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悍赵

第五卷 经略东道 111章碰撞

悍赵 | 作者:迦叶波 | 更新时间:2017-08-22 08:28:0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第一百一十一章碰撞

  於拓此次大战的目标很明确——攻破高阙关。DNKN赢话费,在战前他充分收集了高阙关内外的情报,清楚由于楼烦人的不断骚扰,阳山一带以十余里宽的虎狼口为核心的几处南北通道之中,本来想建起长城阻断南北的赵国人只建起了数座孤堡,除了能有效收拢残兵减少伤亡,根本无法起到阻碍匈奴骑兵南下,保护高阙关的作用,也就是说,虽然小规模的骚扰无法对高阙造成影响,但十万的主力骑兵快速奔袭,高阙将得不到丝毫保护,首当其冲的就要直面匈奴攻击。这也从侧面印证了赵胜的无能。

  高阙关必须加以攻击占领,然后予以破坏,只要高阙关口无城池阻碍,越过大阴山,南边广阔无垠的河套平原以及向东的雁门、代地以至于中山、邯郸都没有天然的险阻,相对于赵国举国不过万余的骑兵部队,就算没有须卜氏和丘林氏等匈奴部落以及楼烦人的帮忙,单单於拓万高速的骑兵部队也已经是无敌存在。

  据此战场态势,於拓决定集合力量快速拿下高阙,并制定以挛鞮骑兵居中,须卜氏和丘林氏等部落分居两翼,甩开宽阔的虎狼口赵军起不到任何作用的阻击,以万余骑兵殿后保护退路,其余力量全部压到高阙关前大举攻城的战略部署。

  於拓绝不做那种没有准备的事,但当准备停当,他又丝毫不会犹豫,在鲁纳达到达楼烦的第六天,挛鞮、须卜、丘林全族南下,部众距离虎狼口百里驻扎,骑兵部队则快速突进,只用了一个白天的时间便杀到了虎狼口之下。

  高阙,我来了,河套,我来了!你们以为此次只是劫掠骚扰么,你们继续困守挨打……

  战争从来都是虚而实实而虚,此前楼烦人和匈奴人一直在不停的骚扰抢掠,在於拓看来除了能起到试探的作用,更能将胡人绝无大志,只求掳掠的印象深深刻在赵国人心里,赵国人次次困守,接阵既溃的打法恰恰如了於拓的意,他绝不相信赵国人能有机会判断出他此次全力发兵、志在高阙的目的。

  於拓先前并未亲自到过阳山附近,决策都是根据所探情报做出,此时放眼看到虎狼口平展起伏,东西宽达一二十里,两不见边的山口之时,他顿时胸意长舒,任由山口内那些星星点点的赵国孤堡仓惶地燃起狼烟向南传递军情,自己则根本不理他们,扬鞭挥剑率领大军急速跃马南去,绝不肯给赵国一丁点的反应机会。

  …………………………………………………………………………………………………

  烽烟南传自然要比骑兵快得多,但相较现代的信息传递技术,烽火狼烟根本起不了多少探清敌人实际情况的作用,如果赵胜完全如於拓所想,依然以为此次胡人内寇与以前一样是为了劫掠,那么他完全应当像以前一样收拢部队固守城池以免受到损害。然而如同於拓不准备再等下去一样,赵胜也不准备再“等下去”了。

  烽火传信迅速报到了最近几天已经驻扎到高阙关下的赵胜和牛翦那里,两人带着众多随从即刻登城楼,放眼北望远处烽火台孤堡的腾腾狼烟,赵胜紧紧的捏了捏拳头,精神大振的转头对牛翦道:

  “没错,绝对是匈奴大军杀来了!”

  “勿躁,勿躁,看仔细些……”

  牛翦稀疏的眉毛也挑了起来,定住神放眼望了片刻,连忙拱手道,

  “相邦下命令!”

  “好!我们憋屈了这么久,等的就是今天。左右!”

  赵胜哗的一声甩袖转回了身去,冲着候命在旁的那些将领高声喝道,

  “先守而后攻,赵奢他们前突埋伏,辛苦了这么久等的就是你们车阵和骑军发威!雷泽,依前计即刻率车阵前抵关外,步卒配合填塞,绝不可让匈奴人靠近高阙十五里内!赵俊、许裕,即刻率骑军分散两翼待命,依前计而动……”

  “诺!”

  “诺!”

  “诺!”

  赵胜一道道命令发了下去,众将高声应诺而去。牛翦按剑而立,满脸的肃然,但赵胜紧接着一句话却让他头发根一炸,下意识的便向赵胜看了过去。

  “传令下去!沙场瞬息万变,计策已定,全靠将士勇猛!为士气计,本将随左军布于车阵之后备战迎敌,以鼓诸军士气!大将军则坐镇高阙运筹,以备万一。”

  “什么?相邦要亲自到前面去!”

  “相邦三思啊!”

  ……

  赵胜突兀的命令立刻引来了一片哗然,众将内心一派复杂,也有震惊的,也有下意识相劝的,顿时乱成了一片。

  牛翦看着这场面差点懵了,但转念想到气可鼓不可泄,又瞬间明白了赵胜的意思,连忙说道,

  “相邦不可,士气当鼓,但相邦安危更为重要,就是要去也当由末将前往,相邦坐镇高阙。”

  赵胜大声笑道:“安危有什么重要?如果此战失败,我赵胜还有什么颜面回邯郸?大将军只管放心,将士们已经憋屈了半年有余,这一仗如何会干不过匈奴人?如若雷泽当真挡不住匈奴骑阵,这高阙关同样是你我死地,在前在后又有何区别?”

  “可……”

  牛翦这大将军当得并不容易,面前这位小爷安危至少要牵扯他一半的精力,虽然听他说的有道理,但还是有些不放心。谁知刚说了一个字,赵胜依然靠近过来与他抵着头小声说道:

  “大将军,前头我必须去,也只能由我去,你难道忘了这几个月来高阙关下流传的那些话?一低一高何止百倍士气。”

  “这……”

  牛翦哪能不知道赵胜在说什么,这几个月来在赵胜和牛翦的压制之下,高阙赵军始终防守不出,将士们憋屈之下虽然不敢明说,但暗底下的矛头却全指向了赵胜和牛翦两人,特别是赵胜更是众矢之的,什么“软弱无能”、“胆小怕事”、“不会打仗”,“只求无过”之类的流言蜚语几乎快将他们淹没,赵胜能沉住气撑到现在实属不易。然而赵胜怎么想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话很容易影响士气,但如果赵胜亲赴沙场,将士们绝不可能让他亲险死阵,却能瞬间鼓舞士气,这作用绝非他牛翦能够代替。

  牛翦权衡了良久,终于一咬牙,重重的点下了头去,高声应道,

  “末将遵令。”

  “好,我和大将军就这样安排。朱晋,即刻率你标下人马与本将共同前抵车军阵备兵迎敌!其余人等依前计行事。”

  “诺!”

  众将精神大振,轰然应命之下,左军将军朱晋啪的一声抱住了拳头,除向赵胜和牛翦一拱外,又匆忙向准备撤下去率军出发的将领们做了个团揖,高声笑道:

  “各位且看我和雷将军的,此一战相邦若少了一根头发,我朱晋自戮全家谢罪!”

  “好,相邦保重,朱将军保重!”

  众将迅速停下身还了一礼,轰然应答声传遍高阙关头。

  …………………………………………………………………………………………………

  赵胜突然的心血来潮不可能让所有的赵国将士都知道,特别是此前已经在阳山一带埋伏下来的那六七万军队,但只要正面迎敌的那些军队听说了赵胜的“壮举”,他的目的也算是达到了。

  这次赵胜和牛翦已然是孤注一掷,在通过情报得知匈奴可调用兵力多达十万之众以后,只在高阙关留下了三万余人马和七八万抽调来的民夫,剩下的十三四万军队一律备兵野战,并将其中绝大多数的主力军队提前安顿到位。

  此时赵胜修建的那些或东西相望,或南北相望,让胡人甚至赵国将士们怎么看都感觉不伦不类,在短时间内根本没办法连成长城的孤堡终于发挥了它当初设计时就暗中定下的作用。匈奴军队向前一突,除了高阙关的赵胜他们即刻知道了军情,埋伏在阴山两翼的那些军队同样通过不远处的烽火台得到了调兵的命令,于是在匈奴人自以为得计的勇猛冲锋的同时,一个巨大的口袋已经渐渐地成型了。

  虎狼山口最近处距离高阙也足有五十多里,赵队以逸待劳,又及时得到烽火传信,完全有布阵迎敌的充分时间,在高阙关北十余里外依山阻关处居高临下地布下车阵步阵,当赵胜亲抵前线的消息在军阵中快速传播开来,引起诸将士轰动之时,匈奴铁骑前锋部队的身影才刚刚能从极远处隐隐约约的看见。

  ……

  於拓此次志在必得,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此前各族胡人在楼烦王怂恿之下对高阙接连不断的骚扰,再加自己按耐许久才发动的第一次千人进袭,很容易使赵国人判断失误,从而能够掩护他突然地大举起兵。

  於拓当然知道虎狼口以南那些烽火孤堡的作用,但只要赵国人此前判断失误,就算能通过烽火得知这次将是决定性的大决战,却也没时间制定周密的计划迎敌,所以当他远远看见前方两边看不见头的赵队严阵以待时,差点没反应过来。

  “怎么回事?”

  面前的赵队以战车为主,其间则是弓弩齐备的步卒,在东西数里的地方一字排开,后边人影晃动根本看不清有多少人。

  看到这样严阵以待的防御部队,於拓陡然一惊,心念电转间想到了许多种可能,但不管实际情况是什么,这一阵却必须要闯,不然的话毫无功绩便撤兵,士气大损之下必然会变成溃逃。

  此时对於拓来说已经接近于赌博,他迅速分析了赵国的兵力,再联系到赵军刚出兵时气势如虹,但叫了两次手便认怂守城,已然,同时也是不得不将面前那些阻拦的赵队看成是匆忙应命布阵,色厉内荏之下奢望依靠虚假的情形骗退自己的大军。

  “赵国人竟敢将人马调出来与我十万勇士对攻野战,兄弟们传下令去,打破这一阵,杀散他们,后边便是没有人防守的高阙关!冲——”

  都到这地方了不冲还能干什么,难不成不打就退?别说不打就退根本不是匈奴人的习惯,就算当真要退,只要一不小心变成无序溃退,不需赵国人来追也得自己造成极大伤亡。

  匈奴人向来不怕死,只怕被人当成懦夫,同时更对赵国人鄙视有加,於拓命令一下,冲锋的牛角号立刻由近及远的呜呜咽咽了起来,一时间数不清的战马万蹄齐腾,伴着无边的喊杀声搅起漫天飞尘向着赵军阵地冲杀了过去。

  “放!”“放!”“放!”

  匈奴人狼一样的双眼中充满了对中原财富的渴望,赵国将士同样在半年多的憋屈之后充满了杀敌的渴望,当冲在最前面的匈奴骑兵进入弩箭射杀范围时,蝗灾一样密集的箭阵立刻向他们扑了过去。

  血肉与箭雨的碰撞在两军之间爆发,惨绝的喊声和倒地战马的悲鸣声振寰宇,当数千勇敢的匈奴骑兵用血肉之躯做盾牌为大军向前推进百十步做出最后的贡献以后,万的弩兵立刻下马突前,箭阵齐发的与赵军打起了对攻。

  与此同时,赵军阵中千辆战车忽然竖起了高盾,在防护严密的战马拉拽之下迅速向匈奴战阵冲杀了过去,而在他们身后,成万的步卒和千乘战车立刻填补了缺口。

  这车阵冲锋的实在突兀了些,其又有护盾保护,不到千步的距离令匈奴军阵根本没办法做出反应,前突的那些弩兵没用赵国将士砍杀,便在车轮马蹄之下惨叫着中俯倒了一地。其后布阵的匈奴骑兵顿时有些慌乱,仓促之间迎敌接战,虽然与赵国车军互有伤亡,但赵军稳立车内,远非马背连落脚处都没有的匈奴骑兵能比,伤亡情况高下立判,匈奴人更无法阻拦人数占劣的赵军调转车头,在车尾之竖起护盾迅速撤退。

  正当匈奴阵前一片混乱,箭阵陡然一弱的当口,候在山口的赵军防御军阵立刻向前推进了百十步远,待冲锋的车阵退回来后,弩弓箭阵再次如雨般扑向了匈奴阵中。

  “他娘的,这哪是仓促布阵,摆明了早就做好了准备。中计了!这中原人果然不要脸。”

  几番接阵之下。於拓心头登时后悔。但此处虽然是最窄处宽达数里、南窄北宽的喇叭形山口,但十数万骑兵拥入,依然显得拥挤不堪,前前后后拉起了数里的队伍,要想退兵极难迅速将命令传达到后头依然不知所以的那些军队之中。

  於拓如今已经对迅速突破赵国防线杀到高阙关下不抱什么希望了,但他绝不肯就此慌乱退兵,邹着眉观察了半晌战场态势,一边连忙向手下传出徐徐退兵,在宽阔的草原与赵军对战的命令,一边催促前方近万骑骑兵以速度换时间,不顾伤亡将前突的赵队逼退到山口里,以便给己方有序后撤腾出充足时间。

  这万不要命的骑兵发疯似地冲击果然起了作用,赵国阵中除了车兵具有高度优势,其余步卒一律处于略势,在匈奴人的猛烈攻击中,只能车步配合,连战连退,不多久工夫,刚刚前进的百步距离再次化为乌有,重又回到了最初布阵的地方。

  於拓要的就是这个效果,短短的一刻多钟对他来说已经足够,当其身后的骑兵开始出现后退的迹象时,他终于暗暗地长出了口气。马缰一提,立刻调转马头向北奔去。

  与於拓远远相对的地方,严阵以待的赵国步卒阵中,挺身立在战车之的赵胜同样沉肃着脸注视着面前的战场。两军之间的空地之此时已经铺满了各种凄惨模样的尸体,有匈奴人的,也有赵国人的。在赵军阵前,匈奴人虽然依然攻势如虹,但却不难发现后边的匈奴军队正在后撤。

  赵胜紧紧地抓着战车的前栏杆,双眉越蹙越近,良久以后下意识的问道:“有一个多时辰了?”

  “绝对一个多时辰了。”一旁战车的朱晋连忙高声应道,紧接着抬手向前一指,立刻扬声提醒道,“相邦快看,匈奴人退了!”

  赵胜沉住气点了点头道:“退了,嗯,下边就要看赵俊他们的了。赵奢他们不知道能不能尽快赶过来。”

  ……

  骑军左将军赵俊那里远比赵胜想的心急,他和骑军右将军许裕分兵在正面主力军阵两侧,等的就是一个匈奴人阵型混乱的机会。然而匈奴人一直以来都在迅猛的进攻,这机会仿佛根本不存在,当看见匈奴主力脱离前冲部队开始后撤时,他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紧紧勒住马缰挺身抬矛高呼一声杀,立刻身先士卒率领骑兵部队冲出了阵去。与此同时,军阵另一面的许裕仿佛心有灵犀一般,猛地高喝一声,接着便紧紧贴在马背率众冲了出去。

  这一场仗赵国将士们已经等了整整半年,虽然明知伤亡必巨,但即便有再大的畏惧心理,当置身血肉横飞的战场之时,一切顾虑也都烟消云散,当一万一千余骑兵将士大无畏的从两侧冲向人数远在自己十倍以的匈奴阵中时,他们已经忘记了生死,唯有搅乱匈奴军阵,给随后将至的赵国援军拖出合围的时间。

  在这同时,除了三万准备切断匈奴退路的赵国步卒从北边向南压,另外五万步卒和少量车兵已然从东西两侧迅速向惨烈激战的战场杀了过来。

  !
悍赵最新章节http://fahao.reyoo.net/hanzhao/,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