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悍赵

第八章 畋猎(下)

悍赵 | 作者:迦叶波 | 更新时间:2017-04-26 06:09:20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邺西平阳,沃泽千布,大业始居。

  晌午艳阳斜倚,平阳城西一眼望不到头的沃野之上车声辚辚。人沸马嘶中,一二十辆阔蹄战马拉拽的战车横驰纵骋,搅起的滚滚烟尘遮天蔽日。茂密的灌丛之上,群鸟四散惊飞,更为那些纵声呐喊、张弓搭箭的赳赳武夫们增添了几分威壮之势。

  莽林边七八头野鹿已是惊魂不定,身后就是他们的家,但此时却被一群侵入者占据,那些人剑矛铮铮,逼迫着鹿群向着远离森林的方向奔去,然而眼前这片莽原又何尝让它们心安?片刻的功夫,七八辆战车已将它们与森林彻底隔离了开来。

  战车上的勇士们被猎物的惊慌失措刺激的血脉贲张,冲锋的战鼓“咚咚”擂起时,几十副粗豪的嗓子发出了齐声呐喊。箭已上弦,剑矛齐备,只等着下一刻的杀戮。这一刻没有什么尊卑贵贱,有的只是众志一心,仿若战场烽烟之中一般。

  苏齐自从做了平原君的护从,已经多年未经历过这样的场面,当战鼓擂起时,他一双环豹大眼顿时赤红,恍惚间仿佛回到了当年攻伐中山国和戎狄的战场上,那时他曾为赵武灵王做过一段时间的驭手,为那位令诸国群胡闻名丧胆的赵王雍驾控驷马御车。那时是何等的场面,烟尘中万乘齐奔,极目可视处大赵新起的胡服骑军箭阵如雨,洞穿的是中山人和群胡的胸膛,震撼的却是诸夏各国的人心……

  “驾——”

  苏齐狠狠的咽了口唾沫,双臂一振,抖起缰绳驱赶着驾车的战马从众多战车留出的缺口处疾驰而入。当战马在驭控之下向斜刺里一转时,凭栏倚立的赵胜迅速搭起了宝弓利箭,当弓身拉成满月时,套着皮环的手指轻轻一松,利箭便“噌”的一声带着刺耳的轻响瞬间破空疾飞了出去。

  “死生之地,有进而无退。”

  羽箭余音未绝之时,赵胜轻轻闭上了双眼。高高平举的宝弓还未放下,耳边已是一片震天惊地欢呼声。在这欢呼声中,利箭正正地没入了领头那只肥硕雄鹿的心口。雄鹿仰天长鸣,向前挣扎了几步,便蹒跚着卧倒在了地上,四蹄绝望的蹬蹭几下,虽然依然双目圆瞪,却已然没了声息。

  赵胜仅仅是个十七岁的少年,又是在宫室富贵窝中长大的,常年浴血的武士们虽然不敢不敬,但先前内心中却难免对他看低几分,然而这一箭却着实惊到了他们。这些人都是射猎的高手,对各种猎物的身形状况了如指掌,至于箭法优劣更是一眼便知。三十余丈开外的距离虽然不能算极远,但那一箭是从颠簸疾驰的战车上发出的,而且雄鹿也在四顾乱奔之中,那支箭射中鹿身不难,然而箭支不但正中雄鹿心口,更是没羽而入,这箭术已经颇有大成了,即便神箭手见了却也免不了夸赞一番。

  大赵的武士哪个没曾跟随先王征战过沙场?然而三年前屈辱的那一战却让他们的战勋蒙羞。他们心中始终憋着一口气无从发泄,所以当那一箭一击而中时,屹立在疾驰战车上、长相极肖武灵王的赵胜在他们眼里倏然幻化,仿佛那位让他们甘心为之抛洒热血的铁血雄主又回到了他们身边。这种感觉很奇妙,一瞬间发自内心的欢呼便响彻了原野。

  震天的呐喊同样震撼了坐在远处一辆战车里的乔蘅。乔蘅只有十五岁,又是贫家的女儿,何曾见过这样的场面?然而人的情绪是很容易互相感染的,当赵胜射出那一箭引起欢呼时,乔蘅也不由自主的坐直了身子。也不知道怎么的,这些天以来发生的桩桩件件忽然间扫过她的脑海,令她似乎完全明白了已经厌倦了权贵的爷爷为什么甘愿为赵胜所驱使的原因。

  那种感觉用语言无法说清楚,但是乔蘅却总觉着自己内心深处有着某种说不上来的变化,嗯,说不清楚……

  为乔蘅驾驭马车的许历面无表情的望着远处的杀戮,在看到苏齐驾着战车退到一边观望时,他轻轻吐了口气,转回头看了看乔蘅,当看见她沉着小脸有些发呆时,便忍不住轻轻咳嗽了一声。

  “嗯?”

  乔蘅听见咳嗽声这才回过神来,迎着许历的目光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接着微微转着头用眼角余光打量了打量坐在身旁另一辆马车上的富丁。

  富丁今天算是倒霉到家了,耽误了一天行程不说,刚才十多里地的颠簸又让他腿脚上本来已经轻了许多的酸痛又厉害了起来,再加上从早上起来到现在整整半天了,他除了喝了点儿水以外,肚子里几乎空空如也,这时候正“咕咕”叫的厉害,如今被大太阳一晒,顿觉眼冒金星,只盼着赵胜他们赶紧凯旋回来,也好快些大快朵颐。他这里正流着口水呢,耳边却突然传来了一声“哎哟”。

  富丁眼花耳鸣地循声望了过去,只见身旁那辆战车上,乔蘅一只手扶着凭栏,一只手捂着肚子,紧紧地皱着眉几乎快要趴在了厢板上。

  “乔姑娘怎么了?身上不舒服?”

  这丫头可是平原君的爱宠,万万不能怠慢。富丁见乔蘅一脸的痛苦神色,顿时吓了一跳。然而乔蘅哪里还能说得出话来?听见富丁问她,像是想回答似地勉力直了直身,可还没说出话又趴下身去“哎哟哎哟”的痛呼了起来

  许历这时候也转回了身来,见乔蘅疼得厉害,下意识的伸了伸手,可最终还是没敢去扶,急忙焦急的对富丁道:“富大夫,只怕,只怕是早上吃坏了肚子吧?”

  “吃坏了肚子?”

  富丁听见那个“吃”字,胃里接着咕噜了两声,然而他现在可没功夫管自己的肚腹,扎撒着手向身边环顾一周,见随从们都诧异地望着乔蘅,赶忙为难的对许历道:“要是吃坏了肚子怕是有些麻烦,要不跟公子说一声,咱们还是快些回去。”

  富丁这样问也是一时慌了神,如今赵胜不在这里,他还用跟谁商量?所以说完这番话他也不去理许历的反应,接着转回头对另一辆马车上随从的陪臣吩咐道:“你快过去把公子请回来。”

  “诺,诺。”

  那个陪臣刚才也正在腹诽赵胜,可听见富丁吩咐哪敢怠慢,赶忙吩咐驭手催马上前禀报。

  不大会儿功夫,苏齐和赵胜马车赶了回来,赵胜抬手抹着头上的汗珠斜眼望了望乔蘅,仿佛丝毫不关心似地问道:“怎么了?”

  “看这情形怕是吃坏了肚腹。公子,此处荒郊野外的,也没处寻医,咱们不如快些回去,要是耽搁了怕是有些麻烦。”

  政见不同并不影响关心,富丁这也是真心为乔蘅好,谁想赵胜听了却突然紧紧皱起了眉头,一脸扫兴地嘟囔道:“怎么这么麻烦,早上不还好好的么?这才出来多大会儿便要回去。”

  这是还没玩儿够啊,富丁不觉心生鄙夷:侍妾虽说地位卑微,不过就是婢女,但好歹和你有床第之好不是?平原君如此也太薄情了些,辗转厮磨间怕是也少说不了好听话,可这刚刚遇上些事便着形了。

  想到这里,富丁心中不觉一动,他奉李兑之命监视赵胜,自然也免不了监视赵胜身边亲近的人,只要他们有一丁点风吹草动都会记录在案。然而这监视终究是暗中的,白天还好说,大家一同赶路人多眼杂,赵胜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能看在眼里,但是到了晚上却不行,赵胜休息之处向来是由苏齐和许历严密把守,其他人根本不可能靠近,如果有什么密谋,谁也听不见。

  如果……

  富丁动了心思,正要为乔蘅说话,那边赵胜却先开了口:“不过就是吃坏了肚子罢了,你们谁有法子治一治。”

  赵胜话音刚刚落下,苏齐的大嗓门已经接了上来:“公子,肚腹疼还不好治。只要喝些热水,多歇上一会儿也就没事了。”

  “热水?快,拿热水。”

  赵胜听了苏齐的主意,转眼向四周的随从们撒望了起来。然而随从们此时回答他的只有面面相觑,如今出来已经半天了,谁皮囊里还能有热水?再说苏齐那主意正是治肚腹疼的常法,大家即使有心讨好赵胜,现在被苏齐抢了先,一时之间也难想到更好的法子。

  “当真是麻烦。”一二十个人围在这里却没有一个人能帮上忙,赵胜低头看了看依然痛呼不已的乔蘅,顿时恼了性子,抬手向下不耐烦地一挥,接着便急咧咧的对许历怒道,“你还愣在这里作甚?还不快带她去附近找个庄子讨些热水。”

  “诺诺。”

  许历被训斥的慌了神,唯唯诺诺的拱手应了一声,赶忙赶着马车疾奔了出去。

  就在这烟尘未息之间,人群中一个陪臣微微动了动身子,似乎是想驱车追赶上去。但当看见赵胜虎着的一张脸时,他犹豫的转头看了看富丁,终于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富丁并没有注意那名陪臣的小动作,他扶着战车凭栏极力地向前倾着身子,一只手招在嘴边冲远去的马车高呼道:“许历慢些赶车,万万颠不得——”

  许历似乎并没有听到这句吩咐,驾驭着战车依然在向前疾驰,然而车厢中的乔蘅却抬起头向这边看了过来。她依然痛苦地皱着双眉,然而却眼含感激的向富丁点了点头。

  富丁脸上露出了舒心的微笑,他知道,真正需要听这句话的人已经听到了。
悍赵最新章节http://fahao.reyoo.net/hanzhao/,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