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悍赵

第一章 公子(下)

悍赵 | 作者:迦叶波 | 更新时间:2017-04-23 20:56:1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邯郸城依邯山而建,处在山南末梢,按古语解释山末为“单”,加上城郭从邑,故名邯郸,自从赵敬侯元年将都城从中牟迁来,邯郸便开始做了赵国国都,经过近百年发展,邯郸已经成为近十万户的大城。赵国地处北陲,再向北就是胡蛮之地,同时国境内也有很多胡民,胡夏交错而居,造就了赵国与中原众多诸侯国不同的豪壮风气。邯郸作为赵都,更是豪士云集,而苏齐正是这样一个豪壮之人。

  闷声坐在颠簸异常的马车厢里,苏齐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坐在主座上、闭着眼一声不吭的少年,几次张了张嘴,可最终都没说出话来。苏齐是平原君的贴身侍卫,而他面前这个疲惫不堪的少年就是当今赵王三弟、六年前被先王封为平原君的赵胜。赵胜确实累极了,由于王叔祖安平君赵成去世,他已经代替大王赵何在赵成灵前跪了整整七天,所以现在坐在马车上,他一点力气也没有,只能将身体软软靠在绷着麋皮的靠板上闭目养神。

  “公子,咱们不如先回府歇息歇息,梳洗整装以后再去王宫也不迟。”

  看着赵胜委顿的样子,苏齐最终还是忍不住轻声劝了一句,六年前他奉先王之命担任赵胜的贴身侍卫,可以说看着这个才十七岁的贵族公子长大。所以他与赵胜虽然有仆主之别,但是心里那份感情却不能单单用主仆名分来形容。赵胜累极困顿,刚才从安平君府出来时甚至昏厥了片刻。想到这些,苏齐心里就像被利刃扎着一样难受。

  “嗯?回府……”赵胜微微睁开眼茫然得看了看苏齐,接着又仰身靠在了靠板上,懒懒的说道,“我没事,歇一歇就好。今天大集群臣虽说是大王的命令,但谁还能不知道这是李兑的主意?李兑刚刚正式做相邦,虽说不会拿我怎样,但去晚了终究不好。”

  “啊?”

  苏齐登时张大了嘴,不认识似的向赵胜看了过去。公子难道累糊涂了?他向来谨小慎微,怎的今天竟说出这样敏感的话来?

  相互熟极了的人往往能从对方不经意的话中发现他与以往的区别,然而苏齐却永远也不可能想到赵胜今天为什么会这样。坐在苏齐面前的人确实是平原君赵胜,然而这个“确实”却要打些折扣,因为他虽然拥有赵胜的躯壳,但灵魂却是一个于两千多年后、西元二十一世纪的穿越客。

  前世里他是一个年轻的会计师,死于一次意外事故,机缘巧合下灵魂穿越时空进入了过劳死的赵胜体内。在通过赵胜的记忆得知自己的新身份后,他虽然浑身酸痛疲乏,但心里却欣喜异常。他在前世里并没有记住多少历史知识,但却也知道平原君赵胜是战国四公子之一。“公子”在春秋战国时可不是泛称,而是指诸侯之子,按封建社会的标准应该称为王爷。这个身份意味着,即便你什么也不做,这辈子也有享不完的荣华富贵。

  然而兴奋仅仅是片刻的事,紧接着他就高兴不起来了。且不说他因为不知道现在离秦朝统一六国还有多少年而无从应对,单说赵胜此时的处境就足以让他大伤脑筋:

  赵胜的父亲就是那位因胡服骑射而名垂史册的赵武灵王,这位铁血雄主一辈子金戈铁马,傲视群雄,然而最后却因为爱情做了件糊涂到了要他命的事。六年前赵武灵王的王后吴娃病逝,赵武灵王悲痛欲绝下,竟然不顾群臣的极力反对废长立幼,将王位禅让给了他的次子,也就是吴娃的亲生儿子赵何。

  废长立幼自然引起了长公子赵章的不满,三年前赵章和大夫田不礼合谋造反,准备假借赵武灵王的命令把赵何引到沙丘宫杀害,由于计划不周,被相邦肥义提前察觉。肥义是个忠臣,当年赵武灵王废长立幼时他极力反对,但是当废长立幼成为事实后,他又尽心竭力辅佐赵何。知道了赵章的阴谋后,肥义不顾众大夫的苦劝,毅然只身前往沙丘宫劝说赵武灵王和赵章,最终死在了田不礼的手里。

  肥义之死成了赵国大乱的导火索,本来就对“胡服骑射”不满的王叔安平君赵成借机兵围沙丘宫,不但杀了赵章和田不礼,而且还活活饿死了赵武灵王。赵成是赵武灵王的叔叔,同时又是赵国宗室族长,在赵国位高权重,亲信众多,虽然做了弑君的事,但是却没有人敢于反对,再加上大王赵何年幼,大权便落在了赵成一个人的手里。赵成独掌大权后重用亲信,排除异己,视大王赵何如同傀儡玩偶,致使赵武灵王苦心培养出的能臣良将纷纷逃往他国。赵国势力自此一坠千丈,仅仅与秦国一战就被迫割让了十七座城邑。

  大概是心中有愧,赵成一年前重病不起,然而重病之下,他依然不肯放权,竟然强迫大王赵何任命他的亲信李兑为假相,并封为奉阳君。赵成死后,李兑接手了赵成的势力,为了稳固权柄,拉拢赵成一派宗室,居然强迫赵胜代替大王赵何执孝子礼为赵成跪灵。先秦时礼仪繁杂,孝子跪灵要麻衣素食、几乎不眠不休,再加上他清楚赵成是自己杀父仇人,又累又恨下,一息轻灵便归了虚无。

  “为仇人戴孝,简直是奇耻大辱!”

  赵胜心里很不是滋味,邯郸城哪里是什么富贵窝,分明就是个无形的大牢笼。自己的这位前身虽然是个贵公子,但是生活的还不如一介草民,一介草民完粮纳税后只要不赶上战争,好歹还能落个自由,可贵公子虽然锦衣玉食,却连起码的尊严都保不住。

  赵胜是个随遇而安的人,但是这并不代表他没有男人的尊严,所以坐在马车上,他一直在思考自己以后该怎么办。他对先秦历史并不了解,无从知道李兑的最终结局,甚至不知道这时距离秦朝统一六国还有多少年,然而有一点却很明显,李兑能大权在握,那就说明他绝不是庸人。他敢于羞辱王室,强迫赵胜为赵成守灵,虽然表面上冒了天下之大不韪,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这是在向赵王示威,同时也是压服异己的手段。这样一个人,要想取其而代之,别说赵胜一个没权的公子,就算加上赵王,恐怕也绝非易事。

  “咱不过是借了他的身体罢了,何必学别人做什么忠臣。”

  赵胜不由苦笑,他虽然占据了平原君的身体,并且保留了平原君几乎全部的记忆,但是却并没有继承他的感情。好容易能再活一辈子,何必为了一点感情也谈不上“大王哥哥”去做找死的事。然而就算不做忠臣,但也不能继续这样受屈辱吧?

  赵胜皱了皱眉,他本来没什么大志向,然而再世为人,却做了个不在牢狱里的“囚犯”,绝非是他所愿。到底该怎么办?难道学项少龙寻秦?赵国的公子哥去寻秦!那不纯粹是扯淡嘛。赵胜陷入了沉思。

  赵胜自在那里想他的心思,一旁的苏齐却坐不住了,在他印象里,赵胜一向谨小慎微,虽然明知李兑专权架空大王,但是却从来没在别人面前说过哪怕一句。刚才赵胜明言李兑专权,虽说是累极了的气话,但又何尝不是拿自己当心腹才敢说的呢?

  主辱臣死!苏齐顿时热血沸腾,“通”的一声单膝跪在了赵胜面前,双手一拱沉声说道:“公子,苏齐不才,愿请命击杀李兑,归政于大王!此事苏齐一体担当,绝不拖累公子。”

  “你……小点声。”

  赵胜被苏齐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坐直身子诧异的看向跪在面前满脸悲愤的苏齐。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难道先秦的人都这么任侠吗?为什么就不考虑考虑后果?现在李兑的人占据赵国朝堂大半,先不说成功击杀李兑可能性有多大,就算苏齐真能杀死李兑,到时候赵国各派势力必然要重新洗牌,难免动荡。赵国是个四战之国,周围群雄窥视,要是出现乱局,又缺少能臣良将,必会有人趁虚而入,到时候战端一起,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又有多少人家破人亡,流离失所。这种为了个人利益而让成千上万老百姓陪葬的事,赵胜实在做不出来。

  “公子,我……”

  苏齐不是傻子,当然听得出赵胜拒绝的意思,然而他此时血气上涌,终究不甘心,他抬起头来还想再争,却见赵胜的眉头紧紧地锁了起来。

  “苏齐……你小点声。”赵胜知道苏齐与自己不同,有他的历史局限性,然而赵胜虽然有千种理由驳斥苏齐的鲁莽,却怎么也没有勇气打击他的忠心,只得温言说道:“我岂能不知道你为国的一片忠心。可是你想想,现在的赵国,除了你,我哪里还有一个可以信任依靠的人?刚才那些话你以后千万不要再提,就当从来没说过好了。”

  “嘿——”

  苏齐仰头愤然长叹一声,缓缓站起身无力的坐在了座中,赵胜对他以诚相待,他又怎么能不示赵胜以忠?可是他始终心有不甘,愤愤然之下无从发泄,猛然捏拳向车厢壁砸了过去,只听“砰”的一声闷响,寸厚的檀木厢壁竟然裂出了一条弯弯曲曲的细纹。

  马车在王宫城门外停了下来,城门楼下早有寺人举着簦伞、踏着地上的水花跑了过来。苏齐扶着赵胜下了马车,等寺人迎上来后便钻回了车厢里。雨实在是太大了,他一个平原君府的侍卫没有资格随主人进宫,也只能留在车厢里躲雨。

  赵国王宫在邯郸城东,方圆里许,亭台相连,广厦遍布,气势恢宏,是三十多年前五国相王时赵武灵王所建,就像赵武灵王的性格一样,整座王宫粗朴而又雄浑。敞阔的王宫大殿内,群臣毕集,分坐在大殿两侧,似乎朝会早已开始。

  “看样子有我没我都一样。”

  赵胜心中暗道。然而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赵胜驱步入殿,双手一抖袍角,像模像样的向着大殿深处的御台拜了下去。

  “臣弟赵胜叩见大王。”

  “……坐吧。”

  年轻的大王赵何今年还不满十八岁,上唇刚刚挂上浅浅的绒毛,此时正面带愠色慵懒的斜坐在御案后边,细白的双手无聊的把玩着一块玉璧,就好像眼前的朝会和他没什么关系似的。他抬眼看见赵胜,先是满含愧疚的欠了欠身,但是随即目光又黯淡下来,斜身靠在御案上,懒懒的抬抬手赐赵胜平身,接着便打了个呵欠,又低头摆弄起了手中的玉璧。

  “安平君大葬劳公子辛苦,请入座。”

  赵胜礼毕,跪坐在御案下左手首席上的相邦李兑微微颔首,高声请赵胜入座。李兑已是四十五六岁年纪,儒雅气派,高挑清瘦,然而底气却很充沛,虽然殿外雨声“噼啪”,但他的声音在诺大的大殿内四处回荡,却异常清晰,仿佛昭示着他才是赵国真正的主人。
悍赵最新章节http://fahao.reyoo.net/hanzhao/,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