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覆雨记

第248章 轻薄佳人

覆雨记 | 作者:易天下 | 更新时间:2019-02-02 02:12:1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李德虎搞不清楚为何总管对眼前这位入赘东溟派的新少主竟如此敬畏,却也不敢失了礼数,急忙行礼。

  杨浩没有解释,毕恭毕敬的将楚江南迎了进去,作为暗堂高级干部,发生在琉球的事他早已丛飞鸽传说知晓。

  进门之后,楚江南放眼打量了一下,只见自己处身在一座极大的庭院里。

  院中古木森森,假山依墙而起,翠竹修行中现出曲廊石峰,一弯池水蜿蜒而过,池中有荷叶浮现,月下树影间,丛花摇曳,传来阵阵芬芳,恍如进人人间仙境。

  假山、活泉、翠竹和亭、廊、花木等为布局,在有限的空间里,创造出无限的天地的手法,展现出“咫尺山林”变化的艺术巧思,正得了庭园的精髓。

  楚江南进入这清幽美妙的空由闲,深深吸了口气,走到一弯冷泉之旁,只见水中荷叶掩之间,有许多小鱼在池中游来游去。

  后堂内室,楚江南和杨浩分宾主落坐,后者将这些年燕京暗堂的开帐目送上。

  楚江南意不在此,只是随手大略翻看了一下,大致浏览,并未仔细详阅。

  将账本放在一边,楚江南端起茶盏轻轻品了一口,笑道:“人手不足,倒也真是难为杨兄弟了。”

  “少主言重了。”杨浩不敢倨功,声音顿了顿,道:“我这就招呼其他下属拜见少主。”

  楚江南点头许可,放下茶盏,旋又补充道:“他们若是睡下了,就不要打扰他们休息了。”

  杨浩答应一声,默然退走,出去片刻后便引着一男一女重回内堂后舍。

  男的不惑之年,神色和蔼,举止从容,双手骨节宽大,看来练有一身掌上功夫,只是脸上有些不自然的苍白。

  女子相貌颇是清秀,有一付天生美人胚的瓜子脸的轮廓,以及似经过精工雕琢出来的挺直鼻樑,如樱桃般小小的、弧线优美的樱唇,微薄中不失丰润,目光洒落当中,波光滢滢,显得灵动无比,当真是美的惊人。

  一身雪白罗裳,恰到好处地贴着她曲线玲珑、线条优美的惹火身材,举动之间一股璀璨的富贵气息迎面而来,就像一朵盛放的牡丹一般惹人心动。

  楚江南心中一动,这女子给他一种似曾相似的古怪感觉,不过如果真的见过,此女姿色不俗,他又岂会不识?

  一男一女走到近处,施礼后恭声道:“属下暗堂弟子秋清俞,暗堂弟子秋若晗拜见少主。”

  “原来是她?难怪这小妮子看起来有些眼熟,上次见面的时候,她定是易容过装扮过的。”楚江南神色不变,端坐首位座椅,怡然不动,伸手虚空扶了一下,示意对方不用多礼,笑道:“大家都是自己人,不用多礼。”

  “秋老是属下的授业恩傅。”杨浩笑着道:“他在调查法堂堂主高辛顾命案的时候,被强人所伤,遍访名医却不见丝毫起色,三年前属下转调来燕京,接替师傅暗堂总管一职。”

  杨浩看了秋若晗一眼,眼中闪过怜爱之意,继续道:“若晗是家师爱女,也是我的小师妹,总堂安排她照顾师傅生活起居。”

  楚江南心想原来如此,难怪他脸色有些病态的苍白?

  “这安排倒也不错,考虑的挺周全,看来这秋清俞定是有些本事,为组织抛头颅洒热血,立过汗马功劳,又是执行任务时受的公伤,如今退居二线,打理生意,颐养天年,也能指点杨浩武艺,正是人尽其用。”楚江南脑中思绪电闪而过,凝神一看,嘴角溢出一丝笑意,道:“秋老可是被人用暗劲伤了心脉?”

  秋清俞对楚江南只是闻其名不见其人,见他年岁颇轻,却是气度不凡,隐有大将之风,此时被他一语道破伤患,心中讶异震惊,急忙口称不敢,然后道:“少主法眼如炬,属下三年前被人用暗劲刺穴的手法在小腹打了一掌,伤了五脏六腑。”

  暗劲打穴,并不是一打中了,人就不能动或是死了,而是人不想动,强行动作的话,受伤部位就剧烈难当。

  这就跟人扭到脚是一个道理,脚踝受伤,不是不能走路,而是因为走路疼痛而不愿意动,小腹关联到呼吸换气,暗劲打穴,也许只是轻轻一碰,便着了道。

  楚江南跟着烈钧混了一段不算短的时日,一身深厚的内力更是少有人及,也不谦虚,笑道:“在下略通歧黄之术,秋老若不嫌弃,可把详细的伤势告知在下,也许我有办法替你治好身上顽疾。”

  “这毛病落下多时,属下早已习惯了。”秋清俞长叹一声,眼中闪过落寞之色,苦笑道:“不过既然少主有心,属下定当铭记。”

  “这伤平时里倒没甚大碍,但若催动真气时间过长,就会头晕头昏,眼花耳鸣,胸痛心悸,气喘乏力,因此一身功力成了摆设,不能与人动手。”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心态,秋清俞声音顿了一顿,继续道:“属下开始也看了几个大夫,用了一阵子药,但久不见起色,也就停了。”

  楚江南沉凝片刻,抬起头来,招手道:“我替秋老号号脉。”

  “难道他真能治我的伤?”秋清俞微微一怔,神色有些古怪,告一声罪,走到楚江南身边,挽起袖子探出手腕。

  楚江南微微一笑,将三指并拢搭在秋清俞的手腕脉门上,默运内息真气。

  秋清俞陡然浑身一震,只感觉一股冰凉气息被暗劲震荡,一下就渗透进了毛孔达到自己的腹部,顿时五脏六腑面里凉飕飕的清爽,整个人似乎都感觉减轻了许多。

  杨浩神色怡然,秋若晗却是失了颜色,忙唤道:“爹……”

  秋清俞挥手止住女儿,肃然正色道:“少主内力醇厚,属下望尘莫及。”

  楚江南让冰炎二重劲之一的凝冰劲力随内息真气流遍秋清俞奇经八脉,瞬间对他身体的伤势了解了七七八八,浅浅一笑,给人如浴春风的感觉,道:“秋老客气了,容在下几天时日,到时定将疗伤之法奉上。”

  听他说的如此有把握,秋清俞还勉强能稳得住,毕竟是得之我幸,失之我命,这么长时间了,他早已看单了。

  作为弟子的杨浩和身为女儿的秋若晗却是一脸喜色,恭声道:“少主隆恩,属下粉身以报,明日属下就安排设宴,为少主接风洗尘。”

  “繁文缛节,能免则免。”楚江南也不愿拂了他们好意,话已出口,不便更改,笑道:“等解决了江龙涛那叛徒,我们再好好聚上一聚。”

  楚江南说话的时候,目光掠过秋若晗,她却粉脸微红,美眸不敢与他对视,俏丽的脸上露出两颗浅浅的笑涡,羞态可人,定是因为自己刚才失态而不好意思。

  眼神在秋若晗脸上只是惊鸿一瞥,停留了一下,对上了她的眼神,楚江南眼中带着淡淡的飘逸,让人猜不透他的心,默默的看了她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秋清俞的女儿倒还标志,粉身以报就算了,以身相许到还可以考虑从,楚江南脑中转悠着不良念头,脸上却是一本正经道:“若晗留下,杨兄和秋老下去歇息吧!”

  秋若晗见父亲多年的隐患有了解除的希望,心里对楚江南的好奇越来越重了,心灵上正慢慢印上他的身影,或许她还不知道,但她的心却已经开始慢慢陷了下去,等到她明白时,恐怕都已经泥足深陷,无法自拔了,这也许就是命运。

  秋清俞和杨浩离开之后请选择http;//,楚江南对看着自己,神色不定的秋若晗,咳嗽一声,道:“我上次吩咐你办的事可有眉目?”

  秋若晗脸色微变,单膝跪地,道:“属下无能,封寒至今下落不明。”

  封寒何等武功,堂堂黑榜十大高手,且不是莫意闲之流可比,若是轻易被人缀上,那才是太阳打西边出来。

  其实说实话,楚江南一点也不在意封寒的行踪,他又不是美女,跟他又不熟,好色男人哪有空闲关心他的死活。

  只是封寒毕竟保护了乾虹青一段不算短的时间,乾虹青如今已是他的女人,所以于情于理他都应该替他料理水月大宗。

  而且就算他张大官人有意相助,可是封寒心高气傲,肯不肯让他架这梁子还难说得很。

  楚江南豁然站起身来,走到秋若晗身旁,鼻中立时飘入一股淡淡的女儿香。

  他定一定神,伸手将请选择http;//她轻轻扶起来,笑道:“这事不怪你,是我没有考虑周到。”

  秋若晗没想到楚江南这么好说话,抬起臻首却见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俏脸一红,侧过头去,将一截透着粉晕的玉颈和侧脸轮廓留给某个不良男人肆意欣赏。

  在庭中柔和的烛火灯光照射下,她的半边脸庞是如此清秀又美丽,瑶鼻娥眉衬上半点朱唇,虽不是绝色,却有种邻家少女的妩媚,加上楚江南扶她起身的大手没有松开,肌肤相亲,好色男人竟竟眷恋的轻摸着她细嫩光滑的手臂,惊觉她肌肤上炙人的温度。

  楚江南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却没有半点认知,大手顺着秋若晗柔滑细嫩的藕臂肌肤一路向上,生出变本加厉的倾向。

  随着楚江南开始变得越来越不规矩,两人肢体的接触也越来越多,孤男寡女无疑于干材烈火,若是现在发生点什么,那是一点也不请选择http;//奇怪。

  楚江南的手掌抚隔着秋若晗身上的衣衫抚摸她的纤细的手臂,心中刚刚在中岛美雪身上熄灭的火气现在却又腾了起来,他要用眼前女子的身体浇熄自己心中燃烧的火焰。

  秋若晗俏脸染上一抹娇艳的绯红,芳心又羞又涩,又讶又怒,却又苦于没有应对之策。

  楚江南身份尊贵,既是高高在间上东溟派公主的夫婿,以前倒也罢了,上门入赘的女婿是没有多少权利的,可是现在事情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覆雨记最新章节http://fahao.reyoo.net/fuyuj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