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霸天刀客

第二章 姑娘的口水也有颜色

霸天刀客 | 作者:秋暖云逸 | 更新时间:2015-08-07 03:40:4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再次的握紧手中的百炼钢刀,展破魂警惕着四周。后脑勺已经从麻木中感到了疼。势要淹没大地的暴雨已经停了。雨后的清新在山林间更加的让人心怡。

    “好疼……这又是哪里?”

    看样子很安全,展破魂放松了警惕,轻轻的揉了揉后脑勺。诶哟!剧烈的疼痛让触碰的手急忙的缩了回去。

    “到底是怎么了?谁攻击的我?我怎么又会在这里?”

    展破魂再次的转过身,朝身后望去。只有棵棵大树和远处的山峦。

    “是非之地,还是赶紧离开的好。咦?这是什么?”

    直到现在展破魂才发现,自己的另一只手里握着一样东西。拿起来一瞧,是烟斗。

    “哦,是那老大娘给的。不对,不是这个啊。这个怎么这么大?”

    没有时间纠结这个,展破魂辨别了方向,向东走去。

    每一次暴雨过后的太阳,好像都与往常不一样,第一缕晨曦将出时就映红了天际。

    展破魂离开的地方出现了两个衣饰特别的人。

    “师兄为什么选了他?”

    “你没看见我们要选的人都死干净了吗?”

    “那我们还可以找别人,他?呵呵呵……实在是太弱了。”

    “出来这么久了,我们还没有找到一个。不管成功失败,总要有一个开始才好。再说他也不是一无是处,他的反应着实不赖,处事也非常果断。”

    “师兄你这样说还真是,仅凭从屋子里传出的声音就能判断出,屋子里会有高手存在,撤退路线的选择也非常的准确。要知道,从院门出去,才是逃入山林里最近的路。”

    “还有,你没觉着选他是天意吗?”

    “天意?啊……我知道了,烟斗。哈哈哈……我还说呢,封大师为什么要做一个烟斗形状的神器,原来是等着他啊。”

    “走吧,还有三个人要选,赶紧做完,我们也好回宗门交差。”

    艳阳升空半日,围着已经死掉的马大的搜索已经停止。这半日里,楚英已经将这里反复搜查了三遍,仍然没有任何线索。

    将军淡定的走来,不疾不徐。他的身后是小心翼翼的王威

    “启禀将军,属下无能!请责罚。”

    楚英单膝跪下,请罪于将军。

    “楚英你说那老烟鬼什么实力?”

    “绝对不超过武徒四段。”

    “武徒四段也只不过是四倍与常人的速度,就算他修习的技法偏向敏捷,也不过武徒五段的速度而已。而这里……楚英,这里是哪里?”

    “属下明白了。从马大的伤口看,他已经死掉至少四个时辰。而这里距离巢穴足有三百里之远,哪怕是武徒五段的速度,在杀掉马大后半个时辰里,也到达不了这里。更别说还带着马大的尸体。”

    将军摆摆手,示意楚英起来。指着马大的伤口说:“从伤口看,完全看不出任何战技的痕迹。只是简单的横切。

    不过也由此说明,出手的人实力太强。就算是我亲自动手,也不过如此。”

    身后的王威大惊,要知道将军可是武徒之上武兵九段的实力。

    “楚英你继续追查,先从依山镇开始。沈英就在那里。”

    “是!将军。”

    楚英翻身上了踏云马,奔向了北方。

    依山镇,依五云山而在。然而,五云山没有带给镇子任何好处。不是山中的猛兽,就是暴雨过后泛滥的五云河。

    “他老赵哥啊,今年的收成算是瞎了,来年可怎么活啊。”

    “唉……”

    老赵哥说不出什么话了,只是诅咒了一声这该死的五云山还有这五云河。

    好像有什么声响传来,砰咚砰咚的,就在西面。下地归来的俩儿庄稼汉,就在镇子口有些惊恐的望着。

    “不会又是那些畜生下山了吧?”

    “你傻了?五云山在后面呢!”

    啾啾、啾啾……身边大树上的鸣柳鸟,围着地上的鸟巢悲伤的鸣叫着,那里面有他们的孩子,是被大地的震颤震落的。

    “天呐……”

    就在山的后面,出现了一支骑兵。黑色的马、黑色的人,一面惨白的旗帜迎着艳阳招展。旗帜上面血红的英字,给老赵哥带来了惧怕,还有他身后的依山镇。

    “依山镇?”

    “回老爷您的话,这儿正是依山镇。”

    “这个人你见过吗?”

    跪在地上的老赵哥挪动膝盖到了一匹踏云马的马腿前,细细看了那人手里的画像。

    “草民没有见过。”

    “让一旁。”

    老赵哥带着他那伙伴连滚带爬的到了一边,楚英轻磕一下踏云马,缓缓进了依山镇……

    七天后,艳阳又被乌云遮挡,再一次的暴雨来临。五云山下的五云河彻底泛滥成灾。

    依山镇。

    “这他女马的天气!到底是怎么了?世界末日了吗?”

    “可不是您说的,这大雨都连下三天了。亏我们依山镇是在河的上游,在那下游的五云庄,早被大水冲没了。”

    “冲的那叫个惨啊,我可是从那里逃出来的。”

    “可不是嘛。对了,客官您还是在小店里多耽搁几日吧,现在出门真的不安全。”

    “成!反正也是没什么事。今天的晚饭还和昨天一样,到点儿给我送屋里来就成。”

    “这个……嘿嘿,客官真的对不住。您也瞧见了,这连日的大暴雨,根本就没人送菜来。后厨里根本就没多少东西了。”

    “看你那不怀好意的样儿。给!”

    展破魂丢给店小二一块金石,就出了客栈。

    “放心吧您嘞……”

    出了客栈,展破魂就在镇子里闲逛起来。

    “家里那边还好吗?唉……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啊。”

    展破魂拿起那支烟斗,从绑在上面的烟袋里,掏出烟丝填满。

    嘶……一口烟进入了肺里,舒服……

    这烟斗有些长,让烟袋绑在上面,不显得那么的突兀。

    再看这烟斗似金非金、似玉非玉,有点像石头,可更像是一种水晶。颜色又是黑的,透着怪异。

    最让展破魂惊喜的是,这是一支神奇的烟斗,从用它吸第一口烟时,展破魂就爱上了它。

    像是有神奇的魔力,每用这个烟斗吸烟的时候,就会感受到力量在身体里澎湃。让展破魂亟不可待的想要去战斗,挥发这种力量。

    吐了个烟圈,展破魂心满意足的道:真是个好东西!

    三个月后……

    青石镇,每月逢一才开的大集市。

    “师妹你快来看,快来!”

    熙熙攘攘的人流里,一个让人过目不能忘的姑娘奋力的钻过人流,到了一个摊子前。

    “二师兄,这是什么啊?”

    蹲在摊子前的师妹疑惑的看着师兄手里的圆球。

    “你放在手里搓一搓。”

    “搓一搓……就可以吗?哇!”

    师妹手里的圆球突然变了颜色,还散发出阵阵香气。

    “搓一搓就是这么样吗?”

    小师妹使劲儿的搓起来,呜啊哇呀的叫唤个不停。

    “小伙子你不会不买吧?”

    这师兄问:“你这个多少金玉石?”

    “哪里还用得着金玉石?只要一块金石就行。”

    摊主说完,马上跟那呜啊哇呀的小姑娘说:“我说小姑娘你慢点搓,一会就搓没了。”

    “是吗?哦,还真是的。你还有吗?我要买。”

    看着手里的圆球已经变成了玻璃球那么大,小师妹明显的是没玩够。

    “哟哟哟!不就是一个搓香球嘛,没见过世面的样子,真是给我老王家丢人。”

    一只脚偷偷的踢在了,蹲在地上的小师妹的屁股上。

    “是哪个王八蛋踢我?”

    小姑娘起身回手就是一巴掌。

    “真是泼辣。唉……也就是我这样温婉的男人能受得了你。”

    来人后退半步躲过小姑娘的手掌,手中的折扇一下点去了姑娘的后胸。

    刚巧姑娘这时转过身来,一下就点到了姑娘的胸口上。

    “混蛋!”

    二师兄挥拳击向来人面门,一柄剑就出现在了二师兄的脖颈前。

    唰!折扇打开,还在那人手里扇了扇。

    “我说鲁怀仁你怎么上手就打?我们可是亲家啊,以后我和优璇成亲了,你可就是我的二师兄。打打杀杀的多不好?是不是啊,我的小娘子?”

    “王吃奶你个瘪货,除了靠你的几条狗,你还有什么能耐?”

    这姑娘双手掐腰破口大骂的模样,竟然让那个王吃奶兴奋了起来。

    只见他双目迷离,还微闭上了眼皮。嘴巴略张,那粉红的舌头硬生生的在门牙下面打了一个圈。

    啪、合上折扇,王吃奶连连指着小师妹说:“这就是我的菜,诶呀妈呀……我的心啊,痒死宝宝了。”

    “王宝宝你恶心死我啦!”

    小师妹银牙一搓,呸的一口痰就奔着王宝宝的面门吐去。

    那柄阻拦鲁怀仁的剑,横在了王宝宝的面门前,挡下了,怎么看起来都不像是姑娘应该有的浓痰。

    “一边去!耽误我看媳妇!”

    王宝宝身旁有四个白衣人,每人身上都背负一柄长剑。只有一个人的剑是出鞘的,还被人吐上了一口浓痰。

    不忿之色只是一闪而过,因为又有人来。

    “三弟,不要太过分了。”

    来人是王宝奇,王宝宝的二哥。他和王宝宝只是名字很像,其他的完全不像。就好比一只鸭子下了一窝鸡崽儿,里面突然出现了一只天鹅,尽管是外表很像。

    “胡优璇小姐,很对不起,我代替我弟弟给你道歉了。”

    来人给胡优璇鞠躬赔礼,又对着鲁怀仁如此。

    “怀仁兄弟,也是对不起了。”

    “师妹我们走。”

    “如果你们就这样走了,我们之间的误会岂不是会越结越深?在以后,在这青石镇上我们王、胡两家可怎么相处?”

    拉着师妹的鲁怀仁被来人挡住了去路。

    “不如听在下一言,我们去醉仙楼,由我做东摆酒一桌,给二位赔罪。好将我们之间的误会化解开,毕竟以后优璇小姐还要和我家三弟好好相处。”

    “相处个屁,我是不会用正眼看他的,还想娶我?你王家的门是不是被你家宝宝挤大了?”

    本来还是指指点点的围观人群,哄的笑开了。

    “胡优璇!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还告诉你了,你这辈子注定就是我媳妇,我看你敢不答应一个!来人!给我绑!”

    剑上有浓痰,心中有杀气。肚子里的怒火,正好借着主人的命令发泄。

    白衣人一剑劈斩鲁怀仁!
霸天刀客最新章节http://fahao.reyoo.net/batiandaoke/,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