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覆雨记

第244章 绝艳三姝

覆雨记 | 作者:易天下 | 更新时间:2019-02-02 02:12:10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想到进城之后,悠闲平静的旅程便要就此告一段落,人生苦短,即时行乐才是真的,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楚江南心中一时间竟生出不愿那么快直面的感觉。

  秋风和蔼,杨柳依依,楚江南将马车停在燕京城外一处荷花池塘旁边,只见池水有如一面硕大而光滑的镜子,在夕阳余晖的照耀下,闪烁着金色的光辉。

  一只纤细清秀的迷人手臂撩开车帘,白皙的皓腕探了出来,柔柔软语轻言道:“公子,你怎么了?”

  怔怔对着满池的荷叶发呆的楚江南眼中郁郁之色一闪而逝,跃下马车,笑道:“柔柔,青姐,出来看看风景吧!”

  柔柔和乾虹青先后钻出车蓬,两女经过五日的携手作战,姐妹感情得飞速发展,加上柔柔性格温娴,乾虹青心智机敏,有意交好,自然是水到渠成。

  越来越善于揣摩楚江南心意无的东瀛女奴椎名由夜留在车厢中,并未下车打扰三人的温馨甜蜜。

  楚江南也不顾什么礼法,将乾虹青和柔柔二女一左一右紧紧搂在怀中,左拥右抱,软语温香。

  意气风发的好色男人发自内心地感叹一声,道:“虽然现在时间未到,却也能想象那莲花满池的盛境,只是无缘得见罢了。”

  这里地处交通要道,行人车架颇多,关起门来,随便你怎么整,还美其名曰闺房之乐,靠,明明就够龌龊了,偏偏还要做着婊子立牌坊,楚江南对此是大大的鄙视。

  当众亲热虽谈不上惊世骇俗,但在封建社会也是有辱斯文,为人不耻的事情,柔柔和乾虹青虽然都是风月人儿,但是从了楚江南之后,性格似乎又变得保守起来,被他这么搂着,俱是粉脸一红,轻轻挣脱他温暖的怀抱,分侍两侧,不约而同的舒展着身子,好色男人的目光仿佛雷达扫描到了不明飞行物,第一时间跟了上去。

  楚江南火辣辣的目光落到了她们同样山峦起伏,凹凸有致的娇躯上,不由脱口赞道:“这里荷叶美,嘿嘿,不过美人更好。”

  站在池边,单看那荷叶,就有无限的趣味。

  荷叶的绿竟是有层次的,嫩绿的,是初绽的新鲜;翠绿的,是成长的骄傲;深绿的,是成熟的厚重。高高低低,挨挨挤挤,层层叠叠,将那湖水也染成了动人的绿色。

  两女妩媚着瞟楚江南一眼,闭口不言,丝丝情意却在不言中默默传递。

  柔柔一头长长的直达腰际的黑发慵懒的卷伏着,薄薄的衣料裹着她玲珑有致的身段,精致若雕刻般的脸衬着她象牙色的肌肤,一双深深的湖黑色的眼睛眨了几下,风情万种。

  乾虹青脸上淡施脂粉,充满了性感迷人风韵,几件恰到好处的头饰在发间熠熠生辉,更衬托出一头如云秀发,比起单疏影的冷傲如霜,她面向显得更加明媚诱人,难怪在她四射的艳光之下,不但被乾罗选中成为女间谍的首选,不负众望的放倒了上官鹰,勾住了刀法心性未定的戚长征,到后来竟是连黑榜十大高手之一的封寒也着了她的道,对她痴迷眷恋。

  楚江南浑身躁动越发不可收拾,狠狠盯了两位美人儿曼妙有致的身段两眼,可他刚想动作,却远远瞥见远处一方亭轩中急匆匆走出一名身段风流的美丽女子。

  深深吸了口气,压下翻腾的欲火,楚江南笑道:“柔柔,青姐,你们等一下,我介绍一位好姐妹给你们认识,嘿嘿,你们可要好好相处哦!”

  说完,楚江南已经迎了上去,虽然不至于施展轻功这么夸张,但是他的步子也迈得极大,清脆的娇音唤着楚江南的名字,绝色疏影已扑入他怀中,两人旁若无人地紧紧拥抱在一起。

  乾虹青和柔柔由于距离的关系,没有楚江南那种变态的视力,看不甚清楚,至于随着单疏影一起来的六名白衣人,在两人相拥的瞬间,立刻很有默契的同时低头看地,研究某只蚂蚁的爬行路线,举头望天,观察太阳被云层挡住是因为吹什么风的原因。

  侍女反应慢了半拍,看见了一些儿童不宜的东西,她急忙俏脸通红的背转娇躯,把刚才看见的那些不该自己看见的景象全部自记忆中删除。

  俏脸白里透红,倾长微卷的睫毛微微上翘,单疏影那冷艳动人的明眸里显出一种勾魂慑魄的神秘色彩,挺直的鼻樑下是弧线优美的红唇,尖尖的小下颚粉粉嫩嫩的,下面是线条柔美白皙的脖颈,酥胸肌肤细白如凝脂,胸前酥胸高耸。盈盈蛮腰,不堪一握。修长滑腻的粉腿丰满浑圆,脚上穿着一双素白锦鞋。

  美人如玉,娇躯妙曼。

  丰乳肥臀,惹火诱人。

  “哎哟……”楚江南正在脑中进行某种不健康的幻想,突然惨叫一声,原来单疏影檀口微分,在他肩头狠狠地咬了下去。

  为什么女人爱到极致之后的表达方式总是这么古怪?一个男人如果没被女人咬过简直能算被人爱过。

  自己才离开了一个月时间,其实认真算起来还差三天才到一个月,前前后后就有了五个女人,几乎要赶上自己在琉球三个月的“战果”了,中原地大物博,果然是说的太对太有道理了。

  “影儿,我……”楚江南脸上露出讪讪之色,他本是花丛老手,风流郎(狼)君,但现在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夫君……”单疏影伸手按住楚江南的唇,不让他为难,温柔体贴道:“影儿知道的,夫君的眼光不错,柔柔和青姐都是天下少有的美人儿,就是那东瀛女子,也是一等一的绝色佳人……”

  楚江南闻言不禁哑然,他知道单疏影可能并不会生气,但是他却没有想到,她居然会说出上面一番话来,实在是有够彪悍。

  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楚江南虎躯一震,感觉自己是在是没有做错,男人嘛!当然要风流一点,好色一点,男人不好色,就会让人怀疑自己性别的真实性,以及生理方面的趋向选择是不是存在某种问题和障碍。

  既然单疏影都不追究,楚江南当然不会自己主动说这方面的事情,他脑袋没进水,貌似也没有被门板夹过。

  楚江南眼角瞥了一眼荷叶池,不着痕迹地把话题转开,笑道:“影儿,还记得我俩在东溟山庄的湖泊中那次见面的情形吗?”

  那日单疏影在荷叶上舞剑,遇着了楚江南这命中注定的魔星,身体突然失去了平衡,不慎落入水中,游水救美的楚江南色心蒙眼,色胆包天,在水中夺了她保守了二十年的处子初吻,而且上了小船还对人家不老实……

  想到羞人处,单疏影嗯嘤一声,俏脸飞起一抹娇艳的嫣红,臻首深深埋在楚江南怀中,低声道:“影儿记得。”

  “嘿嘿,相公也是记忆犹新啊!”楚江南眼珠不怀好意的转了两圈,笑容很黄很**,他涎着脸道:“影儿,那你今日能否再为夫君舞上一曲?嘿嘿,也让柔柔和青姐看看你的绝世风姿……”

  “既然夫君想看……”单疏影故意拉长声音,骄傲地挺了挺雪腻饱满的丰硕酥胸,娇声笑道:“妾身便为夫君献舞一曲……”

  娇音刚落,单疏影莲足一点,提气纵身,魅影飘飘,跃上了池中嫩绿的荷叶。

  荷叶柔软有致,在微微的风里柔柔的摆动,浅浅的起伏,果然像婀娜的女子舞动的裙幅,舞出的是万种风情。

  单疏影随着滟滟水波轻巧韵请选择http;//律的踏击脚步,长袖飘飘,仪态娴雅,楚江南豪兴大发,击掌吟道:“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

  闻听楚江南出言赞美自己,单疏影心中欢喜不已,檀口轻启,传出阵阵银铃般的笑声,轻移足步,身形旋转,金莲步步。

  柔柔和乾虹青携手走到楚江南身边,看着在荷叶上翩翩妙舞的单疏影,眼神中尽是震撼之色,她们都是精通个取悦男人的床榻尤物,舞蹈歌艺自然是无一不精,本来这也是两女最拿手的,乾虹青练习舞蹈歌艺甚至要比练武学功还要早上一年。

  “云自悠悠月自圆,楚音袅袅动心弦,堂中歌舞迷人醉,含香粉腮移金莲,缓歌慢舞轻步摇,一步相思一步箫,翩翩菏衣随风舞,楚楚纤请选择http;//腰带雪飘。”衣带飘舞,婀娜多姿,单疏影颜带娇笑,顺着节拍挥袖摇身轻妙曼舞,乾虹青香唇微分,檀口发声,媚声念道:“冰清玉润匀骨肉,态娇意浓绣罗袍,静若止水生空谷,动如蛟龙游曲沼,花开偏在秋夜中,半是昏黑半微明,回头娥眉频带笑,送波明眸也含情。”

  只见她裙下交错,修长的**踮跳弹动,柔媚的腿部线条充满弹性,娇小的身影在荷叶浮沉的上不住飞转,饱满的胸脯晃荡如波,肉浪阵阵,美不胜收。

  “碧玉飘飘满台香,几丛兰蕊几丛黄,素韵凝弦铺锦绣,花魂原来也疯狂,淡烟飘渺绕亭台,霓裳羽衣共徘徊,薄雾山头流清韵。”

  单疏影舞姿曼妙,虽一手拎着裙幅,另一手还要不时轻拍慢点、伴奏合音,却更显身段玲珑,宛若水上仙子。

  “锦禽枝上唤仙来,山似朦胧月似钩,一曲阳春一曲秋,醉卧红楼梦难醒,身随彩蝶戏浪舟……”

  请选择http;//

  单疏影身上衣衫被一些溅起的水花润湿,紧贴着玲珑曼妙的**,裹出胸前两座绵软轻颤的浑圆乳峰,饱满滑腻的乳肉溢出亵衣上缘,隔着外衫仍能清楚看见。

  柔柔和乾虹青完全被单疏影的绝世舞技征服了,这已经不是单一的舞蹈了,而是融入了极高明武术的舞技。

  单疏影雪白的**映着粼粼波光,竟比水面倒映的白纱衣影还要润白,小巧的膝盖,膝弯透着粉酥酥的橘红色,裸足偶而抬出水面,沾着晶莹的细小水珠,宛若鲜滋饱水的新切梨条。
覆雨记最新章节http://fahao.reyoo.net/fuyuj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