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空骑

卷云传奇 第一百一十章 对战狼人如梦醒(一)

空骑 | 作者:木又 | 更新时间:2016-08-05 04:58:0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比耶的心在抖动,那狼牙的锋利简直得让人不敢相信,原来这个时间是真有狼头的人,以前看着狼神的形象,他多有不相信。

  人的身子上面怎么会长有狼头,不过更让有点不敢相信的是,这个狼卫是怎么出来的,按照传言来讲。

  狼神的家伙,锋如利刃,往往所幸妇女动则重伤或者惨死,根本没可能帮狼神生下一儿半女,这些狼卫到底又什么地方而来的呢。

  脑子转过了这么多东西,比耶脸色快哭地看向乌骨突,乌骨突也是出言训斥道:“乖儿,还不乖乖坐下。”

  浓重的粗细声,似乎抑制住了吃人的**,那狼人忽地一下从比耶的脖子上,收了回去。

  却是如人一样盘坐下来,硕大的狼头也是和上嘴牙,如牧人放牧的狗一样,乖乖地坐了下来。

  真是让人难以相信。

  比耶此刻才领悟了过来,这些狼人本身就是在大军的附近,这些神殿的萨满,各自驯服有狼人。

  所以昨日里乌骨突是经过狼人,才知道李牧云等人的躲藏地点。

  什么狼神啊,比耶还真以为是狼神托梦,否则一夜的时间,这些狼人是不可能从神殿紧急调拨过来的。

  他们又没了长了翅膀。

  再联想到自己那么多斥候队没有回来,比耶的心拔凉拔凉的,自己那些斥候队那是因为错过了宿头,分明在归途上,遇到了狼人,这些狼人吃人成性,所以忍不住贪嘴给吃了。

  想到此处比耶特地看向狼人的嘴,果然有还算新的血渍,再想到自己刚刚差点被要掉脖子,比耶屁股挪动了两下。

  远离这个狼头人身的怪物。

  那狼人很好奇地打量着比耶,一双浅白色眸子,是充满了求知欲,看得比耶心里在毛。乌骨突却是看出了比耶的异样,却是笑道:“不要怕,我的小乖非常乖的。”

  似乎在听见夸自己,那狼人吐出自己的舌头,舔了舔的嘴边血渍,哐当一条白花花的人大腿,搁在了桌子上,却是讨好地看向乌骨突。

  那乌骨突喉管抖动了两下,却是笑道:“我不饿,你留着后面吃。”

  狼人点了点头,让比耶惊惧,这个狼人竟然有如此的智慧,可以轻易听懂人的话语。

  乌骨突继续缓缓道:“这狼卫我们得来不易,一定要小心运用,在草原上作战,这一个狼卫可以抵得上数千人,一旦披上重甲,几乎是无敌的存在。他的力量可以媲美九品高手内劲威力。至于小乖。擀尔干对上他也只有死路一条,纵使是一座山,他都可以荡平了喽。”

  乌骨突风烛残年,却是仰天笑了起来,“宗师?宗师算个屁呀。这样的狼人,神庙每年都可以培养出一两头。”

  这一下彻底让比耶震惊到极点,看着硕大的狼人,那比寻常壮汉胸都粗壮的小臂,无法想象这样的手臂,挥动出来的力量该是何等的境界。

  光看着这狼人后背上,举重若轻的背着硕大的铁箱子,就知道力量已经到了一种传说的境界。

  乌骨突轻描淡写道:“找到那些北周戍卒,我们就可以轻松拿下。随后拿到神刀。”

  这一刻乌骨突似乎重新成为了突特的大汗,霸气四溢道:“小小一个空骑队率,也想挡住我们突特王霸天下。”

  李牧云这边,正在急着赶路。

  大军行军,自是动静不小,不过,冒顿这边的空骑士已经来到,附近的空域已经被他们占住。

  一早上已经击杀了七八个突特空骑士了。

  不过与昨天不一样,今天的突特空骑士出动的非常少,只有零散的几个,看着这批精锐空骑士,冒顿自是有点舍不得。

  不过,为了神刀为了大业,他只能如此了,该放弃的还是要放弃,以换取更大的价值。赵丽琼与几个女子陪着李牧云与冒顿。

  此刻的纳兰芳芳却是温驯的很,侧坐在一匹马上,幽月奴牵着马儿。冒顿有些佩服道:“贤弟这驯妻之术的确让为兄我佩服啊。”

  李牧云也是淡然笑道:“大兄的手段我也才是佩服,手下的人才,真是让看的心动流口水,什么时候,我可以拥有这样的一群班底,倒是什么仗都敢打了。”

  冒顿自是没有说啥,却是看着李牧云的兵道:“贤弟这个军队控制的确是不错,只是这兵员的质量还是差上太多。除了三千多可用之卒外,几乎剩下的人都是一些近乎无格杀能力的普通人,说句难听的,我要是有队千人精骑,三个冲锋可以彻底杀散掉。”

  李牧云是毫无办法,这支军队里最多的人,一是民壮二是逃奴,这些人怎么可能在几天之内成为强兵。

  只能一步步来了,若是有强求只能更加不如人意。

  只能无奈道:“练兵不是朝夕之间的事情,步卒再强也得有空骑的帮助,否则别人在高空之上,一旦野战是基本毫无办法。不过若是要挥空骑士的绝对作用,还得有一个强悍的步卒作为支撑。空骑与步卒的战斗人员比例,要三比七才能达到最强作战能力,不是一味堆积空骑士数量与质量就行的,必须空地协同。”

  李牧云一番话,让跟在冒顿身后的一个年轻人,大为惊讶,却是插嘴道:“空地协同,这个词以前都没人说过。”

  冒顿呵呵一笑道:“叶贤,我这个贤弟脑子,可是装了太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比如我们踩着的这片土地是个圆球。”

  那叶贤的帽子上面三根血红的冠羽,按照草原上的习俗,只有击杀数过十的王牌空骑士才有资格带上一根血红的羽毛。

  他已经是三十以上击杀的王牌空骑士,正是这支匈奴空骑精英的指挥官。李牧云的战绩,他已经知晓。事实上,他们在草原上,一直处以一种隐蔽状态,荣弧正是死于他们之手。任何有可能扩大自己部队战斗力的讯息,他是一定会去关注的。

  不过李牧云几乎什么都是浅浅说一番,比如铁甲造舰的事情,计无咎为这个开口了好几次,李牧云都是开口未答。

  让计无咎无比郁闷。

  李牧云轻轻说了一个词之后,自是不再说下去。冒顿闻言知意,知道可以从这方面着手,就已经非常满足了。

  这个义弟认的还是不错,当下道:“叶贤,你以后就在我这个贤弟的手下做事了,今后他就是你的主人,反正你正好也是中原人,你们家族流落草原近乎百年也该是回去的时候了。”

  叶贤一时间没有话讲,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李牧云却是继续道:“还有一件事情需要麻烦大兄,在茫茫突特大营里帮助我一个人。”

  冒顿很奇怪道:“到底什么人才,值得贤弟这么用心。”

  在李牧云一旁的赵丽琼却是言道:“是我的亲弟弟。”随即,赵丽琼讲出了他弟弟情况。

  万夫长铁岩帐下千夫长穆笋的亲卫士兵那顺。

  赵丽琼说了出来,便松了一口气,冒顿的手腕通天,她是知道的。当下冒顿爽快道:“虽然有些麻烦,不能立即送到贤弟面前。但是我可以保证此人在大军中不会出现意外。”

  冒顿说的很有把握,不过也得他自己人赶到了才行。

  此刻的突特人的大军中,一个年轻的军士,正在挨着皮鞭,一众人正在嘻嘻哈哈地看着他。

  这些马鞭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突特贵族的,在一个山村处,一个千夫长看上一个女童,这么一个小卒,竟然大言不惭的上前来阻止。

  正巧那顺的长官穆笋正巧去了别的山村打草谷。

  这些千夫长就乘机惩治了这个小卒,这个小卒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拽,前番也有几次冲撞上级,却是被穆笋给护了下来。

  看上去大有来头,却怎么查也查不出他的根底。

  现在的这一次冒犯实在太大了,这么一个小卒竟然为了一个北周的小女娃向千夫长动了刀子。

  那千夫长狰狞地笑着,“小子,你不是很有能耐吗?说一说,你到底啥来头?”

  那顺忍着伤痛,却是没有说话,她姐姐的身份,在草原上曾几何时是个恐怖的传说,诸多千夫长,一提到萨摩丽琼的名字,几乎都不敢言语一个屁字。

  但是现在,他那位亲姐姐,却是失陷在了卢龙塞。甚至连着她姐姐手下那些鹰卫都基本全军覆没了。

  在以前的时候,她姐姐还是有两三个绝对心腹手下,知道他的存在,为了对抗土库伦,他与姐姐都不敢相认。生怕土库伦手里的隐狼,会把他抓出来,要挟姐姐。

  现在擀尔干手下的却是百般羞辱自己,真是一个禽兽,一个壮汉竟然要对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下手。

  作为一个人,稍微有点良知的人,他出言劝阻,到后面一个不慎拔出了自己的弯刀。竟然犯了草原上忌讳之一,不能向尊者动刀。

  他动刀的对象,可是擀尔干的一个亲眷,草原上顶尖的贵族,又是千夫长。两重罪行下,却是毫不犹豫被执行了最严密的刑罚。

  数个千夫长一起行刑一众突特军士,都是看热闹地看着,纷纷指指点点,为了北周人得罪自己的上官,真是从未见过的傻蛋。

  那顺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稍微有点动弹,就是一个死亡的下场。他只有祈祷自己的千夫长出面救下自己。

  可是穆笋被派到了另外一个村庄,自己阴差阳错被派到了这里,却是因为一辆大车。他在后悔,可是没有办法。

  马鞭还在抽着,那个被自己坏了好事的千夫长并没有消气,到最后直接掏出自己话儿,直接朝着那顺骂道:“贱奴,抬起头来。好好接下大爷一泡尿来,我就饶了你。”

  那顺也是一个汉子啊。

  他怎么可能接受这个羞辱,若是喝了尿,从此这辈子别想在草原上抬起头来,他也是一个三品的高手。

  看着身边一圈对方的人,还有数个千夫长,自己三品已经算不得什么了,最终只能愤怒道:“我姐姐是萨摩丽琼,鹰卫统领。”

  这一下,几个千夫长却是被萨摩丽琼的名字给吓住了,积威之下,倒是有人劝道:“还是放了他吧,万一他真是萨摩丽琼的弟弟,那我们可就惹出祸事来了。”

  不过为的那个千夫长却是笑道:“你们难道不知道,萨摩丽琼这个毒妇,进攻卢龙塞失落其中,全部的鹰卫也折损在其中。不要说她回不来了,就是回来了,又能怎么样。丢失了自己手下,怎么可能不受处罚。”

  这一下,几个千夫长顿时回过味来,萨摩丽琼似乎很早就没了消息。好几天下来,看来定是那个疯子李牧云手中,纵使不是死在手中,也是被人擒住了。

  萨摩丽琼这么一个高层,知道突特的隐秘事情实在太多了,肯定会被控鹤监的人严密控制。

  当下一个千夫长淫笑道:“你姐姐此刻怕是被控鹤监的人用秘刑拷问呢,纵使没有,她失陷在卢龙塞里,要么死掉,要么被人擒下。若是不出意外,早就被那些北周军汉玩上几轮了。还指望你姐姐来吓唬我们,我们这些人早就看你姐姐不顺眼了。骑在我们这些爷们头上作威作福。”

  “兄弟们,往死里整他。穆笋来了也救不了他,万夫长那里我去分说。”……

  随后的事情,渐渐惨不忍睹,那顺被几个千夫长加上他们的亲卫们,几十个人打一个,种种屈辱的手段层出不穷。

  几乎浑身上下,都被尿浇灌了一番,诸多的突特军士几乎人人被要求向着那顺撒了一泡尿。

  这尿相当有学问,在草原上,只有犯了草原上为人不齿的罪行的人才会受到如此的惩罚,这样的人丧失了寻常的人格,直接成为了奴隶,连帐篷都是进不得的,只能睡在畜牲圈里。

  那顺的名字彻底臭了,只要有一个人认识的人在,就会在方圆周边的部落里传遍,他是一个被尿过的不受欢迎的人。

  从此那顺最好的结局,就是在草原上找个偏僻的角落老死去,最多捡个丑陋妇人生些娃儿,但是他的娃,是不可能将他这个父亲抬出来讲的,因为稍微有个人知道,那么这个孩子这辈子将抬不起头来。

  他的父亲是个被众人尿过的人,纵使再英勇也不会被人传诵称赞。

  那顺已经没有了眼泪,被丢弃在草料上的他,傻傻地望着天空,与他一起赶车的穆笋亲兵非常好心的将他在牛车上运了回来。

  看护了他一会,看他没有抹脖子自杀,倒也自己忙去了。

  那顺这辈儿时毁掉了,这么一个人会很快消失在大家的面前。那护卫对着那顺惋惜道:“那顺,我走了啊。你想开一点,男人哪有迈不过去地沟呢,你好歹有个姐姐可以指望,我们呢?”

  那顺蜷缩起来,身上的痛,心理上受得折辱,让他忍不住在心中呼唤起,“姐姐,你到底在哪里?”
空骑最新章节http://fahao.reyoo.net/kongqi1/,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