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覆雨记

第243章 贵女初来

覆雨记 | 作者:易天下 | 更新时间:2019-02-02 02:12:0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摆平了柔柔和乾虹青二女,至少表面上二女已经亲如姐妹,相敬如宾了,其实柔柔温娴美丽,善解人意,是个很好相处的人儿。

  不过事情不能只看外表,至于实际上她们心中有没有什么小九九那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楚江南并不担心,疾风知劲草,日久见人心,后宫不是一天修起来的,以后增进姐妹感情的机会多不胜数。

  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不可调和的矛盾,大不了把她们一起哄上床榻,杀得她俩丢盔卸甲,非得尽释前嫌,联合作战不可,到时候被迫联手抗敌,不是姐妹也变成姐妹了。

  三人说说笑笑,留下欢声一片,磨蹭了盏茶功夫,这才下到客栈一楼大厅。

  朱高煦不愧是王子,横行无忌惯了,走的时候不但很大方的将楚江南等人的房资一并付清,还是花重金包下了整间客栈,至于原本在客栈中住宿的旅客,全都大方的赔偿了三倍银子,而那些不识抬举的人通通被打折了腿,扔进了路边污水沟。

  大厅饭堂所有的桌椅都摆放科的整整齐齐,却是只有正中间的两张方桌上放置着食物,碗碟中装的全是配早饭的小菜,豆腐乳、腌菜酱汁、番茄炒蛋等等,非常丰富。

  镇远镖局的三位镖师带伤入座,他们一见楚江南下楼,不禁眼前一亮,只见他穿了一身天白色的劲装,气定神闲,神彩焕发,气度非凡。

  三人立时全站了起来,朝他情道了声早安,柳长风看到楚江南一副风流潇洒模样,忍不住多望了两跟,叹息一声,摇头笑道:“楚公子真是风流倜傥,风度翩翩,令在下好生羡慕。”

  花花轿子人人抬,楚江南嘴角含笑,朝三人拱手为礼,道:“柳大哥英姿焕发,神采飞扬,身上的伤怕是没什么大碍了。”

  柔柔和乾虹青见两人一见面便互相吹捧,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鹏怀远和张子常见也跟着笑了起来,只有椎名由夜神色依旧,影子般立于楚江南身后。

  椎名由夜莲步轻移,走上前替楚江南拉开座椅,柔声道:“主人,快用餐吧!吃完早饭还得赶路呢!”

  楚江南微微一笑,点点头不再多说,坐下开始用起餐来。

  饭桌之上,楚江南依红偎翠,柔柔和中乾虹青分坐左右,轮流地替他挟菜,椎名由夜不时替他斟酒,直把在旁侍候的两名店小二看得目瞪口呆,不明白这公子究竟是何身份,竟有这三位美人陪伴身旁,悉心服侍。

  用完早餐之后,他们一行人立刻动身,鹏怀远和张子常两人坐在马车里,柳长风充当驾车的车夫,而楚江南等人也是乘上来时车驾,车夫的工作当然只有楚江南继续兼任了。

  他们一行人驱车离去,满街的人群都在议论纷纷,虽然并不知道楚江南等人昨夜大战锦衣卫的事,但有人用霸道手段包下客栈的恃经在镇子里传得沸沸扬扬了。

  这一行人出了山城小镇,便分道扬镳,柳长风等人要赶回苏州府,楚江南却要赶往燕京,那些身亡镖师的尸体暂时留在镇里的义庄,待异日再行迁回故土。

  车架上了官道,楚江南渐渐地加快速度,午时打尖吃过饭后,四人休息了片刻,又即上路,夜晚便找临近的村子小镇歇息。

  至于每个夜晚的香艳缠绵自不细表,请原谅我省略了五百万字的H段落……

  楚江南一行人走走停停,如此五日,终于在第六日下午,燕京城终于遥遥在望。

  望山跑死马,虽然知道燕京城已然不远,但真要走起来,也有近三十里的路程。

  寂静的午后,宽阔的官道上罕无人迹,两旁茂密的树林枝叶,俱是泛着一抹金灿灿的黄。

  远处突然传来阵阵轻响,随着声音的逐渐转大,渐渐的可以分辨出,这是马蹄踏地的声音,急促的“踢鞑”声响,显示出马匹奔驰的速度不凡。

  一阵疾风吹过,官道旁变黄的树叶纷纷飘落。

  尘烟高高扬起,过了许久才缓缓落下,尘埃落定,寂静的官道彷佛未知未觉一般,再次陷入了寂静。

  在官道上疾驰的是两匹骏马,一男一女挥鞭策马。

  男子面容坚毅,全神贯注的在前方奔驰着,眼中偶有神光闪过。

  如果仔细查看,可以发现他并未实坐在马鞍上,大概浮起了一寸的高度,双腿夹着马肚,时夹时放,带著一种自然的节奏,熟练的控制着跨下的骏马。

  “咿……”男子突然的肋紧了缰绳,口中发出了一声嘶喊,马匹只往前奔了两步,就奇迹似的完全的停了下来。

  在这种高速下突然的静止,理应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男子却神态轻松的做到了,彷佛一切都是这般自然不已。

  跟在男子身后的少女,此时也停了下来。

  女子腰细腿长的娇俏,柳眉弯弯,明眸皓齿,柔唇轻抿,雪白的瓜子脸蛋不过巴掌大小,更衬得她下颔尖尖,说不出的窈窕细致。

  这个少女也不简单,一路行来,总是不疾不徐的跟在男子的身后,距离没有丝毫的改变。

  男子扬起的尘埃,总是尚未落下,女子就驰行而过,因此她身上华美衣衫纤尘不染,不惹一丝尘埃。

  两人一看就不是寻常人物,男子衣着朴素,倒是看不出什么,但是女子却是精于穿衣,手眼品味远远超越寻常女子。

  少女上身着一件紫缎裲裆——这种短袖窄身、由前后两片布缝制而成的小背心,原是模仿军中的两当甲而来,乍看裹得严实,胸上只露锁骨,但因衣摆仅至胸下,被胸脯撑起一大片空子,左右衣襟又扣在乳间,不惟突出胸前沟壑,更显得**浑圆坚挺。

  她身上这件裲裆乃订制裁缝而成,比寻常的裲裆更短更窄,结襟处故意缩小寸半,不用釦子,仅以一条一寸长的银葱缎绳相连,裹得**玲珑浮凸,布下彷彿覆着一双异常饱腻、浑圆坚挺的玉脂扣钟。

  少女以一袭曳地的百褶白绸长裙搭配裲裆,样式虽然保守,裙腰却高高束在胸下,衬得下身极为修长,令人充满想像。

  这一男一女不是别人,正是精灵古怪的虚夜月和对她千依百顺的好师兄‘小鬼王’荆城冷。

  虚月夜此番长行,满眼秋风瑟瑟。

  这可不像往日与伙伴们出游,人多马众,呼啸而来,呼啸而去。

  漫漫长路,晓行夜宿,住大店吃小馆,虚夜月也算是初窥民间疾苦,相信这也是他父亲虚若无肯放她小小年纪就闯荡江湖的原因。

  田间陇头上,到处是妇女儿童挎个草篮,弯着腰,专心地翻捡地里未收尽的粮食,远远看去,如鸟雀一般。

  再看看驿路上拧眉立目,奔波往来的人,也不外是觅衣觅食,虚夜月想想在应天府时,日日所见不过高堂广厦、顿顿所食尽是玉液金汤。

  围着自己转悠的那些文人雅士,武林少侠,哪个不是鲜衣怒马,歌舞升平,如果不是出来这一趟,虚夜月怎么也想得到世上还有这么多为吃饭穿衣犯愁的人,不由得感慨万千。

  虚夜月只和师兄荆城冷一起上路,连仆人和使唤丫头都没有。

  从苏州府到燕京城这一路风尘颠簸,习于安乐的虚夜月虽然身体自幼练武倒是没有大碍,但是却也免不了容颜消瘦。请选择http;//

  望着燕京城的方向,虚夜月美眸中掠过一丝不忍,轻叹一声,开口问道:“师兄,你说到底是谁做出这样丧尽天良的事情?”

  她说话的声音如黄莺出谷,清脆悦耳,就像一汪清泉自心间趟过,洗涤听话人的身心,荆城冷闻言沉默片刻,摇了摇头,道:“行事手段这般残忍,即使是蒙古余孽怕也少有这般血腥残暴之徒。”

  七天前,在一处密林中,荆城冷发现了一个被人侵犯并残忍杀害的女子,虚夜月并未亲眼目睹女子的遗容,但她光是看着师兄森冷的脸色,就知道这个不知名女子死前经历了作为女人最不能容忍的亵渎。

  这样一件无头公案,想要追查真凶到底是谁,可谓千难万难,特别是在勘察了现场之后,凶手没有留下任何犯案的痕迹,线索可以说是完全断绝了。

  即使是鬼王虚若无的关门弟子荆城冷,面对这样的局面,也是一筹莫展,毕竟武功才是他的强项,论到动脑筋出主意,虚夜月都比他请选择http;//在行。

  两人不再说话,策马挥鞭,既然上路。

  燕京城外的枫叶亭。

  六名白衣男子稳稳当当的站在亭子外面,虽然他们已经站了一个时辰,可是却丝毫不见不耐、烦躁的样子。

  至于安坐在枫叶亭中请选择http;//的女子,却是不时望着前路,似乎在期盼等待着什么。

  “他怎么还没有到?”单疏影叹了口气,曼倚危栏,拧腰舒臂,打了个轻促的呵欠,眼里漾着一抹慵懒的浮亮。

  站在她身后的一名俏丽侍女打开一只细致的掐金漆盒,层层拨开外裹的油纸棉布,翘着腻白如玉钩的兰花小指,拈出一块相思叶大小、通体雪白的梭状细糕来。

  “小姐,吃请选择http;//块雪玉糕吧!只用剔除杂质的净糖炒成面粉粗细,啥都不掺,纯以模子压成,是燕京城一品致珍斋的独门细点。”说着递到单疏影眼下,轻咬着樱唇,娇声道:“你中午都没吃多少东西哩!”

  单疏影接过,轻轻塞入口中,抿着嘴咂了几下,细绵的糖粉化入唾液嚥下,津润甘芳。

  心不在焉的单疏影吃过一块,便不再取第二块,侍女知道她挂念‘少主’,真不知道那未曾蒙面的兼任‘监院’的少主是如何英伟不凡,天下无双的风流人物,竟引得公主这般天之骄女茶饭不思,知道他今日即将到达燕京城,早早出迎三十里等候。

  知道劝也无功,侍女也不再劝,心中叹息一声,盖上漆盒,乖巧地退到一边,陪着单疏影静候东溟少主楚江南。
覆雨记最新章节http://fahao.reyoo.net/fuyuj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