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覆雨记

第166章 邪少解毒

覆雨记 | 作者:易天下 | 更新时间:2019-01-28 22:26:1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十年媳妇熬成婆,好色男人如今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他还不急着真正占有单婉儿,享受最后的温柔。

  单婉儿被楚江南的挑弄激得娇躯急抖直颤,娇喘吁吁,听的一旁坐立难安,手足无措的单疏影羞涩难当,霞飞玉颊飞,一抹红似一抹。

  一个法式湿吻过后,楚江南坐直身体,双手按在她的腰胯间,这次再没有任何迟疑等待,挺腰贯穿到底。

  “啊……”饶是身体已经准备就绪,单婉儿依然还是发出了一声频率颇高的尖叫。

  单婉儿虽然也曾用手自慰,但手指哪能与楚江南的“神枪”相提并论,不禁疼得秀紧蹙,香汗淋漓。

  楚江南猛然抬起上身,倒吸难了一口凉气,这种突如其来的巨大快感让身经百战的男人差点当场缴械,如此完美的娇躯,如此世间难寻的名器,真是能令天下男人神魂颠倒。

  单婉儿的倒霉老公就算没被尚仁德害死,估计也活不了多久,这种绝世尤物,一旦贪恋床第之欢,嘿嘿,就算你是钢精铁打的身子也要有被掏空的一天。

  不过,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若是能够一亲芳泽,相信就算明知结果是精尽而亡,七损而殆,那些前仆后继,飞蛾扑火的男人排队也要排到月球去了。

  何为七损?《道经天下》言曰:“一曰闭,二曰泄,三曰渴(竭),四曰勿,五曰烦,六曰绝,七曰费。”并一一加以解释:房事时疼痛,这就是内闭。房事时出虚汗多,这就是外泄。房事无度而不能及时中止,这就是竭。想房事时却无力进入,这就是弗。房事时喘息心烦意乱,这就是烦。房事是要求而勉强交合,对身心健康很有害,这就是绝。因交合不当而导致疾病,这就是弗。”

  正应了那句男人累死在女人身上——不能自拔。

  同一时间,正埋头苦“干”的楚江南一反温柔姿态,动作狂猛,为了祛除单婉儿体内毒性,他打起十二分精神,不再贪欢。

  至于解毒之后,小红帽都不介意了,大灰狼还会跟她客气,桀桀,当然是母女同春……

  而这个时候楚江南的身体也正悄然默化的发生着改变,当他意识到自己身体的变化时,异状已经非常明显了。

  首先,楚江南惊觉原来只在他运功提起时才会加速旋转的气旋突然以从未有过的速度在体内转动,体积也增大了一些。

  其次,他首次发现在他脑海中好象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就好象有个人影被投影在他脑中,而且还有大量不明其意的文字信息和画面图像涌现。

  “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吾不知其名,强名曰道。夫道者,有清有浊,有动有静。天清地浊,天动地静。男清女浊,男动女静。降本流末,而生万物。清者浊之源,动者静之基。人能常清静,天地悉皆归……”

  还有,他发现自己现在竟是五识全开,眼、耳、鼻、舌、身五根,色、声、香、味、触五境结合,灵觉大幅提升。

  《天魔策》中一共记载了人有六识,一眼识谓眼根由对色尘即生其识,此识生时,但能见色,是名眼识。二耳识谓耳根由对声尘即生其识,此识生时,但能闻声,是名耳识。三鼻识谓鼻根由对香尘即生其识,此识生时,但能嗅香,是名鼻识。四舌识谓舌根由对味尘即生其识,此识生时,但能尝味,是名舌识。五身识谓身根由对触尘即生其识,此识生时,但能觉触,是名身识。前五识语义清晰,唯独对第六识语焉不详。

  只要楚江南能一直能保持这种清明状态,在百米方圆范围内,天下间除了有数的几大宗师级高手,根本无人能无声无息的接近他左近而不被察觉。

  “天地之要,神守于元宫,气腾于牝府,神气交感,自然成真,真合自然,与道为一,而入于不死不生,故曰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天也;牝,地也。人之形体,法天象地。”

  迷幻娇娃怀名器,阴阳交泰转乾坤。

  “啊……啊……”单婉儿受不住楚江南的狂猛激刺,**连连,在他还没有改到下一个体位时,全身倏然不能抑制的剧烈颤抖起来,玉臂粉臀死命地抱紧楚江南,达到了第一次**。

  此时,楚江南已忘了自己身负解毒的“重任”,脑中唯一剩下的念头就是彻底发泄心底的**。

  在楚江南的猛攻下,单婉儿花开了又谢,接着再开再谢……

  楚江南身体剧烈活动着,头脑沉浸在刚才的新发现中,将《天魔策》中学来包含《玉女心经》、《房中秘术》、《西藏双修**》、《佛宗欢喜禅》等典籍精要的床上功夫发挥得淋漓尽致,玩得不亦乐乎,爽的单婉儿**迭起,不知天上人间。

  激烈的盘肠大战一直持续了一个多时辰,楚江南终于在单婉儿第N(N>7)次泄身时,心满意足地**爆发。

  此时,楚江南发现了她身体的变化,分泌出来的液体变得清澈而透明,知道她身上的“春药”药效就已经彻底消失了,自己的“解救重任”也已经圆满结束,大功完成了。

  能者多劳,也称劳者多能,这不是贬义或是其它的想法,只是单纯的讲所谓的“劳”。

  能者多劳,指那些有能力的人,这种人有能力,所以很劳碌,这就是对“劳”最好的解释。

  因为能者多劳,所以能者愈能,又因为废铁会生锈,死水会变臭,谁播种了谁就能收获,多劳使生命散发长久的光彩。

  总而言之,在“劳”的世界里,生命是永恒灿烂的,生活是五彩缤纷的。

  所以,楚江南很快又出现了新任务,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眼睁睁看着自己老公和亲身母亲在床上翻云覆雨,龙交虎合,大秀春宫,单疏影刚开始的时候还能忍受得住,但已经食髓甘味的她随着时间的消逝,渐渐变得无法控制自身愈来愈强烈的生理需求和内心**。

  单疏影愣愣的请选择http;//站在床边,她的反应当然没有单婉儿热烈,和楚江南在一起这么久,夫妻名份已定,什么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

  在**方面,她已经没有了少女第一次的矜持与羞涩,但是要和其他女人一起和楚江南欢好,毕竟还是头一遭。

  尤其是这个女人不是别人,还是与她血脉相连的亲身母亲,就更增加了她的心理压力,这是对道德和理智的挑战。

  方圆百米尽在楚江南掌握,何况是这小小的厢房之中,好色男人刚才就已感觉到单疏影身体的异样,,眉角含媚,美眸荡春,双请选择http;//峰鼓挺,粘滑……

  如今单婉儿的毒既然已经解了,作为当代十大爱老婆好男人,楚江南怎么能不尽心尽力的满足心爱女人合情合理合法的生理要求,尽好男人的义务呢?

  眼见床上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最终宣告结束,单疏影终于敌不住心中**,**战胜了理智,她慢慢爬上了床榻,亲吻着楚江南的脸颊。

  楚江南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是它唯一的修饰。

  一声闷哼,一声**,楚江南进入了单疏影的身体,虽非名器紧凑窄狭,他仍然感觉身在天堂。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曲混合着粗重喘息和动听呻吟的欢乐的乐章迎来**终章,一声长长的呻吟,单疏影到达了**。

  一股灼热柔滑的液体冲击着楚江南的心魂,他没有浪费这些宝贵的液体(真阴),但有过一次将陈芳功力吸尽的经历,好色男人在将请选择http;//这股灼流吸入体内之后,立刻运转天魔功,一直潜伏在他体内的气旋倏然分出一道支流,被分离的真息仿佛一匹脱疆野马,不受控制的涌向他的下身,要强行通过两人交合处冲入单疏影体内。

  楚江南暗忖单疏影的娇嫩之处可能承受不住如此庞大的内力冲击,急忙遏制住那股蠢蠢欲动的真息前冲的势头,将其硬生生逼控在自己的下身,微微调出很小一道真息缓缓送入单疏影的身体。

  其实,就算是那一点微不足道的真息对于没有任何准备的单疏影来说,还是太多了。

  楚江南控制着那一丝真息按照天魔功的运行脉络在单疏影体内运行了三十六小周天,没有遇见什么阻碍,轻松而顺利,效果出奇的好。

  单疏影情动如火,欲涌若潮,忘我投入,但是当楚江南将真息分离并到达她的时候,单疏影明显感觉到了异样,因为楚江南深入她身请选择http;//体的部分突然变得更大更粗,坚硬灼热,刺激得她从**的迷幻中清醒过来。

  单疏影睁开春情荡漾的朦胧美眸,看着心爱的男人,发现他深邃的双瞳中交替闪现着金色和黑色的异彩,瑰幻迷芒。

  正当单疏影暗自诧异心惊之时,她又感受到有一股冰冰凉凉的气流通过自己娇嫩的花径涌入身体深处,同时还遵循一条不知明的经脉运行,生生不息。

  单疏影檀口微分,楚江南已明其意,微微摇头示意她此时不可说话,并让她记住并仔细体会那股真息的运行经脉和方式。

  其后,单疏影便感觉那股真息在自己体内循环绕圈,非常舒服,虽然不明白楚江南的用意,但是出于对心爱男人的绝对信任,所以她用心地记下了真息的运行脉络。

  此时,单疏影就象刚从桑拿室出来,浑身满是香汗,身下床单整个被汗渍湿透,可是她的精神状态却出奇的好,神清气爽,一点也没有往昔欢爱后的疲惫。

  她看着同样浑身大汗请选择http;//淋漓的楚江南,知道他是为了自己才“累”成这样的,单疏影眼中涌出温热的晶莹珠光,并主动献上了自己挚热火辣的香唇……
覆雨记最新章节http://fahao.reyoo.net/fuyuj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