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从零开始

从零开始 第十六卷第一百七十七章 造势

从零开始 | 作者:雷云风暴 | 更新时间:2015-11-13 00:42:12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高手时代现代妖怪录
  怎么?多日不见连朋友也不认识了嘛?松本正贺(广告挡住了)直接就是表演班毕业的,那种仇人见面的姿势摆的那叫一个足,连红月这个知道松本正贺底细的知情者都楞了一下随即才反应过来松本正贺其实是在演戏。

  我一段段的发哈

  quo;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我们冰霜玫瑰盟的手下败将松本正贺啊?”红月的演技也不是盖得,马上就顶回去了,旁边的日本人看了还以为这两个真是仇人呢!不过不考虑我拉拢松本正贺的因素在里面,单看松本正贺实际上是因为我们而丢失了日本领土,日本领导者的地位这件事松本正贺却并非表面看来那么简单.人是一种复杂的动物,其中最复杂的就是人的观念。打个比方。假如一个人平时一直不爱管闲事,但是某天他突然干了好事,别人就会很惊喜的夸奖赞扬他,可是如果一个人一直做好事得人突然那天干了坏事或者没管闲事,别人就会拼命的鄙视他。其实客观的来说那个人一直做好事对大家的贡献肯定比那个偶尔做好事的人要多,可是人们却更那个偶尔做好事的人,这就是人们多他们的期望不同造成的。松本正贺现在也是类似的情况。因为他原来和我们就是敌人,所以他并不在乎我们对他做的坏事,毕竟我们本来就是敌人,我们不管怎么和他作对都是正常的,反倒是我后来去拉拢他向她示好让她感动,因为我们这些一直和他作对的人居然帮助了他。但是另一边,他一直维护的日本通报却抛弃了他,而且还经常对他落井下石,松本正贺的感情立刻就崩溃了。被自己人抛弃那是比被敌人攻击更让人无法忍受的事情。于是受到**的松本正贺就飒然决然的投靠了我们。

  这事情本身不算太复杂,但是一般人肯定想不到的,毕竟很少有人会真的设身处地的为别人着想。而不能为他设身处地为松本正贺着想就不可能体会到松本正贺的心情,自然也无法理解他投靠我们这件事,加上现在我们可以表演就更没人怀疑这点了。

  “哼!大丈夫能屈能伸,人生有起有落才算是人生。”松本正贺说到这里突然把剑直指红月。“哼哼,现在你魔力见底,我看你还怎么和我打。”红月听完回头瞄了眼我的方向,松本正贺立刻接着说道“你不用指望了。刚才那个超级魔法是紫日放的吧?那么强的魔法消耗一定很大,他现在应该不能战斗吧?要是能参战他会一直站那装样子?本来日版人中就有不少人能猜测刚才的法术是我放的,虽说我不经常用魔法,但毕竟能产生如此规模破坏力的除了我他们也是在想不到第二个人了。本来战略魔法也能起到相同的作用,但问题是他们没人看到我们带有战略法师团,那种法师团应该很好认,可是现场却没有出现那群家伙,这说明那不是战略法术,至少不是一群人使用的战略法术。现在听到松本正贺问出来之后很多人这才恍然大悟。难怪紫日一直没动。原来是事发后遗症。

  ”红月的沉默算是默认了松本正贺说出的答案,当然松本证贺知道我是在放水,之前的情况我都用通讯机通知他了,这么近的距离他身上的微型通讯器已经可以接收到我这边的信号了,所以我们两个随时能进行隐藏通讯,只要松本证贺不要让周围的人发现他再说话就行了。

  松本证贺看到红月的表情也不再废话,直接踏步向前准备战斗,而红月刚刚发愣并非因为松本证贺说出的话,而是因为我用通讯器告诉他接下来的戏码。红月在看到松本证贺从过来时立刻转身向后跑去,我们行会的pc立刻填补了空缺将松本证贺挡了下来。得到光明帝皇套装的松本证贺战斗力何其恐怖根本挡不住他的进攻。后面的日本人看到松本证贺这么猛,立刻就群情激昂的跟着他一起冲,加上我们这边过意放水,战斗很快就变成一边倒,我们这边始大量伤亡。当然日本人那边**的也不慢,只是看起来我们这边损失比较大而已。

  在我和松本证贺的控制下两边的兵力消耗速度一直再按我们预想的那样消耗着。眼看战斗即将接近尾声,我这边通讯器突然响起来。“什么事”我很奇怪军神为什么突然联系我,战斗中他应该是单向接受命令才对啊!“巴贝尔塔发现鬼手信长其实也有不少空中部队,二百公里一般的战马大概得跑3个多小时。而对于长翅膀的家伙可就不是那么漫长了。飞行魔宠的空中速度很少低于一百五十公里每小时的,速度超过每小时三百公里的也大有人在,当然像长枪这样可以打破音速一小时能飞一千公里的还是比较罕见的。

  计算了一下时间我开始通知松本证贺加快速度,两边军队其实都已经是剩一口气了,仗打到现在带的药基本吃光了,两边治疗人员也没魔了。在这样的状况下只有我和松本证贺一下令加速攻击两边的伤亡明显就上去了,很快就**的没几个了,红月被松本证贺一路人追到不对最后面,眼看着身边的人已经快**光了他也接到了不要再躲的提示。

  还没打完不要插楼哈打完会说声的打的有点慢大家也慢慢看哈

  本来一直在跑的红月突然跳起来眼看身后黑影一闪,消失了很长时间的代理**神突然再次出现。松本证贺眉头一皱”原来是你还留了一手。“不等他说完那只代理**神却没有绕回来而是径直朝后面的玩家泼了过去。本来代理**神这种高级生物就够牛了,加上玩家们的状态都不满,这一下简直就是虎入羊群,哗啦的很砍瓜切菜一般把剩下的玩家清理掉了打半。不过那个代理**神也没嚣张多久,就在红月的指挥下被一个我安排给松本证贺的人给干掉了,反正魔宠挂一次也不算什么大事,红月道是不心疼。

  这边借助***(广告)躲闪代理**神拿一下红月突然起身冲到了松本正贺身边,松本正贺一回身给吓了一跳,我之前通知的表演中可没精确到他们的每个动作。虽然知道接下来要假杀红月一次。但是他一直以为红月是法师类型的玩家应该用咒语才对,谁知道红月居然拿着把匕首就冲了上来,吓得他赶紧闪身躲闪,结果红月这个不专业的刺客很自然就被松本正贺给抓到了手里,然后就像我们之前说好的,松本正贺将刀架到红月脖子上一抹,红月也就跟着就捂着脖子往后一躺扑倒在尸堆之中。其实松本正贺根本没真抹,不过红月和他配合还算不错,加上遍地的尸体只要没有人过来检查倒是也分不出真假。其实红月和松本正贺完全没必要那么费劲,因为红月的代理**神一直在攻击那些日*本玩家,他们根本没空看这边。在红月被松本正贺“杀掉”的时候她的魔宠也跟着一抖。然后就被我安排的人干掉,这其实都是同时发生的事情,由于变化太快大部分日*本人都没看到这边到底出了什么事,即使有看到的也只看到红月突然被松本正贺给抹了脖子倒在了血泊之中,不过现在满地都是尸体,具体谁的血就算是专业的侦探大概也分不出来了!当然,如果有人过来检查肯定能发现问题,毕竟**掉的尸体和玩家还是有比较明显的区别的,但是我们的戏码值得然也有防止穿帮的设计

  在松本正贺干掉红月之后个不到一秒我就突然跨越了几百米的距离瞬间出现在了松本正贺的面前,然后我装模作样的检查了下红月的“尸体”,当然我也趁机抹了红月满头满脸的血,现在大概就算有人靠近也看不出破绽了。

  “哦??你恢复过来了吗?”松本正贺玩味的问道。他身后硕果仅存的日*本玩家迅速聚拢到了他的背后,一来附近除了我已经没有别的敌人了,二来这些人也是怕我把松本正贺干掉。我的可怕战斗力在日本现在那也是家喻户晓了,这些人都知道松本正贺肯定是挡不住我的,所以他们想过来帮忙,就算挡不住我能给我添点乱也是好的。

  我看着松本正贺和他背后的十几个玩家,这些人中只有两个是我安排给松本正贺的手下,其他都是真正的日本人,而且大部分都是鬼手信长的部下。现在这可是个表演的好机会,我接着他们咬牙切齿的说:“哼,虽然没有完全恢复,干掉你们还是绰绰有余了!”

  “大话说得倒是顺口,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松本正贺立刻反唇相讥。

  “是不是大话试过就知道了。”在最后一个字出口的同时我已经动了,一道红色的剑芒突然一闪,松本正贺立刻一低头闪了过去,但是它背后却传来了惨叫,原来是一个玩家被我一件穿了个透心凉。永恒的剑型模式是以鞭剑状态存在的,而鞭剑其实是可以伸缩的,后面的人本来看我站得远也没想到我会突然攻击这么远的人,结果毫无防备之下一下就被干掉了。看到我在这么多人的包围之下居然还能在一招之内解决一个同伴,剩下的人算是对我的战斗力有了个直观的认识。

  之前虽然也看过我的战斗录像,但是毕竟不如直接和我对抗来的真实。现在直面我的攻击这些人终于明白了论坛上为什么说我的战斗力不完全取决于我的战斗力,因为我的攻击很多时候都是以要害攻击的形式发动,也就是说我打的大部分是心脏或者咽喉等要害,只要被命中就算你生命全满也会瞬间被干掉。。中虽然也计算伤害值,但是如果脑袋掉了是绝对不会存在生存的可能**的,这点上和别的游戏还是有点小区别的。

  “大家一起上,单打独斗我们不是他的对手。”松本正贺的提醒立刻让周围的人反应过来,一群人立刻就动了起来。当先一个人上来就是一剑,我一个后仰单手撑地双脚借助后返的力量迅速弹跳起直接的照着那个家伙的脖子就是一脚,魔龙靴的尖端唰的弹出一截匕首一般的尖刺,我的脚尖在他的脖子上一点之后再出来的时候却带出了一道血箭。那个家伙不可置信的捂着自己的脖子连退数步,然后单手指着我想说什么,结果一张嘴却是喷出了大量的血沫,跟着他就突然向后倒了下去直挺挺的摔在尸体堆上。松本正贺身边的一个家伙很可能是专门研究过我的战斗方式,他大声提醒道:“小心,紫日的盔甲上到处都是隐藏的暗刃,他的肢体上所有位置都能伤人,大家务必要小心。”既然这个家伙这么了解我,我自然不能放过他。让他在哪见招拆招只会给我添麻烦。我完成了后手翻之后刚一站起来立刻就抬起左手对准了他的方向,手指一伸一握。嗖的一声一支短弩直射那家伙的咽喉。但是弩箭飞到半空就听叮的一声被松本正贺一剑挑飞,跟着我再次手指一伸一握就势对着松本正贺又是一箭,松本正贺能挡开我突然的一箭自然不会躲不开有准备的一箭,很顺利的再次挑开那支箭之后松本正贺理立刻冲了过来。人还没靠近他就先抬手射来一道白光,我扭头闪开了那道光束,光束飞出老远之后再将一块地面整个炸翻了过来,威力可见一斑。我再次扭回脑袋的时候松本正贺已经到了我的面前这家伙受过我们行会训练之后战斗技巧已经不像以前那么生硬了。以前他就是纯粹的游戏式战斗技巧,只能靠技能组合战斗,现在却融合了现实中的格斗技术,战斗方式明显比以前犀利的多,而且这样的战斗打起来行云流水看着也比以前潇洒很多。

  眼看松本正贺的一剑直直的递过来,我一抬手直接用刚弹出来的刃爪架住了他的剑,跟着猛地挥动右手的永恒对着他的腰就斩了下去。松本正贺突然抬腿对着我的左腿就是一脚,我的脚下突然失去平衡,手上的姿势再也无法进行,只能慌忙挥了回来保持身体平衡,这属于本能反应,根本没办法控制。人在身体失去平衡时会本能的移动手臂调整平衡,而松本正贺就是抓住这个机会成功化解了我的攻击

  旁边一个家伙发现我和松本正贺僵持在一起立刻冲了上来想占便宜。但是我回收的手突然一甩手将永恒扔了出去,那家伙还没明白怎么就被永恒一箭穿心我空出了右手用力一甩,又受伤的刃爪弹了出来。抬起刃爪对着松本正贺的脑袋就刷了下去,这一下要是抓实了松本正贺的脑袋非得变成四片不可。不过松本正贺这段时间也不是白学的格斗。他向后一仰头一毫厘之差避开了我的刃爪,跟着手上长剑突然一松,手腕一翻从我的手臂下面滑了过去,竟然是现代中国格斗术中最常用的穿掌。成功绕过我的手臂他的手已经到了我的双手之后,这就等于就是突破了防御线,跟着他上来就是一掌直接印在了我的胸口。

  这家伙知道我的防御绝不是他一掌就能解决的,所以手下也没留情,硬是一掌将我给拍飞了出去。不过他自己也没捞到便宜,我的魔龙铠是那么好碰的吗?就在他按到我胸口的瞬间就见我的铠甲白光一闪,周围的人就看到松本正贺一边叫着一边甩手一边往后退,原来他的手上烧起了黑色的地狱冥焰。松本正贺的属**中可没有这个地狱火的属**。这火是我身上的护身属**,而地狱火是直接燃烧灵魂的,因此受伤还是其次,主要是疼得钻心,即使松本正贺这样的大男人也忍不住叫了起来,好在离开我的身体后他手上的火很快被扑灭,要不然非把他疼晕不可。

  “咳咳咳……”我从地上爬起来之后就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刚才拿掌显然是带了主动技能的,不然也不至于把我拍飞这么远,而且好像还震到了我的肺部,感觉一呼吸就觉得胸口好痒,就好像气管里有虫子在爬一样,明显是震伤了呼吸道。“这么长时间不见没想到你技术提升这么多!”

  松本正贺这个时候当然是配合着我显示起自己的形象。他也不抢攻。而是站在那里豪气的说道:“难道就只要你会提升自己的实力吗?以前我是因为要操劳整个国家的战斗无法分心练级,现在我孤家寡人一个还怕你不成?”不得不说这点上松本正贺和我还是有区别的。之前我们互相敌对那表面上是我们行会和松本正贺打,实际上是我们行会和整个日*本在打,而问题就在于此。我是会长,所以每次我们行会的人参战我都能拿到经验提成,可问题是松本正贺的黑龙会并不是包括全日本的玩家,这就导致了就算发生同等规模的战争他那的好处明显比我少,所以我们之间差距也就越来越大。

  松本正贺这么一说周围的人又开始感叹松本正贺和鬼手信长果然不同。鬼手信长这家伙虽然也带领日本人作战,但是他却不管日*本玩家的发展问题,不像以前松本正贺会考虑整个日*本玩家势力的发展问题。可以说松本正贺的战略是可持续发展前提下的最大武力输出,二鬼手信长则是提前消耗国家为代价穷兵黩武,这根本就是两个发展模式。

  疾驰者】“嘿嘿,看来你也满辛苦的嘛!”

  “不要想挑起我的愤怒就能影响我的战斗力。经过这么多事我也学聪明了,万事莫关心,关心则乱。我现在没有什么牵挂反倒比你发展的快。”

  “哈哈哈哈!你发展来发展去也就发展到这个样子吗?我现在状态不全很多大型技能无法使用,连魔宠都无法召唤你也就和我堪堪打个平手而已,你这叫什么发展啊?”

  一个日本玩家忽然道:“松本君别和他废话,他是在拖时间想恢复属**,大家赶紧上,如果让他恢复了属**我们就更不是他的对手了!”

  这话倒是提醒了周围的日本玩家。不等松本正贺点头他们就一拥而上打算一人多欺负人少了。

  看到他们一拥而上,我干脆也抬手甩出了一个水晶泡泡,松本正贺躲闪不及正好被套了进去。被水晶泡泡困住的松本正贺在里面怎么挣扎也出不来,这样就省得我和他演戏了。别人只会以为我现在属**不全不敢和松本正贺正面交手,所以用这个东西先封住这里战斗力最强的松本正贺号想对付其他实力比较差的人。

  现松本正贺被困周围的人立刻更疯狂的冲了上来,他们都知道失去松本正贺这个最强战力他们的机会就更渺茫了,所以必须尽快解决战斗。

  “给我去**。”一个拿着大锤的日本玩家猛的一锤子就敲了过来要是正常情况下我肯定会单手接住这只锤子,游戏里的力量可不是看你的肌肉,而是要看你的属**的,别看我细胳膊细腿,我的力量之可是非常恐怖的。不过无奈我现在正在装伤残人士,所以只好暂避锋芒先闪到了一边。

  没有打中我那家伙一锤子敲进了地面,他正想往回拔,我一脚直接踩到了锤子上面,跟着趁他抬头的机会一把捏住了他的咽喉,他放开锤子伸手想来抓我,而且后面另外几个人也贴了上来。我捏住他脖子的手和脚下同时一使力,整个人直接离地从他头顶翻到了他背后,同时魔龙手套尖端的倒钩直接将他一节器*官连着皮肉一起给拉了下了(太**了吧?)手机访问:waΚc那家伙立刻捂着喷血的脖子倒了下去。我翻到那家伙背后抬脚踹飞一个冲过来的敌人,然后手腕一转,呜的一声龙筋索就被我甩了出来。双手猛力挥动,龙筋索立刻带着呼啸的风声飞舞了起来,几个靠近的敌人都被迫向后暂时避开了我的飞索。一个家伙打算从侧面偷袭,我突然对着侧后方一甩手,龙筋索立刻朝着那个方向飞了过去.其他日本人完全没搞清楚我为什么攻击一个没有人的方向,不过这不妨碍他们趁机攻击我.但是就在他们没有去在意的那个方向,龙筋索的索头已经一下打在了之前落地的永恒上面,永恒立刻变化形状咔的一声扣到了索头上并形成了一个飞机涡轮叶片一般的旋转刀刃.这个刀刃中心的旋转轴就连在飞索的索头上.看到永恒固定完毕我猛地向后一拉.飞索立刻将永恒给带了回来.变成了(看不清)叶一般的永恒在空气中因为气流的原因立刻高速旋转了起来,而且还带着一种像哨子一样的蜂鸣声

  冲上来的几个人都没注意到被拉回来的索头.只有那个打算偷袭的家伙看到了,只可惜他距离太近,看到也来不及闪了.永恒刀轮般的一下从他身边飞过,跟着直朝我面前的一个人飞了过来

  刀轮从那人头顶落下,永恒的刀轮无形地把他的脑袋整个包了进去,然后周围的人就看到(广告)之中血液飞溅,当刀轮再被我拽回来的时候那家伙的脑袋已经不见了.而这个时候之前想偷袭我的那个家伙的脖子上才出现了一条血线,然后他的脑袋缓慢的从身体上滑了下来,直到脑袋落地之后那具无头尸才扑通一声倒了下去

  连在飞索上的永恒被我拽回来捏在手里,永恒上的刀片还在呜呜地兀自飞转着,而刀刃上的血液也因为旋转的离心力被甩的干干净净.看着刀刃上的寒光那些本来一时冲动的日本玩家都被我给震住了,一时之间居然出现了冷场的局面

  就在我们僵持在那里的时候忽然一个日本玩家的目光转到了另外的一个方向,跟着其他日本玩家的目光都集中了过去.我虽然没有回头却知道他们在看什么,肯定是鬼手信长的先锋军到了.不过我并不担心这个.能看到只能说他们靠近了,距离这里应该还有段距离,只要我能在他们走到之前把战局进行到我希望的状态就行了

  quo;哈哈.紫日,你完蛋了.我们的援军到了.quo;几个围着我的日本玩家嚣张的叫嚣道

  quo;那可未必quo;

  其实在我知道日本人的援军到达的时候就已经通知了军神把我们行会的增援也给叫了过来,只不过因为他们出发的晚,所以可能会比日本人的大部队玩到一点,不过这个不是问题,反正这里就剩我一个人了,红月刚才已经在我们战斗的时候接著我的掩护偷偷的传送走了,反正现场的人和我战斗时是肯定没空去关注一个**人的,我现在战斗力若是为了可以突出松本正贺的作用,我又不是真的打不过他们,一会等大部队到了我只要吃掉一枚神果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恢复我的正常实力了

  因为自己人的援军到了,所以这里的几个人反倒不着急了.他们围着我并没有马上出手.不过他们不动可不等于我不动,他们想拖可没那么容易.我突然猛力一拉手中的龙筋索,旋转地永恒刀刃立刻加速飞了出去,几个人现在都知道这东西厉害了,哪还敢让这东西靠近,纷纷向后闪躲,但我也没打算真的借此一次解决掉所有人,之所以放出永恒就是为了让他们后退,不过本着能捞一个是一个的原则我挥.永恒和龙筋索突然脱开了连接,永恒旋转着飞了出去.正对着它的那个玩家没想到永恒会突然飞出来,躲闪不及被永恒从自己的腿边飞了过去.跟着他就发现自己摔在了地上,等他在坐起来的时候就看到自己的两条腿从大腿中段以下已经什么都不剩了

  quo;啊我的腿!quo;这个玩家知道这个时候在感觉到疼,不过现在这里的人没有一个会去关心他的伤.他的同伴们现在面对我这个强敌可没谁敢分心,而我这个敌人自认不会去关心他.甩飞了永恒的同时我已经同步向另外一个玩家冲了过去,由

  于他们刚才都在向后退,所以互相之间距离已经拉到我

  朝其中一个人冲过来,剩下的人上救也来不及了。我刚冲到那

  家伙面前就是一掌拍出。那家伙一记刀气甩出却被我一侧身闪

  了过去,跟着我改掌为抓一把捏住了他的胳膊。他另外一只手

  上的刀立刻就切了过去,我捏住他胳膊的手猛的用力向下一带

  ,自己人救飞了起来躲过了那记横刀,跟着我在空中突然下落

  ,右手手肘向下,嚓的一声手肘后面的背刃掉了出来。那家伙

  听到声音就知道麻烦了,匆忙中虽然被他闪了过去,但却被我

  从左肩到右腹拉出了一道一尺多长的巨大伤口,脸肠子都带了

  出来。不过就算被开膛也不能算是要害攻击,所以那个家伙虽

  然伤的很严重却没马上挂掉。这个时候其他的人终于也赶了过

  来,几个人的攻击逼的我“不得不”放弃了补刀的机会。

  实际上现在这个情况都是我可以放水造成的,我的目的自

  始至终就没有改变过,那就是要把松本正贺给推上围,所以我

  必须要留下几个见证人。眼前这些就是最合适的人选,所以我

  没杀他们,而是只将他们击成重伤放在一边当成活的摄像机

  以后他们自然会把松本正贺今天的杰出表演给宣扬出去。

  我这边正打的热闹,军神忽然通知我松本正贺通过他传达

  的消息。原来松本正贺已经达到了水晶泡泡的防御极限,也就

  是说他随时可以突破出来,但是他不知道现在是不是适合出来

  ,这才想起来问我一声。我得到这个消息之后立刻不再留手

  接连出重手将几个日本玩家全部打成重伤,不过我却留了一手

  ,也就是现场唯一剩余的一个我派给松本正贺的冒牌日本玩家

  被我以轻手送出老远。能被派来当间谍的当然不是笨蛋,这个

  家伙聪明的就势往地上一躺,然后装成受伤很重爬不起来的样

  在那挣扎**。周围的日本人都被我重创,现在自然是没人

  会去注意他是不是真的重伤了。我站在场中得以的大声说道:

  “哈哈哈哈,你们现在都被我伤了,我看现在还有什么人能救

  你们。”

  松本正贺一听我这话就明白我什么意思了,他立刻挣破了

  水晶泡泡向我冲了过来。我心里松本正贺总算理解正确

  但是脸上却要装出很吃惊的样子。“你居然这么快就突破出来

  了?看来我真是小看你了!”我说着单手架住了松本正贺的剑

  同时另外一只手就朝他的脖子插了过去。松本正贺果断的收剑

  后退,然后隔着一段距离就猛的将剑往天上一抛,然后突然抬

  手对着空中打出了一道光柱。光柱命中那并剑之后居然让那柄

  剑发出了耀眼的金光。

  当那柄剑变的通体金黄之后松本正贺一收手又接回了那柄

  剑。跟着再次冲了上来。我迅速后撤并弹出刃抓挡住了那柄剑

  ,但是没想到是我的刃抓上居然开始冒起了青烟。我惊讶的

  了下剑和刃抓接触的位置,那柄光剑居然已经切入了我的刃抓

  之中,要是我们再这么顶一会搞不好刃抓就会被切断。真没想

  到这柄剑居然会厉害到这种程度。由于我们互相顶在一起,所

  以靠的非常的近,松本正贺趁机小声问我:“接下来怎么办?

  我立刻小声回答道:“一会等敌人大部队到达前我会把你

  打成重伤。我会让你和小文配合刺我一剑,然后我会服(很2的

  广告。。。。)名正言顺的回复实力对付鬼手信长的大部队。

  松本正贺微微恩了一声表示明白,然后突然用力一推,我们

  两个随即又分了开来。眼看着对面的部队越来越近,我让军神

  用通玄器告诉那边被我拍飞出去在那装**的小文具体该怎么做

  ,然后我就开始和松本正贺继续你来我往的打的不亦乐乎。一边那些被我打成重伤的日本玩家看到松本正贺居然和我

  拼了这么半天也没分出明显的胜负都激动的不得了,在他们

  来不要说能击败我,只要能和我打个旗鼓相当就已经算是牛人

  了。现在松本正贺的形象在他们的严重可谓是无比高大,要不

  是实在伤的无法行动他们都打算帮松本正贺呐喊助威了。

  计划已经制定,执行人也都明白自己要干什么,那么施行

  起来也就简单了。松本正贺一剑劈来,我一招手,永恒就从远

  处飞了回来挡在了我的面前。刚才松本正贺告诉我这把剑不会

  被永恒削断,所以我现在也是无所顾忌,要是一般的神奇我可

  不敢用永恒,真给打断了亏的还是我,毕竟松本正贺现在也算

  我的手下。

  手机问:访问:
从零开始最新章节http://fahao.reyoo.net/conglingkaish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