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悍赵

第五卷 经略东道 第144章 当不得真

悍赵 | 作者:迦叶波 | 更新时间:2019-02-04 13:56:4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第一百四十四章当不得真

  如今的平原君府已经与以往不大一样,冯夷做了云台令,虽然自有一座小小的府邸,不过大忙人连媳妇都还没顾得上娶,那府邸也就是个摆设,平常都是住在云台署里的,蔺相如和范雎先后入朝为官,虽说并非自此与赵胜“一刀两断”,但朝廷之臣自然没有住在别人府中为奴为仆的道理,要不然外头的人还不得说这哥几个要合起伙来造反么。

  先秦门客有三礼,或曰师、或曰友、或曰臣仆,相互之间待遇不同,冯夷、蔺相如、范雎等人一离开,平原君府里虽然门客依然不少,但有资格被赵胜以师礼相待的只剩下了那位一早便誓言不愿出仕的乔端。当然了,除了乔端以外,许行也是位大能,只可惜老人家根本闲不住,虽然平原君府客舍之中专门为他留有上等院落,但院子里十有**的时候都是空着的。

  这样一来,乔端这位平原君府资格最老的门客便在名义上,也在事实上成为了众门客的领袖,并且负有管理职司。这老爷子对赵胜的生活习惯早已经了如指掌,当天估摸着赵胜已经歇过了一阵,趁天还没黑内宅尚未封府的时候拜到了赵胜面前,杂七杂八的扯了一通,赵胜的话题便转到了荀况身上。

  荀况在未来的名声确实不小,而且活着的时候还在稷下学宫三为祭酒,但那都是齐襄王之后的事,这个时代还没有几个人知道世上还有“荀子”这号人物,所以乔端见赵胜一脸捡了大便宜的兴奋神情,不免有些惊奇,下意识的说道:

  “这位荀卿似乎有些……嗯,有些嘴碎。那天拜求到老朽面前时倒是把自己夸得仿若一朵花儿似的,可后来夫人让他在前头做些杂活儿,他先开始便是一幅喜不自禁、自以为得计的模样,再后来虽然没什么大错,可也没见有什么过人之处,而且差不多只剩下一张嘴了,将邹大管事他们惹得不胜其烦,实在让老朽不知道该怎么说……唉,公子原先莫非听说过此人?”

  “只是略有耳闻。呵呵……”

  姓荀的这不是摆明了想吸引眼球外加试探主家有没有容人之量么,要是干一行专一行,而且无怨无悔,谁还会去注意他?万一季瑶听信了邹同一面之词将他撵出去,他说不准就得在一番激昂雄辩之后华丽丽的拂袖而走,然后在府外头某个不远的地方安下心来等着本公子回来以后上门道歉……

  也幸好赵胜清楚荀况是什么人,而且还知道三国演义里有庞统怠慢刘备以显名的戏码,要不然还真让荀况给骗过去了。然而就算他知道荀况,此时也没法说出来,只得编着瞎话笑道,

  “年前去临淄的时候,正好有一个名叫……田单的人偶尔提到过这位荀先生,说他师从儒业,却对孟贤师的学问颇有些异议,以人xìng为恶,当强以法度戒之。据说颇有些学问的,只与儒法两家都有些格格不入,所以在稷下学宫里并不是很得志。倒是没想到会拜道咱们府里来。”

  “哦,这样说荀先生是自秉一学了。只是这xìng子实在是……”

  经赵胜这么一解释,乔端顿时恍悟荀况为什么是这副表现,一时间来了兴趣,呵呵笑道,

  “既然如此,老朽这便去将荀先生请来拜见公子?”

  赵胜摆了摆手笑道:“那倒不必,今天天晚了,还是明天再见为好。”

  …………………………………………………………………………………………

  赵胜完成使命回到邯郸,第二天赵王少不了要开大殿迎接外加密会相商,不过这些程序要到午正以后,整个早上赵胜还是留在府里的。

  虽说有一个早上的时间,不过赵胜也难得空闲,君王开殿之前徐韩为等重臣少不了过来询问些面君事宜,范雎、蔺相如、冯夷等人昨天虽说跟着各位卿士大夫跑到城外去迎接了赵胜,但人多口杂之下也搭不上什么话,身为平原君府原门客,自然也少不了单独过来拜见一番,有这两拨人就足够填塞一早上的时间了,所以也就是天刚亮的时辰,赵胜便在季瑶催促之下起了身,收拾了一番之后当先去了白萱那里。

  白萱来平原君府已经差不多三个月了,有季瑶照顾,寝处各项起居所需自然缺少不了,只不过她是来平原君府当侍妾的,入府这么久了不但还是处子之身,而且连夫君的面都见不上,不客不主不仆的实在有些尴尬,再加上满腹的心事,所以季瑶虽然说到今天晚上再为他们行合卺之礼,但白萱哪里还睡得着觉,天没亮时便起了身,本来以为得忐忑不安的等上一整天才能见到赵胜,谁想这位爷一大早便赶过来了。

  白萱所住的院子在季瑶寝处院落北边,前后两院,内院里三通堂的正房,耳房偏厅一应俱全,入chūn以后按照白萱的喜好在院子里栽种了些花卉苗木,此时时节尚早,刚刚移植过来的垂柳已经迎风叶绿,但诸般花枝却才只有指粗,柔弱的枝条上嫩叶拥着初蕾,颇是娇俏。

  白萱除了去年在娘家时因为被关急了,对自己院子里的苗木大肆糟蹋了一番以外,向来是个爱花的人,一大早起身梳洗以后第一件事便是领着两个从齐国带过来的丫鬟去照应园圃中那些柔嫩枝条。

  初栽的草本花苗尚弱,要想养护好便不能过于水重肥重,特别是水,需要多少大有讲究,白萱不放心别人去照应,这些活自然全由自己去做,正收着衣襟俯身站在一株菊苗边上双手做瓢,从身边铜盆中舀了水一下一下的顺着花苗向下溜时,身旁一个丫鬟忽然侧转身对着院门慌忙一敛衽,轻声呼道:

  “公子。”

  公子?白萱哪想到赵胜会在这时候过来,手心里还在滴滴答答向下滴着水便慌忙直起了身来,斜眸往院门处一望,恰好看见赵胜优哉游哉的走了进来,向那两名丫鬟chūn风和煦的点点头笑道:

  “好,你们先下去。”

  “诺。”

  能在大家大户之中跟着小姐当差的哪有傻子,那两个丫鬟自然不愿当灯,再次敛衽行礼后忙快步跑去了外院。白萱本来想着赵胜刚刚回来必然跟季瑶如胶似漆,自己一个下人怎么也得往后排,所以一早起来只是梳洗了一番,连一点妆都没有化。

  白萱是新人,从临淄家中临出门时白夫人交代了许多,说什么就算原先白萱跟赵胜再熟悉,进了夫家第一次正式与夫君见面也不能错了规矩,要以最美的一面面对夫君云云,可白萱如今是仓促面夫,没有一点准备之下只能素面朝天,陡然心惊之下下意识的侧了侧脸,这才想起自己实在是太扭捏了,只得极不情愿的再次转回脸来,微垂着睫毛吃吃的说道:

  “公子,公子今天不是要去面君么?”

  白夫人在意的那些规矩赵胜多少也知道一些,但他是后世来的人,跟这个时代的人观念上有很大区别,并没有觉着好好一个女孩儿满脸涂上“白面粉”,嘴唇上血刺抹乎地画上一个尽量小的圆圈有什么好看的,所以见白萱一副不自然的模样,不觉一阵好笑,走过去牵住白萱的小手笑道:

  “大王那里晌午才去见,待会儿徐上卿他们还得过来。我想着回来以后还没跟你正儿八经的说上话,便先过来了。哦,季瑶昨rì里还跟我提了一句,说你这些rì子颇有些担心家里,也让我尽快过来看看你。”

  “公子……”

  白萱知道自己的心思瞒不了季瑶,也曾听乔蘅她们说过赵胜每每说到什么关心人的话总要带上季瑶,话音里的意思自然是要从细节处为家里的和睦而谋,不过她却也知道季瑶是当真会这样做的,并非只是赵胜苦心孤诣的编造,闻言不觉百感交集,潸然之下鼓足了勇气抬头说道,

  “公子,妾身知道自己不该对您公务上的事插嘴,只是齐国那里如今已经乱下了天来,妾身的爹娘家人安危都不可知,我……”

  赵胜安慰着笑道:“我今天过来,就是想告诉你这些事的。燕国人虽然已经攻到了临淄城下,不过盟约对他们有约束,一时之间他们不敢在那里乱来。我已经得到了消息,燕军攻下吕国邑以后,白家主已经带着家人离开临淄了,眼下应当去了莒邑投奔你外祖母家,想来安顿下来就会给我们报平安,你放心好了,虽然伐齐盟约所限,我不好在济东那边多插手,不过已经让云台署安排了人暗中保护他们,不会有事的。”

  “妾身多谢公子。”

  白萱知道赵胜心细,但他能在万千的忙碌之中还想着这些事却依然让白萱大是欣慰。赵胜又笑道:

  “临淄那里白家产业也用不着挂心,乐毅与屈庸私交极好,又是个极细心的人,历下战毕南下泗淮之前专门跟屈庸做了交代,说明了白家与我的关系,屈庸也已经满口答应了下来,说若是迫不得已需要攻入临淄逼迫齐王,定当派人严加保护白家庄园和店面,绝不会有什么闪失……不过他说归这样说,但燕军却是必然要攻临淄的,到时候要想没有丁点损失也不可能。”

  嫁汉,嫁汉,穿衣吃饭。这些都是最低层次的婚姻追求,白铎原先总是介怀于自己的闺女给别人当了妾室,可估计现在满心里只剩下庆幸了,在这样一个乱世之中,大家大业如果没有一个真正贴己的强力支柱,再多的家业也不过是随时便会化作一场空的虚妄之物。

  白萱突然想起自己回到临淄以后白铎训斥白瑜的那些话,心中没来由的一阵得意,暗暗想道:你女儿就算能做别家的夫人又如何?寻遍这天下,谁还能保你家业不失?不过这念头也就是一闪而过,白萱突然想到赵胜说“燕军必然要攻临淄”,心中不由一惊,忙下意识的问道:

  “公子不国只是要逼迫齐王称臣纳土么,怎么燕军却必然要攻临淄?”

  “嗐,合纵连横之间有些事也就那么一说罢了,你还能当真去信么。”

  赵胜一阵尴尬,只得松开白萱的手极不自在的挠了挠头。

  …………………………………………………………………………………………

  有些事确实不能当真,当了真倒霉的只有自己,这些事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说清楚的,就算亲不相避,赵胜也没那么多功夫跟白萱解释,不大时功夫以后徐韩为拜到了府上,相互交代了几句刚刚告辞而去,蔺相如他们三个人紧接着便相互吆喝到一起踏进了门儿来。

  这三位今天是必然要来的,他们虽然做了赵国的卿士大夫,但这辈子也脱不了平原君府门客出身的烙印,抢在赵胜拜见赵王、正式缴还使命之前前来拜府才算全了旧时主臣之情。他们都已经是平原君府的老人儿了,熟头熟脸的,大门口拦谁也不会去拦他们,当下在邹同鞠请之下欢声笑语的进了府门,赵胜和乔端早就在前厅之中等着了。

  前厅虽然不是密室,但主君待客欢谈,仆役们自然要避见的,五个人往席上一座,叽里咕噜说了一通,冯夷突然低下声道:

  “公子,小人看这个什么荀况还是小心些为好,如今正值六国伐齐之时,他又是从临淄来的,别处不去,却只来咱们府上,虽说什么景仰公子的说辞还说得过去,但他宁愿为仆也是心甘,岂不是太蹊跷了些?”

  冯夷一向都当平原君府是自己家,再加上被那个张拂摆了一道之后一向谨慎,对谁都不放心,突然听说平原君府来了个自请为客却甘愿为仆的人,哪能不小心。赵胜要是不知道荀况的底细也难免会有这样的顾虑,但他知道荀况满腹高才,便不难想通荀况这样做明面上低声下气惹人疑,实则心存高傲的心态,向冯夷摆了摆手笑道:

  “异人必有异行,荀况的底细我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他不过是个读人,难道还能有能耐加害我不成?再说就算他是替齐国做说客的,我也自有计较。不妨事,你们用不着如此谨慎。”

  冯夷依然不甘心,连忙接道:“万事小心不为过,豫让当年也是一介读人,还不是做出了谋刺襄子的举动,公子万万不可掉以轻心。公子若是要去见他,小人必当不离左右。”

  蔺相如笑呵呵的望着赵胜和冯夷两个人,见冯夷都快急眼了,赵胜却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便慢条斯理的笑道:“公子,相如看冯下卿说的也有道理,时局纷纷,这位荀先生纵使当真想入府为客,来得时机却也实在不好,而且又是这样一副做派,便由不得冯下卿不猜疑了。相如看小心无过,还是让冯下卿陪在公子身边为好。不过冯下卿到时候万万不可胡来。”

  冯夷看见范雎也跟着点起了头,心知赵胜对他俩向来言听计从,心里顿时一松,忙连连点着头打起了保票:“蔺下卿放心,冯夷只是存疑,只要那位荀先生当真磊落,冯夷怎会坏了公子的面子。”

  这几位都是真心替赵胜的安危着想,赵胜自然是清楚的,不过还是摇了摇头笑道:

  “你们的意思我都明白,不过现在不比以前,你们都已经入朝做了官。荀卿只是一介布衣,又是拜到府里来做私客的,我和乔公要是带你们去见荀先生,荀先生又会怎么想?”

  “呃,这个,呵呵……”

  蔺相如被赵胜说的不由低了低头,范雎却接口笑道:

  “在下看公子说的对,如若这位荀先生当真有才足用,公子还当以心交接才是。不过冯下卿说的也有道理,万事小心不为过,就算我们几个不跟着公子去,公子自己也当注意些才是。”

  这些话还像那么回事,赵胜哪能去伤了蔺相如他们的好心,当即答应了下来,又跟他们说了一会儿话,先把他们送出了府,这才和乔端一起信步向东进一所院落中走去。

  封君府是按照王宫减等布局的,前庭后院分明,王宫前庭只设置宫司诸署,其余官属都另有治所,而封君府减等就减在这里,相当于朝廷六卿五官的各种部门全部安排在前庭里,其中相当于司卿的职务是管事,相当于差役的职务则由仆役充任,各项职能部门齐全,所以才会有将君府大管事称为“小相”的习惯。

  荀况所在的大祝房相当于朝廷里的六卿太祝署,主管府中祭祀兼代迎来送往、筵席待客之类的工作,平常也算清闲,并没有几个常任的职衔,当赵胜和乔端走进院子里时,院中一片安静,大祝管事看见赵胜来了,连忙从正厅里迎了出来,还没来得及见礼便被赵胜摆手制止住了。

  抬头处一间偏厅正对着门的地方一个瘦挑的长衣年轻人正俯在几上睡着回笼觉,乔端笑呵呵的对赵胜点了点头,向那边一努嘴便当先走了过去。

  百度搜索阅读最新最全的小说
悍赵最新章节http://fahao.reyoo.net/hanzhao/,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