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悍赵

第四卷 大道之行 第四十二章 心(下)

悍赵 | 作者:迦叶波 | 更新时间:2017-05-03 13:01:0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赵胜对张拂这副模样颇是满意,温言笑道:“听冯夷说,张壮士是魏国墨者,原先对他们兄妹多有照顾。不知张壮士师承那位高贤?”

  张拂忙拱手恭敬的回道:“公子谬赞了。家师寂寂无名,公子当是没听过的。”

  “噢……”赵胜向没有作声的冯夷望了一眼,没再继续追问下去,转口笑道,“张壮士谦逊了,冯夷说张壮士与魏墨中人交集不多,这样说来令师尊应该是魏墨中淡泊名利的前辈高人了。”

  赵胜这样说也算不上瞎猜,墨侠说是墨者,其实自从墨家分家以后,他们并没有继承多少墨子的兼爱非攻思想,更多的则是讲求侠义,其中不少人清高自许,性格孤僻,并不与主流的墨侠过多交往,崇尚的是独来独往,快意恩仇,与后世武侠小说中的侠客至少在性格上是相仿的。张拂不肯提老师的名字,赵胜也只能往这上头想了。

  张拂不由一愣,忙嘿嘿的笑道:“倒不是家师淡泊名利,只是我们这一脉与魏墨多有嫌隙,所以交集的少了些,小人这些年与几个兄弟独来独往,倒是也自在。”

  赵胜不以为意的笑道:“张壮士想来鄙府做护从?”

  “正是。”看样子像是要答应了,张拂自觉机不可失,忙再次鞠身禀道,“小人久闻平原君公子天下明主,一向仰慕,愿唯公子之命是从。”

  赵胜忍不住笑了一声:“张壮士这是过奖了。好,冯夷说张壮士武艺高强,要不今天张壮士先露上两手让我们这些人饱饱眼福,若是当真精妙绝伦,赵胜必当荐举张壮士投军为将。”

  “呃……多谢公子。”

  张拂没想到赵胜上来就给他这样高的许诺,愣了愣神方才鞠身感谢。赵胜笑微微的打量了打量张拂,略略一抬手道:“那好,赵胜听冯夷说张壮士马战步战,各式兵刃皆精,不知张壮士是准备先演练驭马之术还是演练戈矛之能?”

  “公子。冯兄弟实在是谬夸小人了,小人哪有那么多能耐。墨者以剑道攻防为本,最善的是守,也就是防卫护持之道。公子要看的话,小人便献丑奉上几手剑术。”

  张拂忙谦逊了起来。赵胜笑了笑,转头对苏齐说道:“攻防之道有攻才有防,苏都尉,你安排两个人跟张壮士比划比划。”

  “诺。”

  苏齐本来还想亲自动动手,但他也明白自己职责所在,而且身份在那里摆着,要是输了平原君府的面子就算丢光了,只得应了一声,摆摆手将两名亲随叫了出来。

  两名亲随也都是剑中高手,跟张拂并肩拱手拜了赵胜之后,齐齐地向远处的校场空地走去。离开赵胜老远的距离,一名跟过去的护卫才把一柄铜剑扔给了张拂。张拂他们相互撩剑问礼,撤身拉开了架子便欺身攻上,当当脆响之中,撩乱的剑花身影顿时掩映在了漫天飞扬的尘土之中。

  赵胜对武之一道还是颇有见地的,向张拂他们看了片刻,已经清楚张拂不是那种只知求胜不知进退的人,就算有能力轻易拿下对手,这一场比试也绝不可能很快结束,不免笑了一笑,挪步靠近苏齐正要小声说句什么,却听身后脚步声响起,一名守在石桥上负责警戒的外层护卫匆匆的跑了过来,拱手禀道:

  “公子,郭家主和一位姑娘前来求见。”

  “郭家主?”

  听到那护卫的话,苏齐,冯夷,冯蓉都跟赵胜一起回头向石桥上看了过去,只见郭纵恭恭敬敬的候在石桥下,而在他身旁黄氅袭身亭亭玉立,带着几名随从丫鬟安安静静站在那里的居然是白萱。

  “白姑娘怎么来了?”

  冯蓉前几天才听乔蘅说白萱要回临淄,此时看见她出现在了武安,不免有些奇怪,转头间刚问了一句,赵胜已经笑微微的抬臂向郭纵他们招起了手。

  郭纵活了大半辈子,这点儿事还看不出来么,忙恭恭敬敬的相让一步,待白萱笑盈盈的谢了之后又向身边一名矮个的中年管事点了点头,这才后缀半步把白萱让到前头,自己则跟那个管事并肩走了过来。

  那个中年管事沈仲是白瑜在赵国亲手提拔起来的得力之人,曾跟着白瑜、白萱见过赵胜两次,也算是熟人了,等白萱和郭纵各自向赵胜行了礼,也忙躬身相拜。这里礼数一尽,白萱早已看见一旁的冯蓉,两下里免不了含笑点头致意。

  赵胜此时也正与冯蓉有着一样的疑惑,客气的向郭纵和沈仲点了点头,忙向白萱问道:“白少主不是送白姑娘回临淄了么?”

  白萱低头浅浅的笑了笑道:“家兄本来是要顺道送我回去的,不过武安这边的生意正好出了些麻烦,他急着走来不及照拂,只好让我留下来帮着安顿。小女子和沈先生昨日晚上刚刚到的武安,拜会徐县令时听他说公子在这里,所以便来拜见了。”

  “噢,是这样……”

  生意人“麻烦”多啊,赵胜忍不住笑了笑,刚刚说了半句话,脸色突然微微一变,紧接着就住了口。

  这表现多少有些不正常,郭纵跟在白萱身后,正好看见赵胜的表情,见他脸色忽有不善,虽然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心里还是不由自主的一哆嗦,撇眼间发现身旁的沈仲并没有注意赵胜的情绪变化,便忍不住碰了碰他的胳膊。沈仲的目光刚才一直在别的方向,被郭纵突然这么一碰,不明就里之下忙向郭纵望了望,见他用目光连连向赵胜的方向示意,不觉茫然的向赵胜看了过去。

  赵胜脸色变化不过是片刻的事,等沈仲看过来时早已恢复如常,歉意的向白萱一笑道:“白少主为赵国奔忙,将家里的事都耽搁了,等他回来赵胜得好好谢谢他。白姑娘今天来的恰是时候,这样的高手比试可是少见,其他事都往后推一推,看完了热闹再说。”

  说着话赵胜不再理会白萱,笑呵呵的转脸看向了校场。白萱刚才在桥上就已经看见张拂他们比武了,却没想到赵胜对这些事如此热心,见他这样说,忍不住抿嘴轻笑了一声,向张拂他们望去时心里暗暗想道:什么城府权谋都是别人强加给他不得不会的,说来说去他终究还是个大孩子。

  众人目光的焦点重又聚在了校场上的张拂三个人身上,然而仅仅过了片刻,最是热心的赵胜却向白萱打量了一眼,接着挪步贴近苏齐身旁小声的说了些什么。苏齐闻言脸上微微一惊,下意识的向全神关注着张拂的冯夷兄妹看了过去。

  此时赵胜跟苏齐几乎肩头紧贴,皱眉间忙用手肘狠狠的在他腰间捣了一下,苏齐吃痛之下猛然回过了神来,见赵胜摇着头瞪了自己一眼,恨恨的一咬牙后便轻手轻脚的撤身走到了一名亲随身旁。他们俩这番举动极轻极快,等对比武打架毫无兴趣的白萱好奇的向他们看过去时,赵胜已经重又将目光投向了校场。

  校场上的两名赵胜亲随虽然剑法也极好,但几番攻防过后却已经发现以自己这种程度的功底,就算再加两个人顶多也就与张拂堪堪平手,好在张拂明显有些相让,这才勉力支撑了几十个回合,眼看着张拂就要发力猛攻让赵胜看看自己的真本事。两人忙里偷闲的匆匆对视一眼,正要见好就收的收势退身,没想到远处的苏齐突然扯着高嗓门喝道:

  “好了,都停手,公子请张壮士过来相见。”

  怎么不让打了?全神贯注注视着较量的冯夷、冯蓉深知剑道,见赵胜在张拂刚刚客气完正要好好表现表现的时候突然制止了他们,不觉有些诧异,也有些惋惜,不明所以之下齐齐向好整以暇的赵胜望了过去。

  张拂三人闻言忙收剑停手,虽然不明就里,但还是依命应诺,正要往回走时,近处的一名护从忙跑到张拂身边客客气气的将铜剑要了回去。

  刚才校场上的比武对武人们吸引力颇巨,此时除了三十多名亲随以外,不少高等护从也聚在赵胜身旁向张拂望了过去。武人忘形之下有时候难免坏了规矩,七八十名护卫之中居然有一多半挤到了赵胜前头,张拂往近处一走,大家虽然纷纷向两边退去为张拂留出一条窄窄的通道,但难免还是有几个动作慢些的稍稍挡了他的路。

  张拂走到离赵胜还有十多步远的地方被一名护卫虚虚一挡不由得顿了顿身,虽然那名护卫接着便退开了,但张拂既然已经停住了脚步,便不好再继续往前走,只得停在那里恭恭敬敬的向赵胜拱手深鞠下去。

  赵胜并没有因为护卫们的不懂事而发火,见张拂鞠下了礼,便缓缓抽出腰间佩剑举在面前上下打量了打量,淡淡的笑道:“张壮士认得这种剑么?”

  张拂微微一诧,略一抬头应道:“小人认得,公子手中所持佩剑乃是铁剑。”

  “对,铁剑。”

  赵胜含笑点了点头,

  “铁者以恶金为名,远不如铜刃,不过若是天外飞来的陨铁却要另当别论。陨铁虽然同样色黑而其貌不扬,但若是炼铸成器,其刃削金断玉却如捣泥一般容易。这就像张壮士的身手,看似粗朴,其实精妙绝伦,天下难得,堪堪用于下作实在可惜,赵胜尚且明白,司马错便不知么!”

  “啊!”

  张拂心头猛然一惊,抬头刚刚触及到十多步之外那双寒利的目光,赵胜已然举剑相指,丝毫不给他反应机会的厉声喝道:“给我拿下!”

  “上!”

  就在赵胜发出命令的同时,站在张拂两旁的护卫们猛然爆出一声巨喊,七八双手齐齐的向他抓了过去,而更多的人则挥剑相指,团团的围了上去。

  “公子!”

  这一切实在太突然了,白萱、郭纵他们立刻愣在了当场,而冯夷和冯蓉刚才见赵胜拿着剑侃侃而谈,本来以为他这是用陨铁剑之利来夸赞张拂身手了得,然而令他们没想到的是,仅仅片刻的功夫,赵胜话音一转,竟然说出了这样石破天惊的话,这一切实在让他们无法接受,大惊之下忙惊呼一声冲到了赵胜身边。

  所有这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张拂抬头发现赵胜已经识破了自己身份,虽然难免一愕,但紧接着便是一声虎吼,猛然挣开还没抓牢自己的那些大手,身形犹如游鱼一般迅速向前移去,冒着被刺的危险硬生生的挤进了护卫们尚未完全合拢的缝隙之中。

  张拂此刻已经拼了命,那些护卫的反应虽然并不比他慢,然而赵胜之前发下的是活捉命令,这就让他们从一开始便落了一手,眼见本以为十拿九稳的捉拿落了空,七八柄利剑迅速刺进张拂的脊背时,张拂早已挤开人丛冲到了赵胜的近处。赵胜猛然一惊,下意识之下抬臂向前便是一递,手里的铁剑顿时没入了张拂的胸口。

  一切似乎都结束了,在纷乱的吵闹和白萱凄厉惶恐的惊叫声中,张拂的嘴角缓缓溢出了一道黑红的血水。他仿佛彻底解脱了,看向赵胜的双眼中满是笑意,然而就在身体缓缓软倒下去的时候,他突然拼尽全力伸手抓向了自己左边的大腿外侧,嗤的一声碎衣破肉的轻响过后,当他再次抬起手向赵胜猛然递去时已然多了一把只有三寸的细长薄刃。张拂只剩下最后一点力气了,但相互之间不过半臂的距离,这把锋利的薄刃足以轻轻巧巧地透入赵胜的身体。

  “公子小心!”

  此时冯蓉正双手紧抓着赵胜的左臂惶然地贴在他身旁,目光突触那道寒光,想也没想便猛然将赵胜推向了另一边。赵胜立身不稳,接着趔趄了一步,在巨大的惯性之下冯蓉也跟着侧身摔了过去,就在这时张拂手里的薄刃已然递到,哧的一声轻响瞬间没入了冯蓉左肋之下。

  “冯蓉!”

  “冯姑娘!”

  “快,快去请医!”

  ……

  冯蓉眼前一阵阵的发黑,恍惚间看见张拂带着满脸的不解软倒在了地上,也看见赵胜和冯夷、白萱以及许多人惊恐失措的冲到了自己身边。她突然觉着自己很对不起赵胜,但是转念间却又坦然了,虽然张拂是她哥哥带来的,但最后也是她救了赵胜一命,这一切应该算是还清了吧。

  应该还清了,当感觉到赵胜匆忙将她抱扶起来时,冯蓉嘴角挂上了甜甜的笑意,她真的坦然了,即便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那句话也终于不用再觉得羞于启齿了。

  “公子,我把心……掏出来了,你……看见了么?”

  “看见了。”

  赵胜心里的痛楚一阵阵的往外翻,他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情绪,其实在冯夷刚刚提到张拂时他就已经对张拂产生了不确定的怀疑,然而因为害怕伤了冯蓉和冯夷的心,他虽然百般防范,却一直没有捉拿张拂。如今张拂在他的设计下一步步走入陷阱,最终败露在了“司马错”三个字上,然而令他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对别人狠的人,对自己同样心狠如斯,竟然可以为了刺杀而剖开自己的大腿肌肉藏下利刃。

  赵胜突然想到在大梁时蔺相如曾经说自己太过心善,他本来觉得心善并没有不好,然而今天他才发现正是因为自己的心善,虽然没有伤到冯蓉的心,却最终伤了她的命……

  这么多年以来赵胜第一次掉下了眼泪,他不想再因为自己的心善而伤到更多的人了,所以在小心翼翼避开那根利刃紧紧拥住冯蓉的同时,他猛然抬头高声怒喝道:

  “将沈仲给我拿下!”
悍赵最新章节http://fahao.reyoo.net/hanzhao/,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