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官场情人

官场情人 第十二节 质 询

官场情人 | 作者:断肠的人 | 更新时间:2015-10-14 15:59:5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12]

    这次聚会之后,高明给孟茹发了无数条短信,打了无数个电话,非得要和孟茹见面不可。孟茹说:“你要干嘛啊?我还有事,有什么话你就在电话里说吧!”高明说:“这件事情只能当面说,无论如何你要想办法和我见一面。”孟茹想了想说:“好吧,你在出租屋里等我,我一会儿就过去。”

    放下电话之后的高明,心中烦乱不已,他在仔细揣摩着孟茹究竟是怎样一个女人。她是不是那种水性杨花、见一个爱一个的女人?高明认真想了想,觉得不是。首先,孟茹虽然长得楚楚动人、万般妩媚,但言谈举止并不轻浮。其次,孟茹受过良好的高等教育,对人生世事更有自己的一番真知灼见,决不是那种头脑简单、肤浅虚荣的女人。那她为何又在跟了丁副市长之后,又跟了自己呢?高明百思不得其解,难道是孟茹真的对自己产生了感情?

    高明想,不管怎样,他对孟茹这种一只脚踩两只船的做法都不会原谅的,今天晚上一定要和孟茹摊牌,将事情彻底说个明白。一想到自己深爱的女人同时也被那个已经50多岁,长得像头猪一样的丁副市长骑在胯下,高明就觉得万般屈辱,这种感觉简直和自己的老婆给自己戴了绿帽子没什么两样。高明心中这个气啊,甚至都有杀了孟茹的心,一种强烈的被愚弄的感觉久久挥之不去。高明甚至在严密计划着一会儿见到孟茹之后的细节过程,包括怎么开口质问她?如果她不承认了该怎么办?高明想,如果孟茹要是真不承认,他就把吴科长搬出来,一定让孟茹无话可说。

    正想着孟茹开门走了进来,显然她对即将发生的事情没有丝毫的预感,一边脱外套还一边问高明:“什么事情啊这么急?我晚饭都没来得及吃。”

    高明圆睁着双眼,怒气冲冲地看着孟茹,没有说话。孟茹显然觉出了气氛的不对,她抬起头疑惑地问:“怎么了?是不是又和淑芳闹别扭了?如果真的过不下去了,那就离吧,大不了我跟你一起过,也不用把你愁成这副样子。”孟茹不说这样的话还好点,一说这话高明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他一把将孟茹拽了过来,双手死死地钳着孟茹的胳膊,恶狠狠地说:“我问你,你为什么骗我?你明明有情人了,却还把我蒙在鼓里。你告诉我,你和丁副市长到底什么关系?”高明由于过于激动,说话的腔调都变了。孟茹被高明的突然举动弄得有些吃惊,但她毕竟是一个见过世面的女人,稍作调整之后,便低声喝斥高明说:“你给我放开,你凭什么质问我?我和他什么关系关你什么事!”高明一听孟茹说这话,更是气愤至极,双手一使劲儿就将孟茹甩在了那张大床上,摔得孟茹差点跌在地上。高明用手指着孟茹的鼻子说:“我没想到你竟然会是这样一个不知廉耻的滥女人,可惜了我高明对你的一片真情!”孟茹听到高明居然骂她是不知廉耻的滥女人,顿时刺痛了她心灵深处的那根敏感神经,一下子从床上弹坐起来,哭着对高明喊道:“是我不自爱还是你不自爱?我早就看出来了,你们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得到了,玩够了,还不许别人碰!你是我什么人啊,你凭什么干涉我的私生活?”高明从孟茹的表现上,已经准确判定了她和丁副市长的事情并非谣传,于是眼望着孟茹语音颤抖地说:“孟茹,我没想到你会是这样的女人。你走吧,从今往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咱们就当是从来没有认识过,你太让我失望了。”说完之后,高明一屁股坐到了凳子上,将双手插进了头发里,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中。

    孟茹拿起了外套,原本真的打算要走,但看到高明那一副痛苦的样子,知道他是真的动了感情,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这样一走了之。孟茹在房间里站了一会儿,心里犹疑着。最终,她慢慢地走到高明面前,轻轻地问:“难道你不想听我的解释?”高明抬起头来,伤心万分地说:“解释什么呢,事已至此,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呢?”孟茹说:“如果你真的不想听,我现在就走,如果你想听,那么你给我一个晚上,我把我的故事慢慢地讲给你听,哪怕你听完了,明天再和我分手也不迟!”高明看了看孟茹,眼前这个女人曾让他倾注了无限真情,如今她正满脸泪痕,用一双真诚的眼睛望着自己,这双眼睛里含满了对他的信任和渴望。高明动了恻隐之情,他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觉得自己的眼角有泪水在晃动着,他强忍住没有将它们流下来。孟茹蹲下身子,仔细地望着高明,用双手在他的脸颊上轻轻摩挲着,今晚她要对高明讲述一个女人的辛酸往事,这往事里含满了一个女人的血泪情感,那是对天地神灵的控诉,对这罪恶人间的不满,这往事同时也注定了一个漂亮女人悲剧式的一生……

    孟茹一直绝望地认为,她此生就好比那坠入水中的落花,纵有千般姿色、万种风情,最终也只能落得个芳香散尽,瓣叶飘零。关于这一人生宿命,早在她出落成一个美少女时起,就从男人们那色迷迷的眼神里有了预感。为此,她单写了一首诗以示痛悼。

    天香国色,娥眉粉黛

    奈何天妒人残

    枉我孟茹如花似玉,深情款款

    掬一捧寂寞清泪

    叹一声我命谁怜

    总有流水落花东去也

    不过是天上人间

    世事多愁苦

    生也贫贱,死也哀怨

    欲将心事付瑶琴

    知音难觅,弦折梦断

    叹!意中人何在?

    哪怕三尺红线,一线姻缘

    孟茹我心足意满

    孟茹出身于穷苦家庭,父亲是天河市供销系统的一名普通职工,母亲是天河市剧团的一名评剧演员,孟茹身下还有一个弟弟,小她三岁。早在计划经济时期,孟茹的家庭状况还算过得去,比上不足,比下有余。那是个凭票供应的年代,父亲在供销社上班,是一个让无数人眼热的单位,很多熟人想买个日用品什么的,都要找到父亲帮忙。孟茹清楚地记得,那时父亲穿着整洁的中山装,每天衣着光鲜地去单位,偶尔都会为孟茹和弟弟揣回来一些糖果,那时孟茹就觉得自己要比其他小朋友幸福许多。关于童年的记忆,孟茹还是有一些美好回忆的,包括每天闲暇时分,母亲会为他们姐弟唱评剧,父亲在旁边为他们击掌合拍;包括过年时,别人家都买不来半斤猪肉,他们家却能买来二三斤,在年三十的晚上,他们会吃上一顿饱饱的红烧肉。

    可惜的是,这样的好日子并不长。后来国家从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一切都发生了巨大的改变。父亲下岗了,母亲的评剧团也因为效益不好开不出支来,那时家里的生活开始变得拮据,甚至连吃饭都成了问题。东北有句俗话叫做“穷咯吱”,这日子一不好,家庭的矛盾就开始凸现出来。父亲和母亲经常吵架,孟茹知道这都是因为生计问题而引起的。让孟茹印象最深的一次是,父亲把母亲给打了,那次父亲下手特别狠,打得母亲满地打滚。那时孟茹已经隐约懂事,她知道父亲打母亲是因为母亲为了多赚些钱,陪剧团的团长上了床。更让孟茹震惊的是,父亲虽然下手那样狠,但母亲都没有屈服,最后父亲竟心疼地跪在地上,与母亲一起抱头痛哭。虽然那时孟茹只有8岁,但留给她的印象是深刻的。也是从那一刻起,孟茹似乎明白了,原来女人是可以用自己的身体来换钱的。

    后来,孟茹上了小学。在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教育下,开始感受到了党的温暖,人民的伟大。她经常高唱着那首《我们的祖国是花园》的歌曲,憧憬着美好的生活。在她的意识里,自己就是那生长在花园里的美丽花朵,正享受着阳光和雨露,不会面对风吹雨打、肮脏罪恶。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这一切梦想就被打破了。那天,刚过完9岁生日的孟茹被一个邻居叔叔诱骗到角落里,脱下了她的裤子……孟茹觉得叔叔的眼神很奇特,散发着兴奋地亮色,叔叔用手抚摸她还未发育的胸和屁股,最后还将一根手指插入了孟茹的两腿之间,孟茹觉得是钻心的疼痛,忍不住哭出了声来。那时,她又看到了叔叔的另一番面目,恶狠狠地恐吓她不许哭,再哭就把她扔到井里去,孟茹就果真吓得不敢哭了,因为她真的怕被扔到井里去,她知道那井里一定很黑很冷。

    从此之后,孟茹开始讨厌男人,尤其是40-多岁留着两撇小胡子的男人。孟茹开始变得自闭内向,不愿意和同学接触,她将自己的全部精力投入在了学习上,这使她很轻松地就成为了一个好学生,并且顺利地升入了一所不错的中学。

    15岁的孟茹开始了身体的发育,第一次月经初潮让她大吃一惊,联想到9岁那年邻居叔叔弄完她之后,她也曾见到过类似的鲜血,孟茹甚至有些恐惧自己是不是得了某种疾病。和那次一样,她依旧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给任何人,甚至还找到了一块胶布贴到了那里。幸好母亲及时发现了女儿的这一变化,在母亲的耐心讲解下,孟茹终于知道,原来从那一刻起,自己已经有了生育功能。接下来陆续出现的**鼓起、臀部上翘等一系列变化,让孟茹不再担心,她知道,原来自己也可以像妈妈年轻时那样,变得更美的。

    从此以后,孟茹开始了自己的少女之路。也正是从那时起,孟茹开始接受并熟悉男人们投来的各种各样火辣辣的目光,孟茹在这种目光的注视下开始变得从容,并逐渐找到了作为一个美丽女孩的自信。
官场情人最新章节http://fahao.reyoo.net/guanchangqingre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