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悍赵

第三卷 风满邯山 第三十二章 兄弟(上)

悍赵 | 作者:迦叶波 | 更新时间:2017-04-29 16:42:1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李兑之变,突然而起,突然而止,仅仅是一夜的工夫一切都已经结束了,过午以后邯郸城逐渐恢复了往日的景象,虽然市井街巷间到处都在议论昨天晚上的惊心动魄,但对于朝堂上的卿大夫们来说,能够真切感受到的变化只有朝堂上从此少了一个名叫李兑的人,当然还有那些曾经唯李兑马首是瞻的卿大夫。

  真正的变化当然不仅仅这么简单,根据乱后粗计,此一役兵卒折损过千,都尉以上战陨及被执杀者过十,虽然这些丝毫不会动摇赵国国本,但李兑的倒台必然会波及到赵国各地甚至相关各国,由此引起的动荡绝非一两日便能彻底平定下来的。不过最困难的坎儿总算是迈过去了,“战场清扫”工作自有人去完成,作为大王的赵何终于可以安静下来了。

  入夜时分,赵何依然留在陈嫔寝宫之中,为免再出意外,寝宫外边则由暂时调为内班的郑铎一闾人马严加保护。郑铎是个安分的人,再加上有高信的倒台在前,他更是不敢越雷池半步,不单自己,就是手下人也被他严令禁止,决不允许踏入寝宫内院半步。在寝宫中伺候着的依然还是原先那些寺人和侍女,但因为昨天的事,大家的举止更是小心翼翼,生怕哪件事惹恼了原本极为和善的大王,一不小心便会脑袋搬家。

  “为君昏庸,不值一保。昏聩无用,无能无德……”

  内寝里烛光摇弋,更使低着头坐在塌沿上的赵何脸上表情显得阴晴不定。陈嫔生怕触恼赵何,却又不敢出去,只得坐在昏暗角落里不敢出声。也不知赵何在那里呆呆的坐了多久,突然之间一拳擂在榻上,吓得陈嫔接着带上了哭腔。

  “大王……”

  “什么大王!你要说什么!”

  赵何红着眼猛地抬头向陈嫔看了过去,那副要吃人的表情登时将陈嫔吓得六神无主,浑身一哆嗦,连忙趴伏在了地上。

  “大王,臣,臣妾没说什么啊。”

  “没说什么?”

  赵何腾的一声站起了身来,

  “外边的人看不起寡人,你也要看不起寡人么!”

  “臣妾怎么敢……不,不,没有人会看不起大王啊。”

  陈嫔趴在地上已然哭出了声来,赵何听到这哭声心中恼怒更甚,几步迈到陈嫔身边一把将她拽了起来。

  “你不敢?你不敢!你只是嘴上不敢!寡人,寡人要让你看看我不是无用无能,不是!”

  赵何疯了似的将陈嫔推倒在了地上,一边怒喝一边发狂似地撕扯起了她的衣裳。陈嫔彻底吓呆了,一边徒劳的护着自己的衣襟,一边语无伦次的哭道:

  “不要啊大王,你身子刚刚好,不行啊!”

  赵何此时已经完全进入了癫狂状态,紧紧地闭着嘴根本不去理会陈嫔无力的反抗。站在寝室门外的那些寺人侍女心惊肉跳地听着室内杂乱的动静,白着脸面面相觑间没有一个人敢发出声来。

  冬日绝无虫鸟之鸣,寝宫内外四下里一派静谧,这让内寝之中的暴喝声和哭喊声更加清晰可闻。守在院外的侍卫扈从们在黑暗中相互交换着眼色,一个个站得更是挺直。

  “啊——”

  正当大家都选择了闷不作声之时,内寝里突然之间传来了赵何一声绝望的长叫,郑铎双眉一跳,猛然转头向院子里看了过去。

  一切仿佛在一瞬间静了下来,不一会儿工夫一名医官被请了进去,等了很长时间他方才寒着脸满头滴汗的哆嗦着弯腰鞠身跑了出来。郑铎见他险些在门槛上绊倒,伸手相搀的工夫终于忍不住问道:

  “大王他……”

  “大王……”

  医官下意识的说了两个字,立时醒悟过来,慌忙闭嘴看了郑铎一眼便疾步跑了出去。内寝里紧接着便传出了赵何愤怒的吼声。

  “外头守着的是谁?郑铎,你去把胡医官的家人都接到宫里来住,谁也不许出去,寡人要给他们加官,加官!”

  “诶诶……诺。”

  郑铎吓了一跳,赶忙高声应了下来。还未走远的医官闻言停了停身,无奈的长叹口气,终于摇着头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

  李兑倒台后的第一次朝会在建子月初十日便开了殿,群臣向面色肃然的赵王朝贺以后纷纷归了坐,朝堂上已是一派祥和。如今已经没了相邦,那就只能论谁威望最高了,触龙在殿下已经跟卿大夫们谦辞了一番,如今当仁不让,精神饱满的待大家都安静了下来,起身向赵何躬身拱了拱手高声禀道:

  “大王,李兑之事善后还需些时日,不过眼下还当速速立下相邦之职方能安稳诸事,此事还请大王示下。”

  如今朝堂上少了个李兑就是不一样,没等赵何发话,底下已经是一片窃窃私语,赵何不知在想着什么,半晌才沉声说道:

  “你们先议一议好了。”

  “诺。”

  触龙待众卿大夫应了下来,再次谦恭的向赵何鞠了一礼,接着直起身挑起眉毛扫了众大臣一眼,刚声说道,

  “呃,各位,大王让咱们先议一议,你们若有定意,那不妨说一说好了。”

  “大王。”

  坐在左边首位的徐韩为欠身向赵何鞠了一礼,接着笑呵呵的对触龙道,

  “左师公,以下官之见,此事怕是不用议了吧。此次平定巨变平原君居功至伟,况且又是王弟,岂不正是相邦不二人选么?”

  “是啊,是啊。”

  “此事确实应当的。”

  ……

  朝堂上什么时候都不会缺了应声之人。徐韩为话音落下,大殿上立刻响起了一片附和声。触龙虽然一直对徐韩为有意见,此时见他见风使舵更是鄙夷,但这个建议却实实在在说到他心里去了,正要乐呵呵的接上话头,坐在他上手的赵胜已经抢先站起了身来。

  “徐上卿实在是抬举赵胜了,这次赵胜虽然跟着各位卿大夫做了些事,但都是天佑我大赵方才得以功成。况且赵胜虽是王弟,不过毕竟年少,实在担不起这样的重责,还请各位另议他人。”

  “平原君这话怕是说错了吧。是谁暗中派人联络的大将军他们?是谁入内宫救的王驾?三哥,这些好像不是我赵豹做的吧?”

  赵豹这回立的功劳也不小,现在正是兴高采烈的时候,听见赵胜在那里谦虚,接住他的话头便向坐在大夫群里的大将军牛翦、代郡守赵禹以及还没有定职的赵奢、乐毅这些人挤眉弄眼的望了过去。

  那些人能回到邯郸都是因为赵胜的功劳,而李兑能倒台又是他们的功劳,见赵豹在那里打趣,一个个全都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大家都看在眼里的事如果再往外推那不是谦虚,反而是做作,赵胜跟着笑了两声,开口接道:

  “话不是这样说的。突变猝起,你我身为大赵之臣自当责无旁贷,不过要论治国还需年长沉稳干练之人才行,赵胜先前没有做过什么事,如果不知进退,不论是对大赵还是对我自己都绝非好事。”

  “平原君‘不知进退’这四个字说得好。”

  亚卿虞卿这时笑呵呵的接上了话,转头看了看触龙道,

  “左师公,前日你去找下官说了公子安排的那些事,下官当时便颇为所动。虽然事起仓促万事不周,但平原君公子此前能安排周全,以至于危中反胜,足见其心思之密,此实为我大赵之福。自古贤臣不论老幼,只要于国有益便当擢拔。今日虞卿也学一回荐贤之贤……大王,臣虞卿举荐平原君公子胜为相邦,还请大王速裁,也好尽快安顿他事。”

  “大王,虞亚卿说的不错。”

  这些话其实早在朝堂之下就已经商议好了,触龙向那些准备起身禀奏的卿大夫摆了摆手,又向赵何躬了躬身,接着乐呵呵的转头对赵胜笑道,

  “还请公子容下官说几句倚老卖老的话,下官身为博闻师,也算是侍奉着大王和两位公子读了几年书。原先下官倒还没看出什么,但公子赴魏以后所为之事下官看在眼里却是明白的,刚才虞亚卿说‘贤臣不分老幼’,此话实在在理,公子虽然年幼,却已颇有贤臣之风,即便略少执政资历,但有下官等人佐理诸般事务,不需一两年必是一代贤相,此不单是大王之福,大赵之福,公子之福,同样也是下官这些人之福。还请公子万万不要推辞。”

  “左师……”

  话说得好听不假,然而事情哪像触龙说的那么简单,他说什么“大赵之福”,赵胜作为一个穿越者,清清楚楚知道赵国最后会是怎样一个结局,但身为赵国公子,他总还是希望这一切能有所改变的。

  赵胜并不是不想当相邦,这样的事谁不想呢,而且他在李兑倒台之时已经有这个预感了,然而根据此时各国“家大于国”的局面,他要是这么早就当上相邦,虽然能依靠权力按自己的想法去改变一些现状,却又必然会把自己置于风口浪尖之上,在各种势力牵扯之下束缚了手脚,反不如在底下依靠自己王弟公子的身份慢慢影响来得好。然而没等他说出话来,触龙却再次打断了他的话,呵呵一笑道:

  “公子不需再谦辞了。我等举荐公子为相绝非讨好公子,更非仅仅因为此次公子立了大功。一国安危系于君相之间。原先李兑为相造出如此大的祸端,正是因为他是外人,与大王其心不一。公子身为王弟,佐辅君王自是本分,此为循周公辅弼之制各国所行常例,公子若是再推那便不好了。”

  触龙这些话说的已经很重了,话音落下早就没人敢再吭声,现在这事已经很明显,触龙他们举荐赵胜为相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他是王弟,跟大王兄弟君臣一心这是谁都比不了的,谁还敢争?

  王弟——这才是关键之处,要是再往外扩大一点,可以说这代表着整个宗室乃至所有以宗室为核心的贵族们的利益,以及他们对赵国的控制。三年之前为什么会发生沙丘宫变,赵胜作为穿越者与别人有着完全不同的看法,这让他有些不寒而栗,但即便如此他心中所想却又都是不能说出来的道理,一时之间还真不大好反驳触龙。就这么低头一顿的工夫,触龙向殿上群臣扫了一眼,见不少人已经点了头,没再多问便向赵何鞠拜了下去。

  “大王,臣等所议已出,臣与上卿徐韩为、大将军牛翦、亚卿虞卿诸人共同举荐平原君赵胜为相,还请大……”

  触龙一个“王”字还没说出口接着就闭了嘴,满殿大臣正等着结果呢,登时诧异的顺着触龙的目光向赵何看了过去。只见赵何呆呆的望着殿门之外,也不知在想什么,木然的表情竟像是根本没听触龙他们刚才的话。

  “左师……”

  赵胜望着赵何的表情,多多少少已经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个样子,忙轻轻提醒了触龙一句。触龙也反应了过来,赶忙向赵胜点了点头。然而他们明白归明白,在朝堂之上僵着终究不是个事儿,触龙忙又向赵何小声提醒道:

  “大王。”

  “噢。”

  赵何像是刚刚回过神来似地向触龙看了过去,愣了一愣方才笑道,

  “好,就以平原君为相好了,先担起责来,容后择吉日再行赐印之礼。王弟,今后你要好自为之。”

  “诺,谢大王。”

  要想做事总得有上套的一天,老是犹豫干脆什么也别干了,上位虽然会遇上许多麻烦,不过同时也能掌握许多优势。赵胜本来也只是在当可当不可之间犹豫,现在赵何已经把话说到这里了,他自然不再说什么,起身应诺后此事就算定了下来。相邦之位一定,那么该他说的话就得他说了,向着赵何略一躬身说道,

  “大王。李兑身亡,善后还有许多事要做,另外朝中空出来的朝位还需斟酌人选,邯郸及各地军中也需安抚。诸事繁杂,臣忝居之初尚无条理,不敢不请大王旨意。”

  “好,你下去先与各司卿议清楚了再报于寡人……”

  赵何与赵武灵王不一样,以前从来没有真正管过朝务,即位之初他岁数太小是肥义帮他打理,沙丘宫变后赵成、李兑更是霸住了权柄,他说这样的话几乎已经顺口了,说到这里突然一愣,接着释然的笑了笑才道,

  “寡人有些累了,你们先下去吧。相邦留一留,寡人还有事跟你商议。”

  “诺。”

  群臣起身拜辞,除了赵胜以外纷纷退出了朝堂,等偌大的殿堂里只剩下赵胜和赵何两个人时,赵何从御座上站起身缓缓走到了赵胜面前,抬手拍了拍他的胳膊,叹了口气才道:

  “王弟,咱们很久没在一起说说话了,你跟寡人在宫里走走。”

  “好。”

  赵胜沉住气应了一声,从几后绕出身来,跟着赵何一前一后出了大殿。
悍赵最新章节http://fahao.reyoo.net/hanzhao/,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