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褒姒传

第107章 主仆争宠,不堪之事

褒姒传 | 作者:飞刀叶 | 更新时间:2015-04-05 06:33:3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化龙升天无上武尊剑气凝神猎霄无限之猎杀无量宝珠重活之我欲为王西游龙族英雄联盟之我师父无敌法师的探索之旅
    郑夫人坐直了身子深深的吸了口气,环视着显德殿中的一切。她看了看秀秀,秀秀立刻对着周围的悉人吩咐道,请大家暂时离开大殿。

    郑夫人握住了褒姒的手,眼神中带着一丝犹疑和惊恐,小声的问道,“大王要对付我哥哥对不对?”

    褒姒看着郑夫人摇了摇头。

    “一定是,”郑夫人咬了咬下唇,“他要杀我哥哥,扶郑启之上位!”

    “郑夫人多虑了,郑司徒的为人处世朝中上下有目共睹,大王又何必如此?”褒姒企图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更加真实一些,郑夫人却绝望的摇了摇头,眼中充斥着泪水,从她知道郑伯友并非是褒姒挑拨离间才离开的宫廷之后,就一直在为自己的哥哥担忧,直到最近所有人看着郑夫人那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让她的脑海中迅速的想起了几乎要被她遗忘的事情,“当初大王就对哥哥起过杀心,可是被我阻止了,我竭力劝说大王调哥哥入京之后封个闲职,我央求大王的时候,理由是其他人的亲属都在朝中任职,唯独我备受冷落,大王最终采纳了我的看法。”

    “那是因为大王也赏识郑司徒是个人才。”褒姒拍了拍郑夫人的手,想叫她放心。

    郑夫人不停的摇头,不断的摇头,口中喃喃道“不是这样的。”她像是得了某种梦魇,不断的回放着相同的画面,让褒姒看着她的模样心中十分艰涩,在宫中的女人时间久了,是不是总要变得如此,姬宫湦的宠幸一起一落,若是将整颗心放在他的身上,必定会有朝一日会难以从可怕的泥沼中抽身。

    褒姒觉得也许告诉郑夫人真相会比较合适,“其实郑司徒会离开镐京城并非大王的本意,只是发生了一些事情,让郑司徒不得不走。”

    “什么?”郑夫人看着褒姒问道,眼神中满是期许的模样。

    “郑伯……”褒姒看着郑夫人犹豫了良久,“过世了。”

    “你在说什么?”一声低沉而沙哑的咳嗽声在门外响起,几乎是用着呵斥的腔调,郑夫人先是一愣,才立刻坐直了身子转头看着门外,上下将站在那里的姬宫湦打量了一遍,然后摸着自己的肚子又看了看褒姒,“大王,她说……我父亲过逝,这不是真的对不对?”

    褒姒木立在当场,没有想到姬宫湦会在这个时候出现,不早不晚偏偏是她在说这件事情的时候出现,郑夫人期待的等着姬宫湦的回答,不知道过去了多少时间,对于褒姒来说宛若三秋苦等,最后他摇了摇头,“郑伯去世了?这消息寡人怎么不知道,寡人今晚还设宴款待了列位诸侯,难不成寡人还不清楚宾客都是谁吗?”

    郑夫人轻喘了口气,像是放下了心中的巨石,露出了笑意挽住了大王的胳膊,“许是刚才褒娘娘与我哥哥见面之时,听岔了哥哥言语中表达的意思了吧?”

    “哦?”姬宫湦看着褒姒,“郑伯友入京至今没有来拜访拜访寡人,倒是先去见你了!”

    “既然一切都只是个误会,臣妾告退了,”褒姒向姬宫湦作揖,没想到郑夫人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做了一个局又将自己陷了进去,她利用的仍旧是所有人都以为她恃宠而骄,一而再、再而三还真是屡试不爽,褒姒有些懊恼,恨自己的无用,说罢也不等姬宫湦答复便转身朝着显德殿外走去。

    “你站住!”姬宫湦呵斥道,“寡人何时允许你离开的?”

    褒姒转向姬宫湦,“大王还有什么吩咐!”

    “来人!”姬宫湦叫道,秀秀立刻带着悉人们从门外进来,向姬宫湦行礼作揖等待着吩咐,“褒娘娘如今分身乏术,无暇来显德殿中与郑夫人消遣,以后莫要再让她进来了。”

    “是!”几位悉人应声答话。

    “寡人还有些事情交代褒娘娘,”姬宫湦拍了拍郑夫人的胳膊,“你好好休息,等到孩子出生之后,寡人便陪你回郑国,好好看看郑伯,我们在郑国小住些日子再回来。”

    “好,大王。”郑夫人笑着应道,依偎在姬宫湦的身侧。

    “你要再为寡人生个小公主,寡人喜欢女儿!”姬宫湦说道。

    “是,大王。”郑夫人羞涩的低下头去,满面通红,摸着自己的肚子,露出了幸福的模样,这叫褒姒看着心如刀绞,诚如自己和郑伯友说的那番话,付出不计回报,谈何容易?她觉得此情此景就像是生生在自己面上刮了一个巴掌,让她恨不得当初身受一刀就永远都不要再醒过来!

    “走!”姬宫湦冷冰冰的对褒姒说道,大步的走出了门外。

    褒姒迈着小碎步紧随其后,几乎是一路小跑尾随着他,“大王请听臣妾解释。”

    “闭嘴!”姬宫湦呵斥道,“我没有让你开口之前,你就一个字都不要给我说!”

    褒姒抿了抿唇,闭上了嘴。姬宫湦这一路是朝着琼台殿的方向疾行快走,进了宫殿之内连悉人们的招呼都没有顾及的上,就直接朝着寝宫的方向走去,廿七看着先进门的姬宫湦再看着后进门的褒姒,跟上了褒姒的步子,在褒姒身边小声的问道,“娘娘?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先退下,没有我的吩咐谁也不准过来。”褒姒小声的说道,预料到接下来可能有一场疾风暴雨般的吵架,姬宫湦三令五申不准任何人将郑伯去世的消息告诉郑夫人,她不但说了,若非姬宫湦不是去的早,只怕是郑启之远赴齐国带兵出征的事情也要一并和盘托出了,也不怪姬宫湦如此暴怒。

    “把门关上!”姬宫湦大喝道。

    褒姒这才把门慢慢的阖上,看着姬宫湦,等待着他向自己发难,他深吸了一口气转过身看着褒姒,举起宽大的手掌几乎又要一巴掌扇下去,最后却迟迟没有打下来,而是空手一甩,“寡人有没有说过不准将郑伯去世的消息告诉郑夫人。”

    “说过。”褒姒看着姬宫湦说道,“是臣妾明知故犯,请大王责罚。”

    “为什么?”姬宫湦点着头看着褒姒,“你不是这么不知轻重的人,为什么?”他大吼了一声。

    褒姒抿了抿嘴,“我以为郑夫人……”

    “你是以为郑夫人,还是以为寡人会将郑伯友怎么样?你倒是很紧张他!”姬宫湦看着褒姒问道,“你受伤的消息,他比我知道的还早,你出事的时候是不是还是他在你身边照料看护?”这句话叫褒姒猛地抬起头看着姬宫湦,几乎是用一种不可置信的口吻问道,“你找人跟踪我!”

    “寡人没有那么无聊,下次要**就找个隐蔽的地方,免得被人撞见,你丢的起这个人,寡人还要寡人这张脸!”姬宫湦大声的呵斥道,“真以为你有多厉害能从妖妃祸国一事中全身而退吗?”他说着将手中文书摔在了褒姒的脸上,叫她朝后退了一步,才攥住了手中的文件,打开来看,这是近几日从秦国传来的申侯与犬戎接触的密函,里面还有褒珦与申侯的密谋,褒姒张了张嘴摇着头,“不可能,我父亲怎么会……”这件事情比扇在自己脸上的一巴掌更重更狠,叫褒姒整个人都懵了,大脑中一片空白。

    “哼……”姬宫湦冷哼一声,“怎么会?你出事的第一时间,寡人就差人去你家中请你父亲前来朝中为官,好主持大局。朝臣会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放过你是妖妃的事情,你可知道他怎么回答寡人派去的使者?”

    “怎么回答?”褒姒的声音在不断的颤抖,不敢去面对这个事实,她是条件发射的说着这句话,她以为自己的父亲只是气她一时,可是骨子里还是心疼她为褒家的付出,却没有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明明知道她已经是姬宫湦的妃子了,却仍旧联合外族企图谋反,非要将她推上一个两难的境地,早晚会让天下苍生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

    “你父亲说,你们褒家没有如此不肖女!他褒珦从未生过你这样的女儿!”姬宫湦看着褒姒一字一顿的说道,每个字都像是一把利刃砍在褒姒的心口,她疼得已经没有了知觉,恩将仇报四字而已,这让褒姒不停的摇头企图麻痹自己的思维,“不会的,爹不会这么说的。”她哭了出来,拉住姬宫湦的胳膊一直朝下坠着,求求他骗骗自己。

    “寡人不告诉你这件事情,就是害怕你接受不了,你呢?”姬宫湦把褒姒拉了起来,让她站直了看着自己,他掐着她的下颚,“怎么执行我的嘱托的,就因为寡人不让你生子,你变非要将郑夫人置于死地了吗?你以为这个后宫你已经可以予取予求、随心所欲了吗?你根本也不配做个母亲!”

    褒姒不可思议的看着姬宫湦,“臣妾从来没有这么想过!”

    “没有?”姬宫湦的语气生硬,“整个后宫敢把寡人驱逐门外的除了你之外,还有谁?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证明你至于寡人有多重要吗?郑伯友想保你,问问他有什么本事?”他说罢将褒姒推到了床上,“明日就去告诉申后,当着众人的面,寡人要你侍寝,侍奉先祖灵牌的事情就请她这个做王后的多尽尽义务!”

    “不要,”褒姒用双手撑着身体朝后退,惊恐的看着姬宫湦。

    “也对,”姬宫湦点点头,“你才是寡人的妃子,该是你来侍寝才是。”

    “大王,不要!”褒姒又摇了摇头,整个人的情绪都有些失控,处在崩溃的边缘,姬宫湦只是冷冰冰的哼了一声,看着褒姒平静的说道,“你若不肯,寡人让这琼台殿再多出一个嫔妃也不是何难事,”他顿了顿,看着门外大喝了一声,“廿七!”

    “不要,”褒姒扑过去抱住了姬宫湦的腿,满面的泪痕,不断的摇头。

    “怎么?”姬宫湦抚摸着褒姒的脸,“害怕和自己的悉女争宠,这名声传出去不太好听?”
褒姒传最新章节http://fahao.reyoo.net/baos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