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悍赵

第三章 奇女(下)

悍赵 | 作者:迦叶波 | 更新时间:2017-04-23 20:56:1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赵国偏居边荒,很多地方还保持着物物相易的传统,但是邯郸作为近十万户的大都邑,钱币却早已广泛流通。有钱的地方就会有固定的交易场所,而肥义相邦府后街就是这样一个集市,每天里人声喧哗,好不热闹。没办法,谁让这里宽敞,而且府里头原先权势熏天的家主又死了呢。

  肥府后门处摆着个油炸焦酥的摊子,小小的锅子里沸油滚滚,热气腾腾,旁边的板桌两头则堆着一块粟面和几个炸好的焦酥。因为刚下过大雨,路上行人不多,摊主看着生意不好,便眯缝着眼靠坐在墙根下,没精打采的打起了盹儿。

  申时已过,太阳已经不算很毒,但是摊主却感觉眼前好像有什么东西一晃一晃的,睁开眼一看,只见两个人站在了他的摊子前头。

  来钱儿了!

  摊主扑腾站起身来拍拍衣裳忙笑脸相迎,可是当看清楚那两个人后,却不由犯起了嘀咕:面前的两个人都是一身布衣,但是怎么看怎么透着别扭。

  他们其中一个是个不到二十岁模样的年轻人,身材修长高挑,英俊的脸上很是白净,怎么琢磨都透着股和市井格格不入的味道;站在这古怪年轻人身后右侧的是个四十多岁的粗莽汉子,黑脸虬髯,浑身疙瘩肉,虽然邯郸多的是强壮的人,说起来这汉子也没什么奇特,但是一件小小的布褂包胸露臂的裹在他高壮的身躯上,那叫一个紧,只怕不是他自己的。

  这两位……摊主心里害怕了起来,但是接着又释然:咱不过是个卖焦酥的,他俩是干什么的关咱鸟事?想到这里,逢迎的笑容又爬到了摊主的脸上:“两位来几个焦酥?都是热乎的,入口就化。”

  “这位大哥误会了。”那个年轻人笑得很是客气,年纪轻轻的居然透着股先生气,“我们是来打听人的。”

  “打听人的?不认识。”

  摊主顿时没了精神,向后退了一步又想坐下身去打盹,谁知那个壮汉突然长手一伸,隔着摊子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襟,猛的向上一提,他立刻只能用脚尖着地了。

  “你,你做甚!”

  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居然遇见了强人,摊主顿时冒了一头冷汗,刚要大喊,就听那年轻人厉声道:“苏齐,不要胡来!”

  壮汉好像很听年轻人的话,闻声便松开了手,黑黑的脸上也堆起了笑:“嘿嘿嘿,兄弟,我们要两个焦酥。现在可认得了?”说着话,他已经将一枚圜钱递到了摊主的鼻子下头。

  “认得了,认得了。”摊主慌忙两手接过了钱,攥在手心里小心翼翼的问道,“不知两位打听谁?”

  没发现苏齐看上去粗鲁,对付这种势利的人倒是真有办法,赵胜笑道:“大哥看见乔端没有?”

  “乔端?”摊主仰着头想了半天才道,“乔疯子么?下雨之前还见他在这躺着,下了雨便没见了,你们要是找他,那就去西门打听打听,听人说他在西门外的沈庄住着。”

  “西门外沈庄?多谢大哥。”赵胜失望的看了看摊主,转头对苏齐道,“咱们走。”

  “哎哎,两位的焦酥……”

  摊主见赵胜他们抬腿就走,连忙提醒,可是那两位却连一点停留的意思也没有。摊主抹了把汗,暗暗叫了声邪门,今天也不知道是什么黄道吉日,两个古怪人找一个疯子。不过白白赚了一枚钱实在是好事,摊主也就不想去操那份闲心了。

  乔端,沈庄。赵胜毫不迟疑的沿着街大步向西走去,他身后的苏齐连忙紧跟上去,略显迟疑的问道:“公子要去找乔端?”

  “对。”

  “可,公子,天色已经见晚了。城外不比邯郸城里,荆棘遍地的,又刚刚下了雨,只怕是难走,再说万一要是找不着……公子,咱们不如先回府歇息一夜,明日再来找也不迟。说不准乔端明天还得来这里。”

  苏齐不知道赵胜为什么要找乔端那个疯子,本来作为贴身侍从,公子要去哪儿,他一步不离的跟着就是了,没必要也没权力追问原因,但是苏齐肩负护卫重任,眼见天色渐晚,公子却为了一个疯子要出城,不免心虚起来。公子出城本来没什么,可天一黑要是耽搁了回城,万一出个岔子只怕自己担待不起。苏齐生怕有什么闪失,忙小心翼翼的建议了起来。

  “回府?”

  赵胜苦笑了一声,他现在确实很累,但是又不能回府,如今他已经站在了风口浪尖,再不加紧行事,后边的情况难以预料。

  “天色晚了怕什么?路不好走又怕什么?当年列位先君开创基业的时候披荆斩棘,只怕要比这难上百倍。我赵胜虽然不敢比他们,但是这点路还是不会放在眼里的。”

  赵胜把话说到这里,苏齐不敢再争了,他虽然不知道赵胜把列位先君搬出来纯属顺口胡诌,但是要说到走路,他却知道赵胜绝不是夸口。赵胜虽然身为公子从小长在宫里,但是并不是那种柔弱之人,他的父亲赵武灵王胡服骑射、征战一生,对几个儿子也要求甚严,长公子赵章不到十五岁就已经开始独自领军,赵胜虽然比不上大哥,但也是自小习弓矛、练骑射,这点路途自然不会放在眼里。

  肥府离邯郸西门不远,两个人在集市上前买了些果脯,又从一个猎人手里买了只獐子,打听了沈庄的具体位置后便出了城门。守在城门口的是几个低级士卒,领头的也不过是个中士两司马,他们哪里会想到从面前走过的布衣年轻人竟会是平原君公子,自然连正眼也不会看他。赵胜正盼着无人询问,便信步走了出去。出城走了五六里路,前边蒿草丛生的野地里现出了一个的庄子来。

  这庄子不大,十几户篱笆小院错落的偎依着一座小丘。夕阳西照下,野径上农夫荷锄晚归,家家户户草屋顶上早已炊烟袅袅,一派恬然祥和的景象。进了村,苏齐便拦住了一个农夫相询,那农夫虽然脸现诧异,但还是伸手向村中不远处的一个小院指了指。

  赵胜和苏齐顺着手指看了过去,只见小院里正中栽着一颗枣树,挨着篱笆处辟出一片小小菜园,里头种着些葱姜葵蒲,靠北则是四五间苫草铺顶的土坯小屋,虽然寒酸简陋,但是却收拾的齐齐整整。

  还好皇天不负有心人,赵胜暗叫一声庆幸,点点头向苏齐略一示意,举步向那院子走了过去。苏齐顺从的跟在赵胜身后,但是却偷偷撇了撇嘴嘴,他实在是想不通,公子就算是再礼贤下士,也不至于对一个疯子这样看重吧。

  柴门虚掩着,小院里一派宁静,赵胜推开柴门走进院子,隔着枣树看见大开着的屋门里一个纤弱的少女正蹲在灶前扇着火,那灶上的陶锅里热气蒸腾而出,氤氲飘荡,将少女裹在其中,竟有些亦真亦幻的感觉。

  “丫头。”

  苏齐手提果脯,肩上扛着獐子当先走到了门口向那少女招呼了一声,他是赵胜的贴身侍从,可谓是身兼数任,自然也少不了充当马前卒。

  那少女闻声抬起头向赵胜和苏齐看了过来,眼中略略闪过一丝迟疑,但接着却又转头继续去忙手中的活儿,只是轻声说道:“屋里乱,也没地方插脚,东西放门后头吧。”

  少女嗓音清脆,可说出的话却让人有些摸不清头脑,赵胜和苏齐不觉对视了一眼,又转头向她看了过去,只见这少女约莫十四五岁模样,一头乌发整齐的披散在肩上,虽然身上衣裙多有补丁,但是却身姿曼妙,面容清丽,一双明眸更是澄澈无比,只不过稍显黄瘦了些。人说山野藏秀色,本来也不足为奇,但是这少女却实在有趣了点,苏齐不觉咧开大嘴呵呵笑了起来:

  “你这丫头还真是有意思,你怎得知道这些东西是给你的?”

  少女对苏齐的嘲弄丝毫不以为意,站起身掀开锅盖续了些水才道:“小女子家并非在村口。况且现在已经是农夫晚归的时辰了,外边多的是人。两位要是打听路,又何必到小女子家里来呢?”

  “呃——嘿嘿嘿嘿,好一张利嘴。”

  苏齐大是尴尬,他知道自己说不过这个少女,笑了几声后不敢再吭声了。

  苏齐一介武夫,与这样伶俐的女孩打嘴仗哪有不吃亏的道理?赵胜忍住笑施了一礼道:“请姑娘通禀一声,我们是来拜见乔公的,有些事想向乔公求教……噢,苏齐,你按这位姑娘的吩咐把礼物放门后头吧。”

  “诺。”

  苏齐应了一声,正要迈步进门,谁知那少女一双妙目突然冷冷的看了过来,声音里更是带了些许恨意:“两位要是来求教什么乔公,还是请把礼物拿走吧。”

  “怎么?”

  赵胜顿觉诧异,他怎么也想不起自己哪里得罪了这个少女。

  “小女子家里没有什么乔公。两位还是请回吧。”

  少女的声音平淡如水,说完话又去忙活,再也不理会赵胜。赵胜愣了愣,突然之间明白了少女怨恨自己的原因:这里肯定是乔端家,而这个少女也必然是乔端的亲人,自己上来就说有事求教,却忘了中午马车冲撞乔端的事,这个少女虽然年纪小,但是却聪慧无比,肯定上来就已经知道了自己是谁,她见自己丝毫没有歉意,自然难免怨恨。

  “姑娘恕罪,我们两个本来是来探望乔公的。正午时候在下的马车冲撞了乔公,也不知乔公现在伤势怎样了。至于求教,实在是在下心中有些疑惑,想顺便向乔公请教一二……”

  赵胜心里有些愧疚,可是自己急于求成毕竟错了,现在再道歉为时已晚,只得再次拱手道,

  “乔公要是回来,请姑娘转告一声,就说在下下次再来请罪。”说完,他示意苏齐放下礼物,转身向外走了出去。

  那少女丝毫没有挽留的意思,苏齐皱着眉摇了摇头,弯腰把果脯和獐子放在门边后便大步向赵胜追了过去。

  此时金乌渐渐西沉,天地间一派迟暮之色,赵胜站在村口怅然的叹了口气,正要离开时,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了一个清脆的声音。

  “公子,公子请留步。”

  赵胜和苏齐停下脚步一起回过了头去,却见那个少女从身后追了上来。
悍赵最新章节http://fahao.reyoo.net/hanzhao/,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