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福寿仙

38射雕贰

福寿仙 | 作者:天宫茉理 | 更新时间:2015-10-02 06:06:3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召唤武神武禁修途都市之天庭谪仙超品高手重活之神级芯片混沌神的时空进化旅行诸天御藏魔主天穹无敌训练
    既然此间已然事了,又已有了盘缠和自保能力,龟灵再继续留在这灵气匮乏的小小村落间自是毫无意义。当下索性趁着夜色离开了村子,沿着村外官道径自漫步而行。虽然此时时局颇乱,但这一夜她却也好运地并未碰见任何野兽盗匪,但相应地却也并没有遇到连夜赶路的客商之类。直至清晨时分她方才自路过的猎户口中打探到此刻正值南宋宁宗赵扩在位,而她目前所处的这村落则恰好坐落在国都临安之旁,便是徒步而行也不过一日路程。

    龟灵原本也正打算先寻到国都再做其他计较,在与那猎户告别后便也干脆地暗自使出了缩地成寸术向临安的方向行去——原本需要整日的路程因着有了道法的相助却也不过个许时辰便已赶到,因而当她真正夹在人群中进入临安城内的时候也不过刚刚过了正午而已。

    虽然在年前宋国方自败于金国之手,长江以南更是因战事而民生凋敝,但临安街道上却依旧是一派繁华的景象。而虽说龟灵在入城之前便已用水雾术简单清理了一番自身,但其一身褴褛的衣衫却仍是与这繁盛的都城显得格格不入。虽然对他人的目光并不在意,但在她不知第几次甩脱了将她当做逃难孤女、意图骗她进入妓寮一类地点的人蛇之后最终还是无奈地寻了几家店铺采购了些衣物之类,继而又找了一家客店暂供落足——面对这样的状况她也只能感慨几句南宋上层太过靡奢、这种“特殊”的服务业实在过于发达了。

    虽然起初那客店内的小二对于招待龟灵这位年纪幼小的单身贫女颇富疑虑,但在她随手用自那些金银器皿上切下的碎银打赏之后却立时热情了许多。非但按照她的要求殷勤无比寻了一处僻静的房间,更是连饭食浴桶之类的物事也一并安排得极其妥善。因着龟灵目前仍是未修至辟谷的地步,因而在整理好形容后索性命小二在二楼寻了个雅座,并命其送上一壶清茶和些许小菜随意地品尝了起来。

    这店铺内的厨子颇为尽责,菜饭不多一时都已备好并热腾腾地端了过来。而待到龟灵饭食过半之时,一名道士打扮的男子却带着一名十岁左右、衣着华贵的少年自楼梯攀了上来并且在小二的导引下在她身侧的桌旁落了座。那道士显是谈兴正浓,在斟上清茶轻抿了一口后便已几乎迫不及待地开口向身旁的少年问道:“康儿,你应还是第一次前来临安罢?你对这大宋的河山观感如何?”

    坐于那道士打扮的男子对面的少年顿时循声抬起了头来,只见他容貌虽是一派稚嫩,但已隐隐有了长身玉立之姿,单看身形到似有十二三岁模样。然而他在抬首环视了街道几眼后却是略有些不屑地低声道:“繁华程度比起中都颇有不如,不过建筑倒还算精致,食店妓寮也比中都更多!这些南人国家覆灭在即,却仍是整日奢靡不断,着实是可笑之极。亏得那南朝皇帝自诩勤勉,在我看来却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康儿!”那道士在听闻此言后立时一脸忿色地狠狠拍了下桌,颤抖着手指指着那少年冷声道:“你怎敢如此以下犯上?今上一向勤政辛劳,又怎是你能轻易污蔑的!”

    那少年顿时被对方的突然发难吓了一跳,但口中却还是毫不示弱地道:“我说的难道不是实话吗?再这般下去宋国迟早危矣!那宋国皇帝去年还与金国签订和约,非但给予我大金岁币,还自居皇爷爷子侄……哼,也不看以他那般懦弱之态,又怎配做我完颜康的长辈!而且师父你说什么以下犯上了?我可不是他们大宋的臣民,而且我和父王此次可是作为金国大使前来,那宋国的国主就算当面听到我的话又能将我们怎么样了?”

    那道士似是有些拙于言辞,一时间竟是气得面色发白,被这少年堵得说不出话来——这少年的言行举止虽然可称大胆之极,幸而此时已过了吃饭的时间,这楼上也仅仅只有他们和龟灵两桌有人,因而倒是不虞被人将这大逆不道之言听了去。而此刻他见龟灵循声环目扫来,却是立时一脸怒意地冷声道:“你看什么?小心小爷命人将你打入贱籍!”

    “好啊……完颜康,你好大的官威!你这是将我大宋百姓都视作你金国的奴才了吗!”那道人在听闻此言时终于忍不住发指眦裂地一掌拍在了桌上,而在他一掌之下那坚实的木桌竟是陡然化作了片片木碎跌落在了地上。而那叫做完颜康的少年却是从来未见过这教习自己武功的师父如此大怒模样,一时间不由目瞪口呆地愣在了当地。而此刻那原本在一楼忙碌的小二却也循声匆匆跑了上来,在看到那桌子形状时却也是吓了一跳,半晌之后方才怯怯地开口劝道:“道爷息怒啊……小店实在是经不起您这般……”

    那道士一言不发地恨恨盯着自己的弟子看了半晌,最终还是强自按捺下了怒火并取出一锭银子抛到了小二怀中,继而一把扯起一脸不服之色的少年的胳膊大步向店外行去。熟料就在两人自龟灵身侧行过的瞬间,在前一刻还精神奕奕的完颜康竟是蓦地双眸一闭、毫无预兆地向下跌去。看见此番情形那道士不由怔了一下,但却还是反射性地扶住了对方下倾的身躯,微皱着眉喃喃道:“他这是怎地了?”而在他道出此言的瞬间,身旁那位他一直未曾注意的少女却陡然淡淡开口接道:“……口出不逊,薄施惩戒。”

    那道士微微一怔,继而却是不由勃然色变——他一向对自己武功颇有自信,可在方才他竟是完全未曾注意到这少女是何时出的手!在略略定了定神后方自神情凝重地道:“姑娘,小徒方才对官家口出不逊确是极为不妥,姑娘身为宋国子民、代为施加惩戒老道也是无话可说……不过他此次是以金国小王子身份前来大宋,若是有何万一的话怕是会给姑娘带来麻烦。若是可以的话,还是请姑娘先为他解了毒罢。”

    虽说龟灵方才只是放出神识小小地扰乱了一下对方的灵魂而已,但面对对方的误解却也并不没有多加解释,仅仅只是神色淡漠地道:“三日便会转醒,不会有什么后患。”

    见她全没有改变主意相救自己弟子的意思,那道士也只是低低叹息了一声便不再多劝,片刻之后更是出乎意料地向她稽首一揖:“姑娘不屈于权贵……老道却是佩服的紧。老道全真丘处机,若是姑娘日后当真因此事被人为难,老道也会尽量助你一臂之力。”

    龟灵微微摇了摇头,却也并没有多言什么。事实上她方才出手只是单纯因为对方对她出言不逊而已,却也并没有替宋宁宗出头的意思——毕竟在常人眼中宋金虽是泾渭分明,但在如她这般的修道者看来只需居于中土便不能算是外族一流,而南宋皇帝羸弱也确是实情。而当丘处机携完颜康离开之后,那原先愣愣站在一旁的小二却陡然壮着胆凑上了前来赔笑道:“姑娘大义,为我大宋官家狠狠地出了口气,此等义举就算我这个不识字的小二却也是佩服之极的。今日这顿饭食便算是我请姑娘了,请姑娘千万莫要推辞!”

    龟灵稍稍愣了一下,一时间倒是不由既觉惆怅又觉好笑——方才她的举动不过是捍卫那份身为仙人的骄傲而已,未料到竟是连着被两人误解成了这般。而惆怅的却是她的这份对于民族国家的想法放在后世或许并无什么不妥,但是在这个两国冲突激烈的时代,这一点却是显得与他人有些格格不入了。当下却也并不多行解释,自顾自地开口问道:“小二哥,你可知道若是想要出海的话,在哪里可以雇到船么?”

    那小二不由怔了一怔,但最终还是恭谨地答道:“自东门出城,沿官道而行便可看到码头了,不过这些船只大多都只在近海航行……不知姑娘你是打算前往何处?”

    面对对方的疑问,龟灵却只是笑而不答。其实她也不过只是想寻一安静的处所隐居修炼罢了。虽然长江以南也并非是全无名山大川,但念及此时局势不安,她最终还是将之后的目的地定在了东海之上——虽然洪荒之时东海与此时定然有着诸多不同之处,但是东海向为灵气充沛之地,仙山仙岛众多,更遑论她自得到后居住了数十元会的金鳌岛碧游宫也正在此地,便是算作她的家乡也并不夸张,但至于究竟要前往哪个海岛定居她倒是当真还没有想得太深。

    作者有话要说:备份:

    既然此间已然事了,又已有了盘缠和自保能力,龟灵再继续留在这灵气匮乏的小小村落间自是毫无意义。当下索性趁着夜色离开了村子,沿着村外官道径自漫步而行。虽然此时时局颇乱,但这一夜她却也好运地并未碰见任何野兽盗匪,但相应地却也并没有遇到连夜赶路的客商之类。直至清晨时分她方才自路过的猎户口中打探到此刻正值南宋宁宗赵扩在位,而她目前所处的这村落则恰好坐落在国都临安之旁,便是徒步而行也不过一日路程。

    龟灵原本也正打算先寻到国都再做其他计较,在与那猎户告别后便也干脆地暗自使出了缩地成寸术向临安的方向行去——原本需要整日的路程因着有了道法的相助却也不过个许时辰便已赶到,因而当她真正夹在人群中进入临安城内的时候也不过刚刚过了正午而已。

    虽然在年前宋国方自败于金国之手,长江以南更是因战事而民生凋敝,但临安街道上却依旧是一派繁华的景象。而虽说龟灵在入城之前便已用水雾术简单清理了一番自身,但其一身褴褛的衣衫却仍是与这繁盛的都城显得格格不入。虽然对他人的目光并不在意,但在她不知第几次甩脱了将她当做逃难孤女、意图骗她进入妓寮一类地点的人蛇之后最终还是无奈地寻了几家店铺采购了些衣物之类,继而又找了一家客店暂供落足——面对这样的状况她也只能感慨几句南宋上层太过靡奢、这种“特殊”的服务业实在过于发达了。

    虽然起初那客店内的小二对于招待龟灵这位年纪幼小的单身贫女颇富疑虑,但在她随手用自那些金银器皿上切下的碎银打赏之后却立时热情了许多。非但按照她的要求殷勤无比寻了一处僻静的房间,更是连饭食浴桶之类的物事也一并安排得极其妥善。因着龟灵目前仍是未修至辟谷的地步,因而在整理好形容后索性命小二在二楼寻了个雅座,并命其送上一壶清茶和些许小菜随意地品尝了起来。

    这店铺内的厨子颇为尽责,菜饭不多一时都已备好并热腾腾地端了过来。而待到龟灵饭食过半之时,一名道士打扮的男子却带着一名十岁左右、衣着华贵的少年自楼梯攀了上来并且在小二的导引下在她身侧的桌旁落了座。那道士显是谈兴正浓,在斟上清茶轻抿了一口后便已几乎迫不及待地开口向身旁的少年问道:“康儿,你应还是第一次前来临安罢?你对这大宋的河山观感如何?”

    坐于那道士打扮的男子对面的少年顿时循声抬起了头来,只见他容貌虽是一派稚嫩,但已隐隐有了长身玉立之姿,单看身形到似有十二三岁模样。然而他在抬首环视了街道几眼后却是略有些不屑地低声道:“繁华程度比起中都颇有不如,不过建筑倒还算精致,食店妓寮也比中都更多!这些南人国家覆灭在即,却仍是整日奢靡不断,着实是可笑之极。亏得那南朝皇帝自诩勤勉,在我看来却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康儿!”那道士在听闻此言后立时一脸忿色地狠狠拍了下桌,颤抖着手指指着那少年冷声道:“你怎敢如此以下犯上?今上一向勤政辛劳,又怎是你能轻易污蔑的!”

    那少年顿时被对方的突然发难吓了一跳,但口中却还是毫不示弱地道:“我说的难道不是实话吗?再这般下去宋国迟早危矣!那宋国皇帝去年还与金国签订和约,非但给予我大金岁币,还自居皇爷爷子侄……哼,也不看以他那般懦弱之态,又怎配做我完颜康的长辈!而且师父你说什么以下犯上了?我可不是他们大宋的臣民,而且我和父王此次可是作为金国大使前来,那宋国的国主就算当面听到我的话又能将我们怎么样了?”

    那道士似是有些拙于言辞,一时间竟是气得面色发白,被这少年堵得说不出话来——这少年的言行举止虽然可称大胆之极,幸而此时已过了吃饭的时间,这楼上也仅仅只有他们和龟灵两桌有人,因而倒是不虞被人将这大逆不道之言听了去。而此刻他见龟灵循声环目扫来,却是立时一脸怒意地冷声道:“你看什么?小心小爷命人将你打入贱籍!”

    “好啊……完颜康,你好大的官威!你这是将我大宋百姓都视作你金国的奴才了吗!”那道人在听闻此言时终于忍不住发指眦裂地一掌拍在了桌上,而在他一掌之下那坚实的木桌竟是陡然化作了片片木碎跌落在了地上。而那叫做完颜康的少年却是从来未见过这教习自己武功的师父如此大怒模样,一时间不由目瞪口呆地愣在了当地。而此刻那原本在一楼忙碌的小二却也循声匆匆跑了上来,在看到那桌子形状时却也是吓了一跳,半晌之后方才怯怯地开口劝道:“道爷息怒啊……小店实在是经不起您这般……”

    那道士一言不发地恨恨盯着自己的弟子看了半晌,最终还是强自按捺下了怒火并取出一锭银子抛到了小二怀中,继而一把扯起一脸不服之色的少年的胳膊大步向店外行去。熟料就在两人自龟灵身侧行过的瞬间,在前一刻还精神奕奕的完颜康竟是蓦地双眸一闭、毫无预兆地向下跌去。看见此番情形那道士不由怔了一下,但却还是反射性地扶住了对方下倾的身躯,微皱着眉喃喃道:“他这是怎地了?”而在他道出此言的瞬间,身旁那位他一直未曾注意的少女却陡然淡淡开口接道:“……口出不逊,薄施惩戒。”

    那道士微微一怔,继而却是不由勃然色变——他一向对自己武功颇有自信,可在方才他竟是完全未曾注意到这少女是何时出的手!在略略定了定神后方自神情凝重地道:“姑娘,小徒方才对官家口出不逊确是极为不妥,姑娘身为宋国子民、代为施加惩戒老道也是无话可说……不过他此次是以金国小王子身份前来大宋,若是有何万一的话怕是会给姑娘带来麻烦。若是可以的话,还是请姑娘先为他解了毒罢。”

    虽说龟灵方才只是放出神识小小地扰乱了一下对方的灵魂而已,但面对对方的误解却也并不没有多加解释,仅仅只是神色淡漠地道:“三日便会转醒,不会有什么后患。”

    见她全没有改变主意相救自己弟子的意思,那道士也只是低低叹息了一声便不再多劝,片刻之后更是出乎意料地向她稽首一揖:“姑娘不屈于权贵……老道却是佩服的紧。老道全真丘处机,若是姑娘日后当真因此事被人为难,老道也会尽量助你一臂之力。”

    龟灵微微摇了摇头,却也并没有多言什么。事实上她方才出手只是单纯因为对方对她出言不逊而已,却也并没有替宋宁宗出头的意思——毕竟在常人眼中宋金虽是泾渭分明,但在如她这般的修道者看来只需居于中土便不能算是外族一流,而南宋皇帝羸弱也确是实情。而当丘处机携完颜康离开之后,那原先愣愣站在一旁的小二却陡然壮着胆凑上了前来赔笑道:“姑娘大义,为我大宋官家狠狠地出了口气,此等义举就算我这个不识字的小二却也是佩服之极的。今日这顿饭食便算是我请姑娘了,请姑娘千万莫要推辞!”

    龟灵稍稍愣了一下,一时间倒是不由既觉惆怅又觉好笑——方才她的举动不过是捍卫那份身为仙人的骄傲而已,未料到竟是连着被两人误解成了这般。而惆怅的却是她的这份对于民族国家的想法放在后世或许并无什么不妥,但是在这个两国冲突激烈的时代,这一点却是显得与他人有些格格不入了。当下却也并不多行解释,自顾自地开口问道:“小二哥,你可知道若是想要出海的话,在哪里可以雇到船么?”

    那小二不由怔了一怔,但最终还是恭谨地答道:“自东门出城,沿官道而行便可看到码头了,不过这些船只大多都只在近海航行……不知姑娘你是打算前往何处?”

    面对对方的疑问,龟灵却只是笑而不答。其实她也不过只是想寻一安静的处所隐居修炼罢了。虽然长江以南也并非是全无名山大川,但念及此时局势不安,她最终还是将之后的目的地定在了东海之上——虽然洪荒之时东海与此时定然有着诸多不同之处,但是东海向为灵气充沛之地,仙山仙岛众多,更遑论她自得到后居住了数十元会的金鳌岛碧游宫也正在此地,便是算作她的家乡也并不夸张,但至于究竟要前往哪个海岛定居她倒是当真还没有想得太深。

    =========================================

    ps:

    金国勉强可以算是清朝的前身,所以现在历史研究者们一般会将宋金之间的冲突定位为民族战争,

    所以在龟灵看来,只要住在现今华夏国土上的就不能算是外族……和傅君婥这个高丽女是截然不同的。

    君不见央视版的《神雕》上在襄阳对抗蒙古都不能像原著里那样说“驱除鞑虏”了,而是改成“驱除他们”了……朱子柳骂霍都时也不能往他扇子上写“汝乃蛮夷”了。

    不过这只是本人的想法而已……不代表所有人观感。
福寿仙最新章节http://fahao.reyoo.net/fushouxi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