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红颜刻骨,总裁画地为牢

248.疯狂占有欲,血浓于水

红颜刻骨,总裁画地为牢 | 作者:美杜莎夫人 | 更新时间:2015-05-21 18:11:4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空间剑神生死轮回诀异界之五绝纵横棍震九天婚有独宠异界圣主最牛鬼仙异世桃花运数字人生倚天应龙记
    宋校是没有想到自己有这样大的火气的,他承认,他接受不了凯茵对别的男人微笑,这方面无论如何他也做不到大度。

    静夜里偶尔他会反思,对伴侣这般强烈的占有欲有受母亲婚内出轨的影响,这是一块心头的伤疤,他内心也有不为人知的自卑,所以他怕,所以每当凯茵与异性有亲密接触时他无法忍受心中腾然而起的熊熊烈火。

    刚才就是如此。

    看见凯茵对瞿佳迎微笑,看见瞿佳迎垂眸也对她微笑,他受不了,通身的感觉都不对了该。

    情绪在那一瞬间涌上头顶时理智是不存在的,脱口而出的那句“瞿医生不能留在家里”真的没有经过大脑作用,说出口才惊然发现他的口气怎会这般僵硬,以至于让整个家庭其乐融融的气氛都在一瞬间变成了另一种模样。

    宋校是不愿意的。

    所以他又强迫自己去对瞿佳迎微笑,但是说出口的那句话未免还是带着少许敌意,至少最后一句话是会让瞿佳迎尴尬的。

    家庭医生选择一位有经验的老医生最好蹂。

    这句话让瞿佳迎只能微笑,笑容里坦然自若,那份气度与涵养皆从他浓眉深目中透露出来,拥有这样一双坦然眼睛的瞿佳迎不会是陶波那样的男人。

    都说相由心生。

    家中众人面面相觑,凯茵的脸色不太好看,她低下头,抿起双唇若有所思。

    张婉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回头找还未离开现在站在玄关处的宋守正求救。

    局面陷入僵持。

    宋守正远远打量以侧面示他的儿子,宋校32岁,但父子两交流的少之又少,宋守正还不能够将宋校的内心看透,先前在医院住院部楼下宋校已经提出不愿意让瞿佳迎来家中做家庭医生,因为瞿佳迎是男的。

    宋守正理解,若不是因为宋家与瞿家是百年友邻,若不是瞿佳迎是宋守正看着成长的,若不是瞿佳迎的人品没的话说,宋守正不可能让一个他不了解的男人住在只有老人和女人的家庭中。

    做出这个决定,他只想让宋校知道,他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可是宋校有宋校的理由。

    前不久陶波那件事具体内情如何现在暂且不谈,只想说,那件事或许给宋校蒙上了心理阴影,他之所以不愿意留下瞿佳迎,就是因为他自己是个表面冷淡内心却能热血沸腾的男人,所以他了解与他年龄相仿的瞿佳迎看到年轻美丽的女人是何种身体反应,而他年轻美丽的妻子住在家中,凡事都不是没有可能的,若陶波真有对他的妻子做出不规矩行为,这还算的上前车之鉴。

    宋校不会重蹈覆辙。

    这中间,还有一点,是蒋繁碧给他的心理阴影。

    当年父母离异诱因于父母长期分居,现在眼看着他要在t市逗留很久,凯茵与瞿佳迎对彼此的微笑深深印在宋校脑海,这两人长期朝夕相处,他不愿意发生上一辈那种令人痛惜的事情。

    宋守正站在玄关处这样寻思的时候其实他没有意料到如今宋校对瞿佳迎的感觉完全变了,他仍旧不愿意留下他,且是绝对不能留下他,但是这中间的原因不再因为他是男人,而是因为,他和凯茵是旧识,他们对彼此的感觉很好,凯茵笑着问他“你还记得我吗?”瞿佳迎意外的笑着回答她“你嫁给首长的儿子了?”

    这不会是两个南辕北辙的男女所能共鸣起的语言,这样的攀谈宋校有理由相信,他们如果成为朋友经常来往,是可以发展出很亲密的关系,至少是红颜蓝颜那知己类型的。

    宋校是绝对不会让凯茵发展蓝颜知己的,她只能有普通男性同事或者男性同学,偶尔吃吃饭见见面他能接受,过分了他肯定会插手解决,能和她亲密交往谈天说地的只有他。

    这是宋校的占有欲,或许占有欲属于与生俱来的性格方面,改变不了。

    所以他自身对自身的要求非常严格,身边没有美女助理,也没有红颜知己,他玩的人全是品性优良的男人,一方面是自己的性格使然,一方面是对自己另一半的交代,他不会让凯茵陷入老公周身围满女性的压力与猜忌中。

    可是事情有些出乎想象,他与她,似乎他没有多少女人缘,而凯茵,却很有异性缘。

    男人乐于围绕她,也乐于向她贡献殷勤。

    宋校在压抑怒火,他朝瞿佳迎扬起弧度淡雅的微笑。

    立在众人之间的他双手插袋,个头与瞿佳迎齐平,两位青年才俊无声的在空中绞杀眼神,那双钢灰色的瞳孔看见那个女人站在瞿佳迎身边,而不是他的身边。

    此时此刻,他的心情真的不算明媚。

    打破这一平静的是令人意想不到的人,凯茵。

    她站在瞿佳迎身边,抬起头时的表情冷淡疏离,然后仰高下巴看着宋校刚凌的灰色瞳孔,那个时候,宋校真的认为她是瞿佳迎的女人,而并非他的。

    僵持的氛围中凯茵的声音仿佛放大了许多倍:“我觉得挺好的,瞿医生精通医术,

    我也可以偷师学道,以后自己也能掌握必要的家庭急救措施。”她仿佛觉得这句话还不能满足自己,又在句末添加一句:“我觉得挺好的,瞿医生挺好的。”

    已经不再流通的粘稠空气中听到了宋校眉心突突一跳的声音……

    而此时围在附近的王阿姨已经后悔不迭,买菜回来后遇到凯茵来厨房问她点私事:“王阿姨,宋校在找谁您可以告诉我吗?”

    而她呢,一个不会察言观色也毫无人生经验的老妇人,竟然对一个男人的妻子说出了下面这一番可以让这位妻子发挥想象力的胡话:“哎呀少奶奶,你还是别问我了吧,这种事我不好说的,要是导致你和大少爷吵架我可担待不起,你要想知道什么还是直接去问大少爷吧。”

    这样的话,势必会让已经起了疑心的妻子越想越多,事实证明,大少奶奶也确实是发挥了想象力,否则刚才对大少爷所说的那番话不会那般冰冷,没有人不会听出这对小夫妻在今天上午的阳光中,闹了别扭。

    而后面大少奶奶问的话她居然又给稀里糊涂的回答了,这才是严重中的严重。

    “那行,我不为难您,我就问您,宋校在找的人是男人还是女人?”

    “女孩子呀。”

    “……”

    王阿姨记得凯茵当时的表情很僵硬,她摆手就开始后悔了:“哎呦大少奶奶你别问我了,想知道什么去问大少爷吧。”

    面前的状况毫无疑问的证明,真的是她这张不会说话的嘴巴害了大少爷。

    宋校现在的表情非常苍白,在凯茵站在瞿佳迎身边,所说的每一句话皆向着瞿佳迎之后。

    宋守正不知不觉已经脱下皮鞋换上拖鞋来到了众人这边,借着凯茵的话尾说道:“瞿医生照顾爷爷奶奶的同时也要回军区医院坐诊的,双方都不耽误,其实经验这种事不分大小,遇到过处理过都会成为一个人的职场经验或者人生经验。”

    奶奶站在宋校身后,拍了拍孙儿坚硬如铁的脊椎:“校校,就让瞿医生留家里吧,正因为两家都是好多年的关系,要真来个外人,我们还真的不习惯呢。”

    奶奶说完爷爷又说:“是啊校校,就别麻烦别人了,改天我再请瞿老来家里做做客,有空的话还请瞿老在家里居住一段时间呢。”

    瞿佳迎立刻礼貌有佳的对爷爷说:“谢谢宋爷爷,我爷爷最近还真的有空,您要有闲的话,我即刻就能打电.话给我爷爷。”

    一老一少交流的声音又让紧窒的气氛偷偷改变了,却变得越来越不伦不类。

    因为宋校的脸色逐渐苍白了下来,家中众人,没有人帮他,没有人站在他的身边,哪怕那个他认为与他已经是血浓于水的女人。

    她没有,她站在别的男人身边,用清冷的神色攻击她的老公。

    一家人,唯一没有开口相劝的,只有张婉一人。

    其实她在宋家地位非凡,可是她一言不发,在看见宋校苍白的表情后甚至想要化解眼下各持一方的矛盾。

    “宋校……”

    张婉的手刚摸上宋校的背,宋校接连说了两个字:“好,好。”

    他说好,连说两声,声音苍白无力,眼神颓然,已经谁也不看,专注的疼痛目光笔直的射在凯茵漆黑的瞳孔中。

    凯茵不懂他为何要用这种仿佛受到了伤害的眼神去看她,她很想笑,心里面的火气她隐忍下来了,虽然已是夫妻,但彼此也有各自的隐秘私事不愿意对方知道,所以她现在正在扮演贤妻,不去追问老公的秘密。

    仰面极为冷漠的看着他灰色的眼睛,而她的眼眸深处有一丝嘲笑蔓延出来,没有隐藏的掉,被此刻正深深注视她的宋校发觉了。

    他的眼睛凉了,一度凉到了心田,唇角的微笑那般薄弱脆弱,笑容终究是没能牵扯起来,那种弧度对他来说,太为难了。

    他转身了,头也不回的朝玄关走去,事发突然,众人全都哑然无语,只能够凝望转身后他通身如油的黑暗。

    “宋校。”

    张婉掉头去追,爷爷奶奶预感不妙,也从人群中朝玄关走去,嘴巴里喊着:“校校,校校……”

    宋校换上黑色皮鞋后面带脆弱微笑回头朝客厅众人告别:“那就这样吧,我回t市了,大家保重。”

    陷入流动人群中的凯茵,心疼的不是滋味,吵架不该是这样子的,不该是这样子的……

    “宋校!”

    张婉握住门把却没捞住宋校,那道纯黑的修长身影走入了光明中的金色阳光,日曜的金斑铺满他周身上下,让他如水的气质宛如镀上一层帝王之色,高高在上到好像再也不会转身。

    立于玄关处手握门把的张婉眼神焦灼起来,她猛的回头就在满屋人头的客厅中寻找凯茵,而那个小女孩,已经背过了身,低头的模样显然此刻也正在难受。

    “凯茵!”

    张婉大声一喊,众人的眼光逐次朝凯茵投去。

    肩膀

    明显颤抖的小女孩不肯转过身来,所以围在一起的人们被张婉冲开,她抓住凯茵的肩头将她翻了一面面朝自己,却原来这女孩子心情早已不好受,脸色郁结不舒。

    张婉对凯茵说:“快去。”

    “去干嘛?”

    张婉看着凯茵赌气的眼睛,心底是痛惜的,她是过来人,经历过爱情中的风风雨雨,曾不知有多少对彼此相爱的情侣在起起伏伏的争吵中冷淡了彼此,最终冷淡了感情,连结局都是不了了之。

    “吵架了吧?”

    凯茵发现,张婉其实很聪明,这种大智若愚的精神是否是人生的大智慧呢?记忆中,张婉从来没有在任何场合表现过自己的意见,哪怕家中琐事也在事事尊重宋守正,这样的女人与蒋繁碧完全是大相径庭的,如果一个是东,那么另一个是西。

    蒋繁碧唯我独尊,而张婉处处柔软,一个是正午阳光,一个是深夜月光,不可类比。

    见凯茵蓦然发呆,张婉双手握住凯茵手腕,语气虽柔,实则已经有些焦躁:“孩子,吵架伤感情,不管因为何种原因吵架,都要记得别让它进入你们彼此的心,一旦入了心,以后都是心结,总有影响你们感情的那一天。”
红颜刻骨,总裁画地为牢最新章节http://fahao.reyoo.net/hongyankegu_zongcaihuadiweilao/,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