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红颜刻骨,总裁画地为牢

218.爸比和妈咪,为了baby要努力

红颜刻骨,总裁画地为牢 | 作者:美杜莎夫人 | 更新时间:2015-05-05 12:35:3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许久之后,当窗外夜‘色’随风摇曳……

    宋校温柔的垂下目光,看着这孩子乌黑的发顶,他宽柔的掌心轻轻抚‘摸’她,令她就像一只匍匐在主人怀抱中的乖巧猫咪一般。-..-

    “你好香。”

    凯茵埋在他腹部上喃喃自语,鼻息是与他的黑‘色’衬衫紧密相贴的。

    他的衬衫,‘混’合了他自身的琥珀香与阳光的香味,令人意外的是,她没有再闻见烟草的味道。

    “好了,该睡觉了。踝”

    他以一道温柔轻巧的力度轻轻推开了她,她便更加乖巧的松开他的腰腹,安安静静的坐在‘床’头,完好的那条‘腿’盘起一个半圈,缩在屁股下面。

    宋校温柔的‘揉’了‘揉’她的发顶,将她怀中的鲜‘艳’玫瑰拿开了,摆放在‘床’头柜上,他从‘抽’屉里找出一把剪刀,要将玫瑰***‘花’瓶中。

    刚才他离开,送别友人兼买‘花’瓶容器,买回来的‘花’瓶容器摆放在‘床’头柜上,凯茵现在拿来把玩把玩。

    宋校淡静如水般矗立在台案边,手工艺技能仿佛还很不错,被从包装纸中轻巧拆开的玫瑰‘花’经由他干净白皙的长指简单的改造,便以更加娇‘艳’的姿态落入了细颈‘花’瓶之中,绽放馥郁‘花’香。

    凯茵歪在‘床’头帮上,默不作声的看着他的手指,修长又干净,然后她的目光渐渐向上移动,落在了他谦致雅达的斯文五官上。

    宋校感受到她的目光,温柔缱绻的带着笑意,朝她暖暖一睐,深不可测般深沉询问道:“看什么?”

    ‘床’头边晕光里的‘女’孩儿‘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齿来,笑的毫无城府,干净剔透,又一次迫不及待的表‘露’心声:“好喜欢你的。”

    那人好看的笑了起来,若隐若现的几粒细牙短暂出现又短暂消失。

    他的笑容,永远都是这般文静内敛,不带‘波’涛。

    他专注而投入的处理‘花’枝时凯茵看起了他的左耳,记得他向她表白的初期她给他听过一段录音,那里面录制的是她当面没有办法向他启口的话语,后来他并没有解释,凯茵只记得他当时的表情非常晦涩、落寞。

    这样的表情一直让凯茵以为他有难言之隐的痛楚,这份痛楚无法和她道明,后来林幼怡与娉婷的突然出现让凯茵再次联系上这件事情,茅塞顿开,想他当时的愁苦定是为此才那般的。

    不曾想过他的耳朵有伤,真的从来不曾想过。

    他隐瞒不说,宁愿她误会,这说明他为此自卑,再骄傲的人,是不是也有令自己自卑而不愿意与人分享的秘密呢?

    凯茵不会拆穿,他的日记本选择一个时间,该让唐泽送回去了。

    宋校一边修剪‘花’枝一边在晕黄的光线中轻轻渺渺的低声询问她:“是不是我哪里变了?你从不曾这样长时间打量我。”

    凯茵的眼神像风中摇曳的烛光,短暂闪烁后沉静如水,钩织起她独特的那种开朗而稚气的微笑。

    倾身靠近他,又一次拉住他的皮带,带着小孩子的那股子天真与任‘性’,轻轻摇晃他腰部,黑乌乌的大眼睛翘向他,嘤咛的道:“你怎么长的这样清秀?”

    “……”

    宋校放下‘花’枝与剪刀,单手‘插’袋的朝她探下上身,凯茵的头往后一缩,后脑勺便贴在冰凉的墙壁上了。

    她的大眼睛带着敬畏,无比紧张的望着面前就如尊师一般的年长男人。

    宋校的修长手指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蛋轻轻提起来。

    他躬着身,沉静内敛的眼睛从容不迫的打量她有些紧张的眼睛,下一秒是令凯茵猝然不及的。

    她的‘唇’,被他的印上。

    与他接‘吻’的次数不算少了,凯茵很了解她老公的‘唇’‘吻’起来是何种感觉。

    宋校的‘唇’是微凉的,微凉中透‘露’一点点执着的温暖,宋校的‘唇’很软,若说是‘唇’,更像一块养分充沛的活‘肉’,他的‘唇’有清凉的气息,‘吻’起来令人陶醉。

    凯茵将双手抱住他颈子,回以他更加缠绵悱恻的亲‘吻’,他们早就不分彼此,‘唇’舌相缠,津汁互换,这正是两个人惺惺相惜的地方。

    宋校不由自主的‘抽’出了另外一只‘插’在‘裤’袋里的手,勾住了凯茵的后脑勺,他的身体一面朝她侵,他的手一面引领她的头靠近他,于是‘吻’到后来,她已经被他压在他心跳如鼓的‘胸’膛之中了。

    晕光中隐约乍现两人粉‘色’的舌条置入彼此口腔中‘交’缠互换,像两条小蛇互相首尾,场面太令人晕眩。

    凯茵在被他忘情的深‘吻’时也以更加深情的态度回‘吻’着他,含了他沁凉口腔里的津液,吞入自己腹中,她的津液也会不其然的渡入他的口腔,被他爱不释手的纳入喉管。

    她被他‘吻’到后来‘吻’的晕头转向,‘吻’的天昏地暗,‘吻’的天旋地转,‘吻’的流着眼泪拉住了他的黑‘色’皮带……

    他的腰腹紧窄却充满了男‘性’的力量,腹肌藏在他‘挺’括的宛如流水般的黑‘色’衬衫下。

    她有点鬼使神差的将他的黑‘色’衬衫下摆从黑‘色’皮带里‘抽’出来,小手像小蛇一般往他的赤

    落的冰凉肌肤上用力的爱俯,食指儿‘揉’他‘胸’前殷红‘色’的颗粒。

    人类的本能任谁也无法阻止或者控制,而且这种人类的本能在两个相爱的男‘女’面前,就像火焰里的油,能燃起燎原之势。

    凯茵被他放平在病‘床’上,她的后脑勺枕着他干净宽厚的掌心,一如当初那一次,她泪眼朦胧的躺在他掌心里,身下流着折磨她的血水。

    宋校平静无‘波’的静眸被凯茵扔下了一块巨石,‘激’起了万丈高澜。

    他眼眸纷‘乱’如箭,束束找不到投‘射’的方向,在他兵荒马‘乱’的眼眸中他的身体倾巢而下,长‘腿’跨上病‘床’压至她身体两侧,于是整个长躯,放置在她的身上。

    “可以那样吗?”

    他温柔的掌心像蜜蜂守护‘花’密一般虔诚,沿着凯茵淌下汗水的脸庞轮廓上细心爱俯,换来她淌着泪水对他用力的点头,小巧的鼻尖儿碰到了他悬直‘挺’拔的鼻梁。

    他情动一刻眼眸宛如‘艳’水,压下来便将她出汗的‘精’致鼻头咬在齿关。

    凯茵哭了。

    他沉沦的闭上眼眸,封锁在心底的***像展翼的蝙蝠,神秘而凶悍的从暗黑的‘洞’口倾巢而出,他的心,失去了往日的宁静,此刻带着蝙蝠的凶悍,将身下的凯茵‘逼’迫到失声痛哭。

    她在那件事上是爱哭的,宋校知道,她是喜欢那种被爱的味道,哭泣也是因为幸福。

    此时的病‘床’掩盖在窗外宁静的黑夜下,只有室内一盏晕黄的小灯指引着微弱的光明。

    ‘床’中有一道上下起伏的修长身影,在他的身下,是一个‘花’季般天真烂漫的少‘女’脸孔,她哭着承接他给予她的强烈而凶猛的爱‘潮’,再到后来,她只敢闭上眼睛缩着脖子,可是身体各处却都印上了男人的印记。

    像开封的糖水罐头,失去了干净,却变得越加芬芳。

    宋校终究是没碰她他最想碰的那处地方,当他‘吻’到他再难控制自我的前一秒从凯茵身上翻下了‘床’。

    光可鉴人的黑‘色’皮鞋落在安静入睡的地板上,随后,他双手支颐趴在大‘腿’上,背影时起时伏。

    凯茵躺在‘床’上,衣衫尽褪,肩膀处点缀着嫣红的‘吻’痕,两只黑乌乌的大眼睛汪着瓢泼般的泪水,适才那黑眼珠朝眼尾一滚,硕大的泪水从眼眶滑了下来。

    她躺在‘床’上斜目看向躬身而坐的他,小手颤颤巍巍的‘摸’向他起伏的脊椎骨,声音化为雨后嫣然的蓓蕾,嘤嘤诉泣:“没事,我可以的。”

    宋校的十根长指并拢一线,夹着悬直的鼻翼微微沉默一霎,旋即掉了头朝她笑睇,对晕光里哭泣的小‘女’孩伸出长臂,捏住了她需要呼吸的小鼻头,沙哑的说道:“乖乖的‘腿’还没有痊愈。”

    凯茵以令人意外的速度从枕上起身,宋校面容一肃,可却不等他开腔说话,凯茵已经把住他坚硬的颈项,用这份力度带领自己移到他的身边。

    他将‘胸’膛打开,左手纳她入怀,她拖摆受伤的‘腿’,抱住他的肩胛骨,陷在他的怀抱之中了。

    凯茵勾抱他的肩胛骨,仰面朝他清致的五官细细端详。

    他垂眸,亦在温暖的含笑回应她,长指刮了刮她小巧的鼻头,嗔道:“我家小宝宝又哭鼻子了,羞羞。”

    “宋校。”

    凯茵呢喃一句后却突然疯魔般勾住他的颈子,提起自己的角度,贴到他凸出的坚硬喉结上用力的用舌条‘舔’尝。

    当她she头的温度触‘摸’到他皮肤时,他特别纠结的皱起了英眉,眼底晕绕圈圈黑暗的漩涡。

    “凯茵,别这样。”

    他极力推开她,理智拿着虎鞭往他下身‘抽’打,告诉他她大伤未愈;另一面,魔鬼般的情yu往他下身涤洗,告诉他它现在有多需要她。

    “凯茵。”

    呢哝不清的低吼全数淹没在凯茵赐予他的疯狂爱chao中,他提起修长脖颈躲避她,她勾住他的修长脖颈往上用力攀岩,抓住时机‘吻’他的任何一处。

    “校,我想要你,给我吧,求求你。”

    她哑着嗓音哭诉着,抱住他的双肩用牙齿咬‘乱’他整洁熨帖的黑‘色’衬衫,衬扣崩落,他的‘胸’膛火烧云一般红灿灿的散发着热量。

    凯茵去亲,去tian,去用小爪尖折磨人一般的挠。

    宋校单臂托着凯茵的后背防止她坠落,纤细的下巴却无可奈何的高高扬起,逃无可逃的滚动火热的喉结,气道逸出一道低沉凶meng的呻yin,旋即凯茵那孱弱的小身条被宋校往‘床’上一转,已经朝枕芯无可救‘药’的坠落下去。

    深夜的病‘床’边亮着一盏幽黄的小灯,晕光照亮在‘床’上亲密相拥的一对恋人。

    “‘腿’痛吗?”

    “不呢。”

    宋校由后拥抱着她,手臂为凯茵充当了枕芯,凯茵把着他坚硬温热的手腕,他的长指正在轻轻的抚‘摸’她盈润的耳珠。

    病房寂静,窗外偶有虫鸣,八月底,时光悠悠。

    两人均是luo呈相对,在这个寂静又疯狂的午夜轻轻的聆

    听夜的声息。

    凯茵适而改变了躺姿,换来与宋校面对面,宋校重新纳她入怀,挤入他‘胸’膛内的是她‘胸’前两颗柔软的雪兔。

    在‘床’前一盏小灯中,凯茵静静的端详这个男人美好从容的英俊五官,悄悄的问起他来:“宋校,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宋校报以暖暖一笑,将凯茵背后的被子拉高,盖住她luo‘露’出来的冰凉肌肤,然后看着她的眼睛温柔的回答她:“我喜欢‘女’孩。”

    凯茵回应他一抹猜中的释然微笑。

    宋校没有再问其他,她小腹处动了刀留下了一条长长的痕迹,这对他而言是一种难言的伤害,他只是笑,提到孩子便散发出父爱般温暖又深沉的微笑。

    凯茵抬起小手儿,轻轻的把玩着他乌黑的发丝,眼神若即若离般围绕在他瞳孔周围,幽幽的诉说道:“宋校,我给你怀个baby,好不好?”

    宋校深沉的看着她,眼神疼痛,终究是彷徨又彷徨,没有回答,只是又将凯茵更深的纳入了自己怀抱。

    凯茵攀开他的双臂,让眼睛‘露’出,翘着往上看着他,深深的说道:“宋校,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遇到不好的事,万一没有给你留下baby……”--aahhh+28219867-->
红颜刻骨,总裁画地为牢最新章节http://fahao.reyoo.net/hongyankegu_zongcaihuadiweilao/,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