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皇家侍卫带球跑最新章节

52.复生

皇家侍卫带球跑 | 作者:郑小七 | 更新时间:2017-04-24 11:38:27
推荐阅读:好色艳妇慈云寺的男保安我的美艳师娘乡村寡妇艳遇修真艳绝乡村风流按摩师东北农村情欲长篇:黑土极品诱惑艳满杏花村
  大雪纷飞, 白絮潇扬

  承武帝的寝殿外, 跪满了群臣。

  “太子殿下, 国不可一日无君,如今皇上先去,就更需要有人做主,臣认为,太子应尽快继位, 为先皇主持方为正理。”京御史王继跪在最前面,对着面前屋中的人扬声说道。

  “臣等附议……”有一人带头, 后面便是起起落落跟着附和之声。

  风雪声声, 几乎将屋外的群臣吹得面色僵硬。

  妃苍玚面上仍旧带着悲伤,泪珠还挂在脸上,侧耳听着屋外的声音,不禁侧身对跪在后面的几位皇子说道:“皇兄,三弟,六弟, 七弟……如今父皇突然驾崩, 你我皆是悲伤,只是国家江山,却也不能置之不理, 还请几位兄弟能随我一起面对。”

  “太子殿下……”大皇子抬眼, 眼眸强忍着悲伤地说道:“臣……有个不情之请……”

  “皇兄请说……”太子没想到妃書郦此时还有话说, 心中愣了愣, 面上却是未露端倪。

  “父皇一生, 戎马弓国,勤政爱民,几乎未有一刻安心过,如今虽身死灯灭,但神魂未远,大燕自古便有祖训,新皇需守灵三日,以报生恩,臣等兄弟请求,能陪太子左右,一同守灵,心中不敢有违祖宗家法,只求太子能同意,臣与燕京城外的五千将士能一同相跪,便于愿足矣。”妃書郦一番话,几乎将太子接下来要说的话,全都给堵了回去。

  妃書郦这是明确地告诉他,太子想要登位,可以……不过要依照祖宗家法,为承武帝守灵三日,而且这三日,身边的兄弟都会在身边看着他,如果不答应,燕京城外,还有五千将士呢,这分明是在威胁他,不得不答应。

  妃苍玚心中气极,几乎咬牙切齿,却又没个名正言顺的原因回绝,因此不得不咬着牙,答应了。

  幽幽的寒雪,洋洋洒洒地落在所有人的身上,几乎将身上的黑衣都浸湿了,可是所有人都不敢稍动。

  空阔的谌龙殿,散发出幽幽檀香味,缭绕地盈满了整个大殿。

  妃苍玚直直地跪在大殿的正中央,他的身后是肃然的妃書郦,妃暝,妃九黎和妃成沂,个个都垂着头,已经两日了,妃苍玚觉得自己的耐心都快要被这几日磨干净了,他没有想到妃書郦竟然这样狠,生生地陪着他跪了两日,虽说膝下垫了软垫,但任谁这样跪三日,膝盖都得废掉不可,更别说如今外间还下着大雪,天气冷寒,风声呼啸。

  而比起那些在在屋外虽然受尽风雪,但每至晚间便被放回家的大臣,他这个太子,要辛苦得多了。

  晨曦微至,将飘雪的天空染得清亮了许多,屋外虽仍有风雪,但对于妃苍玚来言,却觉得这抹阳光温暖了许多。

  “来人……”晨起的钟声一响,妃苍玚便缓缓地从软垫上站了起来。

  门外立刻进来两个小太监,忙地将妃苍玚扶了起来。

  “皇兄,三日守灵已尽,请恕苍玚还有要事,就不奉陪了……”太子的脸色很不好,却是生生地忍住了,只是从言语的冷漠让人听出了他心中的怒气。

  “太子殿下就这般急着登位?”妃書郦缓缓地抬了头,面上却没有丝毫的悲伤,甚至还带着微微的笑意道:“或者,你在害怕……”

  “害怕?”太子妃苍玚怒极反笑道:“胡言乱语,本太子是父皇亲自立的,会害怕什么?倒是你,妃書郦,皇帝驾崩之日,你却带兵入城,是要造反吗?”

  “造反?”妃書郦豁然从软垫上起身,眼眸冷光迸射地瞪着妃苍玚道:“太子以为,如果臣要造反,您现在还能站在这里吗?”

  “妃書郦……”太子气极,一声大喝:“你果然是狼子野心,来人……”

  殿门外立刻便出现一列宫廷侍卫,齐刷刷地对着妃苍玚道:“太子……”

  “将这个判臣拿下……”妃苍玚直直地指着妃書郦,指尖怒极地带着颤抖。

  “太子……”妃暝一声低喝,缓缓地起身看着妃苍玚道:“这里是父皇的灵前……”

  “你们还知道这是父皇的灵前?”太子垂下指尖,面色震得有些红地瞪着妃暝道:“在父皇的灵前,他就这样肆无忌惮,屡屡对本太子出言恶语,不该被拿下吗?”

  “太子所言不错……”三皇子妃成沂从太子身后起身,对着妃暝说道:“你们几人,分明是想趁机夺太子的皇位,实在是厚颜无耻至极。”

  “哼……夺位也比弑父杀兄的禽兽强……”妃九黎一向说话都是嚣张而放肆,此言一出,当即将妃苍玚惹得勃然大怒,手中抢了侍卫们的剑,便向妃書郦刺去。

  妃書郦自十八岁带兵镇守边关,如今已近十五载,太子这花拳绣腿的两招,如何能伤他,一个侧身便夺了太子手中的剑扔在地上发出’呛‘的一声。

  “妃苍玚……天道轮回,报应不爽……”妃書郦声音之中带着不屑的冷哼道:“你的罪恶,自有天谴,我劝你,还是不要太嚣张了。”

  “哈哈哈……我的罪恶……”妃苍玚被妃書郦一招便夺掉手中的武器,脸上不禁青红交加,放声大笑道:“还是先关心你们自己吧,本太子登基后的第一件事,便是要诛你们九族……”

  “嘁,诛我们九族不是连你自己也要死吗?”妃九黎不屑地嘲笑了一声,却立刻被妃暝给瞪了下去。

  沉沉的檀香,幽幽地盘旋在大殿之中,愈加清暖。

  灵前的白烛,几乎已经燃尽,滴落在岸前。

  “是吗……”浑厚沧桑却又带着威严的嗓音,突然从太子背后的灵柩之中传出。

  吓得几人都生生地白了脸,只有妃書郦没有惊诧,而是一跃落到灵棺前,伸手将棺木给抬了起来。

  “父皇……”妃書郦伸手,将棺中的人扶起,明黄的衣裳,金龙的皇冠,依旧灰白的面色,却是将妃苍玚吓得半死地跌在地上,惊恐地睁着眼看着那人,手指颤抖地指着棺木中的人道:“你……你……你没死……”

  “死……”棺木中的人蓦然轻轻地笑了一声,被妃書郦扶着从里面出来,看着妃苍玚道:“朕还没有亲手斩了你,怎么能就这么死了。”

  “父皇……父皇……儿臣该死……儿臣该死,求父皇开恩啊……”妃苍玚被承武帝突然醒过来几乎吓得失了三魂六魄,还以为突然诈尸了,此时听闻承武帝根本就没死,才想起自己的所为来,忙地痛哭求饶。

  “开恩……哼……老六,将他扔出去……”承武帝的面色依旧苍白得很,浑身几乎无力地全靠妃書郦撑着,眼神却清利得犹如锋刃。

  “来人……”妃暝虽然也被承武帝吓了一跳,但见他醒了过来,心中却也是高兴的,因此回过神后,立刻叫人将妃苍玚带走,暂时押进了天牢。

  “父皇……您……您还活着……”那原本跟在太子身后的妃成沂也被承武帝吓破了胆,颤巍巍地跪在了地上,眼中全是不敢置信。

  “老三……你这一辈子,没有主见,被人当做棋子利用而不自知,好在,你还没有像太子一样丧尽天良,你更应该庆幸,你有一位好夫人,今日这件事,朕当你不在其中,回去后和沉雪好好过日子吧。”承武帝浑身虚弱得连手也抬不起来,说话也是断断续续地,气力不济。

  骤然大变的情景,几乎将屋外的一众大臣看得个措手不及,一个个皆是目瞪口呆地愣在大雪之中。

  直到一人回过神来,忙地将袖腕上的白纱扯掉,接下来便是余下的人,陆陆续续地照着做了,却没有一个人离开,仍旧站在雪地之中。

  暖香的寝殿,承武帝被几人扶到了床上,立刻唤了太医诊治。

  “皇兄……你与父皇串通好的?”太医为承武帝看诊之时,妃暝拉住了妃書郦,面色不愉地看着他。

  “不错……父皇半月前与我一道密旨,命我即刻回京,太子与他下了剧毒,且毒已入骨,只怕活不过数日,他怕京中大变,你应对不了,便命我领兵回京。”

  “可如今又是什么情况?”妃暝显然对承武帝死而复生的境况接受无能。

  “父皇所中之毒,霸道异常,父皇虽用内力逼出部分,却终究没有什么用,而此时太医说了一个法子,便是利用银针令父皇暂时死去,以龟息之法三日,或可多延一些时日……”妃書郦大掌拍了拍妃暝的背,眸中忧心地说道:“我接到太医传递的消息时,已经是在燕京城外的时候了,那时候根本没有机会与你等细说。”

  “所以你才想办法拖了三日"妃暝眼神幽深地看了一眼正躺在床上的承武帝。

  “不错……所以别怪大哥……”妃書郦微微地说道:“太子暗中囤兵之时,父皇曾放过他一次,却没有想到他尽然变本加厉,敢毒害父皇。”

  “他一向这样贪得无厌……”妃暝薄凉的眼神,瞟了一眼大殿之外,清寒的风雪,依旧摇曳地盘盘而下,犹如风霜之花般优美。
皇家侍卫带球跑最新章节http://fahao.reyoo.net/huangjiashiweidaiqiup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东北农村情欲长篇:黑土极品诱惑性感欲奴乡村艳情官途风流孽根小姨的诱惑村长的后院村色:山野多娇都市花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