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大城时代

第58章 大实话

大城时代 | 作者:司马白衫 | 更新时间:2016-11-25 15:15:1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盼望着,盼望着,马上就要农历的小年了,金鸡岭家家户户过年的东西早都准备妥当。

  到了中午,随着炊烟四起,全村的街道上都回向着锅碗瓢盆的交响,弥漫着饭菜的醇香。

  敌人来了有猎枪,朋友来了有好酒,今天一洗自己的罪名,胡开岭更是高兴,比他更高兴的是他的老婆,这种高兴就直接表现在了中午饭菜的质量与数量上。

  阮成钢、蒋晓云、万建设、迟远山等街道干部加上岳文与葛慧娴,又加上过来陪酒的老书记、二刚等人,坐了一个大桌,到最后,葛慧娴与蒋晓云都没在炕上坐,直接到厨房里帮忙了。

  蒋晓云其实一直在打量着葛慧娴,葛慧娴倒是很热情,当听说蒋晓云是芙蓉街道党工委书记蒋胜的爱女后,就更热情了,但心里却在一直存着一个疑问,父亲是党工委书记,为什么女儿会选择刑警这个职业?

  “岳书记从来不吃肉吗?”蒋晓云与村里的妇女主任刘惠英及胡家嫂子在厨房里单摆了一桌,她夹着一块骨头,装作有意无意地问道。

  “不吃,我认识他三年多了,从不吃肉。”今天,葛慧娴很高兴,很满足,乌云过后的睛空是那么畅亮通透,她如今是实实在在体验过了。

  “是从不吃肉,还从不喝酒呢,这样有本事的男人,现在少找了。”胡家嫂子往锅台底下添了一把火,又坐了过来。

  灶火熊熊,屋内暖暖。

  蒋晓云看看葛慧娴,葛慧娴笑道,“真不喝,这肉嘛,他自己说,有次过年的时候,家里做红烧肉,他不知为什么就觉着特别恶心,从那以后,就再也没吃过肉,呵呵,”她的脸上红光满面,幸福四溢,“大学时,他从不打肉菜,全是土豆白菜,要不那么瘦!”

  大学时,是两人最幸福的时光,那时,除了晚上睡觉,二十四小时,两人在一起的时间绝对要超过十四个小时。

  哪象现在,看他一次还要漂洋过海,不过,快了,他的那个主任不是答应他了吗?会帮他调回秦湾,最好就到秦南区!

  憧憬着美好的未来,葛慧娴连嘴角都是止不住的笑意。

  蒋晓云注意到了葛慧娴的满足与幸福,身为刑警,察颜观色、细致入微是基本功。她暗叹一口气,不想再去考虑太多,但目光却又情不自禁地朝屋里望去,却正望见岳文拿着手机匆匆从屋里走出来,向大门外面跑去,他只穿一件毛衣,身上的羽绒服都没穿。

  紧接着黑八也从里面跑了出来,“等等我,等等我,什么好事不能都你占了……”

  葛慧娴跟蒋晓云也站了起来,葛慧娴却是先从里屋把岳文的羽绒服拿出来,跟在后面跑了出去,蒋晓云想了想,也跟了上去。

  “宋干事,有情况吗?”蒋晓云喊住黑八,问道。

  “岳文的老师来了,”他看看后面跟上来的葛慧娴,小声道,“是个女老师!”

  蒋晓云白他一眼,“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她再看看跑在前面只穿一件毛衣的岳文,赞叹道,“没想到他还这么尊重老师!”

  “尊重老师?!”黑八一下笑喷了,好一会儿,他才神秘道,“等会儿你看一下就知道了。”

  几个人都在朝村委会赶,彪子和蚕蛹也不甘寂寞,都从胡开岭家赶了过来,蚕蛹紧赶几步,费力地搂住黑八肥胖的脖子,看看葛慧娴,神秘道,“就是那个金鸡湖畔的夏雨荷吗?”

  黑八神秘一点头,但马上又吡笑道,“岳文这个大傻帽,把老师当成小师妹了!”

  村委会外,一辆白色的越野车已停在外面,一个穿着白色羽绒服的女子正站在村委会门前,她长发素颜,清丽婉约,气质出众,正在兴致勃勃地观看小广场上的村民踩高跷,扭秧歌。

  她的身边已经围了一群村民,几个小孩子围着她打打闹闹,她也不烦,弯下身开始逗起孩子来。

  “袁老师,袁老师。”岳文紧走几步,笑着迎了过去。

  袁疏影转过身来,霎时,岳文感觉心不由自主地“咯噔”又跳了一下。

  葛慧娴与蒋晓云等人也赶了上来,葛慧娴慢慢把衣服披在岳文身上,脸上虽然带着笑,但手却重重在岳文腰上掐了一把。

  蒋晓云看看岳文,又看看葛慧娴,再看看一脸得色等着看热闹的黑八,脸色一黯。

  腰间吃疼,岳文马上警醒过来,他看看满脸“期盼”的蚕蛹,喝得脸都通红的彪子,挤眉弄眼的黑八,马上介绍道,“我介绍一下啊,这位是秦湾大学美院的袁老师,上次我们去交矿集团,就是袁老师给牵的线……”

  他介绍着,目光却是朝着葛慧娴,葛慧娴一翘嘴唇,目光变得和善起来,却又轻轻在岳文腰上掐了一把,小声道,“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这么一位老师?”

  她说完却笑着走上前去,“袁老师好,我是岳文的女朋友,我叫葛慧娴,也是秦大的毕业生,欢迎袁老师到金鸡岭。”

  袁疏影笑道,“那真是太巧了,”她又看看蒋晓云,“你们今天这是聚会吗?我今天来开发区,就想到金鸡岭来看看,呵呵,来得有些唐突了!”

  岳文急忙介绍,“是上次去秦湾,我与八哥邀请袁老师过来的!呵呵,我们金鸡岭的冬天,更好看!”黑八忙不迭地点头。

  袁疏影笑道,“冰装素裹,满目风光,”她转头看看蒋晓云,“这位是?……”

  葛慧娴忙介绍起来,接着热情地邀请袁疏影到胡开岭家去吃饭。

  岳文却把黑八拉到一边,看着黑八满脸不情愿的样子,他直接骂道,“就是接个人,你非要把自己显摆出来不是?怎么哪都离不了你?”

  见黑八不服气,他接着数落道,“你白吃这么多年饺子,白长这么多肉,眼力价怎么还长着长着倒退了呢你,没看到书记的女朋友在这吗?特么地,以前,我以为你就是1和3中间那个数字,没想到你还是这两个数的组合!”

  他的声音很低,但语速却象机关枪一样,黑八根本没有回嘴的份,等岳文腰间的手机响起来的时候,他才有机会回嘴,想了想,却憋不出话来,只吐出一个词,“s-h-i-t!”

  “岳书记,在哪呢?”电话里传来祝明星的声音,他一向称呼岳文是小岳的,岳文感觉有些不对劲,正要开几句玩笑,祝明星却打断他,“你准备一下,陈主任马上就到。”

  “陈主任?”岳文一愣,马上反应过来,“好好,马上准备。”

  放下电话,见众人都望着他,他笑道,“陈主任要过来看望大家,八哥,你去通知一下阮大队、迟助理、万主任。”

  看着黑八不情愿地回去,袁疏影就想告辞,岳文跟葛慧娴极力挽留,她才答应再四处看看。

  蒋晓云却并不想在这里迎接陈江平,她陪着袁疏影往胡开岭家走去,可是葛慧娴回去却又随着阮成钢等人走了回来,她朝岳文眨眨眼睛,岳文马上明白了她的心思,她是想趁陈江平过来,多与领导接触一下,给岳文加些分。

  可是陈江平还没到,祝明星的电话又打了过来,“管委张主任、交矿集团冯志平董事长,正在去金鸡岭的路上,陈主任让你做好接待工作。”

  岳文皱皱眉,“这下,饭也吃不清闲了。”

  阮成钢听说陈江平过来,本不想立即出来,但大家都来,剩他一人在胡开岭家也没意思,他只好随着大家一起过来。

  他看看岳文,分析道,“现在两点多了,我估计江平是有场合刚结束,过来看看大家,张主任与冯董嘛……估计是临时起意,看来,冯董很关心金鸡岭的股份哪。”

  岳文一笑,“那我们更得好好接待了,老书记,我们把锣鼓打起来吧?”

  老书记眉开眼笑,“老哥几个,走着!”

  葛慧娴却笑道,“我去收拾一下会议室。”她现在又到了街道办公室工作,准备会场是基本功。

  岳文看着葛慧娴的背影,他的心中陡然又是一动,他忙把胡开岭叫到跟前面授机宜,看着胡开岭不住点头,他心中一松,除去收金矿、修广场,他在金鸡岭的第三件大事,今天恐怕又有着落了。

  转眼间,广场上的锣鼓响了起来,广场上的秧歌扭了起来,广场上的高跷也踩了起来,岳文笑着接过老书记手里的鼓捶,站在大鼓后面拉开了架式。

  “咚咚咚,咣咣咣,……”欢快的锣鼓马上响彻了整个山村。

  红绸起舞,锣鼓翻飞,山歌悠远……

  村民们一个个笑开了怀,扭开了腰,亮开了嗓,辛苦了一年,期盼了数载,今天一朝梦圆,喜悦,就从心里迸发出来,高兴,就在肢体上演绎出来,向往,就在歌喉里展露出来,而这喜悦,这高兴,这向往,就如火山爆发,不可阻挡,又如长河奔流,一发而不可收拾,……

  葛慧娴看着这个沉浸在喜悦中的小男人,他的动作夸张而又激情,脸上陶醉而又憧憬,他已经完全融合进这欢快的音乐中,沉浸在这胜利后的喜庆中。

  听到锣鼓声,袁疏影与蒋晓去也从胡开岭家赶了过来,袁疏影的相机又开始忙了起来,这原始质朴的秧歌已把她的镜头深深吸引,那粗犷欢快的山歌也让她深深陶醉。

  等祝明星强行把岳文从大鼓边拉过来时,岳文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陈江平、冯志平和一班领导已经站在广场一边。

  “铁林,不是跟你说,领导来了叫我吗?”当着一班领导的面,岳文从来不称呼宋铁林是黑八。

  看着阮成钢等人忍俊不禁,当黑八同志反映过来就要炸毛时,岳文早把领导让到了大鼓旁,他看看陈江平,马上明白了那位胖胖的中年人和冯志平才是今天的主角,“张主任、冯总,我代表金鸡岭四百九十六位村民欢迎两位领导,莅临指导工作,”他满面堆笑,“今天,能不能借两位领导的贵手,帮助我们敲响金鸡岭新年发展的第一锣、第一鼓”。

  陈江平含笑站在一旁,起初他还担心岳文并没有接待上级领导的经验,可是一听此话,他马上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这小子,不仅已经掌握了迎接领导的技巧,而且很高明,这是一种能让领导既高兴又愉悦的说话方式,嗯,不得不承认,这需要天赋。

  果然,张主任笑了,他伸手接过岳文手里的鼓槌,笑道,“好,金鸡岭是该有新发展了,冯总,你来?”

  岳文却早把锣槌递到冯志平手里,“您为我们敲响发展鼓,冯总为我们敲响腾飞锣!”

  冯志平也笑了,金鸡岭的会议结果当天晚上他就知道了,这个闻名于开发区的三乱村一朝得治,他很是感兴趣。

  今天上午,他就来到开发区,逃脱检察院、追堵施忠孝等一些惊险细节也通过不同的人传到了他的耳朵里,这让他更对那个有过两面之缘的小书记来了兴趣。

  原本以为是阮成钢的作用,但现在,他存在心里的疑虑彻底打消了,村里有这样的小书记当家,他放心!

  他满怀欣赏地看着岳文,“好,张主任,交矿集团从今天起,与金鸡岭就是一家了!”

  “咣,”冯志平敲响了手里的铜锣。

  “咚,”张主任也敲响了跟前的大鼓。

  “咚咚咚,咣咣咣,……”两位领导都来了兴致,笑对着敲了起来,岳文一挥手,村民的秧歌又扭了起来,高跷又踩了起来。

  “蒋书记怎么没来?”趁着领导与民同乐,岳文问祝明星。,前段时间,关于蒋胜的去向版本不一,有的说是去政协,也有的说是调开发区区里的街道。

  “蒋书记到管委担任副主任,今天早上去秦湾组织部谈话,一大早就走了。”祝明星说得很简洁,他看看岳文,突然神秘地说道,“你也有好事了……”

  岳文还没等问,他就发现袁疏影走到冯志平面前,锣鼓太响,他听不清二人的对话,但他明显看到,冯志平朝他这里看了一眼,两人又说了起来。

  岳文却顾不得猜测二人的对话,胡家嫂子就走到领导跟前,“两位领导忙工作,还没吃饭吧,到俺家吃些饭吧!”

  刘家婶子也走上前去,“领导,过年了,家里的饭都是现成的,到俺家去吃吧!”其它几位婶子、大娘也都热情邀请着。

  岳文本来是怕冷场,但他从心里没有想到山民如此热情,而且一点也不怯场,这种邀请发自心底,不做作,不虚伪,让人感动。

  果然,两位领导都历经风霜,但从心里明白,这是山民质朴的情意,当他们又从村民手中接过冻梨、冻柿子时,笑得更加亲切起来。

  却不料胡家嫂子突然又说道,“领导们,俺想给俺村的岳书记表表功!”

  岳文本来笑呵呵地看着,此时吓了一跳,却听胡家嫂子说道,“我们感谢领导给我们派来个好书记,我们现在收回了金矿,修了广场,明年还要修路,我们村是越来越有盼头了!”

  她的话就象打开了长河的的堤坝,马上就有无数声音开始应和,

  “感谢党,感谢领导!”

  “岳书记是好样的!”

  “早该让岳书记来了……”

  “岳书记万岁!”

  ……

  岳文起初还阻止着,后来他却感觉自己的手在无力地摇着,心中却是酸辣交集,突然,他感觉自己的脸上凉凉的,用手一抹,却是一掬泪水。

  老书记也走到张主任与王永平跟前,郑重其事地说道,“小岳书记不容易,收回金矿,建起广场,请领导给他记功!”

  胡开岭却大声说道,“岳书记还想带着我们修条水泥路,可就是没有钱!”

  众人一愣,张主任与冯志平也愣住了,两人又是一阵哈哈大笑,冯志平看看站在身旁的袁疏影,“修!钱,我们交矿集团出了!”

  “真的?”胡开岭犹自不敢相信,刚才岳文让他如此这般如此这般,他还不相信,现在听到冯志平的承诺,他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交矿以后与金鸡岭就是一家人!”冯志平更加豪气。

  胡开岭的脸又激动起来,“啪啪啪,”他带头鼓起掌来。

  “哗——”周围马上又响起经久不息的掌声,大家笑得不可自抑,笑得心花怒放,老书记的脸上更是笑开了花。

  冯志平也笑着看看一脸激动的岳文,他双手往下一压,作了个停止的姿势,待掌声稍歇,他鼓动道,“岳书记在这的威信很高,现在修路也解决了,下面,让岳书记给我们唱个歌好不好?”

  “好!”广场上马上响起山呼海啸般的呼喊。

  岳文马上明白人家王永平看出了自己这点小心思,但三件大事已成,群众高呼狂欢,他自己更是不能自己,这澎湃如潮水的思绪让他无瑕考虑人心惟危,他感觉自己胸中的蓝海已经汹涌作响,脸上的泪水已夺眶而出,感情已经不可阻挡,在万众瞩目中,他登上高台,一闭眼,脱口而唱,他的声音吵哑却富有磁性,狂野却又质朴多情:

  “墙上哎画虎哎,不咬人哎!砂锅哎和面来,顶不了盆哎!侄子不如亲生子哎,**是咱的贴心人……吆唬嗨……

  天上哎下雨哎,地上流哎!瞎子哎点灯哎,白费油哎!

  千金难买老来瘦哎,**是咱的好领头……吆唬嗨……”

  他的脸上如痴如醉,双手握拳,仰头高歌,

  台下,袁疏影微笑望着他,葛慧娴抿嘴看着他,蒋晓云热切地关注着他,陈江平在眯着眼睛捋着头发,冯志平笑着和着拍子,阮成钢也笑着叨着烟斗……

  可是,周围的这一切,他都看不到了,他只沉浸在自己的歌声里,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

  他唱得很投入,虽然那刀光剑影已经暗淡,那鼓角铮鸣已经远去,但这半年的往事却一幕幕涌上心头,一个个面孔在脑海里交替出现。

  那惶恐,那悲痛,那害怕,那纠结,那彷徨,那决绝,那气结,那高兴,那感动,那自豪……,一时,万般滋味全上心头,酸甜苦辣都在喉头……

  不知什么时候,金鸡岭的老少爷们都自发打起了拍子,胡开岭,这个七尺汉子,竟流下泪来,老书记也用衣襟擦着眼角……

  眩晕,是醉人的眩晕,耳朵里也听不见任何声音,连自己的歌声也飘然远去,只有风在耳边,只有一张张笑脸,长存脑海……

  多少年以后,岳文屡次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来,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突然想唱歌,想唱那首《大实话》,也许是当时的情境景感染了他,也许是焦裕禄精神在他心中早就扎下了根,也许是早在心中埋下那为人民服务的火种,只是现在熊熊燃烧起来……

==(本站小说追书神器上架啦!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书虫必备!关注公众微信号 zaixianxiaoshuo (按住三秒复制)下载本站阅读器!
大城时代最新章节http://fahao.reyoo.net/dachengshida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