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覆雨记

第117章 魔刀慑魂

覆雨记 | 作者:易天下 | 更新时间:2017-09-03 11:53:1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哆嗦着嘴唇,喉咙滚动两下,脏话还没出口,楚江南脸上露出一个邪邪的笑容,抢先说道:“其实你现在的样子还挺像绿毛(帽)龟的?不过说绿脸龟好像更恰当。”

  “你……”莫意闲手指着楚江南一副小流氓的样子,气的说不出话来,瞧那模样,保不定一口上不来就撒手人寰了,若真如此,这死法估计能载入江湖八卦史,流传百世。

  “你什么你,打是不打?”楚江南手腕一翻长刀斜指地面,调侃道:“说话啊!难道还要少爷请你喝茶吗?”

  说话间楚江南刀势猛然展开,完全不给莫意闲开口的机会,刀破虚空,瞬间杀至,稀疏平常的一刀却蕴含着让人心悸的威力。

  莫意脸色忽青忽白,握拳的左手把五指关节捏的“啪啪”作响,难道是什么神功即将出手的征兆?

  强压下心中毒火,莫意闲不术动如山,双眼厉鹰般追逐着长刀战劈的轨迹。

  莫意闲虽是败类,但却不是浪得虚名之辈,否则早被人千刀万剐,生吞活剥了,他能清晰地感觉到《井中八法》的威力,看似平凡的一式‘战定’中蕴含的是一种狂傲的霸烈杀气,

  处身修罗战场之上,非必取不出众,非全胜不交兵,缘是万举万当,一战而定。

  莫意闲生平大战小战无数,可以说是踩着死人堆登上黑榜的,他从来没有见过比楚江南更会使刀的人。

  可怕,这是莫意闲对楚江南的感觉,他没有和黑榜高手中以刀法闻名天下的‘左手刀’锋寒交过手,但单从刀法看,他相信即使是锋寒也强不了楚江南多少。

  天下竟有这么可怕的刀法?莫意闲心中充满毁灭的变态情绪,他要不惜一切代价,毁了楚江南这个少年高手,可是看楚江南的出手,哪里像受过伤的人?

  照目前的形式发展下去,莫意闲击杀楚江南的几率几乎为零,这和楚江南杀他的几率是一样的,他自信,若他一心逃遁,楚江南绝对留不下他。

  既然谁都杀不了谁,打下去只是浪费时间而已,以莫意闲无利不早起的自私性格,为何还要留在这里?

  莫意闲知道绝对不能让楚江南这么轻易的施展刀法,否则他‘逍遥门主’今天就要交代在这里,以后再也“逍遥”不成了。

  令江湖为之色变的逍遥扇终于出手了,“一扇十三摇”开始展现它狰狞的一面,莫意闲的扇快、恨、准,毫不留情,招招夺命。

  楚江南劈刀越劈越慢,越劈越凝重,莫意闲摇扇愈摇愈快,愈摇愈疾,一慢一快,给人一种很别扭的感觉。

  刀扇交击,爆出刺耳的尖锐声响,气劲四泄,尘嚣飞扬,坚硬的地面被轰开一个巨大深坑,劲风一袭,无数花瓣随着乱流飘洒天空,香气四逸。

  楚江南刀势一顿,不退反进,攻势如潮,其缓疾若何,缓若春晖移鲜花,疾若秋风扫落叶;其升伏若何,升如大鹏扶摇九万里,伏若孔雀开屏三千目;其虚实若何,虚如镜花水月,实若躬体力行;其进退若何,进如流急,退如山移;其刚柔若何,刚如呼啸之箭,柔若霹雳之弦;其动静若何,静如处子,动如脱兔,其轻重若何,轻于鸿毛,重于泰山;其内外若何,内如满月之明,外若流星之光;其伸缩若何,伸如尺蠖之行,缩若蝮蛇之伏;其起落若何,起如风生云涌,落若回风舞雪。

  “铿锵……”之声大作,莫意闲终于算是见识了楚江南的刀法,守的狼狈不堪,扇子都快摇不动了,节节败退。

  莫意闲每退一步,都在地上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好像是被烙铁烙在身上的耻辱印记,他怎么也没有料到,自己竟然会被一个无名小子逼迫到这一步。

  若非手中还握着一张王牌,莫意闲肯定会立刻施展轻功离开,“一扇十三摇”已经施展了不下两次,以前见过他扇法的人都去和阎王爷喝茶聊天去了,而楚江南除了在第一次对战时显得有些仓促外,竟然连毫发未伤。

  当莫意闲第三遍使出“一扇十三摇”功夫的时候,忽然心中升起一股不可名状的奇异感觉,一丝怪异的气劲扯着逍遥扇偏移了原本出击的轨迹,毫不着力的击在了空处。

  心惊之下,莫意闲收扇疾退,可惜一切都晚了,高手之战,只争一线。

  莫意闲虽然只是慢了那么微不足道的一点点,结果却足以令他万劫不复。

  来来去去就这么几招,楚江南在摸清了莫意闲“一扇十三摇”的攻击后,不动声色的张开了天魔场,利用天魔气卸开了逍遥扇的攻击,换句话说,莫意闲这一扇对他根本没有什么威胁。

  楚江南气运全身,体内气旋疯狂转动,真气源源不绝,眼中精芒爆闪,功聚右手,长刀方若天外飞来,迅猛无双的向莫意闲劈去。

  莫意闲吓的忘魂皆冒,楚江南这招简直是拼命,如果不能将自己一招毙命,那结果绝对是两败俱伤的局面。

  别说是两败俱伤,就是自己伤,楚江南亡这种明显占便宜的结果莫意闲也不愿意,因为他有王牌杀招,这个时候受伤,明显是得不偿失。

  楚江南也知道如果这么一直耗下去,根本杀不了莫意闲,要想留下对方就必须冒险搏他娘一搏。

  赌命虽然不是高手的做法,却不失为最简单有效的招数,如果莫意闲不想两败俱伤,唯有弃扇保命。

  没有了武器,空手抵挡楚江南的《井中八法》无疑痴人说梦,而且高手都有自己的尊严,扇在人在,扇亡人亡,莫意闲从来没有想过有天连武器都保不住?即使有人这么告诉他,他也不会相信。

  莫意闲不弃扇,但又不想两败俱伤,有这种鱼与熊掌兼而得之的想法当然是人之常情,但问题是这可能吗?付出了不一定会有回报,但不付出,却绝对不会有回报。

  楚江南知道莫意闲的性格,自私自利,为了在浪翻云覆雨剑下保命,竟然仍下谈应手独自逃生,这种人不可能拿命去搏。

  正是因为看出了莫意闲性格中的劣根性,所以楚江南这一刀劈出,给人一种壮士去兮不复返的惨烈感觉,一种移山填海,不成功便成仁的气势。

  悍不畏死并不是用来形容莫意闲的,现实是残酷无情的,他最终还是放弃了高手的尊严,选择了弃扇。

  弃扇的同时莫意闲身形疾退,纵出五丈开外,“啪”的一声,逍遥扇落在地上,微不可觉的声响传入莫意闲耳中却是那么沉重,仿佛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没有给莫意闲喘息的机会,楚江南的攻势接踵而至,刀影翻滚,大开大阖,如星火燃尽万里原,一石击起千层浪。

  胜利的天平开始偏向楚江南这方,胜利女神好不吝啬的向他露出美丽动人的微笑,这小子的运气一向不坏,指不定幸运女神也跟他有一腿。

  好在莫意闲平日里除了床上功夫,就数轻功练的最勤,他圆滚滚的身子接连变幻了十余个身位,勉强闪过楚江南黄河滔滔,长江滚滚般一发不可收拾的攻击。

  直到这个时候,莫意闲才知道,自己小觑了楚江南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不但失了先机,甚至连引以为傲的兵器都失去了,现在惟有指望楚江南的内力不及自己绵长,等待机会,期许那张暗藏的王牌能够有用。

  楚江南身影于虚空中忽隐忽现,化出种种幻痕,横亘胸前的长刀,犹如一条冲破地狱牢笼的妖魔,破碎虚空,重临人间。

  莫意闲为了脑袋,大骇之下已经顾不得形像,就地使了一个“野驴打滚”,不过这不到关键时候不会轻易施展的绝招,莫意闲似乎疏于练习,好在他武功底子极佳,堪堪收住去势,没有把“野驴打滚”,变成满地打滚。

  只可惜没有照相机,不然这照片发出去,莫意闲估计以后也不用在江湖上混了,不过他的动作虽然狼狈且极不到位,却是有惊无险的化险为夷。

  莫意闲向着花丛高树间边抵挡边后退,面对楚江南一波强似一波的攻击,似乎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了。

  楚江南感到莫意闲的反击越来越无力,不管在力量还是速度,似乎都有所减弱,更没有高手的风度和气势,难道黑榜高手就只有这点实力?

  看着在自己攻击下越发狼狈的莫意闲,想到对方是黑榜垫底的之人,楚江南没有再深究下去,趁你病要你命,他现在要做的就是保持着一往无前的气势,一举杀灭对方,不给他翻身的机会。

  楚江南杀的性起,所过之处,杀气漫天,花丛散高树摇。

  一进一退,气劲交轰间,莫意闲已经被逼入了绝境地。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何况是黑榜高手,楚江南微微收起刀势,等待着莫意闲的绝地大反击。

  果然不出所料,莫意闲蓦然大喝一声,全身暴出惊天气劲,一拳携风雷之势,猛然轰向楚江南。

  拳风割面生疼,莫意闲竟有如此功力,怎会被自己逼的这么狼狈?楚江南虽惊不乱,暗忖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回光返照?

  楚江南冷静下来,双瞳射出幽深的光芒,莫意闲出拳的动作渐渐慢了下来,仿佛是被慢镜头定格了一样,电光火石间,一处微不足道的破绽在他眼中变的越来越清晰。

  与此同时,尚和人在数丈开外,与三位东溟护卫站在一起,蓄势以待,准备痛打落水狗。

  能够观摩高手间的对战,对于每一个学武之人来说都是一件难能可贵的事情,楚江南和莫意闲一战,若他们真能静下心来好好体会,短期内武功一定能够突破到一个新的境界。

  三名东溟护卫脸上同时流露出跃跃欲试的表情,尚和的脸上,则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覆雨记最新章节http://fahao.reyoo.net/fuyuj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