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覆雨记

第160章 东瀛媚忍

覆雨记 | 作者:易天下 | 更新时间:2019-01-28 14:18:5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单婉儿心生羞嗔,一声娇叱,急忙闪身闪避,纤手幻出道道光晕,护住身前。

  尚仁德得势不饶人,同时又忌惮东溟派武学,不再藏拙,全力施展看家绝学“云龙八法”,双掌青光朦胧,风雷之声大作,狂舞银蛇,围绕着单婉儿周身,犹如惊云飞卷,猛攻不止。

  单婉儿在尚仁德漫天青光的攻势底下,微微有些慌乱不支,但纤手舞动,好似秀女绣花,飞针上下翻刺在光澜间穿梭往来,仍是守的密不透风。

  兼之她丰姿如玉,身形飘逸,恰如仙子翩舞,花蝶绕柳,说不出的轻盈灵美。

  须臾,单婉儿知道自己此时功力大幅削弱,纵避得过三招五式,也不是长远之计,遂干脆不再闪避,微侧香肩,任由青色气芒及体,印在自己左肩之上。

  单婉儿绯红的俏脸瞬间变得情苍白,感觉整个身体仿佛一下子被抽空了一样,闷哼一声,双腿微颤,娇躯发软,差点就软瘫在地上。

  美人儿不愿示弱于人,银牙紧咬,苦苦支撑,总算稳住了将就要委顿于地的身体。

  尚仁德脸上露出一丝阴险的笑意,他这一道青色气芒,是“云龙八法”中专破护身气劲,封筋锁脉的杀招,青芒透体,立时封闭了单婉儿身上几大要穴。

  常人受此一击,誓必晕厥不醒,而单婉儿硬受一击,竟能咬牙苦忍下来,意志之坚韧显然超出他意料之外。

  尚仁德狞笑着趁势出手,单婉儿体内真气因“媚女丹”而先流失消散大半,哪里还有还手之力?

  “撕啦”声响,美人儿一声娇呼,玉步踉跄的向后退了两步,裙衫被撕开一条口子,露出一袭粉红色的亵衣,饱满的酥胸将那抹胸撑得鼓鼓涨涨,没有一丝皱褶,似随时都有可能暴裂开来,羊脂般娇嫩的肌肤好像洁白无瑕的白玉,绽放出浑圆醉人的光晕。

  尚仁德看着她胸前那对高耸入云的**,随着单婉儿急促的呼吸而晃悠颤抖,两团硕大坚挺的美肉翻浪出各种形状,诱人到了极点。

  单婉儿秀面如霞,伸手掩住酥胸,娇叱道:“不要过来。”

  尚仁德受她气势所迫,本能的停住脚步,淫笑道:“王嫂改变主意了?”

  单婉儿眼中闪过决绝之色,声音冰冷,没有丝毫转圜余地,沉声道:“若你再向前一步,我立刻咬牙自尽。”

  尚仁德狠狠地瞪了单婉儿一眼,知道她说的出做得到,心中暗恨自己适才太过大意,原本以为单婉儿中了“媚女丹”的毒,只能任己鱼肉,不曾想她不但抵住了“媚女丹”的霸道药性,更是在自己“云龙八法”偷袭之下保持清明。

  尚仁德无奈向后退开一步,暗忖:反正单婉儿已是鹰儿折翅,蝶入蛛网,煮熟的鸭子粘板上的肉,还能跑了不成?

  他眼闪动着阴冷的光华,转而看向北川绘美,毫不掩饰自己心中狂暴的**,嘴角扯出一丝狞笑,低喝道:“把衣服脱了。”

  一直低垂着臻首的北川绘美闻言立刻毫不迟疑的开始解衣脱裤,松开腰带,褪下丝绸长裙,露出身上唯一能遮避身体的一条薄绫亵衣和贴身短裤,玉手轻舒,亵衣短裤顷刻间离开玉体,现出丰满成熟,雪白柔腻的年轻**。

  尚仁德得意的撇了单婉儿一眼,冷笑着命令道:“替孤王宽衣。”

  同样没有半分迟疑犹豫,北川绘美乖巧的走到尚仁德身边,熟门熟路的伸手将他身上穿起来工序繁琐费时费力的外袍内衫一件件脱了下来。

  没有了内力压制药性,本王倒要看看你还能坚持多久?等“媚女丹”的药力爆发出来,哼……

  尚仁德一把将北川绘美搂入怀中,痛吻爱抚起来,东瀛美女性感的娇躯似乎充满无限的活力与质感,攻破牙关的湿润毒龙梳遍了她口腔的每一寸空间。

  北川绘美感到浑身异常燥热,下身**直流,尚仁德感受到她身体的急剧变化,伸手一捞,只见芳草凄凄,露珠晶莹。

  尚仁德还没有真个与她**,但受过严格**特训的北川绘美已经反客为主,热烈出击,她主动搂着他的颈项,吐出香舌,柔情依依。

  直到两人快要窒息了,北川绘美才离开在自己媚术之下,欲火狂烧的尚仁德。

  尚仁德完全迷失在北川绘美的温柔手段和床上风情中,大脑似乎停止了运转,所有的一切都随着腾炽的**肉焰,被抛到九霄云外。

  美女柔弱,尚仁德心中满是征服蹂躏的**,心神完成落在北川绘美身上,第一次忘记了单婉儿的存在。

  沉醉在**中的尚仁德请选择http;//并不知道,北川绘美将是他人生中最后一个女人……

  安顿好了秦羽,秦柔便领着楚江南进了自己从来不曾有男子踏足的香闺,这小红帽都将大灰狼领进屋了,接下来是不是应该发生点什么了……

  这是一间典型的属于古代女子的温馨天地,珍稀木料材质的家具,都漆上了淡淡的紫色,感觉是那样的神秘而又清新。

  房中点着檀木熏香的铜炉,香气醺醺,离梳妆柜不远的八仙桌上摆放着不知名的鲜花,那花给人的感觉很奇怪,从淡紫色到深紫色的花朵既鲜艳又不刺眼,窗户上的窗纸也都是淡淡的紫色,楚江南感觉自己整个被紫色包围了,可这通体的紫色布置并没有单调的感觉。

  因为楚江南喜欢她那请选择http;//一点点神秘妖艳,一点点高贵浪漫,一点点深沉哀伤,一点点的忧郁成熟……

  身处美人儿的闺房之中,楚江南不禁要想起了温飞卿的词,他描写女子闺房有许多名句,一直被认为“精丽”或者“香艳”,如《菩萨蛮》中的“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想象一下,一个女子在闺房的睡眠之中,当早晨的日光照在重叠的屏风上,那光影的闪动惊醒了她,就在她将醒未醒的时候,她的头轻微的一动,长长的鬓发像乌云一样飘过她那白皙的脸庞,这是一幅多么美丽的画面啊!

  秦柔见楚江南一进屋子就东张西望,肆意观视,不由轻笑着微嗔道:“你看什么呢?”

  “我看一下秦太妃的香闺长什么样子,嗯,这可是我第一次来这么高档的地方,以前连星级酒店都还没去过呢!”楚江南不正经惯了,说老实话说的过头了。

  好色男人有椅子不坐,却一屁股坐在秦柔的秀榻上,并伸手将她拉到自己身旁坐了下来,轻轻抚摩着秦美人白皙娇嫩的玉颊,触手请选择http;//温润滑腻,软玉温香。

  秦柔涩涩一笑,乖乖依在楚江南怀中,媚声道:“什么星级酒店?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楚江南趁势搂着她纤细的蛮腰,审视着近在咫尺的俏颜,嘴唇重重吻住秦柔软腻的檀口,并且紧紧啜住她滑柔腻的香舌,贪婪品尝着湿润口腔内特有的**芬芳。

  原本好色男人打算轻轻一吻,浅尝而止,可是却被秦柔香唇中那柔软与甜腻刺激得欲罢不能,浅尝变成了细品,最终发展成长时间的缠绵。

  “唔……嗯嗯……嘤嘤……”楚江南也不知道这个法式长吻到底持续了多长时间,直到美人儿柔若无骨的娇躯似火似焰,软软绵绵的瘫倒在自己怀里之后,他才理智战胜了**,勉强停住了继续侵犯她的身体。

  这个时候,软在好色男人怀里的秦柔则已是娇喘吁吁,双腿发颤、浑身滚烫,根本没有力气也没有想法想要挣脱男人的温暖舒服怀抱。

  请选择http;//

  秦柔将自己那张羞红的粉脸靠在楚江南颈项边,香喘腻人,不停喷散着一阵阵清香诱人的香息,呵气如兰。

  嗅吸着秦柔琼鼻芳唇里呼出的芬芳香气,楚江南虽然没与她真个翻云覆雨,巫山**,但征服“秦太妃”的自豪感却使他自豪无比。

  一阵嬉笑打闹,卿卿我我之后,楚江南和秦柔再次继续刚才被好色男人打断的话题。

  秦柔脸色绯红的按住楚江南作恶的大手,柔声道:“大哥,柔儿有件事情要告诉你?”

  “什么事?”楚江南撑死了也就二十三岁,如今一个二十五岁的大美女躺在他怀中,温温柔柔叫他大哥,好色男人立刻摆出正气凛然的大侠形象,说话也是掷地有声,铿锵有力。

  秦柔欲言又止,似乎有些难以启齿,半晌才低声道:“大哥,其实……其实人家……人家的身子……”

  请选择http;//

  “身子?身子这么了?刚才检查过,没问题啊!”说话时,楚江南搂着秦柔纤细腰肢的色手隔着两层单薄绸料在秦柔敏感的胸乳上不轻不重地捏了一下,顿时让刚缓过气来,坐直娇躯的美人儿全身微颤,再次瘫倒在了他怀中,羞声羞气道:“大哥,勿要作弄柔儿,人家与你说些话儿。”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我们边说边做,边做边说嘛!”楚江南伸手扶住秦柔小柳腰,两瓣圆润丰满的臀肉还有意无意的夹住他下身的火龙,扭动摩擦,让好色男人舒爽的哼了一声。

  秦柔**后的身子敏感无比,遭他这般作弄,小嘴轻轻“嗯”了一声,鼻息粗沉,香甜火热,腻声道:“大哥,不……不要弄……作弄人家……哦,柔,柔儿要说正经事呢,哦……人家的身子……”

  正经事?这个时候还有什么比男欢女爱更正经的事么?楚江南听闻秦柔一再提及身体,顿时愣了一下:“柔儿,你的身子怎么了?”

  见楚江南终于老实了点,秦柔轻轻呼了口气,粉面如霞,柔声道:“大哥,其实柔儿的身子和别人不一样……”

  “嗯,我知道…请选择http;//…”楚江南认真的点了点头,坏笑道:“不一样,不一样,大哥刚才已经替柔儿检查过了,真是不一样啊!”

  秦柔嗔笑着捶了他下拳,玉脸绯红一片,轻轻在他额头点了一下,假装生气道:“大哥,柔儿是和你说真的。”
覆雨记最新章节http://fahao.reyoo.net/fuyuj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