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悍赵

第四卷 大道之行 第五十章 我,不是先王(下)

悍赵 | 作者:迦叶波 | 更新时间:2017-05-07 10:07:5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回去?谁不想回去!草原上的民族即便再过一千多年所奉行的依然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奴,中原人虽然不抓奴隶,但败军之将也别指望能混出头来。俞那提好歹是楼烦王身边的人,这个道理门儿清,况且他还是百户之长,即便常年侍奉在楼烦王身边,那也是优容惯了的,哪里受得了为奴为卑的轻贱,所以听到翻译,双眼之中希望的火苗早已掩饰不住。

  不过胡人的直并不等于傻,俞那提深知赵胜绝不可能这样轻轻巧巧的把自己一放了之,所以看见赵胜似笑非笑的表情,心中接着一悟,嘴唇紧紧一闭干脆来了个怒目相视。

  “那就是不想回去了?”

  赵胜从一开始就发现俞那提根本就是块茅厕里的石头,要想让他唯唯诺诺根本没有可能,既然如此他也懒得再多说话了,双臂一抱膀子,便挑衅的向俞那提笑望了过去。

  俞那提撇眼望了望跟在赵胜身旁一直不做声的许历,粗着嗓子嘟囔了几句,士兵翻译道:“俞那提说,他在这位将军手下败的心甘情愿,今后愿意做这位将军的奴隶,楼烦人只敬服英雄。”

  “英雄?”

  赵胜望了许历一眼,再转回头向俞那提看去时脸上顿时现出了恼怒,左掌啪的一握佩剑,愤然说道,

  “许都尉不过是本将帐下偏将,你这般说莫非不把本将这个王弟公子放在眼里!”

  说到这里赵胜已是满脸的焦躁,向翻译的士兵猛地一挥手,高声喝道,

  “将本将的话全数告诉他,本将是大赵王弟,他这个胡儿竟敢轻视本将,那就别再想回去了,以他的罪本应碎碾零割,但本将要让他看着他的妻儿族人全数沦为本将的贱奴,永世做牛做马!”

  赵胜的表现颇有些歇斯底里,完全是不重视之后耍脾气的小孩子表现。许历跟着赵胜不是一天了,见他此时表现大异于平常的淡定儒雅,甚至还颇有些小心眼的意味,一时不明所以之下不由倒抽了一口凉气,下意识之间向牛翦、赵奢、赵俊等人瞥了一眼,却见他们在那里也是一脸茫然的面面相觑。

  赵俊刚刚才风尘仆仆的立功回来,这些话怎么听怎么刺耳,忍不住之下刚轻呼了一声“相邦”,身旁的赵奢便轻轻拽了拽他的袍角,微微的摇着头示意他不要出声。

  俞那提听到翻译登时愣了一愣,但片刻之后细细的打量着赵胜,在确信他确实不到二十岁时,嘴角不觉露出了几分轻蔑的笑意,赵胜见他这幅表情,当下更是盛怒,勃然的瞪了赵俊这个“出头鸟”一眼,接着咬着牙对俞那提怒道:

  “告诉他,先王当年待他们太好,将他们宠得竟敢年年连犯边关。如今本将奉王命率大军三十万,战车三万乘,骑卒五万征伐他们,连筑长城圈尽草原,他们胡人今后便去大漠里喝风吃沙去吧!”

  这番话如同连珠炮一样倾泻而出,赵胜一直阴沉着脸,等那名兵士翻译完,接着气呼呼的一摆手道:“带下去!”

  这些话实在有些……牛翦望着被兵士们推搡出账门的俞那提,这才忍不住长长出了口气,有些不大放心的向赵胜问道:“相邦的意思是让他……”

  说着话牛翦抬起右臂捏了捏拳,接着又松开了五指。

  “大将军看呢?”赵胜重又恢复了平静,笑微微的反问了一句。

  牛翦低头思忖片刻,依然有些不放心:“相邦的意思在末将听来实在太明显了些,至于他们胡人……嗯,不好说。”

  “大将军,末将看相邦也只是想让楼烦王去猜,至于怎么猜那是他们的事,毕竟虚实之道本没有常法可循。咱们固然拖不起,他们也没有多少回旋余地。若是大赵的长城再向北圈出狼山五十里,楼烦王恐怕想哭也哭不出来了。虽然长城一年半载难以连成,若是大军一退将士们更加难守,此实为拙计,但胡人夺关不易,出不了一年,自己就得打起来。”

  赵奢笑了两声,转头对赵胜道:

  “相邦,楼烦王退出高阙关不过三年,大赵有多少军力他多少还是清楚的。不若末将再想办法跟俞那提透透实底?”

  赵胜点头笑道:“这些事介逸兄看着处置就是了。楼烦不足虑,关键要看的还是匈奴,只有把匈奴拉进来这一战才算达到目的。呵呵。咱们这一仗本来就是打给某些人看的,如今咱们在看,南边在看的也不止一两个人。”

  —————————————————————————————————————

  南边在看的人确实不止一两个。当年赵武灵王拓地千里,置云中郡于阴山之南河套一带,向南甚至跨过黄河占领了陇东义渠国数十座城池,边境直抵秦国上郡肤施。

  秦国对付崤山以东的中原各国可以凭借函谷关,但与关中的义渠相持却无险可守,只能在两国边境修筑长城自保,如今赵国一脚踏了进来,秦国也只能如法炮制,继续将长城贴着上郡北境向东一直延伸到了黄河边上。

  以赵武灵王的能力,假以时日是否能够像魏文侯那样几近灭秦谁也说不清楚,但凭借河东的雁门郡以及河套一带的云中郡为依托,跨进关中以后与秦国隔长城相持却是没有丝毫问题的。然而天妒英才,一场沙丘宫变不但断送了赵武灵王的姓名,同时也断送了赵国的大好前程。

  赵武灵王一死,赵国顿时大乱,秦国趁机从上郡东跨黄河占领了赵国晋阳郡的蔺和西阳,取得了对赵国本土的攻势,而义渠也不是省油的灯,看准秦赵之战迅速出兵收服了赵国占领的黄河南岸诸多城池,不但将赵国势力彻底撵出了关中,同时还将秦国来不及攻取的上郡长城以北草原据为了己有,一时间势力大张,秦国对他们更是忌惮。

  义渠这个国家比较特殊,他们虽然与匈奴、楼烦同属戎狄游牧民族,但受华夏文明影响极深,公元前九世纪末周穆王、周宣王时代就迁居到了泾水一带,开始过起了半牧半耕的生活,并且学会了修筑城池。

  其后春秋初年周平王东迁,义渠正式叛周自立,随即出兵并吞了彭卢、郁郅等其他西戎部落,先后筑城数十座,派兵驻守。国境最大时西至西海固草原,东达桥山,北控河套,南到泾水,成为陇东大国,与秦国相持征战四百年之久,其中恩怨之不必多说。

  到了秦孝公、秦惠文王时,秦国凭借商鞅变法一跃而起,向北夺取魏国河西、上郡,将魏国彻底撵出了关中,向南则灭了巴蜀,国土堪称倍增。国力大振之下,秦国自然忘不了老冤家义渠,公元前327年,秦国趁义渠争位内乱,以司马错为将攻入义渠国都郁郅,义渠被迫向秦称臣,但是又于前318年再次叛秦。

  那时候正是中原大乱、赵武灵王东征西讨的时候,秦国无暇顾及之下只能任由义渠自立,等过了四年好容易腾出手来向西出兵,义渠却已是铁桶一样,根本不是秦国能灭的了的了。再向后的事只能用滑稽来形容,秦国与义渠之间的故事主角已经不再是两国兵将,而是换成义渠王和秦国宣太后了。

  两国还是敌人么?是,也不是,是朋友么?不是,同时也是。

  就在这秦国与义渠绯靡不清之时,赵国对楼烦和匈奴出兵了,某一个风清月朗的夜晚,河套平原南边平缓的黄河河面上,一条羊皮筏载着几个漆黑的身影渐渐划向了南岸……
悍赵最新章节http://fahao.reyoo.net/hanzhao/,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