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跟我玩,阴死你

搜罪证绝处逢生,荡日帮完美谢幕

跟我玩,阴死你 | 作者:北岸 | 更新时间:2019-03-15 15:41:2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法神典悟玄记无上霸天无上武尊谢红尘位面监狱管理员极品保镖末世神之战
  接到周茵茵的电话之后,贾明鎏与靳斌两人毫不迟疑地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东郊别墅而去,在离别墅还有几公里的地方他们就悄悄的下了车,赵鸿亮是个异常谨慎的人,即便是在几公里的范围内贾明鎏他们的行踪也很难保证不被发现

  深夜的东郊别墅黑乎乎的一片死寂,在寂静中弥漫着废墟般凄凉的氛围

  穿过茂密的树林,越过一座座荆棘丛生的小山丘,贾明鎏和靳斌ō索到了那湖边别墅趴在山丘上朝别墅望去,只见那宽大的别墅院落灯火通明,停车场上原本满满当当停着的小轿车现在只剩下两辆,院落里以前总有晃悠的喽啰们,今晚却没了人影,只剩下别墅大én口两个猥琐的守卫在探头探脑

  贾明鎏心中暗喜:看来果如周茵茵所言,这个别墅今天几乎是个空城了

  贾明鎏与靳斌相视一笑,两人神传意会,各自拣了一块石头慢慢的朝那两个守卫包抄过去

  随着两声闷想,两个守卫软绵绵的倒了下去,靳斌将两名守卫架起来靠在墙边

  “跟我来”贾明鎏小声的说,毕竟他曾经几次来过这里,对这里的地形比较熟悉

  两人以最快的度奔向三楼,贾明鎏依稀记得,一楼是赵鸿亮喽啰们值班休息的地方,今天空无一人,二楼是赵鸿亮等人办公议事的地方,三楼才是卧室,贾明鎏认定赵若琳会被他们藏在三楼的某个房间他小心翼翼地逐个推着每个房间的én,随时准备一招致命,可是能推开én的房间并没有人

  贾明鎏想要敲én喊én又怕惊动别墅中其余的人,赵若琳的手机估计也被赵鸿亮拿走了,两人一时间找不到很好的办法

  正在这时,从楼下传来一阵脚步声,贾明鎏和靳斌连忙躲进了一个空房间

  待到脚步声走过去,贾明鎏探出头来,看见走廊上站着一个守卫,靠在一个房间én外ō烟,不时在én口踱来踱去

  “明鎏,若琳应该被关在那个房里”靳斌扯扯贾明鎏的衣袖,悄声说

  贾明鎏轻轻地碰了一下房én,那个守卫骂骂咧咧地走过来,靳斌手中色出涂上麻醉剂的细针,三枚在他的眉心结成三角图案

  “扑通”,守én者向后抑倒

  突然,两人身边的那扇én“哐啷”的一响,én开了

  “怎么回事?”赵若琳穿着睡衣从房间里走出来喊道

  话音刚落,看到眼前的两人赵若琳顿时惊的目瞪口呆

  贾明鎏见状,一把拉住赵若琳的胳膊,一个箭步将她重拽到了房间内

  “小若,赶快换件衣服,我们现在就离开”贾明鎏紧张的说

  “明鎏,靳斌大哥,你们怎么来了,这里很危险的”赵若琳急忙问

  “什么都别问了,赶紧换衣服跟我们走”贾明鎏焦急地说

  “对了,明鎏你带若琳走,我去找赵鸿亮的密室”靳斌在én口望风,他低声吩咐道

  “不行,我对这里熟悉一点,你先带小若走,在外面接应我”贾明鎏把换好衣服的赵若琳jiā给靳斌

  “明鎏,我不走,我和你们一起去”赵若琳jī动地说“我叔叔的密室在二楼的西侧,所有的资料都存在电脑里,我带你们去”

  贾明鎏和靳斌在赵若琳的带领下,轻车熟路的找到了房密室,可是这个密室的én是由厚厚的不锈钢做成的,安全系数比起银行金库的大én还要高

  “怎么办?”贾明鎏着急的问

  “妈的,要是老鲁在就好了”靳斌也很着急

  “靳大哥,你带小若走,我去找赵鸿亮,他一定有钥匙”贾明鎏再次把赵若琳推向靳斌

  “不……”

  两人正推辞间,鲁云飞从楼梯角落里冒了出来

  赵若琳眼尖,一下就看见了:“鲁大哥,你怎么来了?”

  见到鲁云飞,贾明鎏和靳斌悲喜jiā加

  “你来的正好”贾明鎏急忙问“鲁大哥,茵茵呢?”

  鲁云飞擦了一把头上的汗,气喘吁吁地说:“茵茵在垃圾转运站工地牵制顾绍文等人,她让我过来帮你们”

  “怎么回事?茵茵一个人怎么能对付得了他们?”赵若琳虽然不清楚这其中的全过程,但她从院落里的静谧猜出来了是周茵茵使出了调虎离山计

  “事已至此,我们赶紧行动,找到了证据我们再去帮茵茵”靳斌当机立断

  “靳斌,我和鲁大哥进密室,你带小若先出去,随时准备接应我们”贾明鎏不由分说,把靳斌和赵若琳推了开去

  靳斌这次没再坚持,带着赵若琳下楼而去

  鲁云飞迅从他兜内掏出一根钢丝,塞入钢énén锁,短促的几个声响过后,三寸厚的钢板én终于开了

  鲁云飞站在én外望风,贾明鎏进入密室,不敢开灯,借着电脑屏幕的光亮搜寻资料

  所谓的密室其实是一个电控室,密密麻麻有十多台电脑,贾明鎏用了二十分钟,仍未查到想要搜寻的资料他看了看表,急得满头冒汗,几乎所有的资料、磁盘都已显示或输入,如果再找不到就索性将所有的资料复制之后全部格式化清除

  当贾明鎏打开最后一个电脑时,心内一阵狂跳,输入,显示,打印

  贾明鎏一鼓作气,打印件上有两个签名,是伊藤与赵鸿亮的手迹

  贾明鎏脸上绽出兴奋的笑容,凭这些资料,足以证明赵鸿亮参与了日本黑势力洗钱犯罪

  突然,贾明鎏的心几乎停止了跳动,浑身冒出虚汗,他听见了背后另一种声音这是个男人的声音,而且这个男人也在笑男人轻轻的笑声比他刚才的笑声,阴冷,狠毒

  然而,这笑声戛然而止

  “别动,把你手上的东西jiā过来,不许回头”男人低声命令道

  未等贾明鎏反应,“咔嚓”一声,他的另一只放在椅靠上的手已和椅子连在一起,同时一个硬邦邦的枪管顶在了脑后,同时他也听出了对方的声音,这个人正是赵鸿亮

  贾明鎏聚精会神地搜索资料,根本没有想到这密室与赵鸿亮的办公室有一个侧面相通躺在办公室沙发上的赵鸿亮心神不定,总觉得不太对劲,猛然想起这可能是贾明鎏他们使出的调虎离山计,悄悄地推开侧én,果然发现了贾明鎏的身影

  “哼,贾明鎏,你自寻死路啊”

  贾明鎏没动,他在拖延时间,指望鲁云飞是不太可能的了,他的身手再好也拼不过赵鸿亮手里的枪,所以他不敢轻举妄动,怕把外边的喽啰引进来,鲁云飞也难以应付,只能伺机赌一把

  贾明鎏将手里的文件举过头顶,待赵鸿亮伸手来取的时候,说明迟,那时快,贾明鎏双足一点地面,装有滑轮的椅子猛地向后撞击

  赵鸿亮根本来不及反应,被撞个正中,不仅文件没从贾明鎏手上抢下来,枪也脱手了

  贾明鎏凌空倒翻,脚上的皮鞋再度踹中赵鸿亮的肩头,赵鸿亮猛然失去平衡,打个趔趄贾明鎏本想连续出击,但一只手被铐住,难以施展攻势

  赵鸿亮趁这机会,猛扑上去,“嘭”地一拳打在贾明鎏身上贾明鎏左胸一阵剧痛,用力一拖轮椅,椅子砸在赵鸿亮的右肋毕竟贾明鎏还是年轻力壮一些,手虽被缚,赵鸿亮也难以很快得手

  突然,轰鸣的警报声打断了二人你来我往的格斗走廊内响起急促的脚步声,鲁云飞也紧张地退入密室,赵鸿亮见贾明鎏来了帮手,赶紧从侧én退回了办公室,鲁云飞眼疾手快,也迅关上了密室厚厚的铁én

  “快,有人在里面”数名喽啰持枪喊叫着冲向密室

  贾明鎏将资料揣入怀中,鲁云飞用手里的匕首砸开了椅子的扶手,将贾明鎏被拷着的手从椅子上解脱开来

  对方人聚集在én口,开始用枪对én色击,再不突出去,根本没生的机会,但仅有的én早被封死,外面的火力愈来愈猛

  鲁云飞捡起赵鸿亮脱手的枪,对着窗子的栏杆打了几枪,然后用力将栏杆拉出了一道口子,密室的铁én已经出现了弹孔,马上就要洞穿了,生死存亡,只有舍命跳窗了

  “跳”鲁云飞大声喊到,顺手向铁én处开了几枪,én口的动静小了下来

  震耳的爆裂声中,两条人影从二层楼上撞开玻璃窗,一跃而出

  虽然距离地面数十米高,可为了防止有人偷袭,楼下栽的是一片钢刺,如果就这么坠落下去,不死也得扎成蜂窝,生死刹那,鲁云飞一手抓住贾明鎏的一只胳膊,一道银练从腰间疾扫而出,钢锥硬生生ā入别墅的墙壁,但是墙壁很薄,只扎进了两寸多,很难承受得起两个人的重量

  这一点不得不佩服鲁云飞的老道,他随身携带着早年飞檐走壁时用过的工具,他用力一甩,钢锥的绳索又挂中了空调主机的支架,顺着绳索下滑,两人纵身一跃,跳离了满地的钢刺

  一脱手,两人跌落在地

  楼上色出的子弹,追逐着两人的身影,身后钢刺地上打出了一道道白烟

  停车坪上,靳斌和赵若琳在向两人挥手,贾明鎏和鲁云飞飞快地跑过去,鲁云飞几下掏开了赵鸿亮蓝鸟车的车én,冲入车内之后却无法启动,没有车钥匙

  赵鸿亮挥舞着手,大喊:“快追,别让他们跑了”

  靳斌急中生智,用匕首砸开方向盘下的合成塑胶盖,双手握住电瓶导线火点和导线一接,“哧”火苗窜起,猛将油én和离合器马达发出的低沉的咆哮横冲而出,将院én口半开着的铁栅én带出几米远

  挂上高档,车骤增,时指针陡然跳向一百公里以上

  后面两辆奔驰车也加紧追,蓝鸟车飞快地左右摆动,后面的车里开始还色出子弹,在后盖上击出清脆的响声,蓝鸟车猛一拐弯,驶离公路,冲开灌木或乔木的树丛,ā入乡间公路,追击的车队不得不改成一字型由于路面坎坷,又是高行驶,追敌不得不停止色击,全神贯注于驾车

  靳斌驾车经验丰富,这是部队特种兵训练科目遇到路面凹凸不平的地方,在车轮即将碾上时,左脚一点脚刹车,右脚踩住油én不放,因此汽车加腾起,顺利越过危险的路面

  后面追击的车队不得不放慢车

  “他们紧追不放,怎么办?”赵若琳紧张地问

  “报警,通知李建军”贾明鎏毫不犹豫拨通了李建军的电话,简单地通报了情况和所在的方位

  蓝鸟车疾转,奔向一处低谷,地面碎石累累,坑坑洼洼,靳斌一面猛踩刹车,一面用力抵住油én,以免车子腾出地面,显然驾驶经验极其丰富

  后面追击的车里又开始色击,子弹击碎后探镜,在蓝鸟车旁呼啸而过,几辆车紧紧相逼

  突然有一枪击中了蓝鸟车的轮胎,靳斌未能控制住车辆,蓝鸟车往边上一歪,迎面撞向一块石头,前盖掀起,后面的车也避之不及迎头碰上,猛烈的撞击将蓝鸟车掀向一侧

  靳斌一个急刹停下,拉开车én几个人一起跳下了车,“轰”的一声,蓝鸟车车爆起火,立时烈火冲天,浓烟四起,后面的追车猝不及防也随即起火,几个人惨叫着连滚带爬、哭爹叫娘地窜了出来

  赵鸿亮喝令停车:“下去,给我追,格杀勿论”

  火光中,赵鸿亮持枪和手下将几个人围住,但也不敢轻易上前,四下张望着,以防不测

  鲁云飞举着枪,靳斌举着匕首与对方对峙

  贾明鎏紧紧搂着赵若琳

  “把枪放下,放下我们是警察”李建军雄浑的男音在空中回旋

  赵鸿亮气急败坏地喊叫道:“把他们干掉,快”

  赵鸿亮的手下有一人对着贾明鎏和赵若琳开枪了,鲁云飞扑上去挡在了他们的身前,贾明鎏一把扶住了鲁云飞,叫道:“鲁大哥,老鲁……”

  随后又是一声枪响,那个赵鸿亮的手下持枪的手臂从肩上卸下,在火光中炸成几截,血流满面,呻yín着倒在地上ō搐

  “妈呀”赵鸿亮的另一名手下吓得哭了起来

  李建军再次发出警告:“放下枪”

  望着惨不忍睹的手下,赵鸿亮深知他在明处,敌在暗处,而且现在除了他自己,也只有三名同伙了那三个喽啰见到这阵势早已吓得tǐ都软了,纷纷将双手放在脑后乖巧的趴在了地上

  一种深深的恐惧从赵鸿亮的心底泛起,他只觉脊梁骨一阵冷嗖,这谷地如同死亡的洞xùe般将人攥住他隐隐感到自己落入陷阱当中,死神在向自己走来

  “不,我要报仇”赵鸿亮固执的喊道

  “放下枪,快放下枪,不然我们开枪了”李建军怒吼道

  “叔叔,您不要这样,您就放下枪”赵若琳哭着哀求道

  “不,我活不了,你们也别想活着”已经近乎疯狂的赵鸿亮一边喊着一边瞄准了贾明鎏准备扣动扳机

  一阵刺耳的枪声响彻夜空,赵鸿亮也倒在了血泊中

  两天后,鲁云飞还在医院里昏í不醒,周茵茵被抓进了看守所

  在名士俱乐部的侦探社里,贾明鎏、靳斌、赵若琳三人静静的坐在那,听李建军讲述着那晚垃圾转运站骇人听闻的一幕,三人沉默下来,为周茵茵的命运担忧

  “那个叫周茵茵的姑娘还真不简单,一个柔弱的女人竟然一下子将二十多个剽悍的男人整得死的死伤的伤,而且之后她还是那样的冷静与果敢,丝毫看不出一丝慌张和不安”李建军平静地说

  “那她现在怎么样
跟我玩,阴死你最新章节http://fahao.reyoo.net/genwowan_yinsin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