自己决心跟唐铁匠学艺到底,护卫到底。

  当天下午,李鸿飞就留在铁匠铺,开始打铁,唐铁匠手上有伤,就让大弟子唐明亮打上手,李鸿飞打下手,打上手的人一手拿铁钳,一手拿小锤,将生铁加热后,趁着火红铁板,打上哪里,下手拿着重达二十斤的铁锤,跟着打哪里,像这样半天打下来,李鸿飞的臂膀又酸又痛。

  回到家里,黎清明给李鸿飞端来热水,让李鸿飞洗了澡,并且说道:“夫君呀,我看你太劳累了,不如干点别的吧!”

  李鸿飞道:“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上呀,这点苦都吃不了,我不算一个真正的男人呀!娘子,别说啦!”

  正说话间,突然嚓的一声响,一个物件飞了进来,钉在房屋中的柱子上。李鸿飞走上前去,原来是一颗丧门钉,长约五寸,钉住一块布条,李鸿飞拔了丧门钉一看,布条上写着:“有种就出来。”

  李鸿飞道:“出来就出来,难道我怕你不成。”

  黎清明道:“夫君,你千万别出去,谨防遭暗算。”

  李鸿飞道:“别怕,娘子,自古道,艺高人胆大,我就不怕。”说罢,出了房门,一个纵步纵向房顶。黎清明也跟着纵上房顶,对面房顶一个女人的声音,笑道:“哈哈,果然有种,居然出来了两个,来呀!”说完,向前面一个跃步,升至空中,那个女人一跃一纵,在前面跳跃式的飞行,终于来到龙门镇外野河坝,停住了脚步,李鸿飞与黎清明一前一后追了上去。

  李鸿飞飞至野河坝刚一落地,突然脚下一沉,“不好了,娘子快走。”

  李鸿飞踩上一块小木板,木板翻身,李鸿飞一下跌进一个深坑,他刚跌落在坑里,这时坑里反弹出一张网将李鸿飞罩住了。

  黎清明听李鸿飞喊叫,立即向上一冲,飞至空中。

  “哈哈哈,”一个女人的笑声,“李鸿飞呀,你这么有本事,终于输在我一张网上。”

  在月光之中,四个人影拉着四条网绳,这张网终于收紧,将李鸿飞收索得很紧。李鸿飞见面前这个女人三十多岁,披散着头,穿蓝色衣袍,瓜子脸,高颧骨,问道:“女侠是谁,为何害我?”

  “哈哈,你叫我女侠,算你叫对了,我叫飞网女侠何大脚,你昨天教训了我的徒弟王二,我今天该教训你了。”

  李鸿飞道:“好一个女侠,竟然教出如此无赖之徒,难道不该教训吗?”

  “对呀,是该教训,可是今天轮到我教训你了。”飞网女侠道,“四个徒儿赶快收网,勒死他。”这声令出,四个徒弟一齐在四方拉绳,网变得更加窄小,可是这正要李鸿飞的内功形意拳用力,见他猛一吸气,只听见“卡嚓”一声,丝网一下被李鸿飞挣断。

  黎清明在天空中正打算暗器击断网绳,见李鸿飞挣破飞网,立即往下,举剑刺何大脚,何大脚笑道:“哟,天上还有一个婆娘,我倒没有注意呢,好吧,咱们斗上几回合。”于是拔出宝剑,她们宝剑对宝剑,阵阵寒风,闪闪银光,只斗得鬼神哭泣。

  李鸿飞拔出大刀直指四个徒儿,四个徒儿一齐围上来,可是他们觉得李鸿飞的大刀太沉太重,斗了五个回合,便各自只顾逃命。这边何大脚与黎清明反过来倒斗了二十几个回合,不分胜负。

  李鸿飞高声叫道:“娘子,不必地斗,咱们走吧!”这一声呼唤,黎清明立即一个箭步飞上高空,与李鸿飞飞至空中,双双比翼飞,飞了回去。

  何大脚内心想,这一对夫妻好身手,真不愧为大侠。于是口哨一吹,十个徒弟围了过来,纷纷问道:“何四姐,找弟子有什么事?”

  何大脚道:“我观这一对夫妻身手不凡,轻功功夫极高,你们以后千万别寻畔滋事于他,再则,镇山神龙头老大也曾叮嘱兄弟姐妹,千万别另生枝节,你们听到没有?”
乱世仙侠最新章节http://fahao.reyoo.net/luanshixianxia/,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