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覆雨记

第325章 堪破乾坤

覆雨记 | 作者:易天下 | 更新时间:2019-02-05 18:19:0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不舍闭上眼睛,似乎陷入了对往事的回忆当中,一字一句道:“摩尼教,又名是‘拜火教’,该教中人自称明教,而中土人士则称之为魔教。该教位处关外,势力雄踞西域,号称教众十数万。总坛波斯,关外只有蒙古魔师宫有势力和能与之抗衡,中土武林虽有心将之歼灭,但一来路途遥远,二来教中高手如云,单是教主火云邪神,便号称即位以来未尝败果,而麾下的十二宝树王,圣女也是个个功力通玄,足以匹敌各大派掌门的人物。总算拜火教不耐关内环境,又忌惮中土近百年内不世高手叠出,因而未曾内犯,双方得以相安无事。”

  “火云邪神!难道竟然真有这号人物?”楚江南全身一震,喃喃自语道:“不是说波斯明教镇教神功‘乾坤大挪移’修炼法决不慎丢失,教派没落了吗?怎么会如此强悍。”

  这些虽然算不上的武林辛秘,但是他竟然连拜火教“乾坤大挪移”修练法决丢失这种事情都知道,这个少年到底是何方神圣。

  “我怀疑凶手就是拜火教的人。”不舍睁开眼睛,脸上神色古井不波,道:“不过这些眼下都还只是我的猜测罢了。”

  楚江南听完后,眉头紧蹙,沉声道:“只有抓住这个凶手,所有的疑问都将迎刃而解。”

  刚刚对楚江南升起的那点好重感已然烟消云散,虚夜月美眸圆睁,瞪了楚江南一眼,显然还在生他的气,不屑道:“你只会说废话,如果能抓到人,我们还在这里说这么半天干什么?”

  “要说的,刚才我已经说完了。”楚江南微微一笑,道:“而我现在要做的是,帮你把程水若的失踪之谜搞清楚。”

  “不必了,你又不是官府的人,懂得什么破案?”虚夜月眼中闪过不屑之色,如连珠炮般又快又急道:“还是不劳烦楚公子了,你可以离开了。”

  不舍微笑不语,楚江南却是又好气又好笑,一个黄毛丫头居然敢说自己这个后世穿越时空而来,看过《名侦探柯南》和《福尔摩斯探案全集》的人不会破案,自己最多也就是没有实践而已,理论知识可是相当丰富。

  楚江南嘴角微微向上泛起一抹翘弧,微笑着挑衅道:“既然你说我不会破案,好,你可敢和赌一赌?如果我能马上解开程水若离奇失踪的谜团呢?”

  “你?”虚夜月上下打量了楚江南一阵,翻翻白眼,冷声道:“赌就赌,我有什么不敢。”

  楚江南眼中闪过狡黠之色,似笑非笑道:“如果你输了……”

  虚夜月想都未想,胸有成竹道:“你要是真能破案揭谜,随便你要怎样都行,条件任你开。”

  条件任我开?口气真不是一般的大,不知道她能不能给我弄张在朱元璋三宫六院畅行无阻通行证?楚江南咳嗽一声,很不好意思地眨了眨眼,走到她身边,声音细若蚊蝇道:“夜月小姐,你的腿曲线真美,如果我赢了,可知可不可以让我仔细欣赏一下?”

  虚夜月看楚江南走到自己身边,眉头一蹙,强忍着没有发作,不过刚听他说了半句,俏脸滚烫,霞飞双颊,想到那晚他对自己所做的“恶行”,芳心又羞又恼,嗔骂道:“就算你不是燕京血案的凶犯,也是一个淫贼。”

  不舍摇了摇头,微笑着看了二人一眼,抬头望向天上明月,眼中却浮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落寞。

  她如此回答,这到底是答应了还是没有答应?楚江南潇洒的做了一个耸肩的动作,笑道:“事情说穿了其实很简单,程水若根本就没有进入马车,所以大家追丢了人一点也不奇怪。”

  “我还以为你要发表什么高论,原来也不过如此。”虚夜月美眸闪烁,讥讽道:“程水若明明被那黑衣蒙面人扔进了马车的车厢,这是很多人亲眼所见,他们都可以作证,难道这些人串通好了一起撒谎?”

  楚江南微微一笑,竖起食指轻轻摇了摇,不紧不慢缓声道:“他们看见的只是闯出房间的黑衣蒙面人肩上扛着‘程水若’破窗而出,听见了她的声音,并未看清她的容貌。”

  “声音?容貌?”虚夜月很快便抓住了楚江南话中的关键词,脸色微变,有些反应过来了,低声道:“难道说……”

  不舍眼中闪过明悟之色,点头道:“有道理。”

  楚江南并没有卖关子,继续道:“我刚才问过了,当那黑衣蒙面人掠出厢房的时候,夜色朦胧,众人看的并不真切,头发披散下来,挡住容貌,只是感觉衣着服饰相似而已,于是心中就先入为主的认定对方挟持的人是程水若了。”

  虚夜月柳眉微蹙,出言反驳道:“但如果黑衣蒙面人没有绑架程水若的话,那她发出的呼救声又是从何而来呢?”

  楚江南笑了笑,眼睛饶有兴趣的在虚夜月身上肆意观风赏景,直到她玉容微变,方才笑道:“呼救声自然是程水若发出的。”

  虚夜月娇躯一震,也不在意楚江南看的自己心里发毛的眼神了,脱口而出道:“你是说,黑衣蒙面人就是程水若?”

  “没错。”楚江南掷地有声道:“程水若先在房里换上黑衣蒙面人的装束(其实她根本是穿着夜行衣从王员外府邸回来的,不过楚江南并未言明),然后扛着木偶假人冲出厢房,自编自导了这出在众目睽睽下被人绑架的骗局,而这马车正是她变戏法的重要道具。”

  虚夜月皓首微颔,美眸明亮,插口道:“难怪入水之后便寻不着了,原来她根本不再水里。”

  站在她身旁并未退开的楚江南不着痕迹的秀吸着虚夜月娇躯散发的淡雅幽香,说出心中想法:“借水而遁,掩盖证据,不给追踪者留下任何蛛丝马迹,这出戏就这样收尾了。”

  虚夜月银牙暗咬,似乎很是愤怒,冷声道:“车把式带着假人潜水遁走,神不知鬼不觉,这真是一个狡猾而大胆的计划。”

  “这个计划并非有多深奥。”楚江南笑笑,和名侦探柯南还有金田一杀人事件薄里面讲述的那些密室杀人案比较起来,完全不入流,咳嗽一声,他好整以暇道:“这只是一个简单的利用人们惯性思维的心理诡计而已。”

  “啪啪……楚公子果然聪慧绝伦,这的确是合情合理的解释。”不舍不禁抚掌赞叹,笑道:“虚小姐看来也赞同楚公子的说法。”

  听了楚江南的推断,虚夜月本来正不自觉的跟着颔首表示赞同,可是一听不舍这话,瞬间俏脸胀红,莲足一跺,娇嗔道:“谁赞同他了?这不过是他的推测而已,谁知道是不是真的。”

  不舍哑然失笑,不着痕迹的将话题转开,道:“楚公子,以你看程水若这样做的动机是什么?”

  “不舍大师说燕京血案的凶手很可能是域外魔教人,那么程水若很可以就是这个组织的人。”楚江南灿然一笑,脸上云淡风轻,其实在他心中早已知道程水若就是凶手,推理起来比旁人更自信,“她煞费苦心设下这个骗局,八成是为了避人耳目。”

  “空口白言。”虚夜月看楚江南得意洋洋,尽在掌握的样子,忍不住道:“你要怎么说都可以。”

  楚江南笑道:“等找到了程水若,这一切不就都清楚了。”

  虚夜月白了楚江南一眼,没好气道:“说的好听,就算知道是她在搞鬼,但燕京城人口众多,客来商往,要想找一个人无疑是大海捞针。”

  楚江南嘴角泛起一丝笑意,缓缓道:“若我的推断没有错的话,有个人很可能知道她的藏身之地。”

  虚夜月明眸一亮,惊喜道:“是谁?”

  楚江南自信道:“那位聚宝斋的少主,李亮。”

  “李亮?”虚夜月睁大美眸,追问道:“他有这么大的胆子敢窝藏凶犯?难道他们是同谋共犯?”

  “这个倒不一定,程水若只要告诉李亮,自己不想待在妙玉坊了,想过另外的生活,凭她妖娆妩媚的绝代风华,勾勾手指头,李亮不就上钩了。我刚才去打探过,李亮是本城中追求程水若最热烈的人之一,可是程水若被绑架至今,所有对她心仪的客人都十分关心,不停的到府衙或没妙玉坊来打探消息,只有李亮一个人从未露过面。”

  虚夜月美眸终于正视楚江南,道:“因为他知道程水若并没有被人绑架,知道她现在安然无恙,所以根本没必要白费力气。”

  “完全正确。”楚江南眼中浮出一丝戏谑神色,挪揄道:“夜月小姐真是高见。”

  虚夜月俏脸一红,气呼呼地瞪了他一眼,转身就向外走,冷声道:“好,我这就去找他要人。”

  不舍微微一声,叫住了心急火燎的虚夜月,对她说道:“虚小姐,你就这样公然去要人,无凭无据的,李亮在燕京也是有名望的大家族子弟,他岂会老实承认?”

  “那该怎么办呢?”虚夜月身形一滞,撅着红艳艳的樱桃小嘴,眼睛却不自觉地瞟了楚江南一眼。

  楚江南目光闪动,沉声道:“我想程水若藏身的地方,十之**是李亮提供的,但一定不会在他自家府宅里。”

  “这是为什么?”虚夜月奇道:“把程水若接回自己府宅不是更方便吗?”

  “李亮现在还未正式娶妻纳妾,却要先把这样一个名妓接回家来,总会觉得心虚,以后他心中认定的这出闹剧事发,面子上也不会好看。”楚江南邪笑一声,微笑道:“所以他宁可放在外面金屋藏娇自在些。”

  虚夜月美眸狠狠剜了他一眼,玉容微沉,冷笑道:“你们男人果然一个个都是花心鬼。”

  楚江南尴尬的咳嗽一声,道:“李亮追求程水若那么长时间,如今佳人送上们来,他肯定会忍不住会去找她,只要到他府邸门外埋伏,等他出来时,暗地里跟踪就可以了。”
覆雨记最新章节http://fahao.reyoo.net/fuyuj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