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出轨皇后

第三卷 天下乱 第二十八章 合家欢(大结局)

出轨皇后 | 作者:悠若 | 更新时间:2019-05-13 14:24:1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综漫奈落之天性无上霸天城堡之王龙血奇兵智能手表万法神典没有规则的游戏戮神道悟玄记死神之草鹿区的剑客
  2008年美国

  一间充满着欧洲风味的卧室之中,洁白色的大床上躺着一名绝色的女子,紧闭的双眸,高挺的鼻梁,如樱般的红唇,让人看起来很想要上前去咬上一口,可是她此时却实在沉睡中,让人甚至怀疑她会这么一直沉睡下去。w.26dd.Cn书友整~理提~供

  床边坐着一名高大俊挺的男子,望着女子的眼中有抹深情,宛若艺术家的手指抚摸在女子如玉般的洁白肌肤上面。

  “已经快要一年了,为什么你还不醒来呢?我的天使,难道你真的不会再醒来么?”自从一年前自己在河边捡到中枪的她,便已经是这样,这一年来无论他怎么去细心的呵护,照顾,却依旧不见她有丝毫的清醒迹象。

  为了她能够得到很好的照顾,他特地再建立了一个医疗室,让她拥有最专业最完善的照顾,可是这一年来还是丝毫不见她有任何的清醒迹象。

  可是这一年来自己早已经深深地爱上了她,连他自己都无法相信自己竟然会爱上一个一句话都未曾说过的女子,可是在看到她的那一刻,那一霎那间,一种陌生的悸动,却又熟悉的感觉,让他有种,眼前这名昏迷不醒的女子便是他跨越千年寻找的爱人。

  “你说我们上辈子是不是认识,并且是一对深爱着对方的情侣呢,否则为什么我会那么无法自拔的爱上你,甚至我连你的姓名个性完全都不知道的情况下,你真是个小妖精,即便是躺着不说话,也能够迷惑人,昨天杰竟然告诉我他也爱上了你,很可笑是不是,仅仅只是一面之缘,你还只是睡着,便让他爱上了你。”

  男子眼中闪着温柔的光芒,同女子说话的声音柔的可以滴出水来,抚摸着她的脸颊的手是那么的小心翼翼,宛若怕碰坏了她一般。

  “杰从今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在这里,打扰到你了,你是我一个人的天使,我讨厌他看你的目光,所以我把他赶出了绿野山庄,他不应该前来打扰到你的休息。”

  我的天使,你好好的休息吧!即便是永远只能够这样,我也会无怨无悔地守护着你,一生一世。

  自己是个没有记忆,没有过去的人,对于自己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只知道多年前自己在医院中醒来,一群陌生的男女告诉了他一大堆的事情,告诉他,他的名字叫做齐邵云,是齐氏的总裁,有一个订婚多年的未婚妻,据说他曾经生过一场意外,所以导致失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对于他们所说的一切他的感觉都是那么的陌生,直到一次意外中遇到了她,救了身中数枪的她。

  那股熟悉却又令人怀念的悸动浮上心头,不管她与自己所丢失的记忆有没有关,那一刻他都明白,他要救醒这名女子,甚至把她永远留在自己的身边,就算是她永远无法醒来,只能够对这样的她,他还是无法放弃。

  一阵敲门声响起,外面传来了管家的声音。“少爷,时间到了,我们该走了。”齐邵云温文尔雅的脸上出现了一抹不耐,随即却又收敛起所有的情绪缓缓的起身。

  “我该走了,今天我就要结婚了,但是我绝对不会爱她的,只因为齐氏需要一个女主人,真希望你能够醒过来,同我一起牵手步入礼堂的是你那该有多好。”男子的脸上出现了一抹惆怅,而后在昏迷的女子唇上印上一吻,才恋恋不舍的抬起头。

  若不是知道她已经昏迷了整整一年,任谁都会认为她只是暂时睡着了,很快便会醒来,可是男子只能够再次叹气,毕竟这种错觉这一年来已经经历了太多次。

  “我真的要走了,但是我很快便会再回来的,等我。”最终男子转身离开了房间,可是他却错过了在他转身的那一刻,床上熟睡的睡美人眼珠转动了起来。

  一场盛大的世纪婚礼,两大财阀联姻,新娘满面娇羞,艳若桃李,在众人的祝福声中被送上了礼堂,来到了新郎的身边,可是新郎从头到尾都漠然地看着这一切。

  俊美无双的脸此时带着淡淡的忧郁气息,双眼凌厉不似一个新人该有的表情。

  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这个说自己深爱至极的女人,他没有任何的感觉,反而对于那个躺在床上毫无直觉的美丽小天使有着强烈的依恋,而且是那种强烈到连他自己都陌生的情感。

  “齐邵云先生你是否愿意接受韩雪依小姐成为你的合法妻子,按照上帝的法令与她同住,与她在神圣的婚姻**同生活吗?并承诺从今之后始终爱她、尊敬她、安慰她、珍爱她、始终忠于她,至死不渝?”

  原来她该是拥有着怎样的性格呢?应该是很倔强,并且聪慧,眉宇之间的英气是那么的令人着迷,也许她应该是个红颜女英雄。想到刚刚救起她,自她的身上找到的一切武器,一身劲装,看起来帅气十足,当初的短,也因为一年的时间长成了柔顺的长。

  只是她究竟是什么身份,为什么身上会有那么多的武器,还身受重伤呢?这是他一年来不停在想的问题,可是又不敢去探究,害怕到时她会离开,如此患得患失,还真的有些不像自己。

  不在乎她的真实身份,只是害怕若是找到了她的家人,自己就没有再把她继续留在身边的理由,所以他放弃了去寻找她身份的机会。

  “齐邵云先生你是否愿意接受韩雪依小姐成为你的合法妻子,按照上帝的法令与她同住,与她在神圣的婚姻**同生活吗?并承诺从今之后始终爱她、尊敬她、安慰她、珍爱她、始终忠于她,至死不渝?”

  看到他久久没有回答,神父再次询问道,这次声音提高了几分,新娘则是满脸紧张地望着他俊美的脸庞,眼中有着焦急。

  因为他的沉默所有人都沉默了,全部都紧张地望着他。“他愿意”齐氏前任总裁,齐邵云的父亲连忙替他答道,他绝对不能够让这次的婚礼再出现意外,用眼神示意神父可以继续。

  齐邵云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却没有说话,看到一旁父母,以及新娘紧张期盼的模样,有的只是沉闷与厌烦,神父所说的誓言他根本一样也无法做到,明明心爱之人另有其人,却要在这里对另外一名自己完全不爱的女子许下誓言,只因为她等待了自己那么多年,他不能够再次辜负她。

  心却有些不在焉,不知道为什么,今日他总有是那么容易失神,听到齐父的话,虽然没有得到心爱之人的亲口承诺,有些黯然,却也露出了一抹娇羞的笑容,因为她终于如愿地同他在一起了,这次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拦她成为齐夫人。

  “韩雪依小姐,你是否愿意接受齐邵云先生成为你的合法丈夫,按照上帝的法令与他同住,与他在神圣的婚姻**同生活吗?并承诺从今之后始终爱他、尊敬他、安慰他、珍爱他、始终忠于他,至死不渝?”

  “我愿意”柔柔的声音有些急迫,随即感到自己太过于急切,又低下了头,她的急迫引起了宾客的一阵讪笑声。

  “齐邵云先生与韩雪依小姐已经互相选择了对方,求你保佑他们的爱情纯洁,他们的誓言真诚,奉你的爱子耶稣的名字,阿门。”

  “对于齐邵云先生,与韩雪依小姐的结合,在座的宾客可有不赞成反对的。”神父又像是例行公事般的询问大家的意见,四周一片静默。

  “既然如此,那我我代表主正式宣布,你们两人将会成为……”

  “等一下,我不同意。”夫妻两字还没有完全说出口,一道声音响起,打断了这场世纪婚礼。众人全部都顺着声音望去,不敢相信真的有人会在这个时候出来打断婚礼,毕竟这两家的结合,不仅仅是单纯的一场婚礼,更是两大企业的联姻,新郎新娘,郎才女貌更是所有人都看好的一对,却在最紧要的关头被人打断。

  神父显然也没有料到这一变化,有些惊愕地望着门口处,那一瞬间他好像真的看到了天使,一身白色的长裙,踏着圣洁的光芒缓缓地步入教堂之中,阳光照耀在她的身上给人一种神圣的感觉,令凡夫俗子不敢靠近。

  “拦住她!”就在众人被来人美丽的容貌所迷惑之时,一道尖锐的叫喊声传出,新娘看到来人竟然整个人花容失措。“神父,麻烦你继续。”

  “可是,这……”

  “我说可以继续……”新娘此时已经有些歇斯底里,一群黑衣保镖想要上前拦截新娘,却被她身边的两名高大的男子全部打趴下去,完全无丝毫的招架之力。

  只见女子一步步地走向了新郎与新娘所在的位置,韩雪依瞪大了双眸,望着明显已经陷入失神的未婚夫,他眼中的兴奋光芒是自己从未见过的,那一瞬间她感到了恐惧,双手紧紧地抓住了齐邵云的手臂,宛若害怕他下一秒钟便跟着女子毫不迟疑的离开。

  女子看着她的模样,眼中出现了一抹讥讽的笑容,却依旧缓缓地向两人走近,齐邵云掰掉韩雪依的手,完全不理会她眼中的哀求绝望以及憎恨,失神地走向了那笑的明艳的女子。

  “你醒来了!”刚一开口说话,他才感觉自己的声音竟然是那么的沙哑,甚至还带着浓浓的思念与紧张。

  “是啊!我来带走你,跟我离开。”女子笑的温柔,可是看在韩雪依的眼中那是一种恶魔的诱惑,带着让人绝望的气息。

  “好,我跟你走……”只要同她在一起,哪里都可以,原来现在他才明白,对她的依恋竟然是如此之深,为了她的一句话,自己竟然可以放弃一切,甚至他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心中的那份悸动与兴奋,真好,她终于醒来了。

  “不……不可以,你不可以同她离开,你已经是我的丈夫,你不能够离开我。”韩雪依惊声尖叫道,身子腾然拦在两人的中间,她绝对不允许再一次让她从自己的身边把人带走。

  十年前是她让自己失去了爱人,为什么十年后还是一样,为什么她永远都不是她的对手,以前那个温文尔雅的男子,为了她不惜放弃一切,大好的前程,美丽的未婚妻,只为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那一年她输的彻底,什么也不剩。

  可是为什么十年后在自己以为找到了幸福,这个虽然用着未婚夫的名义活着的男子,但是性格截然不同的两人,依旧会爱上她,自己竟然再次输在了她的手中,为什么?

  自从她睁开眼的那一刻,自己便是守护在他的身边,细心的照顾他,守着他,不在乎他的冰冷,心甘情愿地守护着他,以为上帝对自己还是公平的,虽然带走了未婚夫,但是又送给了她一名极像他的男子留在自己的身边,可是为什么连这个自己也无法守住,自己究竟什么地方输给了她,她不服、不甘啊。

  “雪依,对不起,我想我错了,我们本来就不应该结婚,我应该等着她醒来的,婚礼还没有结束,你还是自由之身。”而他,则要追逐自己的幸福,自己的那颗心。

  等着她醒来,那是什么意思,他们什么时候见得面,他不是失去了记忆么?这一切究竟是什么时候生的事情“不……我不要……你不可以这么做,婚礼会继续,你知不知道她根本不爱你,你只是一个替身而已。”

  “你说什么?你知道什么?”齐邵云凌厉的双眸望着明显有些错乱的韩雪依。

  “我说她,火蝶爱的根本就不是你,她真正爱的是齐邵云。”韩雪依不顾一切地喊道。

  她叫火蝶,一只在烈火中燃烧的蝴蝶,美丽而迷人,只是雪依为什么会认识她,他不就是齐邵云么?“我就是齐邵云啊!”

  “不……你不是,你只是一名很像他的人而已,三年前我救了你,因为你很像他,又失去了记忆,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谁,所以我便让你以他的身份活了下来,真正的齐邵云早已经在十年前便死去了,所以你根本不是他。而她爱的也是那个已死的齐邵云,不是你,不是你啊!”

  韩雪依的话不禁让齐邵云吃惊,也让所有人都震惊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齐氏总裁并不是真正的齐氏总裁么?

  “你错了,他是真的齐邵云,你曾经的未婚夫,是货真价实的齐邵云。”火蝶看着她惊慌不顾一切的模样,淡淡地笑着说道。

  “你说谎,你这个贱女人,狐狸精,为什么还要出现,为什么要破坏我的婚礼,十年前你已经让我失去了一切,为什么十年后你还要夺去我仅剩的幸福。”

  “住口,不许你如此说她!”齐邵云突然冷冷地说道,望着韩雪依的眼中带着陌生与凌厉。

  “因为他本来就不是你的,也从来不属于你。”

  “你说谎,是你,你的出现破坏了这原本美好的一切,否则我现在已经成为了齐太太。”

  “那又怎样,就算是你成为了齐太太也改变不了一切,他永远也不会属于你的,你从一开始只是把他当做一个替身的存在,你爱的并不是站在你面前的男人,是一个已经消失的影子而已,你拼命地想要把他塑造成为你心中的那个人,可是却最终还是失败了不是么?不管我今天是否出现,你们的婚姻都只是一个形式,一个有名无实的空婚姻而已。”

  “不……你说谎……你说谎……不是这样的……不是……云,我爱你,我爱你啊,不要离开我。”

  韩雪依有些卑微地哭泣着恳求道,用力地抱住他的胳膊,都被齐邵云再次掰开。

  “抱歉,我并不爱你,也许你说的是真的,我并不是真正的齐邵云,所以我们的婚姻并不能够算数,就当是我负了你,无论我是谁,我最爱的女子都是她,今生今世我也只要她,早在我救下她的那一刻一切便已经注定了。”

  松开她的手,走向站在那里笑的淡定怡然的女子,拥着她,那一瞬间多熟悉的感觉涌来,抱着她原来是那么的自然熟悉。

  “不要……云……不要离开……”韩雪依的哭喊声并不能够留住齐邵云的脚步,最终却只能够绝望地趴在地上,任由一旁的人把她扶起,像是一尊失神的娃娃。

  “齐邵云,你给我站住,我绝对不允许你如此丢下我的女儿。”韩雪依的父亲愤怒地大喊道。“我们韩家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听到他的话,齐父连忙上前拦住要离开的齐邵云。“你疯了么?你这么一走,我们齐氏将会彻底垮台的。”

  “齐伯父,你放心,齐氏不会因为少了韩家便垮台的,我以火氏三少的身份像你保证。不过韩雪依多年前一桩买凶杀人,致使齐氏少东致命的案子,我想应该会让韩氏忙着没有时间对付你们才是。”

  她的话顿时像一颗炸弹一般,震得所有人都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外表看起来温柔善良的大小姐,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而另一方面便是眼前这个美得令所有女人嫉妒的女子竟然就是那个神秘的火氏科技火三少,相对于火氏的势力,是一百个韩家也惹不起的。

  在一片混乱中,齐邵云同火蝶一起离开,而跟随着她而来的两名男子,也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相携而去,看来有些幸福真的是可以跨越时间与空间的,两个在两个世界来回两趟之人,竟然还能够再次找到对方。

  “少爷……少爷……不好了,小姐……不见了……”就在两人准备一起走向一辆蓝色的跑车之时,一道慌张的声音响起,一名身着护士服的少女慌张地跑来。

  不见了,齐邵云淡淡一笑。“我知道了!”说着便拥着人走进车子,留下一头雾水的女护士。

  “奇怪,少爷该不会是刺激过度吧!为什么他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笑了起来呢,咦,那个同少爷一起离开的女子,怎么那么像是小姐啊!难道小姐已经醒来了么?她什么时候离开的绿野山庄啊!”那样的话,自己应该不用受罚了吧!

  “少爷刚刚对我笑了,少爷的笑真的很好看,不对,少爷带着小姐离开,不是说今天是少爷的新婚日子么?那韩小姐呢?哎,有钱人真是奇怪。”小护士嘴中念叨着,望着飞驰而去的跑车摇了摇头,还是希望少爷能同小姐有情人终成眷属,因为他们真的很般配。

  绿野山庄

  齐邵云带着火蝶来带她之前住的房间中,依旧不舍得放开她,眼中带着不敢置信,抚摸着她的脸是那么的小心翼翼,就害怕一个不小心她便真的变成一只蝴蝶飞走了,又或者今日的一切都只是一场美丽的梦。

  “你是真的么?”小心翼翼又不敢置信的模样令火蝶嫣然一笑,突然在他的手臂上掐了一下。

  “痛么?”

  “痛,那我便不是在做梦了,你是真的醒来了,并且从婚礼上把我带走。”

  “是,我是真的回来了,回来寻找你,并且抢亲,所以现在你是属于我的了,再也不可以做其他女人的新郎。”

  “你确定是我么?雪依说的是不是真的。”她爱的是另一个齐邵云,并不是他,那他又是谁呢?

  “我可以确定,我要找的就是你,要听我说一个故事么?”

  “嗯!”轻轻地点了点头,拥着她坐下,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一切都那么顺其自然,宛若做了无数次一般丝毫不感觉别扭。

  一名刚刚大学毕业,有着很好前途的青年,有着美丽温柔的未婚妻,在一次偶然中遇到一名张狂叛逆的女生,女生只有十五岁,正是青春的叛逆期,虽然有着聪慧的脑袋但却是张狂叛逆,喜爱刺激与自由。

  男子遇到女生,知道她不喜欢被束缚,喜欢刺激的生活,便抛下一切,不顾未婚妻的苦苦哀求,老父老母的苦口婆心,毅然决定岁女生一起去冒险。

  以后,为了她抛弃一切的“他”就和她生活在一起,除了一张薄薄的婚约书,他们恩爱的程度如同一对新婚夫妻般形影不离。

  曾经她的兄长们笑称:“他”是她的影子,而她是“他”的太阳。

  影子永远追逐着太阳,失去了太阳,影子也没有存在的必要,因为影子不属于影子,它的生命来自太阳。

  后来在两人相识三周年纪念日的那天,也是她的十八岁生日,本来两人准备甜蜜的度过,而她也准备在那天把自己人生中的次送给他。

  他说要为她准备一份礼物,让她等着他,说很快便会回来,结果怎么也没想到这一去便再也没有回来,她在两人相约的地方等了又等,直到大哥同二哥一起带回了他的尸体,那一刻她真的崩溃了,甚至有种想要死的念头,相爱的两人最终没有在一起。

  甚至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有的只是大哥带回来的录像带,他的最后遗言,还有那份没有来得及送出的礼物,一直栩栩如生的蝴蝶玉簪,因为她总是懒得去整理自己的头,所以他特别准备了一个蝴蝶玉簪为她绾。

  讲到这里齐邵云露出了一抹羡慕的表情,羡慕那个让她出如此美丽笑容的男子,却又感觉心中微微的酸涩,当他听到她穿越时空,遇到了那个拥着她现代爱人灵魂的男子之时,齐邵云整个露出了不敢置信的表情,却又对她说的话深信不疑,宛若好像他也曾存在异世之中与她相遇。

  火蝶没有隐瞒极无尘他们的事情,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了他,齐邵云心中闪过各种复杂的念头,却依旧安静的听着,为她的受伤而心痛,为她的开心而开心,为她的心痛而难过。

  武林大会上因为火惜以及白妙珠戏剧化的出现而生了大逆转,令所有人都惊奇地是他所洒下的金水,让所有中毒之人全部都恢复了,司马俊候计划多久的大计便毁于一旦,后来司马俊候整个人疯了,每天喊着自己才是天子,而她则看在藏风的面子上放过了他,留在司马府中,让他的后半生最起码不会在街上乞讨度过。

  当他们回到了东华国皇宫,两个人出现,正是天帝同魔天尊。

  “你们终于来了。”看到他们的出现,火蝶开口说道。

  “你知道我们会在这时出现。”

  “你们的愿望达到了,我成为这个异世唯一的王者,身份足以对的上天帝与魔天尊,成为三界之王,你们当然会迫不及待的出现。”

  “哈哈,朕就说嘛,我的痴儿是最聪明的。”天地温文尔雅的脸上出现了迷人的笑容。

  “什么你的痴儿,是本座的妖儿,妖儿,你恢复记忆了,我好想你,先亲亲。”魔天尊此时身上少了狂傲的霸气,多了一抹宠溺与调皮。

  火蝶在他要吻上之时,眼疾手快的用手挡住他的嘴,而天帝的天鞭已经缠上了她的手臂。“那么着急干嘛,我的人呢?”

  “妖儿真是无情,亏我们那么幸苦为那两个家伙疗伤,结果你现在竟然只关心他们,我的心好受伤哦!”

  “你可以继续耍白痴……门在那边,不用我为你们带路吧!”

  “别这么无情嘛,好啦好啦,他们在外面啦,真是的,一点都不为我的辛苦付出而感到心疼……”天帝委屈兮兮地开口说道,像个被人遗弃的小媳妇。

  “就是嘛,也不想想是谁为了你那些可恶的男人,拼死拼活。”魔天尊酸溜溜地说道,若不是看在妖儿需要他们的份上,他早就取了他们的小命,结果那些男人在她心中的地位竟然过了他,这个千年的恋人。

  “别忘了我会变成这样是因为谁。”若不是因为他们两人的风流帐,她怎么会沦落到凡间,甚至还欠下那么多的情债。

  听到她的话,两人顿时噤声了,心中不禁开始诅咒那两个该死的女人,都怪她们,让他们在心爱女子的心中地位直线下降,甚至在她没有成为异世女皇之时,完全想起他们之时,不能够出现在她面前,结果白白地便宜了那些凡间的男子,心中那个郁闷啊!

  “呵呵,妖儿别这样嘛,我对你的心可是天地可鉴,日月可表,现在我的心中只有你一人,绝对不会三心两意,勾三搭四,而且我可是任劳任怨,所以选择我绝对是你正确的选择。”魔天尊像是个推销员一般,不停地推销着自己,唯恐被人退货一般,可是天知道,他现在的心是多么的紧张,身为魔界的掌权者,从未有过如此紧张的时候。

  “大魔头你羞不羞耻啊,痴儿别理他,我啦,我啦,我比他专情多了,你难道真的不记得我了么?当年我们可是寸步不离,我说过你是我的小蝴蝶,是一个人的丫头,我们一个是影,一个是太阳,这样的感情跨越了两个时空,怎么可以说放弃便放弃呢,我们可以一起回到天上,做对神仙眷侣,你说好不好。”

  “云……”

  “是我是我,我就是你的云!”哈哈,还是他最聪明吧,看痴儿那迷茫的眼神,里面闪动着光芒,天帝一阵得意。

  “你真的是我的云……”

  “真的是我,痴儿当初重伤之后我便去疗伤,原谅我到现在才来寻找你。”美丽迷人的眸子,闪动着深情的光芒,此时若是被外面的女人见到一定会一起一阵疯狂的尖叫吧!

  “云,我想你。”火蝶的手抚上他的脸,慢慢地靠近,就在他以为要得到佳人一阵火热的亲吻之时,突然耳朵上传来一阵刺痛。

  “凌云,你当我是白痴么,认不出你同齐邵云的差别,虽然他是由你幻化而来,但是你们的性格却是截然不同,他是荷花的化身,而你则是一株毒罂粟,你们一点也不同好不好。”火蝶揪着他的耳朵,像个泼妇一般大喊道,惹得天帝的脸一阵青红交加,尴尬无比,却又要面对魔天尊嘲讽的眼神。

  “别别,难看啊,痴儿……”

  “看你下次还敢不敢胡言乱语,冒充别人!齐邵云呢?他究竟在哪里?”

  “痴儿,你不相信我,我真的是……”

  “还敢说。”眼神一厉,天帝顿时住嘴。“他在哪里?”

  “妖儿,难道有了我们还不够么?”狠狠地瞪了天帝凌云一眼,都是他弄出了一个替身,结果现在弄得妖儿在乎他比他们这正牌的还要多。

  “他到底在那里?”火蝶再次重复道。

  “不知道!”

  “在二十一世纪。”两人异口同声说道,而后又彼此望了一眼,魔天尊灭天在心中说了一句白痴,天帝摸了摸鼻子,为自己的失口感到一阵懊恼。

  原来火耀司消失之后,又回到了二十一世纪的甚至重新成为了齐邵云,并且在一年前救了当时身受重伤的火蝶身体。

  “你说我就是他,世上竟然有如此稀奇的事情,真是令人诧异,不敢置信啊,感觉好像在听神话故事一般。”

  “你相信么?”

  “相信,不知道为什么对于你的话我虽然感到不敢置信,但是却深信不疑,因为我总是一种感觉,好像你说的那些事情我都经历过一般,有种熟悉的感觉,这种感觉是我从未有过的。”

  “可是,你确定是我么?为什么总是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相信我,不管今后我都不会在离开你,我们永远会在一起的。”

  “我的小蝴蝶”紧紧地把她拥入怀中,心中澎湃异常。头缓缓地靠近,火蝶也闭上了眼睛,手攀上他的脖子,四唇就要相贴。

  “小小,小小,你在哪里?”一阵焦急的呼喊声传来,火蝶听出是南宫佑出的声音。“佑佑……”未出的话被齐邵云给吞进口中,火蝶听到了他眼中的醋意,不禁有些讪笑,看来再次复活的云又变成了以前那个熟悉的他。

  “小小,你快出来啊,佑佑好想你,小小……”急迫的声音,有些慌张。

  “不行啊,佑佑对这里很陌生,乖啦……”

  “你真的很会打破男人的信心……”齐邵云在她的唇边小声的抱怨道。

  “呵呵……我们以后多的是时间,可是现在佑佑对于这一切都是陌生的,再说若不是有他,我也无法回来找到你。”

  “小蝴蝶,你知道么?我可能永远无法记起你所说的事情,甚至想不起我们曾经有的共同回忆,但是对于你的感情我绝对不必以前的‘他’少分毫。”

  “我知道,不管你有没有以前的记忆,你都会是我的邵云哥哥。”

  “小蝴蝶!”动情的再次把他拥入怀中。

  “小小……”

  “佑佑,我在这里!”整理了一下衣服,火蝶打开房门,对着外面喊道,她的声音刚落一道宛若火箭的身影便冲了进来,直直地撞入了火蝶的怀中。

  “小小,呜呜,我终于找到你了,你去哪里了,为什么不带佑佑啊,佑佑好害怕。”呜呜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一只被遗弃的小狗,令人怀疑他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

  “佑佑乖哦,不怕不怕,我这不是在这么?”火蝶拍着他的背安慰着,知道他初次踏入这个世界,唯一认识的人突然找不到了,那种慌张害怕的心可想而知。

  火蝶想到她要回到这么找云之前,碰到满脸兴奋的南宫佑。“小小,你要去哪里,我也跟你去好不好。”

  “佑佑,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在这里等你啊!你今天要走对不对。”

  他的话令火蝶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谁告诉你的啊?”

  自己好像没有告诉任何人,就连凌云。灭天,冰,无尘他们都不知道,不明白南宫佑又是从何得知的。

  “是风伯伯告诉佑佑的,小小,你要走了对不对,那佑佑也要同你一起走。”他已经决定了,要永远跟着小小,不知道小小离开之后还会不会回来,所以他绝对不能够让小小一个人走。

  万一她找到了那位哥哥,然后再也不回来了怎么办,佑佑妖精般的水眸紧紧地望着她,看的火蝶心中一阵悸动,多美丽的一双眼睛啊,相信很难有人可以拒绝这么一双眼睛如此深切的恳求。

  “小小,让我跟着你好不好,我会乖乖地,不吵也不闹。”如此卑微的要求,像个孩子一般,怎么能够让人拒绝,可是找到云的喜悦让她一时间忘记了佑佑还一个人被他抛弃在山庄内。

  “佑佑,我找到云了,所以才迟了一些去找你。”火蝶解释道,对于南宫佑对龙煜以及赫连晔一样,她总是无法拒绝他们。

  随着火蝶的话,南宫佑看到她身后的男子,顿时扯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跑到齐邵云的面前。“你便是云哥哥对不对,你好,我是南宫佑,你可以叫我佑佑哦!云哥哥,以后我们就要一起生活了对不对。”

  看着南宫佑脸上的兴奋与真诚,齐邵云现自己竟然无法有任何的厌恶,甚至对于一个如此单纯无邪的男生连最起码的嫉妒都产生不了,在南宫佑热切的目光中,他点了点头,顿时看到南宫佑兴奋的像个小孩子一般,大跳了起来。

  “太好了,这样以后我们就可以像一家人一样,永远在一起了。”他的兴奋模样,让火蝶同齐邵云彼此对视一眼,一切不言中。

  三人在二十一世纪过了一段时间的快乐生活,这些日子,火蝶同齐邵云带着南宫佑去了许多地方,对任何事都充满着好奇的南宫佑可以说是兴奋极了,三人也一起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直到一日,一群男子突然寻来,这短暂的快乐才消失。

  “该死的女人,你竟然利用完我,就把我抛弃。”愤怒的喊声回荡在火氏科技大楼上,正斜躺着让齐邵云作画火蝶突然嘴角抽搐,不用问这人一定是那个冷血暴躁的大魔王夜幽罗。

  “没良心的女人,你竟然抛下我们私自落跑。”愤怒带着冷意的声音是自齐天御,只见他带着满脸的寒意走来,凌厉的眼神再望向火蝶同齐邵云的那一刻有杀人的**。

  “小野猫,你还真是一个冷血的女人,我们这些人在你的心中算什么。”北宫皓眼中有着沉痛,被人可以抛弃是他人生中的次,为了爱一个人他抛弃了一切,没想到最好还是被毫不留情抛弃。

  “你以为你能给摆脱我们么?”赫连苍上前拉起她,愤怒地抓住他的手臂,而狂怒的怒火使得他忘记了自己的力道。

  “放开她!”正低头作画的齐邵云看到他的举动,连忙放下画笔喊道。

  “你是什么东西,胆敢命令我。”该死的女人,又勾引了一个男人么?她怎么总是如此不安于室。

  “你这个混蛋,你弄伤她了,我要打死你。”看到火蝶微微皱眉的表情,齐邵云有些失控的大喊道。

  “打就打,你以为我怕你么?你这个夺人妻的卑鄙小人。”膨的一拳,赫连苍的拳头毫不留情地打在了齐邵云的脸上。

  “你才是没品没素质的小人,怪不得小蝴蝶不愿意要你。”齐邵云这么多年也不是白混的,迅的起身就上前去补上赫连苍一拳,可惜赫连苍是练武之身,虽然不能够算得上是一等一的高手,却也是武功高深,对上丝毫无内力的齐邵云根本是绰绰有余。

  “你这个混蛋再说什么?你懂什么,你什么都不明白,凭什么在这里说大话。”

  “是不是说大话你心里明白,你难得没有看到她皱眉,你难道没有看到因为你的靠近她不舒服么?”齐邵云的话彻底刺激了赫连苍,他的靠近让她不舒服,她心中如此讨厌自己了么?

  一种疯狂的紧张害怕抓住了他的心,让他有些失控。再次挥出一拳,眼看就要打中齐邵云那张俊脸,而这一拳打在齐邵云的身上绝对是可以要命的,因为他注入了十足的内力。

  突然一道白色的身影闪过,拳头硬生生地停在了火蝶的鼻尖零点一厘米处,拳风吹起她的丝,众人的心全部都抓紧了,最好在看到她没事的那一刻所有的情绪都崩溃开来,赫连苍傻傻地望着她,眼中有着深深的伤痛。

  “你们闹够了吧!”火蝶冷冷的声音中带着一些无奈。

  “姐姐,你难道真的不要煜儿了么?不要几位哥哥了么?”一道带着哽咽的声音响起。低低沉沉地,火蝶望去,便是满眼受伤的龙煜,望着她的眼神是那么的小心翼翼。

  看着所有人因为他的话一阵忧伤难过的表情,最终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你们从哪里得到的消息我不要你们了,我有说过这种话么?”

  “呃!”众人一阵面面相觑,最终赫连晔怯怯地开口问道。“所以,蝶儿,你是不会离开我们的了。”

  “不是!”

  “你还是要离开我们。”

  “你们如此不信任我,不相信我,为什么不离开。”这群人总是极其缺少着安全感,火蝶不禁怀疑是不是自己真的太失败,才让他们如此不信任。

  “没有,没有,我们相信你,很相信。”赫连晔连忙举手誓,并且害怕火蝶不相信似的拼命地点着头,看着他那急切的模样,火蝶除了叹气还是叹气。

  “蝶儿,你真的不要离开我们,不要我们么?”极无尘有些不太敢肯定地问道,此时的他不是天山上那个无所不能的圣君,只是一个站在感情面前战战兢兢的普通男人而已。

  火蝶看着一字排开的几人,逐个看去,越看越是只能够不停地摇头,这仅仅几天的时间他们究竟是如何把自己弄得如此糟糕的,怎么一个个都那么像是流浪汉一般,不知道的人还要怀疑她火三少挑人的眼光。

  “若是你们继续如此糟糕下去,我很可能会另寻新欢,你们真是高明啊,怎么有办法把自己变得如此狼狈不堪,好像是一群难民一样,你们究竟有几天没有吃饭洗澡了啊!”

  顿时原本怒气冲天的几人变得脸色有些绯红了起来,互相看了一眼,确定自己真的很糟糕,怪不得火蝶会说出这种话来。

  “自从你离开之后,我们就没有时间去吃饭,洗澡了。”楚狂戈的话令火蝶心疼不已,这几个傻男人,她离开已经有半个多月,按照两边的时间不同,也有六七天,他们竟然完全没有好好的照顾自己,真是一群任性的男人啊!

  最终火蝶让人带着一群千里追妻来的男人都去梳洗一番,并且喂饱他们的五脏庙。酒囊饭包之后,他们总算是恢复了往日的风采,比较像个正常人了。

  房中火蝶拉着龙煜在问话,因为就他最简单,也最好解决。“煜儿告诉我,是谁送你们过来的。”

  “姐姐老婆,煜儿要亲亲。”好久没有抱老婆了,龙煜不禁有些怀念地说道。

  “煜儿,先要回答我的问题,否则就没有亲亲。”

  “呜呜,姐姐老婆不爱煜儿了,都不给煜儿亲亲。”顿时委屈的声音痛哭了起来,个攻击宣告失效。

  晔比较听话,应该好问吧!赫连晔刚一进入房间,便像饿狼一般扑了过来。“老婆,我好想你,你有没有想我啊!”说着嘴便已经开始攻击她的敏感部位。

  “晔……等一下……我有话要问你……”

  “现在先别说话,全心爱我……我要感受到你的存在……”温柔却又激烈的拥吻,让火蝶不一会便丢枪弃甲了,因为赫连晔根本不再给他任何说话的机会。

  第三日,这次换成了寒冰雪影,他最好说话,应该比较容易吐实吧!有了前两次的经验,火蝶这次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可是随即却现自己竟然被下了禁身咒。

  “冰,你想要做什么?”

  “小蝶儿,你不乖哦!”寒冰雪影笑的温柔,笑的圣洁,笑的火蝶有些毛骨悚然的味道。

  “我……我怎么了。”

  “你不负责任,抛下我们,自己一个人落跑,完全不顾我们紧张的心,没有顾虑我们的感受,所以你不乖……”没说火蝶的一个缺点,她身上衣服变少了一件,最终一直到第二天早上,看着寒冰雪影嘴角满意舒适的微笑,火蝶才现自己竟然仍然一无所获。

  接着每一天,她除了让自己累的爬不起床,都是一无所获,根本从他们的口中套不出任何的信息,威逼利诱,勾引,什么招式都用遍了,火蝶不得不承认这次他们真的是铁了心,并且绝对不会说实话了,而且最主要的是他们好像玩的开心极了。

  最终火蝶不得不放弃,自这几日毫无所获来看,自己即便是继续下去也不会有任何的收获,其实就算是他们不说,自己也该想到了,除了那两人还有谁能够做到这件事情,毕竟火蝶所研制的时空穿梭机一次还带不了那么多人,一次最多只能够穿越四人,而且之后还需要有一段时间的休息,毕竟那东西还不是十分的完善。

  “你在这里做什么?”火蝶看着慵懒地躺在自己床上的红男子,那霸气的气息宛若这里根本就是他的地盘。

  “等你啊!”原本火红色的眼睛便沉了海洋般的蓝色,像是大海一般吸引着让人沉沦。

  “等我……等我做什么?”自己今天要单独休息,这几天真的是累坏了。

  “为什么没有叫我?”低沉的声音有着浓浓的不悦。

  “我为什么要叫你啊!”

  她的话让那双蓝眸一瞬间变了色,随即又转换为浅蓝色。“你不是要知道究竟是谁把我们送来的么?”

  她现在已经不想要知道了,因为她已经感觉到了这几个男人的目的,没想到最单纯的龙煜都变得阴了起来。“我已经不想要知道了。”

  “那怎么可以,我可是真的想要告诉你的耶!”蓝眸中带着邪气,一根金丝缠上了火蝶的腰,把她揽入自己的怀中。

  “是么?你是想要告诉我事情,还是想要我呢?”真是个不老实的男人啊!

  “我的小蝶儿真是很聪明啊,看来我的那点小心思都被你猜透了。”可恶的小女人,既然明白,还敢故意忽略他,真是欠教训,那么白玉无瑕的脖子,令人有种想要咬一口的**,而夜幽罗也顺应了自己的心里,低头张口咬上那一片的白玉无瑕。

  “啊,你干嘛,你是属狗的啊!”可恶的臭男人,痛死她了。

  “有我的心痛么?你这个没良心的女人,竟然把我利用干净之后,就想要抛弃,现在更过分的是你让所有人都进了你的房,为什么独独落下我,你究竟把我当什么?”

  “当什么,当然是当朋友了……男朋友,男朋友,别再咬了。”

  算她掰的快,夜幽罗冷酷的脸出现了一抹满意的笑容。“既然是男朋友,那么我现在应该可以履行男朋友的义务了吧!”带着暧昧的笑容攻击着她的玉体,不一会的功夫便让火蝶溺毙在他高的**之下。

  一群男女在二十一世纪生活了一个月之后最终还是踏上了他们回程的旅程,火敌所研制的时空穿梭机经过火蝶的再次改造之后,算总可以不用等待,不用限制,载着众人穿梭在两个时空之中。

  而也正是因为这样,那些男人现在变得更加小心翼翼,就怕一觉醒来老婆不见了,需要辛苦跑到另一个时空去寻找,不过幸好还有天帝同魔天尊两人可以帮他们穿越在两个时空里。

  这两人是死缠活缠,经历了三年抗战总算是让火蝶再次接受了他们,不过火蝶的那些男人当真是出了不少力,因为他们有事要求人,到时火蝶再不见,最起码还有那两人可以帮他们把人带回,所以才勉为其难帮他们追妻。

  男人的心思可没有因此而变小,他们都只是凡人而已,总有一天会死去的,到时小蝴蝶就是他们两人的了,不用同一群人去分享,所以他们才如此勉为其难去接受那些人。

  一群人隐居在了天山之上,至于天下就全部交给了日月星辰四人去管理,而他们则是乐得逍遥自在,火惜总算是追妻成功,同意外落入时空河的白妙珠来回穿梭在两个时空中,做个逍遥自在的时空飞人,可惜到时白妙珠依旧没有答应他的求婚,害得他郁闷非常,白妙珠以看到他有种看到蝶的感觉,好像两个女人在亲热,而且她无法接受一个比自己要漂亮的男人做丈夫,所以需要一些心理建设,害的火惜次恨自己长了一张过于美丽的脸,并且那张脸还像着火蝶。

  四魔女中的辣美人恋秋彤意外结识海盗男,共谱了一段海盗与魔女的恋情,至于他们究竟是谁技高一筹,是海盗征服魔女,还是火辣女驯服海盗,则是有一段属于他们两人的故事。

  而沈寒心同水无痕,极无雪与皇普追风这两对欢喜冤家,则还处在一个追一个跑的阶段,因为现在两人突然心生要效法魔女之火蝶,常常不同的风味,吓得两名准夫婿是更加的紧迫盯人,就怕自己一个不小心为自己带了一个情敌,而且她们四人可全部是持有免死金牌,可以无限纳夫的权利,只要看上眼的,都可以收了做小,火蝶对于自己的好姐妹好真是够义气,这也让四魔女的男人恨得牙痒痒,却又无可奈何,毕竟她的男人都来头太大,斗不过,只能够躲了。

  而火蝶则再回到古代之后,现自己有了身孕,孩子据推断是西门无敌的,这个消息令一干男人嫉妒的同时却也只能够黯然接受,西门无敌因为那件事情时候彻底放弃,在火蝶没有完全原谅他之前,宁愿在她的身边做个贴身小厮,原本狂霸一方的鬼王,最后却落得为人铺床叠被,洗手作羹汤,所有丫头会做的事情他都会做,丫头不会做的事情他也会亲自做,伺候火蝶的日常起居事宜,他从不假借他人之手,全部都是亲力亲为。

  七个月后火蝶生下了一女,而这也让她痛了整整三天三夜,凄厉的叫喊声震痛了每一个爱她的男人,并且誓以后再也不让她受到这种苦,他们宁愿一辈子没有小孩,也不要再一次听到这种撕心裂肺的尖叫声。

  而在她的生产这天,西门无敌遭受到一群男人的围殴,是他让火蝶受到这种生产之痛,不过在看到出世的女儿之时,所有的痛都烟消云散,女儿完全是火蝶的翻版,小小的婴儿已经可以看得出已经又将会是一个迷倒万千的大美人,恐怕到时又不知道要有多少男子沉沦在她的石榴裙下。

  因为女儿的出生,西门无敌正式被扶正了身份,因为他们害怕以后女儿会对自己的身世不解,为什么自己拥有那么多的爹爹,自己的亲爹却是一名小厮。

  这一天天山宁静的早晨却因为一道尖锐的惨叫声1c整理而打破,一名有着可爱娃娃脸的小男孩穿着一身与他身材严重不符合的大衣服,好像是偷了大人衣服来穿的调皮小孩,只见他气愤地对着天大吼。“可恶的天帝与魔天尊……你们把我的身体还来,我不要是这副鬼样子……”

  这样的他要怎么同乞丐婆玩亲亲,他要恢复正常,可惜他的叫喊声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一直乌鸦飞过,扔下一颗金黄色的炸弹在他大张的口中,因此齐天傲的霉运也正式开始……

  (全文完)
出轨皇后最新章节http://fahao.reyoo.net/chuguihuangho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