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玄幻奇幻小说 > 残影断魂劫最新章节

下卷 浮生叹 第二十三章(16)

残影断魂劫 | 作者:凝小奈 | 更新时间:2017-10-16 17:53:56
推荐阅读:燃情仕途我的美女后宫神雕之江山美人天龙风流乡艳:狂野美人沟绝世刀皇乱云飞桃花依旧笑春风(又名命犯桃花)山村风流天地决
  程嘉华道:“要成就传世伟业,理应不受任何情感羁绊。什么亲情、友情、爱情,全是拦路石,在权益面前,统统都得让道!”暗夜殒脑中一震,沉声道:“说什么?你在讽刺我?”

  陆黔心中一喜,暗想:“臭小子邀功心切,马屁拍到了马脚上,我看你怎么收场?暗夜殒爱煞了楚梦琳,为她连命都可以不要,饱尝情爱之苦。你现在跟他说这种话,不是讽刺又是什么?”程嘉华头脑灵活,道:“小人的意思是说,还属殒大王最了不起。旁人是因情势所迫,不得不加以取舍,但您却做得到两手不误,江山美人尽拥在怀。”暗夜殒心中苦涩,道:“算了。你很好,作风够狠,像我。这就走罢。”抬步绕开众匪,快速前行。程嘉华连忙追上,在他身边搀扶着,喜道:“依殒大王尊意,是同意收下小人为徒了?”

  暗夜殒冷冷道:“即使出自我亲口所言,别人想要转述,也须得做到一字不差。但我没有说过的,不允许私自揣摩编造。”程嘉华道:“是,小人遵命。”暗夜殒道:“实话跟你说了,在我面前卑躬屈膝、曲意逢迎之人,我一概不屑入眼。人不可无傲骨,如果首先将自己定位为奴才,谨小慎微,行事全看主子的脸色,谁还能瞧得起你?人生而无高低贵贱之分,此中差别,都是你们甘愿造成的!现今局势即是弱肉强食,要想赢得尊重,就该先让自己强大起来。因此身为弱者,根本无需乞讨公平。”程嘉华习惯性的刚要应声,总算及时忍住,将鸡啄米般的颔首改为重重一点头,道:“嗯,有理,我明白了!”

  陆黔望着火苗攀到了房檐,阵阵热浪扑面而来,再想救火也已不及,用力跺一下脚,从包围上的火圈中闪出,叫道:“各位兄弟,你们誓死忠于青天寨,虽然并非是对我忠心,但我陆黔在此,还是要向各位道谢。我只说几句话,程嘉华是寨中叛徒,可有一件事他说对了,好男儿身死疆场,马革裹尸,确是死得其所。但在此地糊涂送掉性命,又有何益?如果求死能够保住青天寨,不消多说,我也拿刀陪你们抹脖子!像姬长老这般当众自尽,我承认他死得壮烈,你们也得承认,他死得不值。这世上什么东西最宝贵?还不是自己的性命?人死万事皆空,还谈什么守护理念?你们可以说我贪生怕死,不错,我是想活着,活着才能拥有希望,拥有梦想!尽管我如今受尽唾弃,仍劝各位好自为之,你们死后一了百了,却不想想你们的父母妻儿,白发人送黑发人,该是怎样的凄惨?咱们起义,不就是为了亲戚朋友,乃至全天下苍生过上好日子?难道只是为我们自己?”

  正说着话,一簇火苗烧上裤脚,陆黔抬腿在地上狼狈的一拖,道:“言尽于此,大家自己好好想一想罢!现在离开还来得及。”说着快步追赶程嘉华与暗夜殒而去。众匪先前情绪激昂,此时面对燎原大火,却不是人人有足够胆量直面死亡。没多想也跟随下山,此时队伍散乱。几具尸身孤零零的躺在山顶,再无人记着背负。行到半山腰,陆黔忍不住回头,见整座殿宇几乎烧成了一团大火球,火势已蔓延到了房梁,正盘绕在刻有“青天寨”三字的黑漆牌匾上,跳动几下,席卷而上,将最后的一个“青”字也吞没不见,山顶空地的大火慢慢阻挡了视线。料想不出几年,再有后人前来太行山,或许就连房屋的灰烬也看不到了。自己曾在此当过六年的大寨主,呼风唤雨,出尽了风头。而今一日之内化为飞灰,寨主生涯就此终结,入宫后前途未卜,颇费思量。深感人生无常,朝不保夕。他向来无情无义,此时也不禁眼眶湿润。

  ————

  武林第一黑帮青天寨覆灭受降,不出几日就传遍了江湖,暗夜殒也由此声名鹊起。残煞星早就是个令武林中人闻风丧胆的名号,只因他六年蛰居吟雪宫,没再传出什么大作为,道上都戏称他为“过了气的人物”,此番一举而名声大噪。百姓对青天寨所作所为深恶痛绝,因此对暗夜殒的看法脱离了原先的“冷血杀神”,反而如雨后春笋一般,涌现出不少好评。这般功绩实比李亦杰翻了几倍还不止,李亦杰满心羞愧,拉不下脸来,整日躲在房中不出门,同是避免遇到沈世韵和玄霜,又给他们提供笑柄。暗夜殒性情冷漠,也不寻他践诺,想到祭影教非情报闭塞之处,闹出如许浩大动静,江冽尘一定能听到,不禁心中自得。他仍然逃不脱这个心理桎梏,事事唯愿与江冽尘一争短长,似乎唯有受到他认可,才算真正成功。

  青天寨众匪多无一技之长,下山后仅个别几人搭伴做买卖,亦是生计惨淡。无奈之下,都加入了八旗军队。陆黔尚无正式封位,他牢记自己是一寨之主,不甘与麾下喽啰受到同等待遇,心想即使做官,底线也得做到大元帅。进宫第二日,就有几名婢女来伺候他沐浴更衣,脱下长袍,换上一身官服。陆黔对清廷服饰无详尽研究,也不知这种打扮所示位阶几何,但看料子华贵,纹样精美,猜想理应不低。对着镜子照了照,理顺头发,心道:“我可不学满洲人剃头,暗夜殒和李亦杰能有特权,我又有何不行?”捧起官帽,郑重的扣到头顶。路上心想:“韵贵妃没让我干等着,懂得惜时的都是好女人,我喜欢。”

  经人引领到吟雪宫正殿门口,一名侍卫入内通报,几乎是立即就折了出来,道:“陆大人,韵贵妃娘娘传您晋见。”陆黔心道:“她一定也正在等我,否则绝没这般快法。难道我身为青天寨大寨主,早已是英俊潇洒之名远播,引起了韵贵妃的关注?要真能让她对我死心塌地,或许就能从内部叛乱,干掉皇帝,迎我登基。为了回报,不管她有没有传言中那么美,我都会对她好的。做不成皇后,送她一个皇贵妃当当,总是不成问题。嘿嘿,皇帝招安青天寨,就是要瓦解我的势力,他一定做梦也料想不到,此举适得其反,给我创造了机会,却加速了他的灭亡。身在曹营,我仍然心在汗。天下共主,我是当定了!”

  正在想入非非之际,身边一名婢女推了推他,道:“陆大人,韵贵妃娘娘叫您进去呢,您还在发什么呆?”陆黔正幻想着自己身披龙袍,神态威严的在龙椅上端坐,左拥右抱着几位美女,正在最得意的时刻,被她这么一推一叫,眼前的画面全像肥皂泡一般接连破灭。满心遗憾无处宣泄,怒道:“催什么催?你在催命还是怎的?等我跟韵贵妃商谈已毕,做了朝中大官,我就是你的顶头上司,看你还敢对我大喊大叫、拉拉扯扯?”那婢女掩口笑道:“这些话,等你真当了大官,再说不迟。”陆黔哼道:“你以为我不成?哼,就偏当一个,给你开开眼界。”大踏步的走上台阶,在门口低声清了清嗓子,面孔一肃,腰板挺得笔直,眉眼低垂,不卑不亢的走进殿内。直行到厅堂正中,双臂高抬,躬身行了个大礼,道:“草民陆黔,参见韵贵妃,娘娘万福金安。”说完悄悄抬起视线,偷偷摸摸的向她打量。第一眼顿生惊艳,心脏猛地一跳,暗想:“她就是沈世韵?果然很漂亮!怪不得李亦杰这等老实巴交的正人君子也能被她迷得神魂颠倒,我这才理解了。哎呀,想不到世间还有这样绝色的美人儿,这就是送给我享用的,如不接受,才是暴殄天物,辜负了上天造人的美意。”

  见沈世韵双耳戴着银月形耳环,面上化了浓妆,两条柳叶眉描得又细又长,眼皮上搽一层艳丽的妖红,睫毛也翘翘的高挺着。两颊均涂胭脂,衬得俏媚的脸蛋更增娇嫩。樱桃小口,唇线微抿,有意无意间透出种勾魂摄魄的诱惑。陆黔春意大动,心道:“她为了见我,显然是特意打扮过的,看来她对我果然有些特别。将来等我登基做了皇帝,一定要她陪着我。问题只是她和雪儿,谁来做大,谁来做小?雪儿师妹学过些武功,韵儿心机深沉,计谋多端。让她俩为我争风吃醋,哪一个吃了亏,我可都有些舍不得啊。”

  沈世韵见他双眼色迷迷的盯着自己,已经猜到了他心中所想,不离原先判断的“男人通病”,暗自鄙夷,脸上却装出温和的笑容,柔声道:“陆卿家免礼。你是青天寨的大寨主,在武林中闯出好大名头,那是跺一跺脚就威震四方的大人物。在本宫面前自称草民,我可担待不起。”陆黔道:“娘娘取笑了,以前都是……是末将胆大妄为,做下许多荒诞不经之事,大逆不道。更曾为一架绝音琴,指使建业镖局行凶,以致让娘娘受惊,思来委实不安。多亏娘娘当头棒喝,才使我及时悬崖勒马,避免了一条道走到黑,最终即使再有悔意,也为时过晚,娘娘才是我的大恩人。”

  沈世韵微笑道:“你不介意就好。这回是本宫一手策划,灭了青天寨,我原是担心你会记恨,今后不肯留在我身边,替我办事。听你这么说,本宫也就放心了。”陆黔道:“不不,您千万别说这种话。皇上和娘娘不追究末将谋逆之罪,还能留我个一官半职,已是莫大恩赐,末将不敢再有他求。只是……您还要再给末将一点时间,或许短期内,我还会念起青天寨旧事,心中想念,显得萎靡不振,却不是有意对您不忠。”沈世韵道:“那是情理之常,好得很啊。俗话说,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你若是转眼间就将青天寨忘得一干二净,本宫反而觉得你太过冷酷,不足取信。只要你别再纠集众人,谋划东山再起,不管你想调整多久,本宫都不会干涉。”陆黔苦笑道:“多谢娘娘垂怜。其实这一次,就算末将尚有贼心贼胆,只怕也没人给我机会。我在太行山顶违逆众意,向朝廷俯首,触怒了寨中兄弟,他们现在都视我为敌,这个误会,一时半会难以说清了。”
残影断魂劫最新章节http://fahao.reyoo.net/canyingduanhunjie/,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神雕之江山美人天龙风流乱云飞七个侍寝夜《逍遥游》都市奇缘欲望之都异世之猎艳天下重建三国纯阳武神(想见江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