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剑雪蝶舞

第九百四十二章 赠药

剑雪蝶舞 | 作者:hongxuelizhi | 更新时间:2019-03-19 21:09:2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顾云青见简桑鸿执意受罚,寻思若是再不执行帮规,恐怕说不过去,再难服众,随即长叹一声道:“好,既然简兄执意要领罚,老夫只能依照帮规,先降你为七袋长老,再仗责五十,以捍帮威!”

  他说完便欲叫执法弟子行罚,却听简桑鸿道:“不!按照帮规,理应将我身上九袋尽除,从新入门弟子再行坐起,我身为长老,则更须仗责一百,还请顾长老依规而行,不要坏了帮规,让天下群雄耻笑!”

  顾云青想到简桑鸿自入帮来,从新入门弟子一直做到八袋长老,足足用了四十余载,对丐帮也曾立下汗马功劳,岂能因这一件事就能降他为新入门弟子,实是有些做不出来,皱了皱眉道:“简长老,这......这恐怕有些不妥吧!”

  其它两位长老也劝道:“是啊!简长老,如今正是丐帮用人之际,你若是降为入门弟子,那么丐帮若是遇到什么事,岂不势单力薄,如何应付得了呢?”

  简桑鸿长叹一口气道:“几位兄弟,在下何尝不知如今正是丐帮用人之计,只是若因此而坏了帮规,那兄弟我岂不成了丐帮的罪人吗?”

  这时有丐帮弟子大声喊道:“请简长老以大局为重,以丐帮为重!”

  他这一喊,又有不少丐帮弟子跟着求情。

  顾云青就势说到:“简兄,我顾云青虽身为丐帮执法长老,可却也要听从属下弟子意见,既然有弟子谏言,自会重新考虑,决定先委屈一下简兄,除去你肩上一袋,降为七袋长老,任为执棒长老。命你将功赎罪,你意下如何?”

  简桑鸿先犹豫了一下,一行老泪流了下来说道:“顾兄待我情同手足,准我戴罪立功,简桑鸿感激不尽。从此以后,自当尽心尽力,努力找回圣物,以赎已罪!”

  顾云青这才大声喊道:“执法弟子听令,执行仗责!”

  这时有两名执法弟子手持仗棍,上了台来。各领一枝,朝顾云青抱拳说道:“请执法长老示下!”

  顾云青朗声说道:“执棒龙头简桑鸿身为帮中长老,护棒不周,以致帮中圣物丢失,其罪不小,本应降为入门弟子,念在他自入帮以来,为丐帮曾立下汗马功劳,此时帮中又值用人之际。允他代罪立功,仍为执棒龙头,但愿他早日找回帮中圣物,以此赎罪!”

  他说完之后。简桑鸿伏地喊道:“简桑鸿领命!”

  顾云青这才继续说道:“人虽有情,但帮规不容情,仗责不可少,故而特请执法弟子。按照帮规,对简长老仗责一百,以儆效尤!”

  他此言说完。执法弟子抱拳说道:“弟子领命!”

  二人说完,持仗走到简桑鸿面前道:“简长老,得罪了!”

  简桑鸿道:“请二位小兄弟仗下不必留情,使出全力便是。”

  这时已有弟子搬来一条长凳,放在台中。

  简桑鸿起身走了过来,随即爬在长凳上,挎下半截裤子,露出臀部肌肉。

  群雄先前还以为丐帮四长老只是说说样子,如今见果真要打,一时甚是敬佩,都张大眼睛看热闹。

  薛空灵寻思道:“难怪丐帮号称武林第一大帮,立帮百年经久不衰,实是因为有一套执法严明的帮规,更有一批热血男儿誓死追随,这才使得丐帮威名远扬,确实令人敬佩!”

  他此念刚下,这边台上仗责却已开始。

  也不知是因为那两名执法弟子太过老实,还是心中对简长老不满,仗责一开始,二人轮起手中有着胳膊粗的执法棍便照着他的屁股猛打起来。

  这一棍下去,简桑鸿的屁股立时起了一个红印,跟着一边有弟子数道:“一。”

  这时另外一名执法弟子早已轮起的执法棍又重重打了下去,这一下与先前那一棒交叉纵横,成了一个血红的“十”字型,简桑鸿的屁股立时红肿。

  简桑鸿牙齿紧咬,始终一声不吭,头上慢慢多了些细汗。

  薛空灵见这两棍下去,简桑鸿的屁股便红肿起来,不由寻思道:“直是奇怪,简桑鸿身为丐帮长老,武功修为理应不错,为何这两杖下去,他的屁股就肿这么高呢?”

  就是这时,旁边有个握刀的年轻人似是也想不明白,朝一个岁数大的人问道:“这位老兄,这简桑鸿贵为丐帮四大长老,江湖人称外号“飞凤神叟”,怎么内力竟如此差劲,这两棍子下去,屁股又红又肿,若是一百棍打下来,岂不是连小命都没了?”

  那年岁稍大一点的人正看着台上简桑鸿挨打,目中流露出来的尽是敬佩之色,听了年轻人的话,不由上下打量他一翻,随即说道:“小兄弟有所不知,这丐帮执法向来甚是严明,帮中历来有规定,受罚弟子无论身份、地位如何尊贵,武功如何高明,均不得运内力相抗,以示其忏悔之诚。”

  那年轻人这才恍然大悟道:哦,原来如此,敢情这简老长此时受刑,并未运力抵抗,难怪两杖下去,屁股竟成这般模样,确实令人敬佩!”

  年长一点的人这才点了点头,听到台上弟子已数到“二十一”,又见简 桑鸿整个屁股此时已血肉模糊,显然已被打烂,不由皱起眉头。

  两名执法弟子此时每一棍轮下去,鲜血四溅,再抬起时,棍上已沾满鲜血,令人不忍再看。

  薛空灵听得他二人交谈,这才明白个中原因,眼见简桑鸿被打成这样,直将嘴唇咬出了血,却终是一声不吭,果然是条硬汉,也起了敬佩之心。

  王重阳却是眉头紧皱。

  倒是黄药师嘴里冷哼一声道:“简长老真是了不起,此时竟当着天下群雄的面上演起苦肉计来了!”

  一边有丐帮弟子听到有人到此时还在幸灾乐祸,正欲张口开骂,一扭头见是黄药师,想到他武功之高,顿时张了张嘴,把骂人的脏话吞进肚里,再不敢吐半个字。竟是敢怒不敢言。

  薛空灵实是不明白黄药师为什么对简桑鸿如此偏见,屡屡出言讽刺,却又不便相问。

  哪知就在这时,却听得有人在心里骂道:“两个小杂种,今日你们竟敢下此毒手,改日老夫若是不扒了你们的皮,抽了你们的筋,报此大仇,便不姓简!”

  他寻声朝台上看去,却见简桑鸿扫了一眼两个执法弟子。眼神中满是杀气,知道刚才那骂人脏话正是从他心底发出,不由惊道:“真是奇怪,既然简长老情愿接受棍责,为何却又想着找两名执法弟子的晦气呢?黄兄弟两次说破他之心事,难道里面当真有什么隐情不成?”

  他一念至此,不由抬头朝黄药师看去,见他面上泛着一丝淡淡的泠笑,似乎世间一切事情皆与他无关一般。一时对他这种坦然处世的风度感到羡慕和折服。

  这时台上两名执法弟子全身已被热汗湿透,显然是打得累了,手臂也是微微颤抖,手中执法棍再轮下去之时。已再无先前那般重,可饶是如此,仍然鲜血四溅,令人生寒。

  另外一名弟子。此时口中却已数到“九十八”,显然再有两棍,杖刑便要结束了。

  丐帮其它三名长老一直紧盯着简桑鸿受杖责。面上均现不忍之色,传功长老江子鹤此时手中早已拿着一瓶药,瓶口已经打开,想是止伤药物。

  终于,待从那名弟子口中喊出“一百”时,两名执法弟子手中长棍立时落地,跟着一屁股坐在地上,累得再不能动弹。

  众人眼看简桑鸿捱过一百下,又见他此时面无血色,口里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爬在凳子上一动不动,竟如死了一般,一时整颗心都提到嗓子眼上。

  传功长老江子鹤连忙急上前去,吩咐弟子将两名执法弟子扶下台下,随即走到简桑鸿面前,端起药瓶便要朝简桑鸿血肉模糊的屁股上倒。

  就在这时,突听黄药师大喝一声道:“江长老,且慢,在下有治伤灵药,先行给简长老敷上!”

  江子鹤此时手中拿着的正是治外伤之药,正欲为简桑鸿敷药,却听黄药师这般说,正欲婉言拒绝,却见黄药师手中突然弹出一个药瓶,瞬间直朝他急射过来。

  他眼见那药瓶来势甚急,一弹之下,手劲之强实属罕见,不由大吃一惊。

  正欲侧身避过,却突听 “砰”的一声,手中刚才还紧攥的药瓶,竟被黄药师弹来的药瓶轻轻一撞,直挺挺脱手飞去,掉在地上,碎成数片,里面装着的半瓶止伤药也尽数散落在地,发了一股刺鼻的味道。

  他再低头看看手里此时紧握的竟换了另外一个藏青色药瓶,竟完整远缺,丝毫无损,不由顿时色变。

  薛空灵身上也装有止外伤之药,那是自活死人墓里带出来的,止伤化淤效果甚佳。

  刚才看到简桑鸿被整个屁股被打的血肉模糊,若不及时敷药,恐怕会因感染而引发身亡,正准备献药,却见江子鹤手中已备了药,只好收了这个心思。

  如今他却不想黄药师竟突然以献药的名义撞破江子鹤手中药瓶,一时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更让薛空灵感到惊讶是的,黄药师竟可以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将手中药瓶径直送到江子鹤手中,并将对方手中原有药瓶撞出手外,而且药瓶却又丝毫无损,这种绝世无双的手法简直让他难以相信。

  他虽也懂得一些借力打力的功夫,可看到黄药师露出的这一手,却简直有如天壤之别,一时又是敬佩,又是自愧不如。

  众群雄及丐帮弟子先前见黄药师如此自负,曾出言羞辱简桑鸿,本就有些不满,如今又见他竟如此鲁莽打破丐帮长老手中的药瓶,更是气愤。

  可再一看江子鹤手中药瓶竟丝毫无损,就算再笨的人也知道这种手法的难度性之高,一时更是敢怒不敢言,直怒视着黄药师。(未完待续。。)
剑雪蝶舞最新章节http://fahao.reyoo.net/jianxuediew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