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悍赵

第二卷 大梁风云 第二十三章 义断(上)

悍赵 | 作者:迦叶波 | 更新时间:2017-04-28 10:58:5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自古宴饮讲的都是宾主尽欢,越亲的像一家人越好。原先魏王他们说什么“魏赵一家”不过是脸面上的话,但如今却要真的魏赵一家了,即便还没能魏赵一家,那至少也是准一家。

  魏王已经亲自给富丁发了话,让他回去禀报赵王和李兑,尽快安排使臣赴魏将礼聘仪程定好,他这里也好“进入程序”,可谓是嫁闺女的心情比赵家娶媳妇儿还迫切,所以今天准舅子哥(弟)、准妹(姐)夫往宴厅中一坐,那真是个其乐融融,毫无拘束。没办法,谁让二舅哥和三妹夫原先就要好呢。

  几案上杯盘罗列,笑语间盏觯传意,不必再考虑怎么试才,不须再考虑如何应景,魏国和赵国的公子随从们个个都是一脸轻松笑意。

  要说不如意的人也不是没有,大魏六公子魏无忌此时便颇不得意。今天太子没到场,魏无忌上边的四个哥哥还有旁支那几位成年的兄长早已经把话语权全部掌握在了手中,哪里还轮得到他说话?所以在旁边听了一会儿实在没意思,又觉着小腹有些发胀,便挥挥手止住随从一个人溜了出去。

  二哥家是魏无忌常来的地方,早已熟门熟路,根本不需要人引领,在偏厅富丽奢华、以沉香木驱味儿的涸藩内解决了问题,出来溜达了几步想想回去也没多大意思,便信马由缰的随意乱走了起来。

  城阳君府是公子宅邸,仆役和主子的住处界限分明,魏无忌原先极少去仆役们起居的地方,今天没了约束,童心一起便溜达了过去。

  此时正值黄昏,西边太阳斜挂天边,远远看去万物仿佛都被镀上了一层红边。魏无忌追着自己长长的影子走了半晌,鼻子里便隐隐约约闻到了些腥臊的气味。

  “二哥府上的人这么懒么?”

  魏无忌皱起眉抬头向前看去,只见不远处一片四周围着半人多高围墙,上边用歪斜的木柱撑起一片茅草顶棚的空荡地方外边,正有两个护院模样的壮汉子背着手来回的踱着步,看那样子似乎在看守着什么。

  腥臊的气味正是从那个不大的空间里传出来的,魏无忌虽然贵为公子,但还不至于不知道那里便是下人们所用的茅厕。一想到城阳君府的茅厕居然还需要人看守,魏无忌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公,公子?小人拜见公子。”

  看家护院要是没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能力还行?两个护院见魏无忌向他们走了过来,脸上神情一紧,赶忙拱手鞠身规规矩矩的拜了下去。

  魏无忌可没那么多说道,见他们在茅厕外恭恭敬敬的向自己鞠礼,心中顿觉滑稽,忍不住笑道:“这地方臭的。你们在这里转悠什么呢?”

  “没,没什么,小人们这正要走……这地方实在腌臜,公子还是快请回吧。”

  两个护院相互交换了个眼神,虽然嘴上说这就要走,却丝毫没有一点走的意思,只是带着些焦急的神情想把魏无忌撵走。

  魏无忌毕竟是个孩子,别人越不让他做的事他兴趣便越大,也学着那两个护卫刚才的模样背起了手,装模作样的清了清嗓子笑道:“这里头藏什么宝贝,不能让我看看么?”

  “没,没……”两个护院目光顿时慌乱了起来,片刻间又换上笑脸道,“公子说笑了,这脏地方能有什么宝贝。公子还是快些请回吧。”

  “莫非你们偷了我二哥什么东西藏在这里头了不成?本公子今日偏要看看不可!”

  两个护院的仆役居然敢撵公子走!魏无忌微微有些恼,二话没说便硬闯了过去。两个护院见此登时大惊,高喊一声“公子”便逼了上去,他们这是当真用了死力,只求将魏无忌远远挡住,根本没去想对方是什么人。然而魏无忌是突然发难,他们起步便晚了,虽然挡住了魏无忌,但茅厕之中的情形却早已尽收在了他的眼底。

  魏无忌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心中顿时大怒,正要出言呵斥,谁知当目光扫进茅厕里时,他立刻像是被定了身,半晌过后突然“嗷”的一声大叫,仿佛见了鬼一般跌跌撞撞的向原路疾奔了回去。两个护院远远地看着他那副失魂落魄的模样登时脸色铁青,面面相觑下忍不住相互埋怨了起来。

  “九哥,我刚才还说拿席子遮盖遮盖,你偏不听,如今可怎么办?”

  “我,我也没想到会有公子来这里啊。这,这……不要慌,无忌公子是聪明人,定了神自然不会乱说。”

  “那要不,咱们给他挪个地方?”

  “往哪挪啊,这臭烘烘的。放心吧,不过就是打死了个把人罢了,有咱们公子做主你怕什么?”

  ……

  两个护院说魏无忌是聪明人当真是高看他了,他再聪明终究是个孩子,跌跌撞撞的跑回宴厅坐回座上依然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赵胜和魏国公子们此时谈兴正浓没有注意到魏无忌,但魏无忌的随从却丝毫不敢有一丝怠慢,一个年长的陪臣见他双手撑在几案上呼呼地喘着粗气,赶忙鞠身离席走了过去,谁知刚刚弯下腰还没来得及说出一个字,魏无忌突然像是被吓着了似地猛支起了身子,声音嘶哑的高声呼道:

  “有死人!”

  魏无忌这一声喊实在突兀,厅中的人全数停下了笑语向他看了过去。魏齐心里有鬼,登时明白魏无忌看到了什么,虽然打死一两个无足轻重的人对他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事儿,但这种场合下魏无忌突然来这么一嗓子却让他面子上过不去,立时沉下脸来低喝道:“无忌,你胡扯什么!”

  “我,我……”

  魏无忌被魏齐冷冷的目光吓得更是胆怯,嗫嗫的正不知说什么才好,一旁不知就里的魏腩向他看了一眼,忍不住对赵胜笑道:

  “死人?呵呵呵,无忌也不知看见了什么便吓成这样。死人有什么好怕的。也就是他年纪小,再大上几岁去战阵上长长见识,别说什么死人了,就是没了脑袋的尸首搁在身边,只怕照样能喝酒。”

  众人刚才谈笑的正惬意,本来也没把魏无忌的表现当回事儿,听见魏腩的调侃纷纷笑了起来。然而大家不在意,魏无忌却早被吓破了胆,听见魏腩说什么“没脑袋的尸首搁身边”,背上登时一寒,下意识的高声叫道:“他,他有脑袋!我认得他!”

  “六弟,你胡扯什么!再胡闹给我滚出去!”

  魏齐终于憋不住劲了,腾的一声站起身来便要将魏无忌撵走。尊座上的赵胜顿觉诧异,向魏齐摆摆手止住了他的话,忙向魏无忌说道:“无忌不要慌,到底怎么了?”

  “我,我……”

  众目睽睽之下,魏无忌一时间失了主张,左右看了两眼,慌忙说道,

  “东边,东边那个茅厕里的死人我认识,是须贾的人,前两天还跟着须贾拜见过我,名叫,名叫……他姓范!”

  “范先生!”

  坐在陪席里的苏齐还没听完,立时惊呼了出来,他不可能不心惊,前些日子范雎虽然没和他们在一起呆几天,但他那种温和随善的性格却博得了所有人的好感,彼此间已经多少有了些朋友的情谊,若是他真的死了,苏齐他们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然而苏齐此时反应再快也已经比不上赵胜了,赵胜脸色一寒,窜起身便疾奔出了宴厅。贵客这般表现,其他人如何还坐得住?一个个爬起身慌忙追了出去。

  有了魏无忌指点的大体方向,那个茅厕并不难找。不大时工夫茅厕边两个护院远远看见一大群贵人慌慌张张的奔了过来,脑子顿时轰的一下炸开,即便没看见赵胜的神情,也多多少少知道这回自己是真的完了。

  茅厕中的情形实在惨不忍睹,正中挖出的粪坑边沿处,脸色苍白、身上到处都是大片干涸血渍的范雎仰面朝上躺在污尿四溢的湿泥地上,两只手都被污水尿汁泡的微微浮肿了起来,掉了一只鞋的脚上以及胳膊上的衣袖破绽处已经落上了嗜血的蝇虫,不要说魏无忌犹如见鬼,就是赵胜同样是触目惊心。

  “范先生!范先生!范雎!”

  两个护院早已不敢阻拦,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赵胜冲进了茅厕。赵胜此时已经顾不上脏净了,蹲下身一边高呼一边猛烈的摇晃着范雎的身体,在他身后追上来的众人见此情形,不管心里想着什么,任谁也不敢再发出声音。

  “说!谁干的?”

  赵胜发疯的摇晃了范雎半晌,猛然停手抬头向魏齐他们看了过去,血红的双眼把所有人刺得心中顿时一阵发毛。魏齐虽然已经听范雎说过他与赵胜认识,但如何也没想到赵胜会有这样强烈的反应,心里不觉一哆嗦,嘴上顿时怯了。

  “此人,此人奉须大夫之命进府当差,却敢顶撞我,我一时……”

  “顶撞?”赵胜仿佛陌生人似的盯住了魏齐,冷冷问道:“赵胜与范先生相处多日,他是什么样的人赵胜心里清楚。莫说顶撞,城阳君若是有什么差事就算只说一两句他也能给你办好,何来的顶撞!”

  “这……”魏齐在赵胜凌厉的逼问中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稳了稳神方才慌忙说道,“平原君你不要急呀,他到底跟你什么关系?此人确实是顶撞了我。我本来也没想打死他,谁知底下人手太重,我,我也没法子。”

  “好,就算范先生顶撞了城阳君被失手打死,城阳君为何不将他好好安葬,却要将他扔到这污秽之处相加侮辱!”

  什么关系?什么关系真的这么重要么?赵胜原先只当魏齐是个纨绔,却从来没想到他会如此狠毒。赵胜不想再问下去了,真的没必要再问了,范雎与他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情谊,但他却清清楚楚记得那天晚上范雎在城阳君府客舍的院子里跟他说的那番话。

  “我若显名,必以只手永结魏赵之好。”

  赵胜心里一阵阵的抽搐,忍不住低下头紧紧地闭上了双眼,他从来没相信过有谁能以只手永结两国之好,然而说这句话的人那时候是何等的真诚。他一心要在魏国做出一番事业,他一心要凭自己的真本事在魏国做出一番大事业,可是,他如今什么也没做便惨死在了魏国的贵公子手里,这便是他一心向魏的宿命么……

  “范先生……”

  众人默然相望之中,赵胜轻轻挥手赶走了落在范雎身上的蝇虫,双手向他背后一插挺身将他抱了起来。入手处这具身体轻的远远出乎了赵胜的意料,险些将他晃倒在地。

  “使不得啊,平原君!”

  赵胜刚才的表现就已经大出所有人意料了,魏腩身为魏齐的兄弟,无言以对下见赵胜将范雎从茅厕里抱了出来,一阵慌乱之后急忙上前阻拦。然而魏腩的好心此时已经显得毫无意义,赵胜怒喝一声“闪开”,便挣脱魏腩的拉拽排开人群大步向前走去。

  “苏齐!”

  “在!”

  “快让人备车!”

  “诺!”

  魏齐默不作声的望着赵胜领着随从渐渐走远,不知怎的心中顿觉一阵恼恨,急忙高声问道:“平原君要去哪里?”

  “我要送范先生回家。”

  赵胜听见魏齐问他,下意识的停下了身,头也不回的说道,

  “赵胜只有一句话送给城阳君。鲜恩寡义,畏而不敬,还望城阳君好自为之。”

  鲜恩寡义,畏而不敬……所有人都在心里暗暗捉摸着这八个字。蔺相如没来由的长叹了口气,忙与许历一左一右紧紧地跟在了赵胜身旁。

  赵胜此时已是心如刀绞,并没有注意到平躺在他怀里的范雎眼角流出了两行热泪。

  “公子……范雎在魏国呆不下去了……你那里能收留么?”

  游丝般的声音若有若无,赵胜下意识的低了低头,喉结艰难地上下一动,轻声应道:

  “能。”

  ……

  ******************************************************************

  本卷还有半章收尾就将结束,下一卷即将进入腥风血雨的朝堂斗争和金戈铁马的战场风雨,敬请关注。

  PS:今天有一张红色罚款单要去消费,是去另一个县城,晚上回来可能写不动了。筒子们,明天再会。
悍赵最新章节http://fahao.reyoo.net/hanzhao/,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