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综]头号炮灰

第267章 娥姐幸福攻略

[综]头号炮灰 | 作者:兰桂 | 更新时间:2016-07-07 11:30:5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化龙升天无上武尊剑气凝神猎霄无限之猎杀无量宝珠重活之我欲为王西游龙族英雄联盟之我师父无敌法师的探索之旅
  陈小生从地上爬起来,跪坐在地上想去扶苏雪云,可伸出的手却顿在了半空中,不敢碰她,“素娥,你怎么样?哪里痛,你告诉我啊……”天太黑了,他根本看不清苏雪云的表情,只能半趴在地上焦急的询问,生怕害她伤痛加重。

  苏雪云睁大了眼看着他凄惨的样子,动了动嘴唇,声音不像刚刚那样虚弱了,“我没事,只是皮外伤而已。”

  “真的?”陈小生猛地握住她的手长出口气,庆幸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不过这种事说不准的,要赶快去医院看一下,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陈小生说完一下子把她扶起来背在了背上,起身就走,苏雪云吓了一跳,急忙说:“小生,你快放我下来,你受伤了不能背我走山路的,我们想办法通知别人吧。”

  陈小生摇摇头,咬牙稳稳的往前走去,“我没看到别人,不知道他们到底在哪,联系他们还不知道要浪费多少时间。素娥,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快把你送到医院的,我这点伤根本不算什么。”

  苏雪云沉默了一下,她的视力比常人好,能清楚的看见陈小生满身的脏污和血迹,尤其是双手和膝盖,伤得非常严重。而现在陈小生的额头上就在不停的冒冷汗,明显是在强忍着痛苦。她叹了口气,忽然觉得自己这次计划很失败,考虑的太不全面了,她低声说道:“你不用这样的,我……我可以自己走,放我下来吧。”

  陈小生紧盯着地面,避过坑坑洼洼的地方,口中说道:“素娥,我知道你很坚强,很厉害,从来不愿意麻烦别人,但是……”他深吸一口气,声音里透着掩藏不住的担忧,“你刚刚被炸弹震伤晕了这么久,虚弱的连呼救都做不到,你说我怎么能放心让你自己走?万一牵扯到什么伤怎么办?就这一次,让我送你去医院好不好?我一个大男人受点伤无所谓的,养几天就好了,别担心。”

  除了查案的时候,苏雪云从来没见过这么认真正经的陈小生,她觉得这一次陈小生和之前不一样了。之前她还能感觉到陈小生的感情不够坚定,所以从来没把他的暗恋放在心上,但这一次她却发现陈小生已经坚定了。就像所有漂浮的东西都沉淀了下来,有了破除万难的决心和执着。

  这和原本她想的不一样,因为原剧里陈小生是个很正常的人,伤过心,失过恋,放下过去之后还能开始新的感情。毕竟这世上为了一段失败的感情守到死去的人凤毛麟角,通常都是有极特殊的理由才会如此。正因为这样,所以之前陈小生暗恋她又没有表白,她就没理会,她以为时间会让他放下这段感情转而爱上别人,根本没考虑过这方面的事。可是没想到一环扣一环的事却阴差阳错的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也改变了他对一些事的看法,竟然在不知不觉间让他坚定了这份感情。

  千万年来追求苏雪云的人很多,对她好的人很多,可她动心的时候极少,大部分都拒绝了。对方要真心真意只是一个前提而已,所以她也不可能因为这一点就考虑谁,感情是一种缘分,也是一种相处之后才能发现的感觉,强求不得,只能说,因为陈小生的转变,她开始正视他的感情而已。

  这些年遇到的人,除了穷凶极恶和她讨厌的人,她都没有在最开始就坚决的答应谁或否定谁,一切都是顺其自然。动心了她会认真对待自己的心意,没感觉她就会拒绝。这么长的时间,她学会的最大一个道理就是世事无常,谁也不能预言将来的事,自然只能顺从自己的心意生活下去,无论什么事,时间都会给出答案,而她从来不勉强自己做任何事。

  但是不管怎么样,陈小生因为担心她而弄成这样,她就不能理所当然的享受这种付出。毕竟他们之前是在合作,如果不是她突然自己一个人躲起来解决问题,也不会弄成这样。苏雪云拍了拍陈小生的肩膀,声音中已经没有了一点虚弱的意思,“小生,我感觉现在好多了,真的,你放我下来吧,我们可以搀扶着走。要不然你因为我而受伤我会不安心的。”

  陈小生听出她言语中的认真,停下脚步将她靠着树放了下来,转身仔细打量了她一番,担忧道:“你真的可以?千万别逞能啊,现在不是逞能的时候。”

  “可以。”苏雪云快速绕着他走了一圈,说道,“你看,我一点事都没有,比你还好一点。”

  陈小生松了口气,脸上露出个笑容,“那就好,那我们走吧,赶紧到医院去做个全身检查。”

  “好,我来扶你,你感觉怎么样?”苏雪云扶住陈小生的时候,不着痕迹的给他把了把脉,顿时心里一沉,这伤如果让医院治的话,很可能他以后走路就有点跛了。

  陈小生忙摆摆手,笑说:“我没事的素娥,山路不好走你小心一点,不用管我的。”

  “不行,你现在受伤了,我不放心。走吧,有什么不舒服的就告诉我,我们休息一下再走。”苏雪云看看周围,黑漆漆的一点光亮都没有,便问道:“你刚刚一个人都没看到吗?”

  陈小生摇头道:“好像听到一点喊声,但是声音很小,山下这么大不知道他们在什么地方找,而且夜里这么黑,他们又要从旁边下来,可能还没找到这边。”

  苏雪云闻言便将外套扯成一条一条的绑在沿路的树枝上,“幸好衣服破破烂烂的,方便留个记号。”

  陈小生这才想起问一下翁文成的事,“那个混蛋怎么样了?死了没有?”

  苏雪云说道:“他被震伤了头,应该没有生命危险,不过会怎么样还要等医生检查之后才能确定,总之比我严重太多了。”

  陈小生咬牙切齿的道:“真是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这种人怎么不炸死他!”

  苏雪云笑说:“他不死也好不了多少了,好了我们不管他,等一下遇到人叫人去找他就好了。”

  两人互相搀扶着向前走去,陈小生看她确实不像有什么事的样子,终于放下心也不再拒绝苏雪云扶着他了。夜里山下很冷,陈小生将破了几处的外套给苏雪云披在身上,忍着膝盖的疼痛一直跟着苏雪云的速度,想在最短的时间内上山去医院。

  好在他们才走十分钟就碰到了赶来搜救的陈三元,陈三元激动的用手电来回摆动,远远的就喊道:“娥姐,小生,你们怎么样?”

  苏雪云扬声道:“三元,我们还好,没事的。”

  “你们小心点,我马上过来。”陈三元边喊边跑了过来,看到他们还能走路,顿时庆幸道,“还好你们没事啊,我听到他们说炸弹爆炸了不知道有多怕,快去医院检查一下。”

  她一手扶住一个往前走,走了两步又停下问道:“那个人渣呢?炸死他没有?”

  苏雪云说道:“虽然没炸死,但说不定变成植物人了吧,挺严重的,等一下叫师兄弟们去找他吧,我做了记号。”

  陈三元有些不甘心,甚至想干脆冲过去杀了翁文成算了!但她重生一次不是给人渣陪葬的,她是警察,她不能做这种事。陈三元深吸一口气压下了心中的暴躁,关心道:“你们哪里受了伤?还能继续走吗?要不然你们等在这里,我去叫莲蓬和阿兵哥他们。”

  “他们都来了啊,其实我现在没什么事了,我们一起扶小生好了,他的腿好像有点严重。”苏雪云走到陈小生的另一边,和陈三元一起扶着他往前走。

  陈三元忙说道:“小生你怎么样?我背你吧!”

  陈小生有些僵硬的说:“不用,我可以走的,我哪有那么没用?”

  “这种时候逞什么能。”苏雪云说了一句,却也没劝他,只是默默的传了一点灵力进他体内帮他温养膝盖的伤,令伤口不会再恶化。

  陈小生在苏雪云面前这么弱势,心里一阵赧然,尴尬的说:“不好意思啊,本来我是想帮你的,没想到反而成了拖累。”

  苏雪云轻笑一声,“什么拖累?不过是扶着你走一段路,哪有那么严重?比起你不顾安危下山救我来说,这点事根本不算什么,你别多想了。”

  陈小生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腿,下定决心回去就找最好的医生把膝盖治好,起码让自己能更好一些。

  三人又往前走了一段,遇到了莲蓬和阿兵哥他们,苏雪云将手里的布条拿出来,告诉他们鲍国平昏迷的方向,鲍顶天说了句“对不起”立刻跑了过去,程峰关心他们两句也带着警员跟了上去。

  陈小生大概是看到苏雪云和陈三元终于安全了,撑着他的那股劲儿也瞬间散去,膝盖一软差点摔倒在地,阿兵哥忙背起他往回赶,陈三元在确定苏雪云没事之后,也扶着她快速上山。

  大家都受过训练,又有手电筒照明,没过多久就上山了。山上等着的急救人员忙为他们做了简单的检查和包扎,刚检查完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见鲍顶天背着鲍国平冲了过来。

  鲍国平明显伤势最重,两位医生便过去为他检查,急救后把基本伤势症状记录在本上,安排两辆急救车立即出发。

  苏雪云和陈小生在一辆急救车里,还有陈三元和一位年轻的医生。年轻医生见陈小生脸色惨白,冷汗直冒便说建议给他打一个镇痛针。

  苏雪云眉头皱了下,觉得这人不怎么靠谱,问道:“医生,我朋友他怎么样?现在打了镇痛针,等一下到医院检查的时候还能有应激反应吗?能不能让他坚持一下?”

  年轻医生被反驳了有些不高兴,但似乎没什么底气,不但没有直接回答苏雪云,反而还把刚刚那位医生记录的病历本给拿出来翻看。苏雪云和陈三元对视一眼,神情都有些微妙。

  陈三元问道:“医生,那辆车上的医生是你师父啊?”

  年轻医生抬头诧异的道:“你怎么知道?”

  随口一问的陈三元愣了下,只好说:“我看你刚刚对他比较尊敬,对了,你师父在病历本上写了什么?我叔叔的情况严不严重?他的腿没事吧?”

  年轻医生盯着病历本上的字,有些不解的皱眉念道:“重创……生命迹象渐弱……昏迷急救……伤口可能感染……有七成几率死亡……”

  苏雪云、小生和三元都瞪大了眼,陈小生忍不住道:“医生,你说什么?你说我伤口感染快死了?”

  他之前喊坏了嗓子,声音很哑,加上剧痛让他看上去很虚弱,伤势又很凄惨,还真是很像垂危的样子。年轻医生看了他一眼,沉声道:“刚刚是我师父替你检查的,他是教授级别,不会看错的。你……你如果有什么话赶紧说吧。”

  陈小生和陈三元都不愿意相信,可他们又不懂医术,看到医生这么认真的神情,都有些慌了。陈三元抓着头发道:“怎么会这样?不可能的,不可能发生这种事啊!”

  陈小生则是愣了半晌,从不可置信到将信将疑,又因为头晕几乎要昏迷过去而认命的相信了年轻医生。他断断续续的开口道:“三元……照顾好你妈和你妹妹……我知道你行的……也……也照顾好你自己……”

  “你住口!你不可能有事的,不要说这些!”陈三元转身揪住年轻医生的领子,气道,“你个庸医一定是弄错了,你胡说八道什么?”

  苏雪云忍不住道:“其实应该不是……”

  “你会不会说话?谁是庸医了?”年轻医生炸了一般的喝道,正好打断了苏雪云的话,他本来是有点怀疑,想要给陈小生检查一下,可被陈三元这么质问就不乐意了,立马反驳道,“我师父的判断绝对不会有错的,你才胡说八道!”

  “你!你信不信我揍你!”陈三元气坏了,心里也怕得很,如果她重生可能会害到家人,那她宁愿不要重生啊!

  这时陈小生已经没心思管他们的事了,他的头很沉,眼皮很重,感觉很快就会昏迷过去,想到刚才医生说的昏迷急救,他就一阵心慌,急忙拉住了苏雪云的手,用最后一点力气说:“素娥……素娥我喜欢你……”

  苏雪云怔住,完全没想到他会突然表白。陈小生眼神有些悲伤,看着她仿佛想将她的模样刻在灵魂深处,他有些苦涩的笑了一下,无力的道:“可惜我不知道能不能挺过去,素娥,如果……如果遇到合适的人……我希望他能让你快乐……素娥,我好不甘心,我真的很喜欢你……我还没有追求你……我……”

  他不知不觉的闭上了眼睛,手也随之滑落下去,完全陷入了昏迷。苏雪云下意识抓住了他滑下去的手,因为陈小生话中浓厚的感情和绝望,她几乎以为他真的死去了。

  陈三元惊道:“小生!”

  苏雪云回过神忙拉住她,安抚道:“三元你冷静点,这里面肯定有误会,如果小生有生命危险,刚刚医生检查的时候不可能不说。”

  年轻医生若有所思的道:“你的意思是……”

  苏雪云的视线落在年轻医生的胸牌上,恍然大悟的发现这位医生只是实习医生,看样子还是个糊涂鬼,紧张的拿错病历都不知道!可偏偏病历上没写名字,一时间还不好证实。这样不合格的医生也来急救,这到底什么医院?

  苏雪云回答的斩钉截铁,“我的意思是你一定弄错了,我朋友不可能有那么重的伤。”

  也许是她太过镇定,陈三元和年轻医生都冷静下来,年轻医生刚刚就心生怀疑,急忙给陈小生做了个检查。他反复检查两遍,忽然松了口气,羞愧的低下头道:“对不起,是我弄错了,这位病人是腿伤比较严重,没有生命危险。真的很对不起!”

  陈三元感觉自己像坐了一次过山车一样,忙问:“你确定?这次你不会又弄错了吗?”

  陈三元还有质问的意思,不过这次年轻医生没再跟她吵,也没有任何不服气的情绪,而是很真诚的在车里给陈三元鞠了个躬,沉声道:“对不起!是我的错,我肯定你叔叔没有生命危险,真的对不起。”

  看到他这样,陈三元也不好意思再追究下去了,扭过头不再说话。年轻医生十分羞愧,坐在角落里连头都抬不起来,看上去正在自责。

  苏雪云看向陈小生,帮他盖好了毯子。这整件事只是个乌龙,她却一点也不觉得好笑,因为刚刚陈小生确实经历了一场绝望。不过还好只是乌龙而已,大家都没事。

  至于那个病历记录,肯定是鲍国平的,鲍国平被强制抹杀了一个人格,现在情况很不稳定,特别是滚落山坡的时候受了不少伤,在医生眼中有那么严重也不奇怪。等几小时后鲍国平稳定下来,医生也正好急救完毕,不会发现任何异常。

  接下来车里没人再说话,到了医院之后,陈小生和鲍国平都被推进急救室,苏雪云也被带去消毒上药。在上药的地方,她看到了刘志成。

  刘志成脖子上一圈淤青还有手上、脸上的擦伤都已经上好了药,他正坐在那里皱眉打着电话,看着有些憔悴。刘志成一看见苏雪云立刻瞪大了眼,激动的站起身庆幸道,“你没事?太好了,你没事!”

  他大步走到苏雪云面前,关心的问道:“素娥你怎么样?你伤到了哪里?我一直等不到你,正想雇更多搜救队过去,你没事真是太好了,谢天谢地。”

  苏雪云有些冷淡的对他点了下头,“谢谢刘先生关心,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先过去擦药。”

  刘志成怔了下,侧身给她让路,明显感觉到了她的冷淡,心想可能是自己先行离开让她误会了,忙解释道:“素娥,之前警方通知了我家人,我怕我爸妈和浩飞担心才先到医院上药,不然他们就要跑过来,我答应留在医院他们才肯在家等着。素娥,我一直在这里等你的消息,还好你没事了,你有没有伤到哪里?”

  护士将苏雪云所有擦伤都消毒之后,给她拿了一身病号服,替她答了句,“这位病人有被震伤,还要具体检查一下才行。”说完她又对苏雪云道,“走吧,换好衣服就过去。”

  苏雪云点点头,起身道:“刘先生,多谢你的关心,我没事了,你也回去吧,再见。”

  “素娥……”刘志成叫了她一声,却见苏雪云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他怔愣了半晌,捏着手机的指节微微发白。他知道如果他还想继续追求苏雪云,最好追上去把自己之前的惊吓和顾虑都说清楚,但是他站了很久还是放弃了。

  现在他也不知道追求苏雪云是对还是不对,他想顺着心意走,又觉得公司、家庭都需要考虑,一时难以取舍,最后还是叹了口气坐回了原位。他吩咐助理去盯着苏雪云的检查结果,等确定苏雪云的伤不算重之后,他才疲惫的坐车离开医院,这次走时他没再去见苏雪云。

  鲍国平那边抢救的时间比较久,而陈小生昏迷的原因却是低血糖、疲劳过度、伤口发炎、情绪紧绷等种种原因导致的后果,所以在医生处理完他的腿给他输了葡萄糖之后,他就慢慢醒了过来。

  醒来后,他觉得除了膝盖疼,其他地方没昏迷前那么糟糕了,顿时很不解,“我没事?”

  陈三元恼怒道:“当然没事!都是那个医生不仔细,居然看错了病历。”

  “没事!太好了!”陈小生拍拍胸口松了口气,等他转过头看到苏雪云的时候,一下子想起了昏迷前的画面,脸上顿时精彩万分,紧张的结巴起来,“素……素娥……我……我……”

  陈三元见状小声嘲笑道:“告白就告白!你不会这时候怂了吧?”她起身看了眼表,说道,“娥姐,我去帮小生收拾几件换洗衣服带来,小生,医生说你的腿伤比较严重,要住院观察几天再决定怎么治,你小心点别碰到了,那我先走了,拜拜!”

  陈三元快步走了出去,自从她发现苏雪云和上一世不一样之后,她就没再撮合苏雪云和陈小生了。因为她不知道自己的蝴蝶效应会带来怎样的变化,所以也不敢再随便去帮别人的忙。但现在陈小生既然已经表白了,她觉得不管怎么样都应该说清楚的好,不然大家猜来猜去的说不定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陈小生见屋里只剩下他和苏雪云两个,心一横,大声说道:“素娥,我喜欢你,你……你觉得我怎么样?”

  他紧张的看着苏雪云,苏雪云眉头皱了一下,不赞同的道:“你喊那么大声干什么啊,又不是听不到,你嗓子不要了吧!”

  陈小生轻咳两声,这才感觉到喉咙那里火辣辣的疼。他之前找人时喊到声音嘶哑伤了嗓子,现在喘气都疼。

  苏雪云给他倒了杯水润喉,陈小生喝了一口,眼睛却一直注意着苏雪云的表情,又问一遍,“你觉得,觉得我怎么样?”

  苏雪云坦白道:“我觉得你是一个很好的朋友。”

  陈小生等了片刻,发现她没别的话了,强笑着掩饰住心里的失望,问道:“朋友?没别的感觉了?”

  苏雪云摇摇头,“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你是个好人,可是……”

  陈小生抬手打断了她的话,苦笑道:“别说,素娥,先别说。”他垂下眼道,“素娥,我没想过你会立即答应我,我……我会用心追求你,追到你点头答应的那天为止。你放心,我不会做你不喜欢的事,不会让你觉得困扰的。”

  他看向苏雪云的眼神有些恳求,“给我一个机会好吗……”

  苏雪云说道:“我听说你的梦想是在四十岁之前娶妻生子,我想,你遇到合适的人还是考虑一下,那样比较容易实现你的梦想。”

  陈小生摇头笑道:“闲着的时候谁没个梦想?但是没人会按凭空想象出来的东西去寻找喜欢的人,我遇到你才确定这份感情,不愿意去和任何人将就,那个梦想和你比起来已经不重要了。”

  苏雪云忍不住笑道:“不是说你嘴很贱只会说气人的话吗?看来传言不太可靠。”

  陈小生无奈道:“有这种传言?那他们一定是不了解我,再说我说的都是真心话,我内心很保守的,只想和喜欢的人有一个温馨的家。”

  苏雪云笑了下,起身走到窗边看向外面的万家灯火,回想从穿越过来认识陈小生之后的每一件事,过了很久才说道:“喜欢是一种很玄妙的东西,别人追你,你不一定喜欢她,你追我,我也不一定喜欢你。小生,我不会故意拒你于千里之外,但是至少现在我只当你是朋友,也许,到最后我还是把你当做朋友,那你就浪费了很多时间,你明白吗?”

  陈小生笑了起来,“我当然明白,我不会后悔,也不觉得追求喜欢的人是浪费时间,就算我们只能做朋友,能看到你开心我就很满足了。那么多案子都能反转,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对不对?”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气氛却丝毫没有尴尬。陈小生知道自己得到了一次机会,而苏雪云也知道自己对陈小生和对刘志成是不一样的,至少感觉不一样,她面对刘志成的追求会觉得有点烦,希望他不要再出现在自己面前,而面对陈小生呢,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很舒服,他像是自带喜剧效果一样,有时候还挺有趣的。

  陈小生和她以前认识的人其实不太一样,虽然办案时很神勇,但是在平时却像个憨态可掬的加菲猫,风趣幽默,细心体贴,尤其喜欢照顾人打理家事,顾家到做个贤内助完全没问题。苏雪云觉得如果她和陈小生男女颠倒一下,大概也没什么违和的。

  其实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是能够相爱的,但是没有缘分就没有相处的机会,有一些甚至没有结识的机会。有点像天时地利人和,也有点像近水楼台先得月,只有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才能成就良缘,反之如果在错误的时间,即使遇到了对的人也只会错过,遇到错的人就更不用说了。

  如果不是苏雪云先把陈小生当朋友相处这么久,也许今天她对陈小生就和对刘志成一样了。有一种爱情是日积月累的沉淀,苏雪云的经历注定了她不会轻易的去喜欢谁,也很少会主动寻求什么,最容易打动她的反而就是细水长流的温馨,而不是轰轰烈烈的炽热。

  在苏雪云正视陈小生的感情之后,她发现她不仅不排斥陈小生,还觉得他平时的反应都很有意思,莫名的对未来的生活多了一分期待,她有预感,未来的生活一定不会枯燥无味的。她一般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很多东西都是唾手可得,自然不显得珍贵,所以很多时候都在平平淡淡的有一天过一天,但现在遇到一个感兴趣的人,她也愿意顺从本心相处下去,也许合得来,也许合不来,将来的事谁知道呢?总归在这一刻她愿意就这样走下去。

  半夜的时候陈三元和二妹姐一起来了,二妹姐一看陈小生躺在床上就忍不住哭了,口中却数落道:“你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你多大了还把自己弄进医院?你让我怎么跟你大哥交待啊?你到底有没有把自己的安危放在心上?啊?”

  陈小生安抚道:“二妹姐,我这不是没事了吗,下次我一定会注意的。”

  二妹姐瞬间瞪大了眼睛,“下次?你还想有下次?几年前你抓贼不要命差点废了腿啊,这次你旧疾复发你还不知道悔改,居然还敢提下一次?”

  陈小生冲陈三元使了个眼色,陈三元却耸耸肩示意自己无能为力,转身坐到了苏雪云身边。陈小生无奈道:“二妹姐,我刚受伤了有点头疼,你不要这么大声了。”

  “你这是嫌我烦了,不爱听我念叨是吧?长嫂如母啊,你不孝顺啊你!”话虽这么说,但她还是放低了声音,随即她看向苏雪云,沉默了一下,表情有些不自然的问道,“素娥你没什么吧?医生怎么说啊?”

  苏雪云笑道:“我的伤不重,医生说养半个月就好了。”

  二妹姐看了眼时间,忙说,“那你赶快休息吧,受伤了熬夜对身体不好,还有小生你也是,这么晚了赶快睡觉,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苏雪云点点头,问道,“家乐怎么样?他不知道我的事吧?”

  “不知道,小孩子家家的别吓坏了。不过你要是想让家乐来看你的话,我明天把他接过来?”二妹姐提到家乐语气明显温柔了许多,关心的询问了一句。

  苏雪云忙摆摆手,“不用了二妹姐,就说我出差了,这件事别告诉家乐,反正过两天我就出院了。”

  “嗯,你好好养伤,家乐在我那里你不用担心,还有我每天会过来给你们送汤,补补身子好得快。”二妹姐念念叨叨的,忽然瞥到手表忙又催促苏雪云和陈小生休息。

  苏雪云回了自己的病房,陈三元刚刚也替她收拾了几件衣服,跟着她过去了。屋子里只剩下二妹姐和陈小生,二妹姐瞪着陈小生不说话,陈小生心里毛毛的,清清嗓子说道:“额,你别这么看我啊,有什么事你说好了,我以后一定会注意安全的。”

  二妹姐哼了一声,“谁跟你说这个?你再进医院我才不管你,让你大哥找你聊天好了!”

  陈小生摸摸自己的胳膊,看看四周,“拜托你不要大半夜的在医院说这种话好不好?”

  二妹姐忽然问道,“是不是非她不可?”

  陈小生动作一顿,收起吊儿郎当的样子,看着二妹姐认真的点了下头,“是,非她不可,我是认真的。”

  二妹姐向后靠到沙发背上深吸一口气,揉着发疼的太阳**闭上了眼睛。沉默很久她才开口道,“既然是认真的,以后就好好对人家。”

  陈小生瞬间满脸诧异,“你说什么?你不反对?”

  二妹姐没好气的抓起个软垫丢过去,“我反对有用吗?啊?你为了人家连命都不要了,我说话有什么用?还有啊,你给我对家乐好一点,要是对他不好,我饶不了你!”

  “哦,原来家乐给我加了分……”陈小生叹气道,“不过你说这些太早了点,我还没追到人呢。”( )
[综]头号炮灰最新章节http://fahao.reyoo.net/_zong_touhaopaohu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