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覆雨记

第167章 莲花并蒂

覆雨记 | 作者:易天下 | 更新时间:2019-01-28 22:26:1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首理卫城,迎来了手持调兵虎符的陈启泰。

  议事大厅,尚俊的三名副指挥使同时恭敬的起身行礼,出声相询:“大将军,您怎么来了?”

  一脸肃然的陈启泰,大手一挥,算是与他们见礼,而后沉声道:“皇宫内乱,叛军劫持了王上,尚指挥使也在路上遇袭,重伤不治,本将奉命接管卫城兵将。”

  三名副指挥使面面相觑,不知所措,这消息来得太过蹊跷突兀,但陈启泰贵为中山国兵马大元帅,除了尚仁德,没人敢质疑他话的真实性,除非你不要脑袋了。

  陈启泰根本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拿出调兵金牌,喝道:“本将军要调兵去救王上,你们立刻集结所以兵力,战鼓三通,迟者斩不赦。”言罢,转身离开,不给三人丝毫反对的机会。

  议事厅中,三个副指挥使脸爸色阴晴不定,脑中乱作一团,不知当如何抉择。

  黄皓翔心思细腻,虑及事有疑点,小声提议道:“没有圣旨和监军就调动大军可是死罪?”

  虎背熊腰的赵国芮粗声粗气的大声反对:“大将军下了军令,违反军令也是要掉脑袋的……”

  看起来一副柔弱模样的李扬冷笑一声,出言附和:“情况不明,但军令如山,现在我们可是调军勤王,若是延误时机,结果不用我多说了吧!”

  眼见无法说服其余两名副指挥使,黄皓翔脸上闪过愤怒神色,冷哼一声,猛一跺脚,转身离开议事厅,他自己的部队也有五千之众,别人他不管,自己的人可不要给人当了枪使。

  议事厅门外,倏然响起一声暴喝:“站住!”

  陈锐领着三十多名劲装大汉,拦住了黄皓翔的去路。

  双脚不丁不八,身体微倾的陈锐盯着黄皓翔,冷笑道:“王上有难,黄副指挥使为何不去调兵勤王?”

  黄皓翔不屑的扫了陈锐身后的兵卫一眼,冷讪道:“陈将军就带这么一点人就想到卫城撒野,恐怕有些不自量力吧?”

  他的话不是没有道理,这里是卫城的中心,别说打斗,在数万卫城军士包围之下,就算一人一口唾沫也能把陈锐的人给淹没了,而且就算议事大厅里自己的亲卫人数也远远超过陈锐带来的人。

  陈锐好整以暇的看着黄皓翔,微微一笑,忽然脸色陡沉,暴喝—声,有若晴空霹雳,雷霆震怒:“大将军奉王命调兵,违抗军令者杀无赦。”

  这一声蕴满真气的吼声,极具震撼效果,黄皓翔和他的亲卫都被震得颤栗不稳。

  “你竟敢假传圣旨!”回过神的黄皓翔又惊又怒,大声命令道:“我现在就进宫面见王上,谁敢拦我?”

  话音刚落,惊变骤起。

  站在他身前的陈锐向前抬腿迈步,瞬间跨过五步之遥,握刀,抽离,光现,斩落,一气呵成。

  普普通通的一刀,没有丝毫章法花式,动作仿似行云流水,迅如流光。

  更可怕的是这惊鸿一刀来得毫无预兆,无声无息,没见陈锐如何作势,一瞬间寒锋闪耀的雪亮刀刃已经劈到黄皓翔颈项间,仿佛就是从虚无空间中砍来。

  黄皓翔也非庸手,面对如此迅猛可怕惊天杀招,身子本能的作出反应,向左微倾,下意识举手欲挡。

  螳臂挡车,结果可想而知,黄皓翔左手被齐腕斩断,长刀去势不止,重重砍在他脖颈之上。

  黄皓翔鼓动生命中最后一点余力,想要惊动卫城驻军,但他永远没有这个机会了,喉咙倏然一凉,陈锐闪电般将长刀一转一拉,颈间惊现一条血线,殷红的血珠止不住的往外冒。

  整个袭杀过程快捷而有效,陈锐抽回长刀,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在黄皓翔的衣服上将刀身血迹拭干,收刀回鞘。

  黄皓翔的亲卫连刀都还没有拔出,自己的boss就被人挂了,他们不是死士,没有玉石俱焚,与敌皆亡的信念和勇气,当陈锐锋利如刀的眼神自他们脸上扫过的时候,叮叮当当长刀落地的声音不绝于耳。

  现场一片肃静,闻声冲出议事厅的赵国芮和李扬两位副指挥看着眼前一幕,呆呆愣在原地,不知应当如何应对。

  赵国芮连看都不看黄皓翔的尸身一眼,声音淡淡道:“陈将军,你这是什么意思?”他的面色平静,语气缓和,一点不露内心想法。

  “黄皓翔以下犯上,不遵军令,末将奉大将军令,将他就地问斩。”陈锐突然敛收肃容,微微一笑,似威胁,似诱惑地说道:“王上有难,大家若是救驾有功,到时候论功行赏,共享富贵,可胜过如今血溅刀口,身首异处。”

  赵国芮和李扬对视一眼,无声的达成了默契的共识——出兵勤王。

  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爱枕边人。

  随着**进行曲的高歌猛奏,楚江南身体里散发出来的**之气越来越浓厚,一声激昂的呻吟,迎来连续三次**巅峰刺激。

  神迷智失的单疏影半瘫地斜躺在床榻之上,媚眼如丝,娇喘吁吁,激烈的**,让单疏影变得越来越开放大胆,狂乱而荡浪。

  单婉儿被身旁近在咫尺的超AV淫秽表演惊醒过来,淫毒已解,思绪渐渐回复清明的她立感自己的异样状态,粉脸绯红,鼻息渐粗,娇躯颤抖。

  在不知不觉中,单婉儿吸进了楚江南身体散发出,飘荡的空气中效比春药的催情气体,顿觉玉体火热起来。

  单婉儿“嗯嘤”一声,勉力撑起半身,任遮蔽娇躯的丝被顺着线条分明的曲线滑落,露出一丝不挂的雪腻**。

  楚江南微微侧头,眼中再次映出单婉儿性感丰满的火热女体,下身坚硬如昔,心中欲火未熄的好色男人伸手一揽,将她搂入怀中。

  楚江南虽然跟单疏影有过多次亲密接触,与单婉儿也是不清不楚,亲亲摸摸,搂搂抱抱几回了,但三个人在一起却还是头一次。

  这种冲破了世俗禁忌,道理束缚的感觉让三个沉迷在欲海中的男女彻底迷失在情爱的世界,肉欲海洋……

  母女娇媚,江南悍勇。

  被翻浪涌,春色无边。

  风卷残云,雷霆雨露。

  一时之间,安静之极。

  房中榻上,三个心灵紧紧联系在一起的人,身体紧紧交缠在一起的人,共享着风雨后的和谐。

  时间仿佛也在这一刻驻足不前。

  天和园,尚仁德吩咐李顺去找谈应手和莫一闲来见自己,又简单的交待一番,接着让他退下。

  从龙椅上站起身来,尚仁德不断在大厅中踱着步,心中所想却不是宫中走火,惊现刺客的事,而是单婉儿“温泉水滑洗凝脂”的旖旎情景,想着想着,全身忽然觉得燥热难当,不能自控……

  尚仁德耳廓轻颤,一阵细碎而慌急的脚步声传入耳内,他不由眉头微蹙,究竟是何人如此大胆放肆,没有规矩?

  微感讶异地尚仁德抬起头请选择http;//来,眼中凶光乱闪,仿佛一头被人侵犯了领地的凶兽。

  房门中分而开,一个衣衫凌乱的小宫女,满面惊惶无助地奔到近处。

  “不,不……好了,王上,不见……不见了……”小宫女像是被什么可怕的事物可吓坏了,说话语无伦次,颠三倒四。

  “大呼小叫,成何体统!”尚仁德冷哼一声,不怒自威(抓紧世间秀一下,机会不多了)。

  在他积威之下,小宫女双膝一软,瘫在地上,哆哆嗦嗦,说不出话来。

  “你慢点说,什么不见了?到底发生了何事?本王赦你无罪。”尚仁德心中烦躁,但为了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何事,不得不按捺强压心火,轻言缓慰。

  “王嫂,王嫂不见了…请选择http;//…”小宫女稳住情绪,缓缓述说事情始莫。

  楚江南闯入嫔妃沐浴池后,大批带刀侍卫接踵而至,贼人未见,诺大的浴池中只有娇躯**的北川绘美

  静静地躺在池边,神情安详,却是无论如何也唤不醒来。

  听罢,尚仁德龙颜大震,满腔怒火正欲发泄在眼前柔弱无助的小宫女身上之时,洞开的房门响起“砰砰砰”的敲门声。

  尚仁德愕然抬头,看见萧南天收回在门扉轻敲的右手,双手背负身后,昂首阔步,走进屋来,虽然他看上去仍是一副身宽体胖的可笑模样,似乎却又与平日有所不同。

  “王上,臣有件非常急要的事,望得到您的应允。”萧南天面色冷峻,大异寻常,双目之中射出炽热而兴奋的光芒,野心,**,还有一丝贪婪。

  请选择http;//

  没有得到宣招,即便是自己最宠溺的臣子和嫔妃也不可以这般硬闯而入,如此逾越君臣之礼的做法,岂是臣子妻妾所为?面外侍候的太监侍卫都是干什么吃的,先是宫女,后是大臣,有人来了也不通传一声,直接就敢放人进来,还有没有把自己这个王放在眼里。

  “你下去吧!”尚仁德挥手让宫女退下,压下心中涌起的不快,神色如常的看着萧南天,冷冷道:“你怎么来了?”

  “王上,臣有万分紧要的事,望得您恩准。”神情透着一丝诡异的萧南天缓步上前,在尚仁德身前三步距离时方才站定。

  尚仁德皱头紧蹙,萧南天那诡异的神情竟给他一股沉重的压力,令他心中不喜,身体不适,当下闷哼一声,也没指责他为何见君不拜,沉声问道:“究竟所谓何事?”

  萧南天深深吸了口气,露出一个夙愿得尝的笑容,不答其问,缓缓绕过尚仁德,走到屋子正中那把镶着三十六条张牙舞爪金龙的座椅旁,感慨道:“臣想让您将这座椅让给我?”

  见萧南天简直把自己当成空气,完全无视他的存在,更是口出大逆不道之言,尚仁德不禁脸色冷沉如病,大声骂道:“大胆奴才,你请选择http;//说的什么混帐话?”

  萧南天微笑着坐在那张象征着中山王权的龙椅之上,声音淡淡道:“王上,你没听错,臣也没说错,这中山要变天了。”
覆雨记最新章节http://fahao.reyoo.net/fuyuj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