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豪门之烈爱如灼

第一百五十二章 惊魂一梦,余韵温存

豪门之烈爱如灼 | 作者:左艺舞 | 更新时间:2016-01-09 10:33:3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然而还未待反应,人已被他覆上来的身躯紧紧拥住。

  怀抱太紧,力道极重,仿佛要挤干我最后一丝气息。

  耳畔萦绕着他低回的嗓音,有些微的起伏,“谢谢你……”

  我阖上眼睛,压下几欲浮起的泪水,惟觉包裹在我周身的力度,如同我此刻唯一的支撑,真实可感,令人心安。

  不知过了多久,时光悄然划过夜的每一格,却已无法在我心里留下痕迹。

  寂静里,他低声道,磁感的嗓音在暗夜中却并不显突兀,“知道么,你那一仗,打得很漂亮……”

  我轻轻摇了摇头,即使再漂亮,也于那些先前已经由她造成的伤害无补,更加阻止不了她现在正在实施的伤害。

  夜尽寒凉,我汲取着他的体温,周身的气息渐渐有了令人想要入眠的味道。

  我想,我是真的累了,进入弗克明斯家以来,永远在逼自己绷紧神经、随时摆出备战状态,从无一刻真正安心地让自己好好休息。

  理智一步步迷失,思维也在涣散,意识似乎被什么牢牢牵引,堕入无端的幽深里。

  梦里不知身何处,我踏过每一步沁凉的黑暗,直直向前走去,明明毫无目的,却又仿佛受到无形的指引。

  前方一缕斜光射入,映照出宽敞华丽的大厅,透过迷幻薄雾,我渐渐得以辨别,此时正站在一座尘封古旧的中世纪古堡,掠过模糊的窗棂壁画,依稀可见曾经华贵典雅的艺术气息。

  我眯了眯眼睛,在隔绝光亮的黑暗处,背对着我的单人沙发里隐约露出了一个身影。确切说,只依稀得见搭在沙发扶手上的一只手臂,以及那人极少的侧颜。

  根本辨认不出那人的样子,更不知是男是女,可那身影偏是让我觉得熟悉亲切,潜意识里认定了是与我亲近的人,我不由走上前去。妄图在这绝望般的幽深处抓住仅有的一点温存。

  近了……只余两步。却仍无法看清那人更多的样子,直到最后的距离消除,我站在了那人斜后方。

  沙发靠背极高。将陷入其中的身影深深埋起,我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想要轻触那人的手臂。

  有风拂过,身后的帷幔撩动起妙曼曲线。我的指尖触到那白皙的手面,些微冰冷。

  正在此时。竟不知何处传来一声枪响,紧接着,呼啸的子弹极速袭来,在我呼吸停滞时。直直打中了沙发上那人。

  霎时迸出的血液溅了我一身,我愣在当场,似乎被人扼住了咽喉。惟有惊惧无措地看着自己白色衣服上鲜明的血红,方才伸出的指端已被鲜血覆盖。此刻正一滴滴顺势而下。

  很怕,想要逃走,脚下却偏偏如定住一般丝毫动弹不得。

  恐惧和冰冷快要将我湮没时,一束低哑的嗓音温柔送来,和着暗夜的音节,不知是梦是真,“羽儿……”

  我尽力抓住这唯一可感的真实,蓦然惊醒,逃出了梦境。

  “怎么了?”有声音轻柔抚上。

  “血……好多血,好恐怖……”我失声道。

  触目一片昏黑,我脑中像被重锤砸过一般疼痛,痛苦不堪,然而身侧触手可及的却是一丛舒适的暖意,我低喘着靠在这具散发着热度的物体上,依稀听到耳畔传来些声音,竟是极轻的安抚,“别怕,做梦而已,没事的……”

  “不,一个人……死在了我面前……”语声无助而颤抖,惊惶中,我紧紧攥住他的衣角,即使知道那只是梦境,然而恐惧却贯穿了我身体的每一寸,挥之不去。

  “不要怕,有我在不会发生任何事。”语调笃定,我抬头,暗夜里一双黑曜石般的眸子,倒映着明粹的光,司天浙半拥住我,指端轻拭着我额上的薄汗,温柔而怜惜。

  “好多……好多血,全身都是……”意识渐渐恢复,然而惧怕未消,我不由低喃着,声音发颤。

  将我搂得更紧,他指尖顺势而下,覆上我面颊。

  掌心的热度,强悍的胸膛,平稳的心跳,他无声传递给我最有力的安慰,下一刻,温润的唇柔柔地落上我的眉梢、眼角、面颊……他没有说话,只用这种最直接的方式,令我安心。

  在漫溢的温存里,我的气息渐渐平稳下来。

  少顷,清脆的手机铃声划破了当前的沉寂,并不是我的。

  细碎的吻流连在我唇角,司天浙似乎对即将要自己蹦起来的手机毫不在意。

  “电话……”业已平复的我不由提醒他。

  “不用管……”他低声道,嗓音有些低哑,唇却顺势覆上我的。

  我匆忙将他推开,声音里带着一丝慌乱,“这么晚找你一定是急事,你?——”

  突然间,猛然而起的枪击声响将我的话生生斩断,我辨别出,声音来自楼下,司天浙不慌不忙地接起电话,听筒那端的声音果然有几分急迫,“总裁,有人闯进了我们公司,现在一楼大厅跟我们的人交火。”

  “是谁?”相对于对方的着急,司天浙倒越发显出从容自若,他面色平静如常,仿佛当前正在进行的激战枪战与己无关。

  “看上去应该是弗克明斯家族的人。”

  我一诧,佐西,他果然还是来了。

  像是为了印证我的猜想,不消一秒,我的电话铃声也催了过来,忙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然而未及接听,手机竟被司天浙顺势拿了过去。

  “你——”

  对我质询的目光视若无睹,他不慌不忙地接起,听筒那边,佐西急切的声音立时涌来,在静夜里格外清晰,“留织,你还好么?”

  “是我。”司天浙道。

  “你——怎么会是你?!”佐西明显吃了一惊,“留织在哪里?司天浙我警告你。敢动她一下我立即让整座司氏大厦消失!”

  一声不屑的轻笑,司天浙平缓的语调里透着凛冽寒意,“佐西,不要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一样,我跟你不同,绝不会逼她做任何事。”

  我忙将手机抢过,司天浙扬了扬嘴角。不再与我争。

  “不要跟他们动手了。我马上下去。”我对电话那头的佐西道。

  “留织,你……不,我不信他会放过你。”他显然还是不放心。

  恐以他的性子会强攻上来。我补充道:“五分钟之内,我一定下去。”

  他迟疑片刻,“那好,我在楼下等你。”

  挂掉电话。我起身,这次已无任何需要逗留的理由了。

  “等等。”司天浙随我起身。此刻反倒透出了一丝平静以外的起伏,“你,难道没有别的事了么?”

  我回视他,平静道:“没有。”

  “你今晚来的目的。除了要引那个人出手,真的没有别的事?”与我的沉静相反,他语调中显出不耐。

  “我不记得还有什么别的事。”我从容道出。步伐随即迈开,“我哥还在等我。再见。”

  “你知道的——”他未有任何行为,只用语句止住我的脚步,“你知道,只要你开口,无论任何事情,我都会为你解决……”

  我立在原处,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如若开口与他要那晚暗杀事件的证据,他不会为难我,甚至不用我开口他也会给。他何其懂我,倘若不是我心甘情愿接受他的帮助,他自作主张的帮忙只会被我当成施舍,傲然抗拒、远远推开。

  “接受我的帮助,并没有那么难的,你可以信任我……”语调坚定中交织着期待,却是我回应不起的。

  突然想到了那日在瑞士被困古堡中的情形,他也是这般期待着我主动开口,主动讲出,要他帮我。

  只是司天浙,你仍旧看错了一件事,那时的我虽是因为赌气,不愿开口认输,可如今,在我们之间已经阻隔了太多爱不得与求不得的错乱情愫时,我怎会在你面前剥离着自己仅剩的自尊,可笑地再向你开口要什么东西?

  那时的我尚且不会,如今的我则更加不可能。

  所以,请让我保留这唯一的骄傲吧,只有这样,才不会让我觉得自己在你眼中太过不堪。

  我回身,唇角若无其事地浅浅一挑,“很感谢你的好意,但是,我并不需要。”

  当下再无迟疑,我决然离开。

  身后一片沉寂。

  楼下,佐西立在大厅里,凉如秋水的华贵灯光薄薄打下,他面色冰寒,周身透着阴郁的杀气。

  忽略他身旁一派气势森然的黑衣保镖,我沉声走上前去,然还未近身,他突然伸手一把钳住我手腕,将我带进了司氏大厦外浓郁的黑夜里。

  一路无话,佐西亲自开车,穿行在寒夜中的黑色车身挟着莫名的急切,我却是镇定从容,静候他不知何时隐忍将发的怒火。

  宅邸内灯火通明,这半夜的失踪想是忙坏了这些保镖佣人们,我沉了沉气息,径直走上楼。

  “休息一下,待会儿换件衣服,我带你出去。”身后,一路未语的佐西蓦然发话。

  我回身,颇显意外。

  “我说过,这个周末会教你用枪的。”他答,随即先我一步,不着一丝表情地踏上楼去。

  *

  临近午时,我们已经乘坐飞机,徐徐降落在了风光优美的法国南部,佐西带我来到一处占地面积巨大的庄园。

  “这座庄园的主人尼古拉斯先生是一名交游广阔并且爱好极广的人,更是一名射击爱好者,在他的庄园后面便建有一座射击场……”佐西同我介绍道:“不过在这之前,我们先要参加一个活动。”

  唇边泛起官方笑意,佐西优雅地向我伸出手臂,我顺势跨上他臂弯,同他一起在仆人的引领下踏进庄园。

  庭院中的景致极好,院落中随处可见的大理石雕塑精美绝伦,安宁的湖水在阳光下泛着波光,潋滟粼粼。然而最具本土特色的便是随处洋溢着盎然生机的田园风光,矮篱绿地、灌木花丛、观赏果树,一派郊外田园的自然景观悠然呈现在眼前,熏风原野,极是怡人。(未完待续)
豪门之烈爱如灼最新章节http://fahao.reyoo.net/haomenzhilieairuzhuo/,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