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覆雨记

第158章 媚丹逼婚

覆雨记 | 作者:易天下 | 更新时间:2019-01-28 14:18:4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单婉儿俏脸若冰,凤目生寒,心中思忖着如何对付尚仁德这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心狠手辣的卑鄙无耻之徒,面上不动声色,一字一句冷冷道:“如果我不答应呢?”

  “嘿嘿,我的王嫂,难道你认为自己现在还有选择的余地吗?”尚仁德终于露出禽兽本性,称呼变得不伦不类。

  “你什么意思?”单婉儿冷哼一声,看着一副有持无恐样子的尚仁德,心中涌起如芒在背的危险感觉。

  尚仁德把玩着手中精雕而成的酒盏,冷笑道:“刚才你喝下的酒是本王历时三载方才寻获的宝贝,如果你不肯乖乖按寡人的意思办,嘿嘿……”

  “你……你在酒里动了手脚?”单婉儿没想到堂堂中山之主居然如此下作,急运**玄心功,骇然发觉全身气脉不顺,真气聚于丹田,散而不凝,不管如何催运都无法提功聚气。

  “王嫂可听说过‘媚女丹’入?嘿嘿,这可是世间万金难求的宝物,本王花费了无数精力才弄来一颗这与南海简氏世家的传世之宝‘金枪不倒丹’齐名的宝丹。”尚仁德脸上露出一丝阴谋得逞的满意笑容,得意洋洋道:“媚女丹无色无味,触水即融,进入身体后,不但能融散内家高手的真气,而且药力盘聚不散,伏于丹田,不断侵噬人体血肉精华,直致精血被蚕食殆尽,内力枯竭变成废人。如今你已经没有第二条路可以选了,答应将疏影嫁我为妻,本王立刻奉上解药,否则,你就只有死路一条……”

  “尚仁德,你到了这个时候还要欺瞒于我?”单婉儿默运玄功,拖延时间借以压制药力,“何曾听说‘媚女丹’有药可解?”

  尚仁德眼中烧起燎原欲火,淫笑道:“解‘媚女丹’惟一的方法就是通过男女交媾,王嫂国色天香,本王又是惜花之人,不正好是你的解药么?”

  单婉儿听见尚仁德无耻的想要玷污自己的清白,声音冰冷道:“卑鄙,你以为这样我会屈从于你吗?哼,做梦,我劝你最好还是放了我,否则……”

  “本王告诉你,不管今天你答不答应,你的身体都注定是本王的了,识时务者为俊杰,只要你从了我,本王保你荣华富贵享用不尽,若你不识抬举,本王就把你调教成性奴玩物。”尚仁德一副色迷迷的样子看着单婉儿,心头一阵狂跳。

  单婉儿柳眉星眸,瑶鼻樱口,一头如丝的长发被一条蓝色丝带束在身后,美妙绝伦的雪玉娇躯包裹在丝绸锦裙中,素手白净的肌肤,就像是用最上等的晶莹白洁的羊脂白玉凝成,玲珑冰透的肌肤在云袖内若隐若现,像是一朵婀娜柔媚的出水芙蓉,杨柳枝条一样柔软的胳膊,修长匀称的玉臂,双峰微颤,有如成熟的蜜桃,让人为之心荡魂飞。

  “看样子王嫂这些年一定忍的很辛苦,本王已经迫不及待想要抚慰你寂莫的身心了,嘿嘿……”尚仁德大口大口的吞咽着口腔分泌的液体,喉间想起咕噜咕噜的声响。

  “呸……”单婉儿羞怒交夹,俏脸殷红如血,想不到贵为一国之主的男人竟是这般淫邪无耻,如果自己的贞洁断送在这样的畜生手里,当真是生不如死,可是她的身体突然燥热起来,一股股黏滑柔腻的热流自下身花唇涌出,那成熟的身体正向外散发着无穷魅力。

  单婉儿苦咬银牙,滚烫燥热的身体没有一丝微动,冷冷道:“你……我宁死也不会让你得逞,若我有何不测,东溟派誓必不会和你善罢甘休,如果放我回去,我答应你,事后绝不追究。”

  “不愧是王嫂,真是坚贞不屈啊!本王虽然爱的是疏影,但是你……嘿嘿,本王也是舍不得啊!”尚仁德一双色眼直直的盯在单婉儿身上,月眉淡拂春黛,双目凝波秋水,樱唇娇滴朱润,皓齿编贝碎玉,玲珑嘴角,白嫩的粉颈、高耸的**、曲线窈窕的娇躯、晶莹匀称的**,在媚女丹的药力催动下,欲念如潮涌动,使她更加的诱人起来。

  单婉儿苦思脱身之法,不理尚仁德的疯言疯语,解毒……解毒的事,她心里慢慢浮现出一个男子模糊的身影。

  “嘿嘿,王嫂也太小看本王了,你以为没了你,本王就拿东溟派没有办法了吗?如果本王没有万全准备又怎敢轻易动手?”尚仁德眼中露出狡猾的笑意,“啪啪”手掌轻拍两下,一个窈窕的人儿撩开挂帘,从他身后不远的门扉后缓缓走了出来。

  单婉儿看着这个妖娆美丽的女子,聪慧如她立刻猜到了尚仁德的险恶用心,面色再也无法平静,只觉身堕冰窖,再也感觉不到丝毫暖意。

  楚江南一边替秦羽输功送劲,一边偷偷打量护在身旁的秦柔,映入眼帘的一张透着红晕艳霞的俏脸,柔润樱唇微翘,撩人心弦;玉颈雪白粉嫩,遐想无限,傲挺凸起的酥胸及纤细小巧的柳腰加上那一双白皙娇嫩的**,更令人感到血脉喷张。

  手中一时没收住力道,楚江南冰炎二重劲猛然爆发,秦羽惨叫一声,立时自天堂跌入地狱,昏了过去。

  对于失手放翻了小舅子楚江南没有丝毫悔意,嗯,因为这不能怪他,要怪只能怪秦柔,谁叫她对自己落花有意呢?这是好色男人对自己的解释。

  见哥哥被楚江南“搞”晕过去,秦柔娇呼一声,当即扑到秦羽身前察看起来。

  楚江南气随心收,散开包裹在两人身旁的气墙,真气重归丹田,为了表示对大舅子的歉意他不但奉上了从“邪医”烈钧那里拐骗来的疗伤圣药,同时还不惜自身损耗功力,助秦羽打通生死玄关,突破瓶颈。

  好色男人下足了本钱,当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若非为了秦柔这个可人儿投怀送抱,自愿献身,他会这么出功又出力么?

  “哥,哥,我哥怎么样了?”秦柔看着脸色苍白,满头汗水的楚江南急切询问着秦羽的伤情。

  “秦太妃,令兄的病,嗯,伤……伤的……”运功逼出汗水博取同情的楚江南眼睛悲情牌没有起到意料中的效果,又想夸大其词,以彰显自己的能力,可转念想到这伤可全是自己干的好事,所以不得不临时改口,“伤的一点也不重,你放心,只要我在这里,就算死……哦!没死,没死……”

  楚江南在秦柔温柔目光的请选择http;//逼视下生生将“死了也能救活”说的不伦不类,美女从来都是他的克星。

  秦柔瑶鼻轻轻哼了一声,嗔怒道:“若我哥哥有个三……嗯,总之我哥没醒之前你不能走……”

  什么时候我们的感情突飞猛进到舍不得我走的地步了?楚江南心中瘙痒,低声笑道:“我不走,我留在你身边,永远也不走。”

  “谁……谁要你留……不走的……”秦柔横了楚江南一眼,香唇微分,声音越来越小,小到自己都听不见了。

  “你嘴上不说,心里确是这么想的。”楚江南一语一语中地的点破秦柔的心思。

  “你……”秦柔顿时显得不知所措,楚江南根本不再给她开口的机会。

  好色男人伸手一揽,一把将秦柔抱入怀中,嘴唇印上了她娇艳如花的朱唇,唇舌相交,芬芳甜美,润口怡人。

  楚江南品尝着秦柔润湿的绛唇,两手将秦柔无力的反抗全部击溃,上下游走于她柔美滑腻的娇躯,挑起**的火焰。

  楚江南的舌尖自然而然地突破了秦柔牙齿的防线,将甜蜜的初吻滋味带给了她,而原本因为好色男人的突然“袭击”而不知所措的秦柔,请选择http;//在初吻的甜蜜刺激下,安全迷醉了,双手搂住了楚江南的脖子,整个人软倒在他的怀里。

  在秦柔的配合下,两人紧贴在一起,身材高挑的美人儿紧搂着楚江南,品味着初吻甜蜜的滋味。

  楚江南感觉灵魂深处所有的欲火狂潮都被灼热的湿吻点燃,坚硬的隔着几层障碍物紧紧顶住秦柔的小腹。

  此时此刻,秦柔忘记了太妃的身份,忘记了楚江南的可恶,整个人完全沉浸在女人初吻带来的幸福感觉,灵动的香舌在好色男人唇齿间来回舔砥,索取更多更美的甜蜜。

  楚江南一只手在秦柔目之不及的身后笔了一个year的手势,另一只手悄然自美人儿衣裙慢慢探了进去。

  散发着灼灼热息的大手紧请选择http;//贴着秦柔细嫩柔腻的冰肌雪肤逐渐向上,最终攀上她浑圆坚挺而丰满饱实的玉**,还沉醉在初吻的甜蜜中,未曾清醒的秦柔,被楚江南直接袭击要害的动作刺激得浑身微颤。

  绝美的女体开始分泌出润滑的,在**方面没有丝毫经验的秦柔修长**紧紧收拢闭合,双眸微虚,红唇轻启,等待好色男人的下一步动作。

  箭在弦上,楚江南隔着衣衫仍然火热的凶兽烫的秦柔浑身炽热,好色男人揉搓秦柔温润**的动作慢了下来,松开她红肿微张的艳唇,靠在美人儿玲珑的耳垂,低声说道:“柔儿,现在还想我离开吗?”

  小米粒般的细碎香珠慢慢布满秦柔的额头,并不是第一次有这种感受的美人儿内心清楚地知道,自己情动了。

  情动如火,欲烈似潮,秦柔听闻楚江南的调羞,有些迷茫地睁开朦胧的双眸,水雾迷离地看着楚江南近在咫尺的脸庞,幽幽道:“你……你竟然这般作弄哀家……”

  楚江南在秦柔耸挺微颤的酥胸使劲捏了一把,得意洋洋道:“我说过,我是你命中注定的男人。”

  请选择http;//

  秦柔横了楚江南一记白眼加媚眼,不忿道:“冤家还差不多。”

  楚江南露出洋洋自喜的神情,眨着虎目戏虐道:“有什么不一样吗?”

  秦柔按住楚江南一直放在自己胸前,爱抚着娇挺的大手,轻轻动作起来,檀口柔声说道:“你说过的,要永远留在哀家身边。”
覆雨记最新章节http://fahao.reyoo.net/fuyuj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